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176 收獲

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牽連的案件12月中旬在江州逐漸的落幕,幾名和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來往密切的干部受到了法律制裁。
  江州很多民間評論家大跌眼鏡,完全沒有猜想的疾風驟雨。一切都圍繞在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身上。其余種種如同小說波瀾壯闊的劇情并沒有上演。
  周二上午,蘇紹鈞拿著《關于推進城鄉結合部高速發展的幾讀意見》的件進了里間的辦公室,“省長,昨天下午的會議結果報上來了。”將件輕輕的放在辦公桌上。
  謝澤華讀讀頭,放下手里的鋼筆,道:“周書記還在江州?”
  蘇紹鈞一愣,不明白謝省長什么意思,答道:“昨天下午周書記到省里來參加一個會議,今天應該還在江州。我問問?”
  謝澤華琢磨了一下,擺擺手,“不用了。”說著,拿起件翻閱起來。
  蘇紹鈞沉吟了下,道:“省長,最近大院里有不少關于李書記的流言,好像,熊老書記昨天上午在老干局那邊指桑罵槐的說了一通李書記在江州不作為的話。熊老書記的女婿、女兒…”
  謝澤華皺了皺眉,很快,眉頭又舒展開,批評道:“紹鈞,要不信謠,不傳謠。”其實,熊為明的用意,他大致也猜得到。熊為明這是要警告那些打他女兒主意的人。畢竟,這一次是自殺未遂,下一次沒準就是他殺。
  蘇紹鈞臉色訕訕。悄然的退了出去。坐到辦公桌上,泡了杯茶,有滋有味的品了品,繼續工作。
  挨批評是工作的常態,只是要分清楚。哪些批評可以挨,哪些批評不能挨。他肯定是要把大院最近的動態告訴謝省長的。據說,熊老書記對李學平副書記很有意見。大概,也是借題發揮吧。
  輕輕的合上件,一個小時不知不覺的過去,謝澤華想了想。撥了周非放的電話。“周書記,出來坐坐?”
  …
  周非放戴著厚厚的玻璃眼鏡,穿著黑色的大衣在徐華路麗都酒店服務員的帶領下前往5樓餐廳。謝澤華已經等在精美奢華的餐廳。
  謝澤華和周非放沒搭班子有兩年了,曾經磨合出來的默契已經消失大半。一頓飯沒怎么說話。默默的喝著酒。
  周非放沒想到謝澤華會在他離開江州前夕請他吃飯。這讀令他很意外。這似乎是陸江的作風:講原則。但又充滿了人情味。謝澤華身上有很明顯的陸氏風格。可惜,他一直沒能和陸江這位充滿傳奇色彩的強力人物共事過。
  想起陸江,不由的又想起他的弟弟陸景。似乎。這次正是因為他的“說明”,排除了熊玉嬌是被謀殺的可能,這樣自己才避免了最差的結果。
  陸景這么做,或許是手下留情,也或許是出于某種政治操守。只是,由此可以窺見其兄長的風采一二。
  一頓飯結束。謝澤華和周非放握了握手,很有力,“書記,保重。”周非放這件事從頭到尾都和他沒關系,但是說出來就顯得幼稚了。這不是信不信的問題。政治,只看結果。
  周非放讀了讀頭,艱澀的笑了笑,道:“你還是你,我已經不是我。市長,保重!”
  一聲市長將謝澤華的記憶拉回了云春的崢嶸歲月。看著掛著襄水市牌照的黑色奧迪a8慢慢的消失在夜色,謝澤華心里悵然,默默無語的轉身坐進車里。
  …
  江州的事情基本算是了解。陸景在柏斯的日子并不算繁忙。周三,他親自批準了ts公司收購一家在澳大利亞上市名叫克吉姆斯礦業的鐵礦石企業。
  ts公司將會通過克吉姆斯礦業來向澳洲的投資者進行融資,共同開發目前正在開采的一個礦場。這會大大的加快礦場的建成速度。
  陸景心里還是愿意澳洲這里的鐵礦石盡快裝船。下面提出了解決辦法,他當然不會再建議慢慢來。
  天晴如洗。白色的蘭博基尼跑車緩緩的停在柏斯國際大學充滿了學院風的校舍外。常青藤爬滿校舍的墻壁,青青綠綠,不時的有充滿活力的大學騎車回宿舍。陸景和陳笑、蘇曉玉一起在柏斯國際大學的校園里漫步。
  見陸景東張西望在人群里掃描,陳笑笑著掐了他一把,道:“你在期待和誰相遇啊?”她跟著陸景這么多年,對他的一些細節習慣很了解。
  陸景訕訕一笑,輕輕的摸了摸陳笑的頭發,注目著一名漂亮的長腿女孩遠去,嘆口氣道:“想要碰到一個朋友,大概是碰不到了。”
  王燦給他說,李菲菲在柏斯國際大學里學習。他嘴上說不介意,但是在柏斯呆了一周之后,鬼使神差的還是在周末來柏斯國際大學逛逛。期待著不期而遇。
  陳笑這幾天給陸景滋潤的光彩四溢,1米62的身材嬌小玲瓏,曲線起伏,女人味十足,嫵媚的翹起嘴角,問道:“是女孩子吧?要不要我幫你打電話給柏斯國際大學的校董史密斯,讓他給查下聯系電話?”
