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183 輿論轉移

陸景扭頭看過去,便看到英俊的老男人高俊遠、玉樹臨風的夏如龍、美艷骨感的昌曉之在人群之外。
  人群自動的分開,給高俊遠讓開位置。高遠基金在香港金融界有著很大的影響力。眾人見高俊遠要找陸景麻煩的架勢,自然都是讓開。
  莫心藍輕輕的蹙眉,道:“高先生,請你把話說清楚,否則就請你道歉。陸景的名譽受到香港法律的保護。”
  高俊遠冷笑,道:“莫總,不要拿法律威脅我啊。雪詩的事情是和華找人干的吧?南葉日報不愧是和華旗下的企業,一脈相承啊。”
  他剛接到消息,謝平秋在看守所里差點被人殺死,要不是高家打通了一些關節,謝平秋已經死了。是以,雖然高家的主基調是與陸景和解,但是,晚上看到陸景他仍舊忍不住來出口氣。
  莫心藍不客氣的道:“幼稚。南葉日報的所有權在瑞豐公司,與和華有什么關系!按照高先生的邏輯,香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與和華扯上關系。”
  高俊遠心里一口氣給堵了一下,惱怒之色從眼中一閃而過,盯著莫心藍嫵媚慵懶的絕美臉蛋,恨聲道:“莫小姐昨晚和誰共度良宵了?氣色真是好。”
  他自然看得出來莫心藍神采奕奕是被男人滋潤得水靈靈的,眼角都帶著春情。昨晚不知道給陸景壓在身下搞了幾次。
  高俊遠的話對莫心藍極其不尊重,十分輕佻,近似于調-戲。陸景心里的怒火蹭的涌上來。
  “你…”莫心藍臉漲的通紅,沒想到高俊遠突然說出這么無禮的話,嬌喝道:“高俊遠你真是無禮!我的私-人生活需要你管嗎?”說著,看了一眼昌曉之。別以為我猜不出你們的關系。
  高俊遠話音剛落。幾道目光刷刷落在莫心藍臉上。莫心藍的愛慕者不少,被高俊遠這么一說頓時發現莫心藍確實如同嬌艷的牡丹花一樣。接著,立即看向陸景。
  誰會傻得以為莫心藍維護陸景是出于商業合作伙伴的考慮啊!兩人明顯很親近。
  倒不是陸景和莫心藍平常掩飾的多么好。而是高俊遠當面挑破這層關系,頓時讓人把懷疑的目光投向陸景。疑鄰盜斧的目光之下。自然覺得陸景和莫心藍有異常。
  和華原來是夫妻店。話說陸景不是結婚了嗎?莫心藍居然是小三?可惜啊!種種念頭頓時在圍觀的眾人心中閃過。只是,沒有人說出來,而是意味深長的偷偷的瞄陸景和莫心藍。
  “當然不需要我管,但是…”高俊遠揭穿陸景和莫心藍的關系后,心里很是快意,看到莫心藍的目光,頓時又有點后悔,隨即心里又堅定起來。莫心藍沒證據能說他什么?而今天晚上之后。莫心藍在香港商界的名望會毀掉,沒有人會真正的在心里尊重給人情婦的女人。特別是這個女人還漂亮的傾城傾國。
  陸景輕輕的拍了拍莫心藍的手腕,強勢的打斷了高俊遠的話,壓著心里的怒火道:“不用但是了。高俊遠,你會為你今天這句話付出代價。”
  高俊遠聽到陸景的威脅心里不以為然。這里是香港,陸景的影響力沒有那么大。高遠基金并不懼怕陸景來陰的,而他是美國籍。陸景很多手段施展不到他身上。
  怕就怕這小子找高家的麻煩。內地作為全球新興的市場,高家不可能放棄這一塊市場。這會,不肯示弱的道:“嘿,你還是好好想想怎么平息你妻子、衛家的怒火吧!”
  陸景冷然的爭鋒相對。“沒有證據的猜測,誰會亂說,又怎么做得了準?”說著。環視了一周。幾名正在偷偷瞄著陸景和莫心藍的賓客都心虛的轉移了視線。
  夏如龍微微一笑,道:“陸景,不要說的那么肯定。言論要自由啊!”
