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170 雪蘇綺的聚會

“忙著賺錢,倒是忽略了對生活的享受。高先生,我才從國外回來,見諒見諒。”
  周六晚,嚴景銘帶著妻子蘇琳在黃海半島酒店8樓的法式餐廳和高俊耀見面。
  高俊耀呵呵笑道,“嚴少太客氣了。我啊,最近焦頭爛額,沒有心情享受生活。這不,從京城又轉回到黃海了。”
  說笑著,三人在優雅浪漫的餐廳里閑適的享受著法式大餐。牛排、鵝肝、蝸牛等等名菜被服務生依次送上來。
  “蘇琳,感覺黃海半島酒店這口味如何?”嚴景銘偏頭,低聲問著妻子,體貼入微。
  高俊耀來找他什么事情,他相當清楚。聽說最近楚北風云涌動,似乎有大動作。高家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的資產全部被查封。陸景疑似在清算前段時間江州房價上漲中的異見者。
  蘇琳身姿高挑,骨感美人。穿著優雅純白棉衣,長長的秀發盤起了嫵媚的發髻,有著少-婦的靈韻,輕聲道:“嗯,這里口味還不錯。”
  嚴景銘笑笑,拿毛巾查了查嘴,看向目光迫切的高俊耀,道:“高先生,聽說香港的南葉日報與和華關系匪淺?”
  高俊耀精神一震,“請嚴少賜教。”
  …
  …
  “熊總早!潘助理早!”清晨時分,遠大大廈中,遠大集團的員工微笑和熊玉嬌、潘婷婷兩人打招呼。
  熊玉嬌今天穿著一套高亮撞色大衣,高挑清麗,成熟明艷。遇到她的遠大地產的職員頻頻側目,紛紛問好。
  “嘖嘖,蘇總真是好福氣,娶了這么漂亮的老婆。”電梯緩緩的合上,四名年青的遠大地產職員出了電梯,回頭看了一眼,羨慕的說道。
  “熊總的臀部那叫一個渾圓豐腴啊。問題是,蘇總都掛了,有好福氣也享受不到啊。也不知道以后會便宜誰。嘿嘿。聽說她都沒滿三十歲呢。”
  “別想了,人家孩子都打醬油了。”
  “嘿嘿,小羅,這你就不懂,女人才生一個孩子,該怎么緊還是怎么緊。熊總這才叫熟女最佳年齡。”
  “我靠,你們真猥-瑣。熊總是我的夢中情人啊!”
  就在遠大地產的職員說笑著打卡的時候,熊玉嬌與潘婷婷微笑進了辦公室,車禍兇手被抓,兩人的心情很好。花費十幾分鐘整理了亂的沒有頭緒的工作,然后兩人對視一眼苦笑著進入會議室。
  又到了周一高管例會了。
  例會上依舊是一團糟。唯一正常的就是遠大電器。遠大集團的其他業務:地產、電腦代工、網吧、風險投資、建筑裝潢、漢生軟件園都存在著問題,不是資金短缺,就是虧損嚴重。
  “真是頭疼啊。”回到辦公室,熊玉嬌苦著臉坐在辦公桌后的轉椅上向潘婷婷抱怨,“做點事情怎么這么難?這幫人都各有打算。有時候真是想什么都不管,一死了之。”
  潘婷婷嚇了一跳,走到熊玉嬌身邊扶著她的肩膀柔聲勸道:“玉嬌,你怎么能有這樣的想法啊?耀耀還小呢。遠大集團目前問題本來就多。開始接手肯定難。后面會好起來的。”
  想了想,潘婷婷又道:“玉嬌,我看挑頭鬧事的就是彭子實。要不要…”
  話音還沒落下,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打開,門口站著的正是彭子實,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很明顯,他聽到了潘婷婷的話。
  彭子實徑直走進來辦公室里,淡淡的道:“熊總,我有些話想要單獨和你談談。潘助理,請你回避下。”
  潘婷婷給熊玉嬌使個眼色,示意她小心,轉身離開。熊玉嬌的性子有些軟,只得目送潘婷婷出去,獨自面對彭子實。“彭總,你找我什么事?”
  彭子實迷戀的看了一眼熊玉嬌白皙的臉蛋,道:“熊總,我是想和你談談遠大地產股權激勵的問題。蘇總在的時候,允諾給我和老范遠大集團的股份。我最近思考了很久,我想要遠大地產的股份。”
  “有這種事?”熊玉嬌愣了下,道:“你的方案是什么樣的?”
  彭子實嘴角翹起來,道:“我想要遠大地產20的股權。熊總要穩定人心,股權激勵是免不了的。”
  “什么?”熊玉嬌驚訝張開紅唇,難以置信的看著彭子實。
  遠大地產目前持有會揚地塊的開發權。會揚地塊至少能給遠大地產帶來40億的利潤。遠大地產20的股權少說要價值10億。這就是丈夫留下的班底?狼子野心。
  熊玉嬌容顏清麗嬌美,身材又豐腴性感。彭子實看著她粉潤嫣紅的迷人嘴唇微張著,褲襠下面都有點硬了。恨不得把那話兒遞進去享受一回。
  熊玉嬌回過神,看到彭子實yin-邪的目光,頓時心里大怒,她性子軟是一回事,被人這樣猥-瑣的看著哪有不生氣的道理,語氣僵硬的道:“這不可能。彭總,你是職業經理人,股權激勵也沒有激勵20股權的道理。”
  彭子實攤開雙手,道:“行,我現在正式向熊總提出辭職,希望熊總批準。”
  “你…”熊玉嬌氣的胸口起伏,手按在紅色的辦公桌邊沿,看著彭子實那張無賴的臉,恨不得抽他兩耳光才解氣。
  彭子實老神在在的看著熊玉嬌,眼睛不時的喵喵她那將毛衣頂得高高的酥胸。
  他有十足的把我熊玉嬌會就范。第一,他并沒有索要遠大地產的控制權,當然,遠大地產實際上就是在他的控制之下。
  第二,離開他,熊玉嬌根本就無法理順遠大地產的業務,半個月之內,遠大地產就有崩盤的危險。以他對熊玉嬌的觀察,熊玉嬌絕對沒有魚死網破的勇氣。
  第三,謠傳景華那位大人物有意扶持遠大集團,但是他都回來了快一個星期,還沒有絲毫的動靜。想必,遠大集團這點小小菜入不了他的眼。人家一天多少大事要忙?
