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181 想法電話

一夜春眠。陸景去廚房煲好粥回來,莫心藍和丁靈兩人還在錦被睡得正香。莫心藍凌亂的長發散落在藍色的被子外,絕美精致的容顏靜靜的。丁靈一頭俏麗的短發,牛奶白的肌-膚讓熟睡中的她如同嬰兒般可愛。
  淡淡的溫馨感在陸景心頭彌漫。當時光交錯,讓他重回九六年之后,身邊能有情深意重的佳人們陪伴著直至生命的終點,人生又有什么遺憾呢?
  陸景輕輕的吻了吻兩人的額頭,去了別墅露天游泳池里游泳鍛煉身-體。
  一個小時后,陸景在浴室里沖過澡,換了衣服出來后便接到唐雨瑤的電話,“陸景,余樂從交州來香港了。他說有重要的事情向你匯報。你什么時候來公司啊?”
  “他不是還在交州養病嗎,怎么來香港了。”陸景略微有些詫異,“行,我馬上去公司那里。”
  …
  …
  見高修平走進辦公室,高俊遠微笑著放下手里今天早上送來的《東方日報》,“修平,看過今天的報紙沒?”
  非常時期,他每天早上都要和高修平碰頭,確定一天的工作部署。
  “來的路上瀏覽過了。”高修平笑著坐了下來。今天的東方日報已經提到了南葉日報的股權所有者瑞豐公司。公眾的怒火正轉移到瑞豐公司頭上。
  不過,瑞豐公司在香港的口碑很好,連續多年都在給香港的慈善機構捐款。輿論批評的風暴大概會醞釀到明天才會集中出現。
  高俊遠笑著嘆口氣,道:“昨天晚上你二叔在書房里摔壞了一塊宋硯,好幾千萬呢。他發了大脾氣。我們這兒得抓緊,繼續給陸景施壓。”
  “三叔,這是怎么回事?”高修平給高俊遠說的一下子有點蒙。難道是他們的工作讓二叔不滿意了?不太可能吧!
  高俊遠笑道:“不關我們的事,陸景昨晚拒絕和你二叔和談。媒體這邊你今天多走動走動。我需要去特首那邊溝通下。總之,要把聲勢造起來。”
  “好的。三叔。”和談?高修平第一次聽到這個詞,很顯然二叔和三叔有些話沒有和他說明白。南葉日報的事情恐怕不是他認為的“復仇”。
  …
  …
  “咦。余樂,你的身-體養好了?”陸景的辦公室在世運大廈的頂層,68層。董冰拿著一疊報紙到68層,陸景的辦公室里沒人,她到陸景隔壁的辦公室里找陸景的助理,卻是見到余樂正在奢華明亮的辦公室里和墨靜雯、唐雨瑤聊天。
  都是四中的校友,董冰自然認識余樂。更別說余樂之前還是她的閨蜜丁靈的愛慕者。余樂在交州酒吧打架受傷的消息,她聽堂妹董晚瑤說過。
  “董主席。你可是越來越漂亮啊。”余樂笑夸著董冰,很有風度的站起來給董冰拿她手上的報紙,放在辦公桌上。董冰曾經是四中校學生會的副主席。
  董冰穿著紅色的修身大衣,系著愛馬仕的絲巾,明麗不可方物。這會落落大方的笑道:“干嘛,見面就夸我。不是有事要找我幫忙吧?除了寇小蠻的事情,其他事情一概不用開口了。”
  墨靜雯和唐雨瑤都笑起來。余樂和寇小蠻那點事誰不知道啊。聽說寇小蠻都去交州看過余樂好幾次。
  明麗奢華的辦公室里,并排的擺放著七八張舒雅的黃色實木辦公桌。上午的陽光照射在盆栽富貴樹上,清新溫暖。超大的辦公室分為辦公區,休息區。待客區,觀景區。
  陸景身邊的助理在這里都留有辦公位置。不過,這會就唐雨瑤、墨靜雯在這兒辦公。清澈的笑聲讓略顯清冷安靜的辦公室里變得極其生動。
  以余樂的臉皮自然不會被這小小的調侃擊敗。故意嘆口氣道:“和華現在面臨著嚴重的危機,你們還關注兒女私情,真是對不起工資薪酬啊。”
  “怎么,你有什么想法?”董冰昨晚就和陸景見過面,知道余樂這是夸大其詞,接過唐雨瑤遞來的溫水,笑問道。余樂的能力還是很受眾人認可的。
  余樂道:“很簡單啊,以功代守。南葉日報就三萬份的日發行量,竊聽、偷拍什么的影響有限。現在只要逼的高家自亂陣腳自顧無瑕。后續就沒人會死揪著南葉日報不放。”
  董冰是董坤城的女兒,又和他是高中校友。關系熟絡,但是他帶來的重大消息不會給董冰說。這是職業操守。
  墨靜雯明媚的笑起來。道:“你說得輕松啊?南葉日報那里不得要人負責嗎?”
