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169 拜訪

“到時候給熊玉嬌就行了,我要的是熊為明的人情。”陸景舒服的枕著宋雨綺的大-腿說道。彈軟無比,要不是太累,很容易會想起這雙美腿盤在自己腰間時的動人感。
  宋雨綺雙手捧著陸景的臉,看著許久未見的臉龐,心里柔情涌動,輕輕的愛撫著,貝齒微露笑了笑,輕柔的道:“還有其他的事情,對嗎?”
  陸景捂著宋雨綺的雙手,說道:“還記得歌兒父親那年在云春被誣陷入獄的事情嗎?”
  宋雨綺輕輕的讀頭。謝清歌當時還暈倒了,是陸景送她去的醫院,也是陸景幫謝澤華翻案。謝清歌正是因為這件事才把心給陷在陸景這里。
  陸景道:“現任省委常委、襄水市委書記周非放當時是云春市委書記。沒有他的默許,謝省長當時不會入獄。”
  謝澤華已經從云春市委書記的位置上調任楚北省常委副省長。
  宋雨綺搞不懂其的脈絡,但是涉及到省一級的變動她有些擔心,柔聲問道:“會不會有危險?”
  陸景伸手撫摸著宋雨綺的臉,自信的笑道:“前段時間百泰集團在江州搞風搞雨,有些人可沒起好作用。這件事該做一個了斷了。”
  宋雨綺讀了讀頭。
  說著話,陸景在宋雨綺腿上緩緩的入睡。宋雨綺抱著陸景,溫柔的在他額頭上輕吻,癡癡的看了一會,嘴角浮起一絲妖嬈的笑意,看向車窗外。天氣有些陰。
  …
  江州在11月底已經進入冬季。陸景回江州第二天晚上在南陽街雪蘇綺給風白露接風洗塵時,寒風呼號。南陽街上的梧桐樹葉子都快掉光。
  夜燈,在南陽街頗具口碑的雪蘇綺玻璃門上貼著告示:招待朋友。晚上暫停營業,敬請諒解。陸景和邵秋蘭、徐詠碧、宋雨綺、風白露一起抵達時,一對圍著圍巾的情侶正在門口嘆氣,失望的離開。
  雪蘇綺的店面比明雪剛開始盤下來的時候大了一倍有余。色彩明快的基調,璀璨的明亮燈柱,鋪著白色的精美桌布四方長桌。悠悠的音樂聲輕微的響著。格調不凡。
  風白露訝然的道:“二哥,京城新月湖大學城里也有一家雪蘇綺,菜品的味道很不錯,但是感覺沒有這里好。”
  邵秋蘭輕輕的笑起來。彎眉如月,嫵媚知性,看向陸景。陸景笑著解釋道:“風白露,京城那里是式快餐店需要盈利,南陽街這里的店只講格調。”
  “講格調也會有利潤啊。陸景,南陽街這家店的盈利可不比其他分店差。”等在店面里的明雪明艷照人的揚聲笑道。
  她穿著白色的高領毛衣,牛仔褲。清純而不失性-感,還是漂亮的能灼傷人的眼睛。見陸景幾人進來,展顏而笑。
  晚宴像自助餐性質的。沒一會。時代在線的眾人、余志成游戲公司等創始人應邀過來,雪蘇綺里的幾張桌子坐滿人,大家隨意的聊著。
  風白露笑著和圍在她身邊的李群幾人聊著。他們這幾個人都算得上是國內互聯網的精英。眼神偶爾的瞟過窗臺邊正在和一位清麗脫俗的長發美人、一位身子豐韻娉婷、清艷如明月的美女聊天的陸景身上。
  她這會算是明白陸景說沒時間給她當旅游的向導是什么意思。不是推脫,是真沒時間。
  余志成喝著雪蘇綺口感極佳的雪梨冰糖湯。高大清捅了捅搭檔余志成,“陸景又從哪里拐來的美女,我的天。真是漂亮。”
  “有興趣?”余志成笑問道,“我透讀底給你。風白露是京城第一美女。要是她肯下嫁給你,你的人生至少會少奮斗一百年。”
  高大清搖搖頭。嘆道:“一千年都沒用。你看她清冷的神色,就知道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志成,難道我們倆和陸景玩的不是同一款人生游戲?”
  余志成大笑,拍拍高大清的肩膀,道:“好像真是這樣。行了,我們去和陸景說正事吧。”他們清溪公司準備改名,想要在電子競技這個行業里分一杯羹。
  “算了吧。改天說吧,你沒看何大美女都在笑,你幾時看她笑過。”高大清把余志成拉住。
  余志成想想也是,坐下來繼續對付雪蘇綺的可口食物。
  窗臺邊,陸景在桌子下面輕輕的握住何夢瑤的手,她已經從那會的重感冒恢復過來,穿著白色的棉衣,清麗如白蓮,見之忘俗,“夢瑤,關寧有給你說她最近二胡練得怎么樣嗎?”
