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182 應對辦法

余樂從陸景辦公室出來,喜滋滋的去隔壁辦公室和唐雨瑤、墨靜雯道別。陸景直接給他放了兩周的假,允許他過完元旦節再回公司上班。
  看著余樂興沖沖的離去,墨靜雯叫苦道:“不是吧,現在正忙的時候,陸景居然給余樂放假。雨瑤,我們倆不得忙死啊。別是后天平安夜我們倆還得加班。”
  唐雨瑤嫣然笑道:“靜雯,你不是和你男朋友分手了嗎?平安夜有人約你去吃飯?”
  墨靜雯笑著否認,“哪有,我準備飛回交州一趟。同學在市里聚會呢。”說著,指指隔壁,扶著唐雨瑤的香肩道:“我看陸景的行程是24日上午回江州。你的圣誕節不是泡湯啊!”唐雨瑤和陸景的關系,她很清楚。陸景一回江州,特定沒多少時間陪唐雨瑤。
  唐雨瑤挽著秀發,恍惚了下,清艷如明月的臉上泛起苦笑,道:“好像是這樣。只是,你去交州去得了嗎?”去年平安夜那晚她在建業將自己的第一次給了陸景,圣誕節的時候,她正和陸景享受著刻骨銘心的愛戀滋味。
  墨靜雯笑道:“我請假就是了。咯咯,雨瑤,你怎么就…?碰到一起不得打起來啊。”她和唐雨瑤在一起工作有段時間,相處的很不錯。
  想起和陸景的感情,唐雨瑤心里涌起甜蜜,托著下巴回頭看向容顏精致的墨靜雯,道:“打起來倒不會啊。只是,關系有親疏之別。不過,關寧姐你見過。她很親和的。”說著,嬌笑道:“靜雯。你問這么清楚干嘛?莫非…”
  墨靜雯俏臉唰的變得粉紅,嬌嗔道:“我就是問問。說你的事情。可別扯我身上啊。”陸景身邊美女環繞,他哪里看的上自己呢!
  兩人正說笑著,陸景的內線電話打過來,“雨瑤,把這兩天會見香港社會名流的計劃都推掉。現在不用了。呃…,通知下靜雯,今天晚上陪我參加下楊爵士的酒會。”
  “好的。”唐雨瑤手里翻著陸景的行程表,道:“今天下午你和港財經新周刊的副總編沈健林約了三點半的下午茶,這個推不掉。”
  陸景道:“這個就不推了。到時候提醒我一下。”
  放下電話。唐雨瑤給墨靜雯轉述了一遍陸景的話,奇怪的道:“現在不用了。陸景剛才不是還在說要在媒體上做文章嗎?怎么要放棄原有的計劃?”
  在媒體上做文章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瑞豐公司發表聲明,接著要和香港的名流門略作溝通,爭取理解。第二部分則是,轉移輿論視線,由馬飛和唐悅商量,準備搞個大新聞出來。
  墨靜雯隨即反應過來,道:“余樂肯定給陸景帶來好消息了。否則。陸景怎么會放余樂這么長時間的假啊。”
  唐雨瑤深以為然。余樂嘴巴很嚴啊,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消息呢?
  …
  香港最頂級的會所香港馬會的包廂中,黃利飛約了警務處高級助理處長(sacp)楚得下午來看一場賽馬。賽馬道上十幾匹賽馬奮勇爭先。場面極其熱鬧。
  興致勃勃的聊了十幾分鐘的賽馬后,黃利飛使了個眼色。助理張蓉熱情的將隨行的朋友邀請到另外一個包廂中。片刻后,熱鬧的包廂靜了下來。
  楚得,生著消瘦的馬臉。見狀笑道:“黃總,你有事情要和我談
  黃利飛微笑道:“楚處長。有個問題想要和你交換下看法。”說著,呵呵笑道:“我在新西蘭有一棟海邊別墅。度假及其方便,看楚處長什么時候能帶夫人、小孩過去住一兩晚?我隨時歡迎。”
  “好說,好說。”楚得打著哈哈,等待黃利飛的下文。黃遠實業現在做了好大的事業,據報紙上寫家產近百億。昔日黃四的余暉全部都給黃利飛給繼承了。
  黃利飛道:“關于南葉日報我有點看法不吐不快啊。要我說,現在媒體上批評的都有些問題,一個主編、幾個狗仔的事怎么就要關了一家口碑不錯的報紙呢?今天早上東方日報更是扯到南葉日報的所有者瑞豐公司身上。無稽之談嘛!
  就我做企業的看法,一個人的精力有限,哪里能知道底下人搞什么鬼。當然,監管不力也是肯定的。楚處長覺得呢?”
  楚得笑呵呵的道:“黃總,不談公事,不談公事,哦,3號馬跑到最先了。真是好馬!”
  黃利飛有些明白了,心里暗罵楚得獅子大開口,3號馬是一匹德國漢諾威馬,價格20萬美元。附和的笑道:“確實是好馬,值得擁有。當然,要是一匹胭脂馬更好!”