  熊玉嬌足足花費了半個小時才做出決定,深深的吸口氣,頹然的道:“你打一個報告上來。我會批準。但是,我希望遠大地產不要再出任何的問題。”
  “沒問題。”彭子實笑著站起來,走到辦公桌邊,居高臨下,肆無忌憚的看著熊玉嬌,“熊總,不知道你晚上有沒有時間,我想請你吃個飯?”
  熊玉嬌氣的渾身發抖,這個癟三,耳垂上的耳墜劇烈的搖晃起來,一個“滾”字在喉嚨里轉了半天,最終出口的是,“請你出去!”
  “好,熊總,如你所愿。”彭子實嘿嘿一笑,貪婪的看了熊玉嬌一眼,轉身離開。說不定,他可以財色雙收。心思和褲襠下的東西都開始蠢蠢欲動。
  “砰---”熊玉嬌將手邊的茶杯抓起來,狠狠的砸在地上,“狗東西。混賬!”眼角淚珠又落下來。心里,仿佛像吃了一只蒼蠅一樣惡心。
  打開門進來的潘婷婷給嚇住。
  …
  …
  被彭子實說的很忙的陸景其實最近不算忙。送走了在江州盤桓五天的風白露,陸景只抽出了一天的時間處理公司事務。隨著墨靜雯和唐雨瑤開始慢慢進入狀態,他要處理的事務并不是那么多。每天花上三個小時就可以了。
  其余時間都是在陪幾位紅顏和關注襄水、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的事情。
  夜里又下了一場小雨,從清江心語10樓之上看去,江州雨夜中的景色極美。
  方琴晚上煲了雞湯,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請陸景、關寧吃飯。陸景正好帶著唐雨瑤從常新縣里視察手機代工廠回來。吳璇就在距離清江心語不遠的景華大廈辦公。晚飯便一起過來了。
  “琴姐,你的手藝又進步了啊。”喝著雞湯,吳璇由衷的贊道。她平常基本不做飯,沒少在方琴這兒蹭飯。
  方琴溫婉的道:“大家喜歡就好。”又給唐雨瑤舀了一勺湯,“雨瑤,以后不想做飯的時候可以來我這兒吃飯。”
  “我會的,琴姐。就怕你煩我。”唐雨瑤笑著答應,對身材豐腴,渾身透著美艷熟-婦的魅力和韻味的方琴,她很有親近感。
  關寧喝著湯,容顏清純的笑起來,道:“方老師,應該是陸景喜歡吃就好。”她和方琴都在景華國際學校里工作,非常親近,打趣著方琴。
  方琴嫻靜的笑了笑,看向陸景,期待著他的答案。
  陸景就笑,“琴姐,雞湯煲得越好,待會你越辛苦啊!”都是他的女人,他說話也少了幾分顧忌。嘿嘿笑著調-戲溫婉明艷的美人兒。
  “陸景,你個流-氓!”吳璇正在給陸景添酒,性子和婉的她忍不住白了陸景一眼,“吃飯呢!”她又怎么會不知道陸景說待會越辛苦是什么意思。今晚肯定要重點“關照”方琴幾次。
  唐雨瑤哪里經過這樣的陣仗,俏臉刷的變得緋紅。她和陸景在一起時,會很輕松愉快,但是有別的女人在時,她很少說話。
  方琴每次都給陸景煲靚湯,據關寧說,是想著給陸景補身-體,她想要個孩子。想到這兒,唐雨瑤有些癡癡的。陸景和她那個時候從來都不帶套。好像,他身-體有些問題。
  方琴就坐在陸景的右邊,輕握住陸景的手,柔聲道,“小景…”
  這聲略帶著撒嬌求饒意味的“小景”讓陸景骨子都酥了幾分,不忍再“欺負”她,只想把嬌羞的美艷熟婦吃掉。
  吃過飯,一起收拾了碗筷,陸景不時占著幾位美人的便宜,享受著在一起的樂趣。收拾完后,方琴沖泡了一壺大紅袍,眾人在客廳喝著茶笑談。時間不知不覺的流走,夜色漸漸的深沉下來。
  這時,陸景的手機忽而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詫異的接了電話,“熊玉嬌,有事嗎?”
  “哈,沒什么事。陸景,耀耀那兒就拜托你了。”電話里熊玉嬌醉醺醺的說著話,口齒不怎么清晰,邏輯顯得很混亂,“我去找蘇遠去了。我爸那兒你幫我說一聲。”
  陸景打電話的時候,吳璇一向是喜歡貼著他的臉像情侶一樣聽電話。用她的話說,就是找戀愛的感覺。聽完熊玉嬌這番話駭然的對陸景道:“糟了,陸景,她不是喝醉了要自殺吧!”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