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180 不談

明州。
  夜色深沉。高俊耀獨自在書房里吸著煙。窗外寒風蕭瑟。樹枝隨風咯吱咯吱響著。
  香港目前的局勢完全符合他的推測。南葉日報突破公眾底線,對名人、明星進行監控的做法在香港掀起軒然大波。香港各大媒體都在紛紛報道。
  世界范圍內的媒體也有所關注。終究是南葉日報只是一份小報,發行量不夠,影響力也不夠。否則,陸景那里感受到的壓力會更大。但,這應該足以保住了謝平秋了。
  這樣一來,自己對二伯那兒也可以有交代。謝平秋就算是私生女,也是二伯的女兒。更何況,這么多年幫家族處理了很多見不得光的事情。必須要保她一條命。
  “耀哥,你還沒睡?”一名保養得體的成熟婦人手里拿著一碗人參湯,推開書房的門,溫柔款款的將手里的參湯放在高俊耀面前。
  高俊耀握住妻子溫涼的手,微笑道:“想一點事情。小萍,你先睡吧。我還要打幾個電話。”
  妻子雖然保養的很好,但是近五十歲的年紀,已經不能像年輕漂亮的女人引起他的沖-動了。但這份親情卻是誰也無法替代的。
  “還在為家族里那些拒絕和姓陸的小子和解的人犯愁?”歷萍扶著書桌,輕聲問道。
  高俊耀喝著參湯笑道:“那怎么可能。這件事我說了算。他們懂什么。陸景在江州謀奪了百泰集團20億資產手段固然不光彩,但是所展現出來的能量更加驚人。白博明的事情你知道吧。唉,曾經前途無量的副省干部就這樣…。。不值的我結下這樣的大仇人。”
  歷萍崇拜的看著丈夫。她在嫁給高俊耀之前,于經濟之道也多有了解。又不解的道:“那你這次在香港那邊還掀起那么大的風波?高修平和高俊遠都被你派過去。”
  高俊耀微微一笑。反問道:“我如果讓他們停止攻擊南葉日報背后的瑞豐公司,他們會不聽我的話嗎?”
  歷萍恍然。以丈夫在家族內的威望。高修平和高俊遠自然不會違背他的意思。
  高俊耀幾口喝了參湯,笑道:“以斗爭求團結則團結存,以退讓求團結則團結亡。上次,我在黃海愿意出20億來保住謝平秋,陸景都不同意,姿態之強可見一斑。我要和他和談,不展示點力量,他只會把高家當成一只待宰的羔羊。”
  “我還以為你和嚴家…,噢…”歷萍豐滿的臀部給丈夫拍了一巴掌。吃痛的叫了一聲。
  高俊耀擁抱著妻子,笑道:“你這可是該罰啊!我有那么傻的當炮灰嗎?就算我犯傻,崔九霄那個精明的家伙又豈會和我結盟,入股百泰集團?”
  歷萍輕笑道:“好--,我該罰。你可別玩脫了呢。耀哥,我想和你說說小逸的事情。”
  提起兒子高逸,高俊耀的好心情變得有些糟糕,臉色微沉。他正牌的兒子只有高逸一個,但是高逸太讓他失望了。在江州炒房搞出那么大的漏子。好在他還有兩個私生子,以后未必不能運作一下進入高家。
  歷萍臉上變了變,柔聲懇求道:“耀哥,再給小逸一次機會吧。他天天在明州市里鬼混。我看得都難受。魯迅先生在《答客誚》里說:無情未必真豪杰,憐子如何不丈夫。”
  高俊耀嘆口氣,“好吧。再給他一次機會。家族里的生意他就不要想了。我私人贊助他3千萬美元,讓他去美國投資互聯網。互聯網行業在北美迅速復蘇。這是未來的一個金礦。”
  送走妻子,高俊耀正準備打電話時。手機忽而響起來。高俊耀看看號碼,有些詫異的接了電話,微笑道:“高部長,深夜打電話有何見教啊?”
  打來電話的是他在京城跑一個煤礦項目時認識的部委一名副部長。其人手握實權,很有能量,年輕有為。他重點結交了一番,述了本家。
  高部長笑道:“老高,香港那邊很熱鬧啊!我剛從一個朋友那里知道的。嗯,媒體上搞得有點過火了啊。”
  “呵呵,我也是覺得。正準備和唐家的小六打電話。”高俊耀既不能承認香港南葉日報的事情是他干的,但是也不能否認。沒人是傻子。因而,說了他的處理方式。
  “那就好啊。不說了,來京城我們再聚聚。”高部長掛了電話。
  聽著電話里的嘟嘟聲,高俊耀心里輕嘆口氣。嚴景銘自然不可能把陸景的虛實都告訴他,但是,他也知道了一些有用的東西。從高部長今天這番善意的勸告就可以知道:與陸家可以為友,不可以為敵,最不濟也要維持中立關系。
  當然,正當合法的商業競爭也不用有什么顧慮。
  想了想,高俊耀撥了唐詩經的號碼,是時候和陸景談談了。
  …
  風鈴聲在明亮的臥室中悠揚的響起時,舒適的席夢思大-床正咯吱咯吱響著,伴隨著仿佛雨打芭蕉葉的啪啪聲音。
  一旁躺著連一根指頭都不想動的丁靈,白皙的臉蛋緋紅緋紅,用嬌羞溫潤的杏眼示意正在從背后轟擊莫心藍的陸景電話來了。
  “這么晚怎么還會有電話?”陸景郁悶的吐出一口氣,轉身去拿床頭柜上手機,看看號碼,驚訝的咦了一聲,躺到丁靈和莫心藍中間接了電話,將藍色的錦被拉起來覆蓋在三人身上。
  電話里傳來唐詩經溫婉的聲音,帶一點落雪般浸潤的清涼,“陸景,高二叔晚上給我打了四十多分鐘的電話。他說他無意和你為敵,想要和你見面談談南葉日報的事情。”
  陸景沉吟了下,笑道:“詩經,你這么晚打電話來。看樣子高俊耀很急啊!”
