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174 解雇

熊玉嬌大眼睛變得明亮有神,中氣十足的道:“資金問題我當然會解決。我將會把漢生軟件園的土地作價5個億出售給景華。這筆資金,沒有百泰集團搗亂,足以支持遠大地產滾雪球式的完成會揚商業新鎮的開發。”
  會議室中的議論頓時大了起來。這是一個極為可行的方案,不要懷疑景華拿不出這筆錢,5個億對景華來說是小case。
  很多人再看向熊玉嬌時的目光立即不同了。以前,眾人對熊玉嬌沒什么敬畏。嬌柔的語氣,面對問題的素手無策,她給遠大集團職員的印象更多的是一位美女,而不是遠大集團的總經理。
  現在,很多人都感受到了她身上上位者的氣勢,也看到了解決問題的前景。順利的開發會揚地塊,兩年之內,遠大集團可保無虞。
  “你這個敗家子。”彭子實人忍不住指著熊玉嬌怒斥道:“新問這里是江州第三個商業中心,漢生軟件園的土地用來開發房地產、寫字樓,至少可以造就60億的產值,你居`頂`點`小說`然5億就買給景華。將遠大集團這最有價值的一塊資產賣掉好,你接下來怎么辦?”
  潘婷婷氣的笑起來,嬌喝道:“彭子實,你有什么資格說熊總敗家。遠大集團本來就是蘇遠留給熊總和兒子的財產,她怎么處理都是正確的。你有資格說這種話嗎?你一開始就沒打算讓熊總順利的掌控遠大集團。”
  潘婷婷說的是對的,但是這番說辭無法安撫遠大集團眾多經理對集團前景的擔憂。賣掉漢生軟件園這塊地。兩年之后的遠大集團又將走向何方呢?
  這一次,不待熊玉嬌看過來,宋雨綺又遞了一張紙條過去。她算是看出來了,熊玉嬌這會的強硬是一口氣在硬撐著。要想出應對辦法,很難。
  看過宋雨綺的紙條,熊玉嬌立時心里有了底,輕輕嗓子,道:“眾人周知,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因為違法,資產已經被查封。過段時間其資產將會被政府拍賣。沖抵稅款。我們將會全力以赴,拿下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
  “噢----”會議室里一片驚訝聲。
  怨不得眾人不淡定。百泰集團可是和立豐地產一個級數的地產公司。立豐地產前段時間在江州房地產圈子中一呼百應,抵抗文舟炒房團可是風頭無限。百泰集團的實力可想而知。
  如果遠大集團吞下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實力立即會大漲。甚至還會超過蘇遠在建業開拓的時期。用四個字形容遠大集團的話:蒸蒸日上。
  彭子實還要再說時。遠大電器的總經理范克倫站起來道:“老彭。行了。蘇總對我們不薄,難道你還要和他的妻子在整個集團的經理面前爭執嗎?”
  彭子實冷笑,“老范。你犯不著在這個時候來當好人。今天熊總要是罵我,我還忍了,但是她要解雇我,我為遠大地產付出了多少心血?”
  牧高山道:“我插一句。彭先生,請問你付出的心血就是為了要挾熊總,要她給你遠大地產20%的股權激勵嗎?差不多價值10億!你這種心血付出的越多,你被解雇的理由就越充分。”
  會議室里頓時又是嘩然,不在遠大地產工作的那些經理可不知道還有這種事情。心里才興起的一點同情,頓時沒了。職業經理人反噬股東,這是職場大忌。
  彭子實手里沒有話筒,哪里能抗得住熊玉嬌、潘婷婷、牧高山的連續發問。連一只沉默的范克倫都在指責他。這時,他意識到大勢已去。好在,他拿到了遠大地產20%的股份,今天被解除職務,只能算小輸。
  熊玉嬌很想對彭子實說“滾”字,當初被這個惡心的王八蛋的目光看得她難受。但是,這會兒為了顧忌形象,只是道:“彭子實,你可以出去了!”
  彭子實大笑,“好,我看你能把遠大集團帶到什么樣的位置。諸位兄弟,愿意到我新開公司做事的,我舉雙手歡迎。”
  說著,轉身往會議室外走去。
  “等等。”一個略帶磁性,有著京韻的聲音響起。彭子實回頭,道:“你有什么見教?”
  陸景淡淡的道:“你簽個協議,放棄遠大地產20%的股權。”
  “哈哈,你說笑。宋助理,他是你們景華的人嗎?”彭子實看向宋雨綺,問道。
  敵情為明,他不便多說什么。但是要他吐出10億那絕無可能。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宋雨綺自是懶得理彭子實。平常而言,彭子實這種小角色根本就見不到她。
  陸景吩咐道:“牧高山,你去把樓下等著的胡興流帶進來。”說著,似笑非笑的看著彭子實,“你不會不認識胡興流?”
