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17 誰是SB

“你哥挺和藹的呀,我今天表現怎么樣?”桂花樹淡淡的香氣在月夜里格外的芬香,月華照在關寧晶瑩透徹的眼眸上,散發著奪人心魄的光芒。陸景摟著她嬌軟的腰肢在校園里散步,笑著道:“十分!”說著話,低頭噙住她嬌艷的紅唇,舌尖觸碰著她滑膩的小香舌,十分**。一只手不輕不重的隔著牛仔褲在她俏臀上揉捏著。
  半響,關寧才回過魂來,嬌羞的把頭貼在陸景的胸膛上,呢喃道:“我爸說下個月就能把錢還完了。”
  關海山在國慶節假期結束后,來江州和陸景見過面,他的電子元器件生意越來越好,整個人都有些意氣風發的感覺。臨走時他還了陸景十萬塊錢。關寧入學的費用還差五萬就全部還清。陸景知道關寧的心思,她是想著完美的將第一次給他,不要任何的瑕疵。
  可是,自己小兄弟正強烈抗議著。陸景苦笑著摸摸鼻子。
  與關寧在女生宿舍門口磨到十一點關門的時間,陸景才離開。關海山的那十萬塊,他轉到了唐悅賬戶上。
  對莫家的調查要繼續,“宜家剩勇追窮寇”不是說著玩的。不能因為毒蛇縮回老窩蟄伏就放松了警惕。六中全會過后,莫培明大概就能感受到王書記的壓力了。
  …
  徐華路一帶兩片的建筑都是成建于民國的初年,斑駁的黃墻,洋房式的建筑風格有著歷史的滄桑。一些民房青瓦黃墻,屋角飛檐勾角,華表廊柱,幽靜清雅,路兩側的梧桐樹高聳入云,早上三兩個走路的行人讓這里顯得格外的靜謐。
  由于不是主干道,公交車沒有往這條路上來。陸景駕駛著從景和借調來的黑色普桑,一手打著方向盤,一手夾著煙,慢慢的欣賞著早秋時分如畫的美景,徐徐前行。
  大哥交給他的第一件事,說得沒頭沒腦的,但是陸景稍稍琢磨一下就有些明白了。
  一路過去,看到一家叫做天茗閣的茶樓門上貼了一個轉讓的消息。陸景想著應該就是這家了。這家茶樓距離電器一廠的舊廠不過500米。陸景把車子停到路邊,悠然自得的點著煙,靠在座位上,瞇著眼睛慢慢的抽著。人慵懶得想要睡著,昨晚*夢的片段不時從腦子里飄過。
  等了約半個小時,就看到一輛紅色的奧迪車慢慢的駛來。一名妍麗的年輕**從車上下來,她穿著長褶白色連衣裙,腰間系著淺棕色的細皮帶,亮晶晶的耳釘在微風中晃著。
  陸景從車里探出頭來,“嫣然姐!”
  王嫣然看著從普桑車里走出來的青年,微微一笑,等在奧迪車邊,“陸景,怎么是你來了?你不是在京城讀高三嗎?”
  陸景笑道:“我最近在江州忙生意。嫣然姐,你把這兒盤下來了啊?”王嫣然拿著鑰匙開門,打開門說道:“是啊。來,進來看看。你哥說找人來協助我裝修,沒想到是你來了。呵呵。”
  陸景進去轉了轉。是一間兩層樓的茶樓,一樓是普通的茶座,二樓是雅間,面積大約有300多個平方。
  “嫣然姐,你打算弄成什么樣子的?”這茶樓明顯是面向普通市民的茶樓肯定不符合嫣然姐的要求。
  王嫣然在二樓上打量了一會,輕聲道:“這樣不行。我要改成清幽一點的布局。反正也不指望賺錢,就是個喝茶聊天的位置。”
  陸景想了想,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沒一會電話里傳來女孩的聲音,“你好,哪位?”