  陸景太自信了。莫心藍的愛慕者絕對會把莫心藍已經是陸景情人的消息到處傳播。喜愛的女人給別的男人收了,難道還不許我說么?今天在場的大部分看客,基本都是這個心里。
  他陪著高俊遠過來是應高俊遠的要求,在陸景面前展示和高家親近的態度,展示實力。
  陸景、高俊遠、夏如龍不歡而散。看到幾名事件的主角離開,圍觀的人群漸漸的散去。莫心藍與和華話事人陸景是情人的消息也逐漸的傳開。
  …
  …
  坐到車內,莫心藍情緒低落。她和陸景的感情傳出去,她以后要面對的目光就復雜了。更關鍵的是。陸景有可能又面臨著他岳父的怒火。
  “心藍,沒事的。”陸景給嶺南打了一個電話。上車之后輕輕的抱著莫心藍,他當然知道他和莫心藍的關系被傳開之后的后果,吩咐道:“十三,開車,回香港山頂的別墅。”
  香檳色的保時捷卡宴緩緩的啟動。莫心藍溫馴的靠在陸景的懷里,全無莫氏集團總裁的風范,道:“你剛才怎么不否認?你那幾句話等于是承認了我們的關系。”
  陸景撫摸著莫心藍烏黑豐茂的長發,凝望著她精致無瑕的容顏,歲月沒有她臉上留下任何的痕跡,柔聲道:“心藍,看著我。”直視著她如湖光晨靄的明眸,道:“如果否認我們的關系只是讓我避免一些麻煩,我不會否認。我們在一起了,我愿意和你一起面對各種質疑、非難、壓力。心藍,相信我,我們牽手那一刻的承諾是一輩子的。”
  莫心藍對和自己的這份感情之前一直都沒有安全感、沒信心。或許,她見識過太多感情上的分分合合。直到收購從去年開始收購現代汽車的時候才毫無保留放開心扉。自己又怎么舍得讓她受傷。
  莫心藍愣愣的看著陸景,忽的,主動的抱著陸景的脖子吻他微涼的嘴唇,動情至極。“他不會拋棄我!”這個聲音在心里不斷的響起,癡癡的,恨不得在這一刻為這個男人去死。
  十三臉紅耳赤的透過后視鏡看到陸景和莫心藍情熱似火的抱在一起。相互索取。如玉的美人身上禮服被褪下大半和健壯的男人纏綿著。十三加速把車就近開到了香港山頂葉妍的別墅車庫里,迅速的下車逃離。
  “從前面來,我要看著你要我。”莫心藍美眸迷離的看著陸景。沒依著他的意思趴在車后座上,而是說道。
  …
  …
  車窗外夜色迷離。陸景和莫心藍緊緊的抱在一起,體會著共同攀至巔峰美妙一刻的余韻。好在車內的空調開著,兩人不至于太冷。陸景開著車,將車開回了他的1020號別墅。抱著莫心藍洗過澡吃了點東西,兩人躺在臥室里說著話。
  “陸景,我這段時間去美國轉轉。衛婉儀那兒你沒問題吧?”情緒釋放之后,莫心藍開始考慮如何應對。首選是冷處理。
  陸景愜意的抽著煙,剛剛和這個性感成熟妖精似的尤物美人交融的不分彼此后盡情噴發讓他渾身舒爽。道:“婉儀知道我們的事情。我沒騙她。放心吧,事情不會傳到我岳父的耳朵里。”
  莫心藍柔媚的道:“那我就放心了。”又嘆道:“我在香港商界積累的聲譽算是毀了呢。”
  陸景安慰道:“心藍,不要緊。商業聲譽我們慢慢想辦法恢復。高俊遠會為他輕佻的話付出代價。”吻了吻莫心藍,笑道:“話說作為名媛,身上多我這條風流債也不算大事吧?”
  “死人,你還笑我?快幫我想辦法呢!”莫心藍捏著陸景的耳朵,不依的說道。和陸景在一起,她寧可當個小女人,懶得動腦筋。而不是什么優雅高貴的莫總裁。
  …
  …
  夜色籠罩在天空中,香港的高樓大廈早就亮起燈光。白色豪華奔馳疾馳而過。車中。昌曉之有些擔憂的道:“高總,今天…”
  高家和陸家對抗處在下風,她略有耳聞。最直接的體現就是和高遠基金關系密切的謝平秋突然被捕入獄。她有些擔心。
  高俊遠擺擺手,輕松的道:“曉之,沒事。我有分寸。”今天確實有點沖動了,但是他和謝平秋情如兄妹。驟然聽聞謝平秋被謀殺未遂,在宴會上看到陸景便控制不住情緒。
  車到高遠基金總部大樓,高俊遠想了想,還是給高俊耀打了個電話。
  …
  …
  夜色沉沉,黃海冬季的寒風在城市中肆虐。風景優美的江南別墅區11號別墅中,高俊耀正和崔九霄下著圍棋。輕飄飄的一粒白子落下。收了崔九霄二十幾個子。
  崔九霄無奈的笑了笑,拿起明正德年間的紫砂茶壺喝了一口。嘆道:“高兄,你還是喜歡于中正平和的布局中隱藏殺機。論布局我不如你啊。”
  高俊耀滄桑英俊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你這捧殺。要是現在計數的話,我怕是要落后你。”
  崔九霄笑笑,略一思索落了一子,道:“你和陸景接觸的怎么樣?七月和修平兩個小子對陸景實力的判斷只怕都是錯誤的。反倒是唐家小六和裴家那小子見機的快。陸家至少是一流世家的水準。我是沒打算和他為敵。我們幾家在政治上最好是中立。”
  高俊耀嘴角泛起苦笑,道:“和棋難下啊。”謝平秋今天在交州的監獄里差點被殺。香港那邊輿論正在轉移焦點,瑞豐公司正在安然脫身。他必須要做點什么。
  崔九霄微微一笑。高俊耀有些騎虎難下。
  他們這幾家三代最優秀的子弟都有些缺陷。唐詩經是女兒身,高修平的心胸格局小了點。崔七月智商不差就是喜歡搞小聰明的把戲,裴吳越賭性重了些。
  當然,年輕人身上總會有這樣那樣的毛病,打磨打磨一二十年,還是能接班的。
  下著棋,高俊耀的手機忽而響起來。(未完待續)R75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