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173 流言人心

“可是,我做不到埃”想了一會,熊玉嬌無奈的道:“我看到彭子實那張臉就覺得惡心。”
  她的性子根本就不可能把一個人“踩”十年。
  陸景笑了笑,道:“隨你吧。其實,以你的身份,只要你表‘露’出疏遠彭子實的意愿,遠大集團大把的人會踩他。”
  熊‘玉’嬌想了想,好奇的道:“這就是馭下之術吧?”她到底是出身政治家庭,這些事情,一點就透。
  陸景微微一笑,道:“你自己琢磨。”
  吃過飯,和陸景道別,目送他坐車離開后,熊‘玉’嬌緩步往省委黨校里走去,琢磨著,給潘婷婷打了個電話,“婷婷,我下午去公司,你幫我通知下,明天早上集團開大會。所有管理人員都要到會。”
  …
  …
  “彭總,總辦那邊通知明天上午九點開會。”助理走進遠大地產總經理辦公室通知道。
  “我知道了。開會無非就是匯報下結果。”彭子實笑著揮手示意助理可以出去了。
  他最近‘春’風得意,拿到遠大地產20的股權,只等在年后就可以生效,他瞬間由打工的金領變成了小boss。10億的身家啊。
  “聽說自殺未遂的人很脆弱,要不要乘虛而入呢。”彭子實走到窗邊,看著遠處一片寂靜的漢生軟件園,得意萬分。
  等遠大地產開發完會揚地塊,漢生軟件園也可以換個用途開發了。自己給熊‘玉’嬌賺這么多錢,她不需要表示下嗎?
  想起成熟明‘艷’、身材豐腴‘性’感的熊‘玉’嬌,彭子實下面有些‘激’動。要是能把這個美人壓在身下蹂-躪會是多么的爽啊。
  …
  …
  南非,某座礦山的管理辦公室里,一名氣度沉穩的中年男子接到來自國內的電話。
  片刻后,放下電話,中年男子放聲大笑,全無沉穩的跡象,“哈哈,勞資終于可以回國了!再見,南非。再見,非洲。”
  …
  …
  香港GI保安公司大樓級別最高的地下會議室里,七八名GI保安公司的主管依次坐在會議桌邊,收‘胸’‘挺’腰,坐姿極其端正。
  主持會議的是一名三十出頭的男子,白白凈凈,帶著眼鏡,笑的時候‘露’出一排白‘色’的牙齒,“上面的命令:保護一名曾經的商業間諜。他即將前往江州任職,有可能在未來受到某個未知財團攻擊。
  這次是*級任務。我們需要派出一個4人‘精’英團隊。以后每年的經費是1億美元還是2億美元就看這次爭取的結果。大家務必用心!”
  “yes,sir!”幾名主管轟然喊道,士氣高漲。
  …
  …
  12月初,江州從連綿的‘陰’雨天氣解脫出來,難得的‘露’出和熙的陽光笑臉。
  “江州有個說法,說遠大大廈頂層是觀賞江州夜景最佳地點,我還是第一次來這里。”陸景看著窗外的白云,回頭笑著對熊‘玉’嬌、潘婷婷說道。
  身邊宋雨綺好笑的道:“你以前想來也來不了吧?”
  熊‘玉’嬌俏麗的站在辦公桌邊整理著資料,聞言笑道:“陸景,宋學姐,你們以后想來的話,我這里的辦公室隨時對你們開放。”
  潘婷婷也附和道:“是啊。你們想看的隨時可以來。”
  面對陸景、宋雨綺還有些放不開,之前可是一直都是敵對狀態,但是,丈夫孟漢生的大仇是陸景幫忙報的,再加上好友熊‘玉’嬌對陸景的態度,她繼續仇視陸景沒有任何意義。
  陸景笑著點頭,“以后有機會肯定來。牧高山,你覺得江州的風景如何?”陸景問站在在一旁的牧高山。
  從南非某個礦場回國的牧高山恭敬的道:“陸先生,風景如畫。”他在南非吃足了苦頭。沒想到陸景居然又肯用他。從蠻荒世界重回現代文明社會,說起來都是淚啊。
  陸景呵呵一笑,牧高山這句話說到他的心坎里去了。
  熊‘玉’嬌看了看手表,道:“到時間了,我們去樓下48樓的大會議室吧。”
  遠大大廈一共49層,是漢北區的地標‘性’建筑。48層的大會議室是遠大集團整個集團開會時使用的會議室。足以容納200人。由于熊‘玉’嬌通知的比較急,今天到會的管理人員只有80多人。
  不少人都看到了主席臺上熊‘玉’嬌身邊坐著三名容貌陌生的人,一看就知道不是遠大集團的高管。
  “靠,不是吧,那不是景華的宋助理嗎?我在市政fǔ的一個酒會上遠遠的見過一次。”
  “嘿嘿,今天有好戲看了。彭總還沒來吧。熊總自殺一回沒成功,居然扛著大旗了。”
  “彭總拿著20的股份,進攻可,退可守,有什么好戲可看?”
  “真幼稚。你不知道景華在江州的影響力嗎?宋助理基本上就是陸景的代言人。今天她在這兒,你覺得彭總能拿到20的股權?”