  “黃紫琪,我是陸景。我這里有個茶樓的室內設計想請你設計一下,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沒有,姐姐最近忙著呢。”上次辦公室隔開那點小事陸景都找她,讓她心里有點犯嘀咕,這會兒不太想搭理他。
  陸景笑道:“別忙著拒絕啊,是在江州市的一間茶樓,大約有300多個平方,要設計出古典清幽的風格。只要你的設計讓主人滿意,我開2萬的薪酬。”
  黃紫琪在電話里說道:“小同學,騙姐姐的后果很嚴重哦。”
  陸景斜靠在茶樓大門上,任由清靜的微風從他臉上吹過,“我找人拍好照片,然后把茶樓的大概布局畫好,一起送到京城去吧。你最好能在十天之內設計完成。”
  “不用那么麻煩。你出車費,姐姐我去江州。”黃紫琪很快就決定了,兩萬塊的薪酬她有信心拿到。
  “呵呵,你坐飛機過來吧,我給你報銷。”
  “呵,你挺大方的,讓我都不好意思懷疑你說的是假話。好吧,明天見。”說著,掛了電話。
  和王嫣然說了說黃紫琪的設計水平,王嫣然笑道:“行啊,那我就等著開張了。”
  陸景笑道:“呵呵,只要黃紫琪的設計稿出來,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搞定裝修。”兩人在茶樓里商量著一些設計上的想法。到中午時,陸景告辭離開,他例外約了人吃午飯。
  景和電子新提拔的銷售經理韓超是江州本地人,陸景讓他幫忙問問江州電器一廠的事情。幾通電話打下來,還真找到了一個人,叫沈文斌。他是江州電器一廠的車間主管,約了今天中午吃飯,聊一聊。
  江州電器一廠的工人都住在舊廠的附近,離徐華路不遠。從地圖上就是江州大道和北湖之間夾著的區域。江州的市民通常稱這一片叫白沙。
  白沙緊挨著江州大道,民居陳舊不堪,但是青石街、青磚、白墻與高挑的飛檐,頗有些婉約的神韻。
  從徐華路拐到靠北湖的一條青石街里,走了不到十分鐘,韓超指著前面舊式布幌子招牌的小飯館道:“景少,沈文斌和我約在那里吃飯。”
  昨晚接到景少的電話后,他也是周轉了幾層關系才聯系到沈文斌。兩人進了飯館。飯館不大,有些破舊,四四方方,三十幾個平米,擺著兩張舊木小圓桌。
  已經有一桌三四個食客在吃飯,東邊的粗白柜臺處空無一人。韓超疑惑四處打量了一會。從西邊一道門后面走出一個清瘦的中年人,端著一盤紅燒魚,送上了食客那桌,“菜齊了,你們慢吃。”
  韓超問道:“老板,我找下沈文斌。他來了嗎?”中年人穿著對襟舊式布衫,圍著個沾滿油漬的白色圍裙,笑呵呵道:“他在后面給我幫忙。稍等啊!”說著,沖門后喊了一句:“老沈,有人找你。”
  “誰啊?”說著話,一個猴頭猴腦的黃臉漢子走了出來,穿著白襯衣,藍色的工褲,笑道:“你們就是老胡介紹過來的吧。哈哈,坐,坐,我就是沈文斌。”
  “沈主任,這位是我們景少。我是韓超。我們公司在常新縣那里正在建一個電子加工廠,還有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完工,想在電器一廠找幾個熟練工進廠做事。所以找沈主任了解下情況。”三人坐下來后,韓超遞了一支煙給沈文斌,開門見山的說道。
  沈文斌拿出火機點了煙,美滋滋的吸了一口,“這個事情好辦,現在電器一廠都垮成這樣,心思活泛點的都走了,基本沒有人愿意留下來。你們只要開得起工資,熟練工好找得很。”
  “電器一廠不是在改制嗎?我聽說市里有意讓職工競聘廠長,再加上賣地的錢,電器一廠的情況說不定會好轉。那時候還有職工愿意出來做事?”陸景問道。沈文斌搖搖頭,“肯定有。我跟你說,廠里的情況好不了。多少錢都填不了窟窿撒。雖然上頭把那幾個狗籃子廠長都開除了。但是,選上去的還不是些酒囊飯袋。廠里基本沒希望。”
  陸景奇道:“職工們自己選出來的廠長,怎么會是酒囊飯袋?”
  “小伙子,你一看就是剛進社會的人,選廠長首先要有候選人,怎么成為候選人?沒有關系沒有錢,能成為候選人?
  不說這個,先吃飯吧。算是照顧老何的生意。老何是我們廠里的大廚,手藝沒得說。”說著,喊道:“老何,炒幾個小菜上來,再來條魚。半箱啤酒。”
  屋子后面傳來老何的聲音:“好勒。”
  一個模樣嬌美的女孩,約有168的樣子,穿著黑白色的運動服,分兩趟送了六支啤酒出來。女孩的秀發又長又直,飄逸動人,嫩滑柔膩的臉蛋標致得很,五官精致,一雙眼睛尤其的明艷,臉上帶著一股病色,更添楚楚動人之態。
  陸景有些好奇的道:“這女孩身上是不是有病?”沈文斌開了啤酒,喝了一大口,嘆道:“唉,這是老何的小女兒,天生帶著病。去醫院檢查說是心臟有毛病,要做個手術,得十萬塊。老何這個情況哪里拿得出來。反正也不影響日常生活,就這么先這么著。小姑娘情緒不能波動的太厲害,不然就要暈倒。”
  女孩先送一盤清炒萵苣絲出來,陸景看著她的背影嘆了口氣,有心幫她一把,找不到合適的機會開口。
  老何確實如同沈文斌說得整治得一手好菜。大廚最考驗功夫的不是特色菜,大餐,而是要在家常小菜里面見真功夫。
  老何的清炒萵苣絲,油淋茄子,魚香肉絲,韭菜炒蛋都做的極好。
  喝了酒,沈文斌的話就多起來,“小伙子,你是他們公司的老板吧?”他指著韓超問陸景。韓超看了眼陸景。
  陸景把手中一次性的杯子轉動了一下,笑道:“沈主任眼光厲害啊!”
  “嘿嘿,我老沈雖說干了一輩子車間主任,人卻是見了不少。看你那氣度就像老總。怎么著,你打算挖多少人。我手下幾十個工人都是流水線上的熟練工。你價格開得合適,我隨時可以去給你喊人。”
  陸景笑了笑,卻是轉了話題,“沈主任,你給我說說,電器一廠里面有沒有合適做廠長,能帶領電器一廠扭虧為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