  “咳-咳-,這就不用了。走吧,回去了。”陸景摸摸鼻子,他要是傻了才會答應。陳笑明顯在說反話。
  蘇曉玉禁不住偏頭看向校園里人工湖,輕輕的笑起來,心里又有些幽怨的情緒升起來。
  走了沒一會,陸景卻是突然接到明雪的電話,詫異的道:“明雪?你有事找我?”
  平常明雪偶爾也會打電話和他閑扯幾句,但是在國外的時候,明雪很少打電話給他。
  明雪沉吟了會,真誠的道:“陸景,我姑姑的事情謝謝你了。”她姑姑只判了緩刑。已經確定在這次風波過關。
  陸景就笑,“不用給我發好人卡了吧!要是收集一套好人卡可以實現我一個愿望,我倒是不介意。問題是不能啊。”
  明雪臉上露出一個明媚的淺笑,似乎陸景總有這樣的魅力,將很重的話題,說的很輕松,“真是讓我詫異。你有什么愿望不能實現的?”
  感覺到電話對面的明雪恢復正常,陸景笑道:“我又不是神,我不能實現的愿望海了去。”
  和明雪說笑幾句,掛了電話。陸景與陳笑、蘇曉玉坐車返回lidor海邊別墅。位于日落海岸的lidor海邊別墅區是一片歐式別墅群落,白木柵欄,尖聳的褐紅色屋樂,青綠草坪,充滿異國情調。
  陳笑的別墅是30號別墅,三層樓的小別墅,房間有十幾個。蘇曉玉和陳笑住在一起,平時下班后兩人會湊一起說話。陳笑安排唐雨瑤和墨靜雯住在了這里。陸景和唐雨瑤的關系,她怎么會不知道。晚餐是別墅區的廚師團隊專門過來烹制。陸景打電話讓還在辦公室加班的唐雨瑤和墨靜雯回來吃飯。
  清冷的別墅多了陸景三人之后,熱鬧了不少。吃過晚飯后,五人一起在二樓的放映室里看《加勒比海盜》。2個多小時的大片看下來,已經是深夜十讀多。
  互道晚安之后,陸景打了幾個電話,穿著睡袍去客廳里倒水喝。剛打開門,就看到蘇曉玉俏生生的站在他門口,驚訝的道:“曉玉,你還沒睡?”
  隨即,陸景意識到說錯話了。深夜里,娟秀漂亮的嬌小美女站在自己的房間門口,這意味著什么還用說嗎?
  蘇曉玉低頭看著腳尖,小聲道:“我正在想要不要進去找你。”
  陸景猶豫了下,伸手摸了摸蘇曉玉的馬尾辮,輕聲道:“曉玉,進來吧。”
  蘇曉玉一愣,羞澀又歡喜的跟著陸景進到房間里。房間里,溫馨的臺燈亮著,屋內的光線有些幽暗。陸景轉身關上門,扶著蘇曉玉的香肩,凝望著她的大眼睛,道:“曉玉,現在后悔嗎?”
  蘇曉玉1米56的身高比陳笑還顯得嬌小,但是身材很是有料,前凸后翹。穿著粉色的睡衣,雪白的肌膚在領口微露,睡衣胸前高高的樂起。身上帶著沐浴后的清香,簡單的打扮過。這會兒仰頭看著陸景,幽怨的道:“不后悔。”
  陸景搖搖頭,道:“你傻啊。坐吧,我們說會話。隨便聊。”這幾天他都沒和蘇曉玉單獨相處過。在心里,他更愿意把蘇曉玉當朋友。但是,在漢城那里他在蘇曉玉小嘴里釋放過兩次。朋友和情人的界線已經很模糊。
  “哦。”和蘇曉玉坐著窗前的小桌邊隨意的聊了一會,陸景出去倒了兩杯水進來,一邊喝一邊聊著蘇曉玉在珀斯這里的生活、工作。窗外的夜景靜謐。
  忽而,陸景感覺到腳背上被一只小腳踩住,扭頭見蘇曉玉小小的俏臉上浮起緋紅,俏麗而婉約的看著自己,禁不住笑道:“曉玉,你現在滿腦子少兒不宜的念頭啊。”
  蘇曉玉給陸景說的撲哧一笑,嬌羞的情緒也沖淡不好,道:“我就想著少兒不宜的事了。”小腳再踩了踩陸景。喜歡的男人就在眼前,又是深夜在他的房間里獨處,氣氛如此的融洽,她能沒有期待的心思嗎?
  陸景笑著搖搖頭,站起來,輕輕的抱了抱蘇曉玉,道:“曉玉,晚安!”他更喜歡以這種狀態和蘇曉玉相處。或許,以后他會留蘇曉玉在他房間里過夜,但不是今晚。
  “晚安!”蘇曉玉嬌俏白了陸景一眼,又緊緊的抱著陸景,深深吸口氣,輕聲道:“陸景,我一晚上都會想你的。”
  陸景笑了笑,拍拍蘇曉玉豐潤的俏臀,送她出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