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178 報紙被查

南葉日報創辦于1967年,經歷香港報業激烈搏殺的時代,也經歷了井然有序和平的發展時期。其最輝煌的時刻一天報紙的銷量曾經達到5萬份。這在以日發行量10萬為標準來衡量是否算是大報紙的香港絲毫不起眼。
  創刊三十多年,起起落落,幾經轉手,最終于2000年7月被瑞豐公司收購。瑞豐公司收購之后,任命士天為南葉日報的總編輯,一改往日刊登連載小說、評論時事政治的傳統模式,轉而成為專‘門’報道明星、政要各種緋聞、趣事的娛樂八卦小報。此后慢慢的發展成為一家日發行量3萬的中等規模報紙。
  12月20日,香港警方突然搜查了南葉日報位于九龍的總部,據香港媒體報道,南葉日報涉嫌非法竊聽、‘偷’拍、故意侵犯他人隱-‘私’等罪名。
  據傳,香港警方此次的搜查行動得到了警務司高級官員的授權。而警方搜查出來的大量竊聽器材足以證實南葉日報有非法竊聽的可能。甚至,還有某位著名‘女’影星的‘床’-戲完整視頻。鑒于隱-‘私’保護,警方沒有對媒體透‘露’詳細的情況。
  當晚,香港各大媒體紛紛報道了南葉日報的案情。南葉日報的總編輯士天于20日晚被逮捕,21日上午湊齊100萬美元的保釋金之后離開九龍警局。
  21日上午,各大報紙上知名人士紛紛譴責南葉日報公然踐踏法律、突破社會道德底線的行為,媒體上的訪談節目紛紛跟進。一時間,烏云壓頂。
  “你什么時候回香港?”推開lidor酒店總統套房的‘門’,看到陸景正在窗口眺望著日落海岸的景‘色’,陳笑走到陸景身后,心里忽而有些疼。抱住了陸景寬厚的背,輕聲問道。
  陸景從沉思中醒過來,回頭笑了笑。道:“已經讓曉‘玉’去訂了晚上的飛機,明天早上到香港。”香港那邊嚴峻的情況。他已經通過莫心藍與和華內部的郵件了解到。
  陳笑安慰道:“最多放棄南葉日報,瑞豐公司跟著名聲受損。你不要有太大的壓力。”
  陸景就笑,“我沒那么脆弱。我是在想:高家的人很聰明啊。”
  陳笑不解的抬頭看著陸景,“怎么這么說?”
  陸景道:“南葉日報當時報道了高子遠、蘇遠、寇凌三角戀的事情。報道高子遠頭帶綠-帽的事情更是上了幾張在寇凌別墅外拍的照片。高家大概是通過照片判斷出南葉日報是和華的情報機構。只是,我奇怪的是,到底誰給了高家的膽量,敢出手對付南葉日報。”
  陳笑眨了眨‘迷’人的大眼睛,道:“這又有什么說法?”
  陸景摟著陳笑的蠻腰。道:“高家之前和我們作對的時候,都是隱隱約約的,‘挺’多算是商業立場不同造成的摩擦。現在就是赤-‘裸’‘裸’的為敵了。光著膀子上陣,可是很需要勇氣的。”
  陳笑嬌笑著白了陸景一眼,“什么叫光著膀子上陣,難聽死了啊。你就說高家敢于正面和我們對抗,肯定有所憑仗,對吧?”
  “就是這樣的。”陸景笑著在陳笑‘精’致小巧的瓜子臉‘吻’了一口。這時,‘門’突然被推開,穿著民族風情濃重的條紋吊帶裙的蘇曉‘玉’出現在‘門’口。
  蘇曉‘玉’見陳總如同兔子般的掙脫陸景的懷抱。笑盈盈的道:“我什么都沒看到呢。陳總,陸景,開飯了。”
  陸景笑著搖頭。道:“走吧。”離開前他宴請和華珀斯辦事處、麗都酒店集團景華分公司的高管在lidor酒店餐廳吃飯。
  …
  …
  在8樓的餐廳包廂中請和華系七八名在珀斯的管理人員吃過飯,陸景、陳笑、蘇曉‘玉’、唐雨瑤、墨靜雯五人返回lidor海邊別墅中稍作休息。再過四十分鐘陸景一行就要出發前往珀斯國際機場返回香港。
  陸景、唐雨瑤、墨靜雯的行李早就收拾好。五人坐在三樓的觀景陽臺上看著遼闊的海景閑聊。
  這時,陸景的手機響了起來。陸景看看號碼,去了二樓房間里接電話。剛才吃飯時他就連續接了董坤城、楊‘玉’立、吳璇、何夢瑤等人的電話,都是在詢問香港的事宜。
  “景少,香港那邊還頂得住嗎?”電話里周復生有些擔憂的說道。他正在北美公關針對景華手機的調查。
  周復生是和華議事會議的成員,對瑞豐公司、南葉日報的情況,略有了解。
  陸景笑笑,道:“頂不住也要頂。我明天到香港。”
  周復生對陸景的處事風格很熟悉。笑道:“看來景少已經有了腹案啊。”琢磨了下,建議道:“景少。萬一不行,可以拋棄瑞豐公司。”
  瑞豐公司作為景華-瑞豐體系中的核心公司。它持有景華系、和華系大量公司的股份,如果關停瑞豐公司要理順這錯綜復雜的關系會十分的麻煩。
  但是,瑞豐公司作為南葉日報的母公司,南葉日報出了事,一旦牽連上,瑞豐公司將會聲譽盡毀,關停瑞豐公司是最后的一招。
  陸景道:“呵,這個到時候視情況而定。”最終是不是需要如此,要看他的布置能否生效。
  和周復生聊了一會,陸景掛了電話,靜靜的‘抽’了一支煙。
  “咯吱--”一聲,陳笑從推開‘門’進來,淡淡的煙味彌漫在房間里,陸景的壓力她能感受到,“有個好消息你想不想聽?”