  “不對啊,你們看宋助理和那個男人說話的神情,我草,今天樂子大了,景華那位爺真身前來了。”
  一幫低聲議論的人都笑起來,“老劉,最近清宮劇看多了吧。還爺呢!”
  遠大集團高層的變動實則和他們這些中層人員沒有太大的關系。是以,大家都很輕松。
  “時間到了,開始吧。”熊‘玉’嬌敲敲話筒,開始宣布今年的員工配股計劃。這是蘇遠在的時候推動的事情。
  一名高管站起來提醒道:“熊總,彭總還沒到。”
  熊‘玉’嬌臉上怒容一閃而過,道:“我們不用等他。”
  宋雨綺建議道:“‘玉’嬌,開除他。”
  熊‘玉’嬌聽的一愣,今天有陸景、宋雨綺坐鎮,她確實打算開除彭子實,但是這么快就舉起“屠刀”大殺一片,她還沒適應過來。
  宋雨綺說話的時候,打開了面前的麥克風,整個會議室的人聽的一清二楚。頓時,會議室里響起了嗡嗡的聲音。正站起來的那名高管腦子一片空白。
  熊‘玉’嬌出身官宦家庭,很快就明白宋雨綺的意思,這名高管站起來公開為彭子實說話,鐵定是死黨,本來就是要清晰彭子實的勢力,實在沒必要留情,暗中咬咬牙,道:“秦主管,你被解雇了。現在你可以離開會議室了。”
  “熊總,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做錯什么了讓你解雇我。就憑別人的一句話。”秦主管憤然的指著熊‘玉’嬌,大聲道。試圖引起遠大集團經理們的共鳴。
  熊‘玉’嬌只是‘性’子弱,但是再‘性’子弱的人面臨著丈夫的基業被奪的情況都會反擊,更何況陸景和宋雨綺就坐在一旁,當即態度強硬的道:“不為什么。就因為我需要解雇你。你可以走了。”
  秦主管愣住。這理由太霸道了。
  “啪-啪-啪!”
  幾聲掌聲將會議室里眾人的注意力吸引到‘門’口,彭子實臉帶譏誚的站在會議室‘門’口,“熊總好大的威風啊,隨便開除一名高管,這讓下面的兄弟怎么做事?還講不講規矩。”
  彭子實作為蘇遠的左膀右臂,在遠大集團內部的威望很高,這段話立刻引起大部分與會者的共鳴。
  彭子實從會議室‘門’口緩緩的走進來。有名管銷售的經理道:“彭總,你帶我們單干吧,遠大集團已經沒有前途了,遲早是死。”立時,又有幾名經理高聲附和。
  主席臺上,陸景搖搖頭,嘆道:“遠大集團內部的矛盾果然叢叢。人心思去。”見熊‘玉’嬌擔憂的看過來,道:“繼續強硬下去。所有后果我來承擔。”
  熊‘玉’嬌點點頭,放下心,輕輕的敲敲了話筒,道:“想要離職的職員,現在可以向我遞‘交’辭職信,我會批準。口頭辭職也算,婷婷,你來做記錄。”她原本在大學時擔任過院學生會的主席,對大場面并不怯場。
  會場里一片嘩然,80多人議論紛紛的聲音讓會場里嗡嗡響,“熊總態度真是強硬啊。怎么回事啊。”
  并不是每個人都認識宋雨綺。至于陸景,他從不出現在媒體鏡頭前,沒有和他接觸過的人根本就不認識他。
  “現在誰辭職誰傻*。熊總敢這么強硬,肯定有后手。”
  鼓噪著要單干的一批人這時都看向彭子實。彭子實已經走近,看到了主席臺前的陸景,宋雨綺。他不認識陸景,但是認識宋雨綺,頓時驚出了一聲冷汗。他想起了江州曾經傳言景華會支持遠大集團的傳言。
  會議室里慢慢的安靜下來,沒有一個人上前辭職。
  熊‘玉’嬌環視著四周,心里忽而升起了一縷快意,她接手遠大集團這段時間來,完全陷入人事泥潭,下面的人做事陽奉‘陰’違。現在,她下定決心推到重建整個人事體系,這幫人反而不敢違背她的權威了。
  “我現在宣布新的人事任命,任命牧高山為遠大地產總經理。彭子實,你被解雇了。”熊‘玉’嬌站起來,冷眼俯視著會議室的遠大集團之源,傲然的宣布。
  恍然間,她又回到大學時代,父親擔任襄水市委書記時,她在大學里那種指點江山,意氣飛揚的感覺。
  “什么?”彭子實也不顧的推測宋雨綺的反應,難以置信的道:“熊‘玉’嬌,你瘋了。你把我解雇,信不信明天你的電話就會被遠大地產的債主打爆。”
  遠大地產的十幾名經理都是冷笑的看著熊‘玉’嬌。彭子實在遠大地產經營了很久,上上下下全是他的人。
  會議室的眾多經理也都看著熊‘玉’嬌。遠大地產目前是遠大集團的支柱公司,如果遠大地產崩盤,大家的飯碗就算是砸了。這么搞,真的得考慮辭職的事情了。
  熊‘玉’嬌本來想說:這不要你管。話到嘴邊卻是想起,現在不是使‘性’子的時候,正躊躇著。宋雨綺遞了一張紙條給熊‘玉’嬌。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