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185 不適合見面

“嘟-嘟-嘟-”
  電話里掛斷的忙音讓還有迷糊的高俊遠驟然清醒,翻身而起。這沒頭沒尾的警告讓他意識到危險已經來臨。
  高俊遠飛快的收拾了行裝,清點了一下護照、手機、充電器等隨身物品,在墻角保險柜里拿了足夠的現金,從高遠基金大樓頂層的私人休息室里出來,一個人開車前往香港國際機場。
  看看手表,此時是凌晨三點鐘,香港夜里的街道十分寂靜。各種高樓大廈中有幾間辦公室里亮著燈。快到機場時,高俊遠慢慢的鎮定下來。將車停在路邊,抽了一支煙,給二哥高俊耀打了個電話。“二哥,你晚上和陸景談的怎么樣?”
  高俊耀晚上和陸景談判破裂后,不動聲色的送走了崔九霄,但是,他晚上睡的并不安生,半夜里披衣起來在江南別墅的書房里看《史記》。
  接到高俊遠的電話,高俊耀沉吟了會,反應過來,道:“談的還不錯。他有和談的意愿。還需要繼續溝通。俊遠,這么晚還沒休息?”
  高俊遠琢磨了下,沒給高俊耀說他接到警告電話的事情,道:“二哥,那香港這邊沒我什么事。我準備明天去美國呆幾天。美國國籍就這點麻煩,每年要過去住一段時間。”
  高俊耀想了想,道:“俊遠,你還是在香港留兩天。南葉日報這件事陸景要我們賠償損失,你幫我盯一下。高家資產不能給他白敲詐。”
  高俊遠愕然,問道:“二哥。你們談到賠償這一層了?那今晚的事情呢?”
  高俊耀笑道:“我沒給他提。心照不宣吧,慢慢談。我透露了可以賠償的意思。他沒有拒絕。”
  掛了電話,高俊遠長長的松口氣。看來。陸景是準備讓自己吃點苦頭好和二哥談判。如果有選擇,他又怎么舍得放棄高遠基金的基業去美國生活呢?
  想了想,高俊遠調轉車頭重新返回高遠基金總部大樓。他倒是想看看陸景準備怎么在香港“炮制”他。
  黃海,江南別墅11號別墅的書房中,高俊耀喟然長嘆,走到窗邊打開窗戶,明月皎潔,寒風吹拂他心里激蕩的情緒,“俊遠。對不起了…”
  …
  黑色的豪華克萊斯勒緩緩的停在高遠基金總部大樓前。位于港島的高遠基金總部大樓雖然不在中環核心區,也是少有的地標性建筑。
  高修平在大樓門口下車,信步走進一樓大廳里。昨天晚上他接到三叔高俊遠的電話,暫停繼續施壓南葉日報的后續動作:
  和華可以搞出一條女星濫賭的大新聞,高家同意可以搞出一條偷拍的新聞繼續吸引香港市民的關注。位于香港警署中南葉日報偷拍z姓女星的激-情視頻如果在網上散布開,造成的震動可想而知。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二叔、三叔會叫停。
  高遠基金總部大樓樓高45層,屬于甲級寫字樓。這里入駐的公司并非只有高遠基金一家。高修平坐電梯到40層,玻璃門自動打開。剛進現代氣息十足的辦公大廳。高修平就覺察到了異常。大廳里彌漫著一股悲觀的氣氛。
  “怎么回事?”高修平徑直到三叔高俊遠的辦公室,里面一片狼藉。高遠基金的副總樸陽羽蹲在辦公室的地板上抽煙,見高修平進來,臉上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聲音干澀的道:“小高總…”
  “發生了什么事?”高修平大喝一聲。整潔的辦公室變得滿目瘡痍,氣氛壓抑的讓他難受。
  “半個小時前,高總、昌助理、老劉他們幾個副總被嶺南省公-安廳以協助調查的名義帶走了。就剩下我。我知道小高總一會要過來。在這兒等你。”
  仿佛晴天霹靂砸在了頭上,高修平雙手痛苦的捂著臉。好一會才回過神氣急敗壞的吼道:“我草,尼瑪。傻不拉幾,你當時怎么不給我打電話?”
  樸陽羽一向是三叔走的不近,不是心腹,能當上副總憑借的是真材實料的能力和馬屁功夫。
  樸陽羽慘笑,“有用嗎?”高總都被抓,小高總在香港的能量管用?
  高修平愕然無語,半響,嘆口氣,拿出電話向家里匯報。
  協助調查?調查什么?肯定又是陸景搗鬼啊!
