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16 情圣

情圣迅速的逆著人流擠到了關寧她們宿舍四個女孩子面前,手中拿了一束紅色的玫瑰花。陸景看到是有人在過道邊接應,遞給他的。
  “蘇蕓,我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好嗎?”
  “唔喔——!”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有些人停下來看,交通有些堵塞的跡象。有學生鼓掌大聲叫好,更多的是好奇的看著熱鬧。
  關寧宿舍那個文靜的女孩,臉色淡淡的說道:“我不認識你。”
  難道這是失敗的節奏,看熱鬧的大學們心里忽而升起一絲遺憾。情圣很鎮定的道:“沒關系,我現在可以做自我介紹嗎?”
  徐瓊和葉儀笑做一團,看著好戲。
  “不用了。”蘇蕓就這么側過身走了,留下情圣拿著玫瑰花尬尷的站在原地。
  人流慢慢的動起來,有學生大喊道:“加油,哥們!”其實只要不是名聲敗壞的學生和自己心儀的對象,大家都是樂意看到男孩女孩牽手成功。
  陸景正要走過去和關寧匯合,早前看到的那輛白色的寶馬,突然的拐了過來,停在路邊,放下車窗,一個卷發青年坐在車里的喊道:“關寧!需要我送你去吃飯嗎?”
  關寧一路上走下臺階往路邊而去,倒是讓她的室友有些疑惑,遲疑的喊道:“關寧。”過了一會才看到車側面繞了過來的陸景。幾人心里莫名的松了下來,她們三個剛才沒有看到陸景。
  “陸景!”關寧俏生生的喊了一句,淺粉色的T恤,水藍色的牛仔褲,讓她有些鄰家女孩的清新,而背在身上的淺黃色的單肩包讓她在夕陽的映射下顯得嬌俏迷人。
  陸景笑著牽住她白嫩的小手,轉身一腳踹在了寶馬車上的前燈上。“嘭!”車前燈毫無懸念的碎裂開。本來看起來還高貴如王子的寶馬,在這一刻就像是被人打成了熊貓眼,十分狼狽。
  黃暉在車里驚訝而憤怒的叫道:“瑪德,你是誰?”
  陸景拉關寧走到路邊,邪魅的笑道:“我是你大爺!”說著又是一腳踹在寶馬車的車門上,“別再讓我看到你騷擾關寧。不然見一次打一次。”跟著又是幾腳,寶馬的車還是很結實的,但是陸景這幾腳下去還是有損壞。
  陸景有心砸了黃暉的泡妞利器。
  “王八蛋!”黃暉心疼死了解下安全帶,旋即又想起自己渣到0的戰斗力,罵道:“你他媽有種在這兒等著。”說著,他坐在車里打起來了電話。
  “我等你妹啊!”陸景冷笑著回了一句,就不再理他,轉而和關寧的室友們打著招呼。徐瓊在路邊拍手笑道:“踹得好,好帥啊!”葉儀揪她的小耳朵,“你個小花癡。”
  關寧對室友說道:“我晚上逃課啊,你們幫我應付下‘簽到’。”蘇蕓有些好奇的微笑道:“你不上課了,什么事啊!”
  “呀,別問了。”關寧的臉有些發紅,但是不肯說。拿著玫瑰花的情圣見陸景敢踹寶馬,心里驚訝之極,走過來道:“哥們,你叫什么名字?”他已經做好“曲線救國”的打算了,剛才一起抽煙的那男生顯然就是傳聞中關校花的男友。要是關校花肯幫忙說話,他和蘇蕓也未必就不能成事。
  “陸景,你叫什么名字!”陸景已經看到奧迪車駛了過來,索性就站在路邊等。
  “白明俊。我靠,哥們,軍牌的寶馬你都敢踹?”白明俊斜眼看了一眼還在車里罵罵咧咧的黃暉,有些咂舌。
  黃暉打完了電話,從車里探出半個身子,“小子,你給我等著。你敢砸我的寶馬,乖乖的給我陪2000塊。”
  陸景不屑的笑道:“我砸車從來就沒人敢找我要錢。”
  “景少。”司機李中海從奧迪車里探出來頭。他是大哥的心腹,從遼東調過來給大哥開車。
  陸景從他點點頭,對關寧道:“你先上車,我去把那王八蛋打發了。”關寧拉著他的手,有些擔憂的說道:“算了吧,我們一起走。”雖然心里有些甜蜜陸景為她打架,但是她不想讓他去打架。
  一個叼著煙,帶著三四個跟班的短發青年從江州大學里面走過來,老遠就喊道:“黃暉,什么事啊,江州大學有人敢砸你的車?眼睛瞎了吧?”