  楚得哈哈大笑,用男人都懂的語氣道:“黃總果然是香江的風流人物。哈,我老了,消受不起胭脂馬啊。”仿佛找到了共同話題,兩人興致勃勃的聊起了馬。
  談了一會,楚得笑瞇-瞇的道:“你看這個賽馬,障礙超越賽和長距離賽跑完全不一樣啊。德國漢諾威馬是跑障礙賽的好馬,不過我認為還是跑長距離比較合適。”
  黃利飛聽懂楚得的暗示,笑呵呵的道:“它跑障礙超越賽也是好馬嘛!”
  楚得笑了起來,這時,手機鈴聲忽而響起來。楚得接了電話,隨即臉色一變,低聲道:“我知道了。我馬上回去。”
  掛了電話,楚得想了想,微笑道:“黃總,我得贊同你的觀點啊。我現在有事,改天我們再探討。”
  …
  世運大廈,馬飛舉辦完新聞發布會,到唐悅的辦公室等消息。說笑了近一個小時,唐悅的手機終于響了起來。
  “馬飛,我接個電話。”唐悅看看號碼,到窗口接著和華商業情報部門副主管易國的電話,“唐少,搞定了。買通了雪詩的助理。已經向香港的媒體爆料雪詩在澳門賭場欠債3個億的新聞,欠債單,行程記錄都曬出來了…”
  雪詩是香港的一線女影星、歌星,出道近5年,在熒屏上形象極好,一貫以玉女、乖崽崽的形象出現。這次報出狂賭欠債的新聞,足以引爆娛樂熱點。
  易國笑道:“唐少,我們好像殘忍了點啊,這個消息爆出來,雪詩的星途就算毀了。”
  唐悅笑罵道:“扯淡!死道友不死貧道。辦的不錯。”嘉獎了副手幾句,又嘆道:“我們就是爆料而已。又沒有引誘她去澳門賭博。要在娛樂圈子找點料出來,真是不要太容易。”
  易國哈哈笑起來。他也就是這么一說而已。死道友不死貧道。雪詩又不是天辰娛樂的簽約藝人。據說是娛樂圈某位大佬的禁臠。
  …
  香港作為彈丸之地,一點風波立刻全城皆知。玉女雪詩被媒體踢爆喜好賭博欠下巨額債務之后,在晚間時分就已經傳遍了香港。雖然有南葉日報的新聞還在熱炒,但是有新的新聞,媒體也不會不報道。
  香格里拉酒店的宴會廳中正在舉辦楊爵士的酒會。作為香港名流中的頭面人物,楊爵士熱衷于慈善和體育事業。此次酒會是他名下的慈善基金和內地某省達成的合作協議,邀請香港名流參加。同時,也帶點招商引資的意思。
  宴會廳中,名流云集。在必要的講話儀式之后,酒會就變成了雞尾酒似的酒會,大家相互笑談。
  陸景和楊爵士在一旁小聊了幾句,和莫心藍到一旁說話。墨靜雯盛裝打扮,穿著卡其色晚禮服,以和華新聞發言人的身份在場中游走和賓客交談。
  “我還以為你今晚來不了呢。”陸景取笑著莫心藍。昨晚和莫心藍、丁靈盡情的交融,到最后兩人都軟成了花泥,難承恩澤。莫心藍是香港的名媛,這種宴會,她必定會接到邀請。
  莫心藍優雅的和陸景碰著酒杯,輕輕的白了陸景一眼,小聲道:“我也不想起來啊。腰酸背痛,腿還是軟的。小靈還在我那兒呢。但是楊爵士給我發了請帖我能不來嗎?”
  說著,看看墨靜雯,促狹的眨眨眼睛,道:“貌似你經常干假公濟私的事情啊。怎么帶墨靜雯來這兒了?我還以為你會帶雨瑤來。”
  陸景笑道:“和華對外的形象維護、交際可以由靜雯來負責。減少你的應酬。我可不希望你天天應酬。”聞著莫心藍身上的清香,又道:“晚上的娛樂新聞看了沒有?”
  莫心藍抱怨道:“哪里有時間看。我起床來都下午五點了。就是怪你。哦,出了什么事?”
  陸景把下午的娛樂新聞說了一遍。莫心藍點點頭,她可不是什么手段都沒見識過的小女孩,笑道:“唐悅搞的吧?我說你們怎么老喜歡挑女星下手啊?找點男明星的新聞也不難吧!”
  陸景鬼扯道:“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說,社會對成功的女性要更嚴苛一些。”
  莫心藍噗嗤笑出來。兩人說著話,不時的有相熟的名流過來打著招呼,很快便聚集了一個圈子。南葉日報最近鬧得沸沸揚揚,但是這會并沒有人在陸景和莫心藍面前提起此事。和華收購現代汽車成功,在香港的聲望很高,沒人故意惹陸景、莫心藍不痛快。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這么想。“陸景,你真是好手段,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啊。”人群外傳來一聲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