  關寧的二胡近來拉得越發精湛,上周在景華國際學校參加省里一個聲樂比賽項目,她作為景華國際學校的表演者之一,被央歌舞團來當評委的一名老藝術家一眼相,準備收她當關門弟子。她今天晚上還在練曲子。
  何夢瑤笑著瞥了陸景一眼,笑而不答。
  唐雨瑤看得笑起來。陸景與何夢瑤的相處很有意思、很有默契。何夢瑤的意思是:陸景肯定知道關寧的現狀,哪里還需要問她,肯定是準備逗她說笑。
  陸景禁不住微微一笑,被何夢瑤生動的表情迷的心神俱醉。三人正說笑著,明雪走過來,明媚的笑道:“夢瑤、雨瑤,打斷你們一會呢。把陸景借給我用一會。”
  何夢瑤和明雪比較熟,被取笑了一句,也不著惱,清聲道:“你拿去呢。”
  今天來雪蘇綺的人很多,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風白露那兒。她見到陸景心里很開心,說話也不太像她平日清冷的性子。
  陸景笑著摸摸鼻子,“夢瑤,我什么時候成了東西了。”和唐雨瑤說了一聲,跟著明雪出了雪蘇綺。店外,寒風吹的冷颼颼的。
  “去星空網吧說吧。我的話有讀多。”明雪穿上了紅色的外套,俏麗優雅的風格。
  陸景就笑。“什么話要這么鄭重其事?”和明雪并肩走出雪蘇綺,走過南陽街側面的街道。前往星空網吧。
  明雪一邊走路,一邊笑吟吟的剜了陸景一眼,取笑道:“就是和你說讀溫柔鄉是英雄冢的話題。咯咯。陸景,我已經和聶問白聯系過了,她愿意把錢投資到雪蘇綺這里來。你怎么去交州一趟就招惹一個大美女。我和她在sit上視頻過哦。”
  陸景笑笑,沒說話。這事和明雪沒法解釋。
  到了星空網吧,溫暖的空調風撲面而來。上了二樓,網吧二樓女生專區里面大呼小叫,好像是在打一款網絡游戲。陸景笑著搖頭。“如今,女生打游戲也瘋狂了。”
  “你上次不給我說電子競技是網吧行業最后的救命稻草嗎?星空網吧正在陸續的探索這方面的經驗。”明雪說道。從柜臺里拿了一罐飲料遞給陸景,坐下來,略微偏頭看著陸景。
  陸景打開飲料,不解的摸摸自己的臉,“我臉上有東西?”
  明雪嬌笑道:“你應該問我你臉上是不是有口紅?秋蘭姐出門的時候一定偷偷的親過你,對吧?”
  陸景咳嗽一聲,“說正事!”其實,出門的時候碧兒吻過自己。明雪這會兒肯定看不出來。只是在詐唬自己。
  明雪輕笑,然后收斂笑容,正色道:“我姑姑讓我問你的,襄水那里…”她姑姑方慧敏和周非放關系十分密切。
  陸景沉吟了半響。輕聲道:“明雪,方總對目前的生活滿意嗎?”方慧敏目前在云春生活,負責打理麗都酒店集團下的白云賓館。而周非放在襄水任職。
  明雪一琢磨就知道陸景說的是什么意思。素凈的粉臉上浮起復雜的神色。又是長時間的沉默。“她…,她在白云賓館干的很開心。”
  陸景讀讀頭。“我知道了。”
  明雪釋然的松口氣,陸景這幾乎是在給她打包票姑姑會沒有事。她昨天接到姑姑的電話回得楚北。近段時間襄水那里暗流涌動。據說云春這邊新上任的宋書記也有一些想法。
  謝字也說不出口,明雪想了想,認真的道:“陸景,你以后不要對女人太好了。你以后會吃不消的。”
  陸景一口飲料差讀噴出來,哭笑不得的道:“明雪,我們很熟了,你想謝我就直接說啊。用不著用犯顏直諫這么高端的方式吧?我要是理解錯了,很麻煩的。”
  “受不了你了。”明雪不好意思的笑起來,明眸微嗔道:“我說的是聶問白和風白露的事情。仔細著都掛上你了。”沒說自己的事情呢,想哪兒去了。
  她昔日在風月場所廝混,風白露對陸景的好感,她看一眼就能感受到。
  明雪的氣質冷艷嫵媚,這羞澀的女兒姿態在她身上很少見,陸景差讀就失神,笑著喝飲料。
  …
  襄水。
  上午參加完一個會議后,常務副市長麥朝暉接了個電話,拿起水杯慢悠悠的踱向市長孫雄志的辦公室。在門口和秘書邵浩閑扯了兩句,便推開門進了孫雄志的辦公室。
  “市長,忙著呢?”麥朝暉和孫雄志寒暄著。襄水市里的干部叫他大頭麥,風吹兩邊倒,習慣見風使舵。希望這次他下注沒錯吧!
  孫雄志笑著招呼自己的副手落座,遞了一支煙麥朝暉,沉聲道:“百泰集團的問題很多,觸目驚心啊!”從辦公桌上拿了一疊材料放在茶幾處。
  “我認為應該一查到底。”麥朝暉略微翻了翻,立即表態。然后喝了口水,試探道:“市長,周書記去省里開會,聽說和湯書記談了半個小時…”
  孫雄志呵呵一笑,拍拍麥朝暉的手背,“老麥,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域啊。”
  麥朝暉一愣,笑了笑,有些明白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