  陸景笑道,“這么短的時間,你還能變個好消息出來啊?”
  “為什么不能呢?”陳笑嫵媚的一笑,從陸景手上拿過手機,按著數字鍵盤,撥了一個號碼出去,然后遞到陸景手邊,笑道:“接電話吧!”
  陸景詫異的看著手機上未知的號碼,“撥給誰的啊。”
  “你接不就知道了。”陳笑輕笑,溫柔的靠在陸景懷里。
  “你好!”電話里傳來一聲略有些熟悉的‘女’子聲音。陸景看了看陳笑,見她不肯說,只得硬著頭皮道,“你好,我是陸景。”
  “啊…,陸景…,是你。”電話里的聲音先是驚奇,繼而又變得淡然,再帶一點疏離。
  陸景腦子在一瞬間變的空白,就像是電腦給格式化了一樣,空白的讓他無法思考。電話那頭是李菲菲。
  很久沒有和李菲菲見面了,這幾年都是過年的時候偶爾碰到一兩次,一開始都沒聽出她的聲音來。
  “你從王燦那兒拿到我的電話了吧。呃…,沒什么事我掛了。”李菲菲輕聲說道。
  陸景這會算是明白陳笑說的好消息是什么,心里頓時柔情涌動,沒想到陳笑會幫他去找李菲菲的聯系方式。
  陸景低頭看向陳笑‘精’巧的瓜子臉、‘迷’人的大眼睛。她今天穿著白‘色’白‘色’通勤中腰綢緞連衣裙,居高臨下,從領口可以看到她粉‘色’的‘胸’罩,大片雪肌,小而堅翹的淑-‘乳’。
  在他的‘女’人中,笑笑的姿容不是最出‘色’的,但是,這份感情平淡而真實,和她有割舍不開的親情。
  陸景一手緊緊的摟著陳笑,一邊道:“嗯,沒什么事,聽王燦說你在澳洲這里,打個電話給你。我在珀斯。”他打算說兩句就掛了。
  李菲菲道:“我上周來悉尼了,這邊有個冬季時裝秀。”
  陸景哦了一聲,道:“我一會飛香港,回頭見!”
  掛了李菲菲的電話,陸景看看陳笑,用力的將她緊緊的抱在懷里。這個傻‘女’人。
  減壓不是這么個減法,干掉高家才是王道。
  …
  …
  飛機降落在香港國際機場時是深夜10點。長途旅行后極為疲倦,陸景讓唐雨瑤、墨靜雯先回香港山頂的別墅休息,他換了車,前往中環淡沙大廈的龍盛國際總部。董坤城正等在那里。
  32樓的總裁辦公室很安靜,明亮的燈光讓辦公室亮如白晝。正在加班的董冰客串了一回助理給父親、陸景沖一杯咖啡,落落大方的坐在一旁旁聽。
  董坤城自嘲的道:“人老了容易犯困,要靠咖啡提神。”喝了口手邊的咖啡,道:“你回的正好,形勢進一步惡化了。”
  南葉日報置疑香港警方突然搜查總部的合法‘性’,向法院提起訴訟。但是,香港警方發言人表示會拿出確鑿的證據。隨即,香港警方在z姓‘女’星的別墅里發現了南葉日報安置的攝像頭。浴室、臥室都有。香港媒體上已經一片嘩然。
  董坤城嘆道:“現在打開電視就可以看到批評南葉日報的節目。”說著,暗示道:“陸景,我建議讓唐主管找人和香港的警方談談。”
  世界上沒有那個國家的警察系統全是廉潔奉公的人。又不是人命官司,可‘操’作的余地很大。當然,南葉日報屬于商業情報范疇。他并不打算涉及這塊領域。
  陸景沉‘吟’著,沒有立即回答。
  董冰補充道:“陸景,網絡上也到處充斥著罵聲。媒體上已經形成了一股‘浪’‘潮’,這件事的處理一定要快。否則后果很難預料。”
  董冰經過這一兩年的磨練,身上干練的氣質越發明顯。陸景笑著點點頭,“我知道。先在董叔叔這兒了解下情況,我晚一點會和唐悅談談,安排下這件事。”
  南葉日報的母公司是瑞豐公司不假,但是和警方高級警司‘私’下里聊聊,肯定不能以瑞豐公司的名義,以和華的名義更不行。否則,曝光一下和華、瑞豐就算是引火上身了。必須得找一個中間人。
  陸景剛剛就是在思考中間人的人選。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