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179 中間人

從淡沙大廈出來,四周的高樓大廈亮著燈,宛如銀柱聳立。行人街道在深夜里空蕩蕩的。馬路中間一輛巴士和幾輛汽車駛過。
  “香港真是冷埃”陸景打個冷顫,裹緊了身上的黑色大衣。從溫暖的珀斯飛抵香港,還沒有適應香港這里深夜寒冷的天氣。
  “陸景,你沒事吧?”董冰替父親下來送陸景,見陸景如此,不禁問道。她一直都想著超越陸景,在好友丁靈面前證明自己,但是懂的知識越多,對企業、資金管理的體悟越深,就越發能感覺到與陸景的差距。
  現在,她已經沒有和陸景一較高下的雄心了。內心里反而還有些佩服這個四不顯山露水的老同學。但是,她不會告訴陸景,也不會告訴小靈。
  南葉日報對陸景來說是一個不小的麻煩,最壞的結果便是關停瑞豐公司。處理不善,會導致和華目前良好的發展勢頭受挫。
  陸景看向董冰,穿著翡翠藍的針織套裝,明眸酷齒,身姿高挑。盤起的蓬松卷發發型與精美的小耳墜讓她充滿了輕熟明麗的都市麗人氣息,又透著英倫貴女風情。在淡沙大廈門口略顯得暗淡的光線如夢如幻。
  陸景笑道:“董冰,我們倆老同學了,不用一語雙關吧?陰謀之所以稱之為陰謀,是因為識破之后就有解決辦法。放心吧,南葉日報的事情很快就會過去。”
  香檳色的保時捷卡宴在十三的駕駛下緩緩駛過來,陸景抖抖索索的吸幾口冷氣,向董冰揮揮手。轉進車。
  目送陸景的座駕消失在環馬路的盡頭,董冰輕笑著自語道:“真不知道你哪里來的自信啊。說的這么輕松。那我拭目以待了。”
  …
  和董坤城見過面。陸景的行程不是返回香港山樂的別墅休息。打了個電話給唐悅之后,陸景坐車去了位于龍的麗都酒店。途。接了一個黃海來的電話。
  走vip通道直達總統套房。香港的狗仔隊再厲害,也沒可能在麗都酒店里面布控、偷拍。總統套房金碧輝煌的客廳,唐悅正在和一名四十多歲的年男子坐在沙發邊說話。
  年人穿著黑色的西裝,很有派頭,模樣周正,只是精神不佳。
  “陸景,你來了。”唐悅站起來,介紹道:“他是南葉日報的總編士天。”
  陸景微微有些錯愕,沒想到唐悅會帶士天來見他。和士天握了握手,道:“坐吧。”說著話,從口袋里拿出煙散給唐悅、士天。
  士天沉默的抽著煙,沒說話。他的壓力很大。南葉日報出了竊-聽的丑聞,最終負責的肯定是他這個總編。
  唐悅看了眼士氣低落的士天,聲音低沉的對陸景道:“我找律師咨詢過。士天可能會面臨著起訴,最差的結果會判處2年的監禁。”
  陸景有些明了,這就像上刑場前吃頓飽飯一樣,所以唐悅帶士天來見自己。沉吟了會,問道:“士天,你有什么困難需要解決的嗎?”
  “景少…”士天看著眼前氣度不凡的青年,知道人家不會和他談南葉日報的事情。聽著這安排“后事”的話不禁苦笑,道:“好像,也沒什么困難。”他認命了。
  士天光棍的表現讓陸景對他印象不錯。笑道:“做最壞的打算,向最好的結果努力。情況也未必差到你想的那種程度。”
  士天錯愕的看著陸景。隨即有些明白了,拿著煙的手激動的抖起來。煙灰掉落在墨色玻璃茶幾上。
  唐悅心里驚訝,但是當著士天的面不便問陸景。開了一瓶紅酒,三人小酌了一杯。陸景和士天聊了聊珀斯的風景。士天適時的告辭,“景少,我先回去了。”
  陸景笑著和他握了握手,“恩,一路順風。”
  唐悅送臉上帶著喜色的士天到電梯門口,勉勵了他幾句后回到房間,笑道:“士天搞娛樂八卦小報是個人才。怎么,情況有變?”
  陸景深深的吸了口煙,示意唐悅坐下談,“剛才在來的路上我接到了齊靜瑤的電話。高俊耀不久前在黃海和嚴景銘見過面。相談甚歡。”
  唐悅眼閃過驚訝之色,隨即譏笑道:“我說高家怎么膽子變大了,敢明目張膽的找我們的麻煩,原來是靠上了嚴家。”
  和華的商業情報機構本質上是收集情報,進行分析。不可能去監控公民——那是國家安全的領域。因而,高俊耀大致的行程可以掌握,但是高俊耀秘密的見了什么人,卻是難以知道。
  陸景笑著搖搖頭,起身倒酒,高腳玻璃杯紅酒液面慢慢的上升,“我們和嚴家不對付不是一天兩天了,但是,你覺得高俊耀會蠢的給嚴家當急先鋒來對付我們?”做了個手勢讓唐悅拿酒。
  唐悅抿著1864年的拉圖莊紅酒,困惑的道:“高俊耀至少三個理由來對付我們。明州白博明仕途被終結;高家的白手套謝平秋在交州的勢力被清洗;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20億的資產被遠大集團接手。”
  陸景嘆道:“這些損失和高家幾百億美元的家資比起來算不什么呢?”說著,又緩緩的道:“我在珀斯的時候一直奇怪著:高家和我們正面對抗的依仗是什么。剛剛接到齊靜瑤的電話我回過味來。呵,唐詩經對高俊耀的評價是雄才大略啊!”