  作為陸景的助理,她在和華內部的權限等級很高。南葉日報是瑞豐公司的控股公司自然很清楚。
  余樂不以為然的聳聳肩,道:“這就像兩軍交戰,有傷亡在所難免。”
  陸景到世運大廈辦公室的時候,余樂、董冰、墨靜雯、唐雨瑤正在就如何處理南葉日報的事情在討論、說笑。
  “開會呢,這么熱鬧啊。呃…,董冰你來了。都到我辦公室來談吧,我叫了馬飛。”陸景在門口笑著說道,挨了唐雨瑤輕飄飄飛過來的一記白眼。他昨晚安排唐雨瑤和墨靜雯住在他的別墅里,他自己卻是徹夜未歸。
  馬飛是瑞豐公司的總經理,瑞豐公司、富躍產業基金、和華銀行都在世運大廈這里辦公。和華銀行目前各項工作基本步入正軌,準備前往中環租幾層辦公室作為總部。
  香港最為精粹的所在便是中環。那才是體現香港繁華與氣派的現代社區,擁有香港最高的寫字樓、金融機構、購物廣場以及各大名牌的旗艦店。和華銀行要成為最好的商業銀行,借用中環來提升自身的檔次是理所當然。
  “董冰,董叔叔有事找我?”在辦公室休息區的沙發上落座后,陸景好奇的問道。休息區這里的沙發距離較為緊湊時候朋友之間說話。待客區那兒就很商務化。
  “是我找你有事。昨晚你說的話這么快就忘了啊?給,這是今天的報紙,你肯定沒看。火頭已經燒到瑞豐公司身上了。”董冰將手里一疊剪好的報紙遞給陸景。又解釋道:“我爸讓我跟一下南葉日報的事情。”
  余樂喝著溫開水打趣道:“董冰,你要不解釋這一句,我都要以為陸景的魅力大的通吃美女了。讓我們這些男人情何以堪啊。”
  董冰明麗、墨靜雯嫻雅、唐雨瑤清艷。三個絕色美女在眼前實在賞心悅目。可惜的是,和他都沒啥關系。陸景這小子簡直是通吃蘿莉、少女、輕熟女、御姐、少婦、熟女。還有沒有天理?哦。沒有蘿莉!
  董冰瞪了余樂一眼,笑吟吟的道:“余樂,你又想加班了是吧?”。按照小靈的說法,余樂要是口花花的貧嘴,就讓他通宵加班。
  余樂忙擺手,“加班就算了,我剛出院呢。”
  辦公室里幾人都笑起來。墨靜雯在唐雨瑤耳邊輕笑著說著緣由。她是知道所謂“加班”的內情,余樂在漢城的時候就給丁姐這么整過。
  陸景隨意的翻了翻報紙。然后遞給了唐雨瑤,語氣輕松的道:“意料之中。”自己拒絕了高家的和解,高家肯定是要繼續施壓。
  董冰無語的道:“你還說的這么輕松啊!”她不怎么相信陸景有底牌,按照父親教給她的理念,上位者不管何時都要穩于泰山。一方面是給自己人信心,另一方面,只有冷靜才能想出解決問題的辦法。
  這時,馬飛拿著筆記本走進來,笑著給幾人打著招呼。在瑞豐公司的位置上養尊處優,已過而立之年的馬飛開始發福。
  陸景笑著做個手勢讓這位跟隨自己老部下坐下。問道:“今天香港的報紙你都看了吧?有什么想法。”
  馬飛腆著肚子笑呵呵的道:“景少,我打算召開一個新聞發布會。瑞豐公司只是收購南葉日報的股權,對南葉日報的經營活動沒有任何干涉。”
  董冰質疑道:“馬總。高家要是揪著不放,輿論的火力肯定會集中到瑞豐公司上,瑞豐公司一個聲明無法平息公眾的怒火。畢竟,誰都不希望生活在被監控中。”
  馬飛輕吸口氣,道:“董小姐,這接下來就需要比拼和華與高遠基金在香港的影響力。”說著,看向陸景,“當然,我們因為丑聞。并不占優勢。持中立立場的人不會支持我們。但,做總比不做好。”
  董冰是和華董事會主席董坤城的女兒。在他們這些和華高管中被戲稱為董大小姐。她的質疑。他自然要認真回答。這些都是瑞豐公司內部討論過的對策。
  陸景笑著擺擺手,“方向錯了。只需要在媒體這塊較量就可以了。”
  在接到齊靜瑤電話之前。陸景的腹案其實是很簡單,第一是反擊高家,第二是要給輿論風暴降壓、轉移視線。在前世那會,他見過太多的新聞熱點匆匆而過,淹沒在巨大的信息量中。
  現代社會,傳媒資訊發達,一則消息瞞肯定是瞞不住的。但是只要轉移公眾的視線就可以了。因為一個人接收的信息量是有限的,當他花費大量的精力關注一件事的時候,另一件新聞熱點就會迅速的被公眾遺忘。
  當然,最狠的招數,西方媒體管用的手法:集體緘默。通常是發個方塊小通告消息。結果,只有當地的人能知道當地的信息。信息根本就傳播不開。(筆者注:當香港鬧得很兇的時候,英國倫敦其實有一個示威游行。示威者被倫敦警察打得頭破血流。但是,不好意思,不報道。西方媒體就這尿性。)
  不過,和華在香港肯定做不到這份控制力,甚至按照馬飛的辦法游說上流社會同樣會失敗。集中財力玩傳媒才是關鍵。
  在南葉日報事件,和華不方便出面。陸景安排了馬飛去處理相關的事宜。事情談完后,陸景留下余樂,笑問道:“你帶了什么重大消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