  …
  上午十點許,香港警署發布消息稱:高遠基金董事長兼總經理高俊遠涉嫌在套取嶺南國投賬面資金、違法操作國內債券市場獲取非法利益,被香港警方協助嶺南警方逮捕。同時被逮捕的還有高遠基金總經理助理昌曉之以及高遠基金兩名副總。
  香港金融界一片嘩然,消息仿佛看不見的漣漪迅速的擴散開。
  高遠基金在香港金融界很有名氣,其資本在15億美元的規模左右。所能調動的資金大約能在50億美元上下。這么一支基金突然被查,所造的震動可想而知。與高遠基金聯系密切的一些人甚至有些恐慌。
  “爸,怎么會這樣?”周三上午上班后,董冰處理了她手頭的工作,正瀏覽報紙和時代在線的頁時——上面的消息讓她感嘆不已——被父親叫到了辦公室。
  董坤城的辦公桌上放著幾臺筆記本電腦,接受著他關注的信息。他剛把高遠基金的事情告訴女兒。喝著茶笑道:“怎么不會這樣?搞金融的有幾個不鉆法律的漏洞?問題就在于高俊遠被陸景抓住痛腳了。今天的報紙看了嗎?”
  董冰點頭,有些哭笑不得的道:“我昨天聽陸景說了他的計劃。只是沒想到他搞出這個事情。”
  今天香港大小報紙的頭版頭條的消息是香港著名影星、歌星雪詩在澳門濫賭欠債3億,一貫以玉女、乖崽崽的形象出現在公眾面前的雪詩個人形象轟然倒塌。報紙上的批評文章直呼其可以和年輕時好賭的吳孟達相比。
  這條消息昨天晚上就爆出來。只是,她昨晚還在學習充電兼做瑜伽,沒有關注娛樂新聞。沒想到今天直接占據了頭版頭條。
  南葉日報事件后續的報道只有瑞豐公司的聲明。評論版面加起來大約和雪詩濫賭的消息是三七開。明顯輿論焦點正在轉移。
  想想也是,南葉日報的日發行量只有三萬份,而雪詩在香港的影迷、歌迷加起來只怕不下三四十萬,再加上她的知名度,香港幾百萬人幾乎無人不知。報紙怎么安排報道版面想想也知道。
  和莫心藍歷經世情、看過沉浮相比,董冰對這樣的操作手法有些接受不了。
  董坤城就笑,嘆道“你啊…”這種事情他也不好教女兒。手里沒些做歪門邪道事情的人不行,歪路走多了也不行,這其中的度要自己把握。
  “好了,小冰。南葉日報這件事,陸景已經處理完了。你的注意力可以放回到龍盛集團這邊來。”
  董冰明麗純凈的臉上露出給不信的表情,“爸,這樣就結束了?”
  董坤城笑著點點頭,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他打算讓女兒自己去體味這后面的意思。這時,助理走進來道:“董總,你的客人到了。”
  見狀,董冰回了自己的辦公室,想了想,撥了陸景的號碼,徑直道:“陸景,你還沒回江州吧,中午一起吃飯?我有事情想問你。”陸景的電話里傳來幾聲女孩子的笑聲,也不知道他和誰在一起。
  “行啊。我中午正好要請晚瑤吃飯,你一起來吧,小靈也在。呃…,我問下楊晚婷的意見,她也在我的辦公室里。”陸景正在世運大廈的辦公室里和董晚瑤、盛高格、楊晚婷說話。
  ek公司的辦公室也在世運大廈。ek公司作為智庫、咨詢公司,這次伊拉克戰爭導致石油先跌后漲,國際油價從美元的地點一直漲到了現在逼近40美元的大關。ek公司分別發出了數篇分析文章,在業內賺足了名氣。
  陸景今天上午見盛高格是了解情況,看看ek公司有什么困難需要他幫忙解決的。
  盛高格知道楊晚婷和陸景是同學,楊晚婷是陸景親自招進ek公司的,給她開了三萬港元的月薪,這對于才畢業一兩年又沒有相關工作經驗的楊晚婷而言是很高的薪水。盛高格一聽陸景說隨便聊聊,就喊了楊晚婷一起上來。
  “楊晚婷,董冰中午請我吃飯,要不要一起去?”陸景按住話筒微笑著問穿著米白色職業裝的楊晚婷。許久不見,她越發的清冷脫俗了。
  楊晚婷清冷的臉上浮起輕柔的笑容,婉拒道:陸景,我就不去了。”她知道陸景問她只是老同學聚聚的意思,但是陸景和董冰的話題她多半插不上話。
  內心里,她現在還沒做出什么成績,也不太想和老同學們多見面。至于陸景,陸景都見過她更狼狽的時候,心里對見他倒沒什么抵觸。
  陸景笑著點點頭,也不勉強楊晚婷,給董冰說了一聲,掛了點話。聊了一會,盛高格便笑著告辭。陸景按了內線電話讓唐雨瑤通知可以讓楊星長上來了。楊星長負責的富躍產業投資基金在今年下半年和高遠基金較量過幾次。現在高遠基金完蛋了,他需要和楊星長聊聊。
  董晚瑤見陸景放下電話,走到陸景的辦公桌笑吟吟的道:“哥,你總是這么忙啊?”看看辦公室的門口,低頭在陸景耳邊小聲道:“哥,你試過我姐的腰沒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