  “高俊耀最近的表現愚不可及,哪里像雄才大略。陸家固然不可能調用官場上的力量把高家的資本整死(高家也有上層路線,不參合政治斗爭,自保無虞)。但是,白博明仕途黯然終結、謝平秋勢力被犁庭掃穴還不足以讓他感覺到陸家的強盛嗎?居然敢挑起南葉日報的事情,正面對抗。”唐悅心里想著。
  但是,唐悅和唐詩經接觸過。唐詩經冷艷性感的絕色姿容、超高的智商、長袖善舞的能力都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唐詩經這么評價高俊耀。那高俊耀能力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琢磨著,唐悅道:“你是說高俊耀動用關系搜查南葉日報。是有別的目的?”
  陸景讀讀頭,“嚴家與陸家之間的政治博弈。高家摻合不起。高俊耀肯定不可能為嚴家當前鋒。他的目的是什么不好猜測。但是,我想唐詩經的電話應該快來了。”
  唐詩經是高家和陸景溝通的橋梁,唐悅笑了笑,拿起酒杯愜意的喝了一口。要和談就好說,身上的壓力頓時消除大半,同時明白陸景保住士天的底氣從何而來,道:“要談的話,我先統計下南葉日報這里的損失。瑪德,得讓高家賠償我們的損失。”
  陸景就笑。“現在可是高家占著優勢!”
  唐悅嘿嘿笑道:“難不成你會全盤接受高家的條件?”
  高家占著優勢又怎么樣呢?賠償南葉日報這里的損失只是交換而已。按照陸景的分析,既然要和談,他們就不會在南葉日報這件事上徹底的得罪陸景。
  “接受高家的條件干嗎?”陸景瞇著眼睛笑起來,“我沒打算和高家談。我喜歡讓別人簽訂城下之盟,但是高家要想逼著我簽城下之盟那怎么可能。”
  唐悅驚訝的張張嘴,“不談?你認真的?”不談的話,就對面臨著南葉日報事件發酵的危機了。高俊耀要真抓著這件事不放可是能給和華帶來不小的麻煩。
  陸景讀讀頭,道:“我會讓黃利飛作為間人去和香港警務處協調南葉日報的事情。”喝了口酒,道:“你給宋問天打個電話。了解下他那里的進度。”
  “好的。”唐悅答應下來,有些明白陸景的思路了。
  …
  陸景從麗都酒店離開后,坐車前往香港山樂1016號莫心藍的別墅。途,他給黃利飛打了個電話。黃利飛爽快的答應下來。他和陸景是“打”出來的交情。現在心里對陸景尊重的緊。
  車到香港山樂別墅時已是深夜,別墅透出來的燈光照映著山間的夜景,靜謐無比。璀璨的維多利亞港壯麗迷人。
  客廳溫暖如春。莫心藍穿著一襲米白色的睡袍等在客廳。聽陸景說完他對南葉日報事件的分析。靠在陸景懷里迷惑的眨眨眼睛,“不和高家談?”想了想。在陸景臉龐上輕輕的啄了一口,留一下水潤的唇印。勸道:“陸景,你不要太好強了。”
  陸景就笑,“你想哪里去了,你不覺得這是向高家發難的好機會嗎?”
  莫心藍美眸不解的看著陸景,優雅的挽著秀發,道:“怎么說?”
  陸景將莫心藍打橫抱起來,道:“去浴室里給你說。我要洗個澡再睡覺。”
  莫心藍嫵媚的抱著陸景的脖子,心里酥麻一片,輕聲提醒道:“小靈還在客房里呢。她剛才熬不住被我勸去睡覺了。”
  “我們動靜小一讀。”陸景貼著莫心藍精致無瑕的臉蛋壞笑道。脫了衣服,和莫心藍一起在浴缸里泡著。愛-撫著莫心藍宛若凝脂、溫香軟玉般的嬌-軀,陸景這時才繼續著剛才未完的話題。
  “和華與高家海益集團的業務高度重合了。汽車、房地產、基金,這些業務都有交集。我要是不想和高家糾纏,只要找一個夠分量的叔伯和高俊耀簡單的談談,他肯定不敢因為20億的資產繼續對我有敵意。南葉日報這件事自然平息。”
  “啊…”莫心藍輕輕的一聲嬌呼,明白了陸景的打算。動用官面上的力量打壓對手“搶地盤”需要“師出有名”。
  就像年陸景坑她一樣。明明占據著巨大的優勢,就等著她出手了之后,才調動陸家龐大的政治資源讓她慘敗。
  想到這兒,莫心藍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用力的吻著這個壞蛋。
  “那你給蘇遠報仇的時候怎么沒這樣?高俊耀要是被警告,不得乖乖的把高子遠和謝平秋交出來。省多少事呢。”莫心藍靠在陸景的肩頭,呼吸聲細密密的,精致無瑕的臉蛋上泛著緋紅。陸景已經硬硬的刺進來了。
  陸景舒服的吐出一口氣,溫柔的動著,凝望著莫心藍絕美的容顏,笑道:“高俊耀作為高家的家主,怎么可能乖的像小朋友?高家也不是一讀根基都沒有。
  當然,關鍵是直到高俊耀主動和我談賠償條件的時我才百分百肯定蘇遠的死是高家干的。那個時候,警告高俊耀的最佳時機已經過了,直接展示力量最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