  水墨清苑的家中,唐詩經裹著暖和的被子偏頭貼著手機輕笑道:“這都被你猜出來。我何嘗想深夜里給你打電話啊。晚上被鬧醒了很難受。我明天上午還得在家里補覺。”
  陸景就笑。“土豪就是這么任性啊。上班都可以不去。”
  唐詩經笑了起來,“我最多算個小土豪。你才是大土豪啊。文潮網上市,你又賺了不少吧?我估摸著景華過了六個月鎖定期至少能入賬12億。”
  陸景笑道:“都是葉靜雨在負責,賺了多少我還沒不知道呢。”說著,沉默了一會,道:“詩經,我這回可能要駁了你的面子了。我現在還不打算和高俊耀見面。”
  “啊…”唐詩經訝然的驚呼一聲,又道:“陸景,你不要意氣用事!”陸景有多么驕傲她很清楚。交州那里,謝平秋拿著槍抵在他頭上他都沒低頭。這個男人。驕傲在骨子里。城下之盟,斷然是不肯簽的。
  唐詩經輕聲勸道:“你別說瑞豐公司不會受到南葉日報的牽連啊。高二叔現在確實是占著優勢,但是我能感覺到他確實是真心實意的想與你和解。他不會獅子大開口的。”
  陸景嘿嘿一笑,道:“詩經,我要說男人的驕傲不許我‘投降’會不會顯得太蠢?”
  深夜里和唐詩經通話,會不自覺想起那天她在江州大學的星光咖啡店里俯下身給自己看她美-乳戲弄自己的熟女范兒。這會,想著戲弄下她。
  唐詩經沒好氣的道:“你自己說呢?”
  陸景呵呵笑道:“我自己也覺得是啊。好了,說正經的。詩經,我并不認為我處在弱勢。過兩天再看吧。形勢會有變化。那時候再和高俊耀談才是最佳時期。”
  聽得出來陸景是認真的,唐詩經腦子里轉的飛快,思索著陸景的底氣從何而來,想了一會沒結果。嘆道:“好吧,我不多說了。晚安。”
  “晚安!”陸景將手機丟到臥室的高背沙發上,道:“再應該沒電話了。”
  莫心藍這會已經從陸景暴風驟雨般的攻勢中緩過氣來。緊緊的貼著陸景,明眸水潤嫵媚。取笑道:“陸景,你和唐詩經什么關系啊?”
  陸景笑著一手抱住莫心藍一手抱住丁靈。把唐詩經的男友虞文昌被崔七月給害的自殺的事情大致的說了說,道:“她希望我能幫她復仇。但是,敲掉崔家的繼承人樂子可就大了。我還沒想好。”
  丁靈甜美的柔聲嘆道:“陸景,她好可憐呢!”
  陸景解釋道:“小靈,這涉及到幾個大家族之間的布局、博弈,哪里是簡單的愛情糾紛?虞文昌如果不自殺,很有可能是唐家的核心企業唐風集團下一位掌舵人,再加上唐詩經的高智商、長袖善舞,不出二十年,唐家肯定能壓住崔家、高家幾家。想想,假設崔七月娶了唐家最優秀的第三代子弟,對唐家的削弱又是何等的大。”
  莫心藍光滑如絲的美-腿纏著陸景,道:“你啊,總是能把這些人心的惡看得這么清楚。哦--,我剛才有件事情忘了問你。齊靜瑤不是嚴景銘的"qingren"嗎?她今天晚上怎么會給你打電話告訴你嚴景銘和高俊耀見面的事情呢?”
  齊靜瑤的電話是陸景能判斷出高俊耀想法的關鍵。
  丁靈羞澀的趴在陸景肩頭笑道:“心藍姐,可以說昨天了。”現在已經是將近凌晨2點了。
  莫心藍嬌媚的輕笑起來,在陸景耳邊道:“要不要我夸你很男人啊?”
  陸景笑著拍拍莫心藍豐腴的俏臀,沒理會她的調侃,反正待會會讓她知道他的“厲害”之處。將與齊靜瑤在黃海長陽射擊俱樂部見面的事情說了說,溫聲道:
  “心藍,小靈,齊靜瑤和嚴景銘的關系與我們不同。她只是嚴景銘的"qingren"。況且,這個消息又不影響嚴景銘的實際利益。齊靜瑤偷偷的告訴我這個消息是想向我賣好。”
  還別說,他真的得承齊靜瑤這個人情。
  莫心藍與丁靈一左一右的趴在陸景懷里,呼吸聲輕輕的。她們不僅是"qingren",還是愛人。(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