  黃暉從車上下來,挑釁的指著陸景,“就是這sb,賀少,幫我出口氣,晚上我請你們去方少的花樣年華消費。”
  賀少看了一眼陸景,眼神從奧迪車尾上一掃,臉色一變,一個巴掌拍黃暉頭上,打的他一個踉蹌,“你麻痹,你玩勞資啊。爭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你有幾個逼錢能惹得起這輛車,你個大sb。”
  他這番話罵得聲音很大,有些做作。白明俊聽得清清楚楚,看陸景的眼神就有些變化。陸景對關寧笑道:“來了個識貨的,我們走吧。”
  “再見啊!”陸景和關寧沖葉儀,徐瓊,蘇蕓三個人揮揮手,坐進了奧迪里面。
  三人看了眼還在發呆的白明俊,微笑著向食堂走去,倒是沒想到陸景是有點背景的人。
  白明俊看著遠處的奧迪車,有些羨慕的搖搖頭,砸了寶馬屁事都沒有,這才是快意的生活啊!想了想,抱著玫瑰去追蘇蕓。
  黃暉見奧迪車走遠,不滿的道:“賀少,你干嘛打我。”賀少叼著煙拍拍他的肩膀,嘿嘿笑道:“打你是為你好,真要等剛才那小子整你,你不死也要脫成皮。剛才那是市委三號車,明白吧?”
  “啊——!”黃暉驚愕的長大嘴巴。
  …大嫂胡瑩在國慶節過后組織關系就調到江州市,掛在江州市教育局里面。市委常委院的別墅一直都很緊張,沒有空出來的房子,大哥來了這些天都是住在迎賓館里。
  大嫂來了之后,在漢豐路的一家高檔小區里租了一套房子,今天晚上是喬遷之喜。陸景帶著關寧一起去吃晚飯。
  “好俊的女孩。”胡瑩由衷的嘆了一句,心里比較了一番,“衛家大丫頭要單論容貌氣質都稍遜半籌。”
  關寧把頭發束了起來,扎成馬尾辮,穿著淺粉色的T恤,牛仔褲,標準的大學生打扮,清新里透著少女的嬌俏。
  她有些拘束的道:“陸哥,胡姐,你們好。”陸江微笑著點點道:“不要拘束,就像在家里一樣。稱呼你隨意,你覺得怎么喊順口你就怎么喊。”陸景撓撓頭,他是想讓關寧喊大哥,大嫂的,無奈她不肯喊這樣的稱呼。
  大嫂胡瑩笑著道:“你們坐啊,我去炒菜,一會就好。”說著,進了廚房。
  陸景站著打量了一會屋子,笑道:“哥,這屋子不錯啊。不過,你改天還是要把機關事業管理局的一把手給撤了,居然不給你安排常委院的房子。沒有空房是借口。我看過了,那是沿江的幾套別墅,風景極好。”
  陸江笑著搖頭,不理陸景,走到冰箱邊拿水果。陸景到了一杯溫茶給關寧,與她一起坐在沙發上,陸江拿了切成片狀的蘋果,放到果盤里,坐下來,打個手勢,微笑道:“關寧,嘗一嘗,味道還不錯。”
  關寧拿著蘋果上的牙簽吃了一小口,就聽得陸江說道:“在學校里還適應吧?江州的天氣和京城不太一樣。京城這時候都入秋了,江州時不時的還有些悶熱。”
  “恩。”
  “新月湖角的白玉山風景不錯,改天你和小景一起逛逛。我是看過一次的,推薦給你們。怎么樣,南陽街那里是江州有名的美食街,你有什么好吃的推薦給我嗎?”
  “有一家胖子燒烤很不錯,陸景帶我去吃過。”
  “呵呵,小景從小就喜歡吃肉,你不能和他學嘍。吃飯要葷素結合,講究養生嘛。”
  關寧微微笑著點頭,隨著談話的節奏,她的拘束感慢慢的消失,偶爾會抿著嘴笑起來。
  吃過晚飯后,大嫂陪關寧在客廳稍坐。陸景進書房和大哥聊天。陸江遞了一支煙給陸景,笑道:“這女孩挺好的,我沒什么意見。小景,你的婚姻,我在爸媽面前說話,只有第一次是有效果的。也就是說,只有一次機會。你大學畢業后想好了,我會幫你說話。”
  陸景幫大哥點了煙,自己也點上,吐出口煙霧,點點頭:“我明白。”
  “好了,長話短說吧。第一件事,徐華路上有間茶樓要裝修,你幫我跑一下。我現在沒有時間忙這個。第二件事,你幫我查一下江州電器一廠的工人里面那些人是有能力當廠長的。有些人想要渾水摸魚,瞞天過海,報給我的材料水分太多。”
  江州電器一廠的舊廠土地會在后天十五號進行拍賣,由于市政府高調宣傳的原因,已經有多家酒店的投資人表示愿意參與競拍。看情況籌集資金不是問題,江州電器一廠的廠長一職就突然變得火熱起來。
  陸景點頭道:“我會在一個星期內查明白的。哥,六中全會…”
  陸江擺了擺手,“等消息。不要著急。”韓書記位置的變化會涉及到江南系內部的調整,但是他們兩兄弟都是夠不著的,只是看戲而已。
  “哦。哥,我前些天在江堤上看風景,發現有些地方都有裂縫,如果有洪水的話,怕是一點作用都沒有。我看有些人的手伸到不該伸的地方去了。”
  江州地處江邊,防洪的任務很重。而九七年和九八年,楚北省內都發生了特大洪水。在陸景的記憶中,洪水雖然沒有沖進江州城內,但那段時間江水與江堤都是持平的,很多江州市民睡覺都是睡在樓上。
  大哥如果以此為突破點,將會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陸江詫異了看了陸景一眼,想了想,說道:“我知道了。今天先這樣吧,改天再詳細的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