  “…”彭子實心里磕磣一下,愣愣的看著牧高山離開會議室,額頭上大顆的冷汗冒出來。在蘇遠死后,他私下里和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接觸過。
  “草,彭子實,你tm的罔自為人,還要不要臉了?你不知道蘇總是給百泰集團的人給害死的嗎?”一名忠于蘇遠的經理忍不住大罵。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誰還不明白。
  會議室里眾人議論紛紛,鄙視的看向彭子實。
  剛才被彭子實一番兄弟感言的話給拉攏的二十多名經理心里頓時動搖。這種行徑太可惡了。
  之前,一直鼓噪著要和彭子實單干的幾名經理這會也不敢說話。大勢所趨。和仇家合作做生意,還真是要點膽量。從經濟角度沒什么可指責的,但是從道義角度就備受指責。
  胡興流被帶進了會議室。身邊還跟著兩名法警,他此時是被拘捕的狀態。
  胡興流一字未說。彭子實掙扎了一會,大汗淋漓的簽下了放棄遠大地產20%股權激勵的承諾書。否則,等待他的將是牢獄之災。
  處理完彭子實的事情之后,法警離開。漸漸的,會議室里一片安靜,陸景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遠大集團的經理們都敬畏的看著熊玉嬌。
  熊玉嬌忽而有種新的體悟,將對陸景的感激藏在心里,輕聲道:“散會!”
  …
  遠大集團上午召開的會議結果很快就傳遍江州的房地產圈子內。彭子實的所作所為也迅速的被傳開,成為被唾棄的對象。很久之后,陸景偶爾聽熊玉嬌說過。彭子實去了西北發展。
  熊玉嬌在陸景的支持下終于掌握住了遠大集團的權力。隨即。與景華協議解除了景華手機印度總代理,并將漢生軟件園出售給景華,景華將會在漢生軟件園的基礎上,修建景華科技園五期工程——清動園。
  至此。整個江州江州市高新技術開發區核心區域的土地都被景華收儲。當年謝澤華任期內六大科技園的規劃連成一片。景華科技園成為新月湖畔由景華精心制作的一副優美畫卷徐徐的展現在世人面前。魅力難言。
  在12月底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的資產拍賣中。遠大集團如愿以償的以近乎半成的價格,以1億的資金拿下了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20億的資產。實力得到極大的壯大。
  …
  夜色降臨,位于清動鎮的景華公寓33號別墅中。陸景輕輕的擁著何夢瑤在別墅二樓的客廳里看著窗外的夜景。
  今晚是陸景離別江州去柏斯的前夕。他上午才幫熊玉嬌拿下了遠大集團的控制權。
  “天氣預報說要下雪了,柏斯那里正溫暖如春。”何夢瑤清聲說道。素手環著陸景的腰,聞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語調帶點依戀、離愁。
  “什么時候我們家夢瑤也開始關注起了天氣。清冷的仙子跌落凡塵了。”陸景擁著身姿挺拔、清麗脫俗的何夢瑤取笑道。夢瑤說話一向是只說一半。
  何夢瑤帶著輕輕的羞澀伏在陸景懷里,閉著眼睛,輕柔的道:“想你的時候,就會關注天氣。”
  陸景心弦被觸動,吻著何夢瑤晶瑩剔透的耳垂,柔聲道:“夢瑤,等我回來過圣誕節。那天晚上你是我的。”
  何夢瑤雕玉琢的臉變得緋紅,羞澀而肯定的、輕輕的嗯了一聲。
  溫柔的吻著,感受彼此的情意在舌尖上跳動,在彼此的呼吸中交融。欣賞著夜空,陸景靠在軟椅上,將何夢瑤抱在懷里,與絕色的麗人享受著相處甜蜜的時光。
  何夢瑤忽而想起一件事來,清聲問道:“陸景,江州最近都在謠傳熊玉嬌的自殺有問題是怎么回事呢?我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聽雨嘉、秋若她們在討論。說市局調查的結論不靠譜。”
  陸景笑了笑,道:“那都是流言。因為蘇遠是高家的人蓄意謀殺的,所以,現在江州的市民更傾向于熊玉嬌是被百泰集團謀殺未遂的說法。這后面還有更深層次的博弈。”
  自己馬上要去柏斯,江州、楚北這里的博弈其實已經差不多了。自己讓周平等人發出了同一個聲音,沒有落井下石,但是江州人心所向,周非放的仕途要走下坡路是定局。只是最后位置的好與壞而已。
  要怪,就只能怪高子遠的手段太激烈,采取了最下作的手段來報復蘇遠。引起了眾人的反感。而江州的干部敏銳的抓住了時機,進行了默契的聯動。
  何夢瑤輕輕的點了點頭,對政治她一向不關心。
  看著她精巧的螓首,陸景笑道:“夢瑤,今天晚上很長,我們先洗澡。”
  何夢瑤輕盈的站起來,嬌羞的白了陸景一眼,清聲道:“我先去了。”不管她多么的縱容陸景,待會晚上肯定也會很旖-旎、羞人。她都默許。但是,她不好意思和陸景一起洗澡。
  …
  第二天一早,陸景帶著唐雨瑤、墨靜雯直飛香港,在香港停留了三天,然后從香港轉機前往柏斯,視察和華的鐵礦石開采情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