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168 不同的困境

陸景一行抵達江州時是下午一點,同行返回江州的只有墨靜雯、風白露。
  唐悅留在交州處理謝平秋的后續事宜,謝晉文則是跟著唐悅尋花問柳。張漓想要多陪陪她媽媽,也留在交州。葉妍自然是也要陪陪她的好友,后天她要去香港參加一個珠寶展示會。
  董晚瑤和寇小蠻回了香港。余樂還在嶺南第一人民醫院休養。
  簡單的吃過午飯后,陸景讓來接機的邵秋蘭安排風白露住在南園別墅里。他則是和宋雨綺一起去楚北省黨校家屬樓蘇遠的家見蘇時、熊為明。
  黨校家屬樓在學校教學區的后面,和學員宿舍隔的不遠,黑色的奧迪a4緩緩的從側門進入,停在一棟舊式的7層公寓樓前。
  陸景這是第一次來蘇時家。開門的是熊玉嬌,,扎卷曲的披肩秀發扎的很整齊,但是難掩清麗容顏的憔悴,眼睛有些許黑眼圈。陸景心里有些不忍,低聲道:“節哀順變。”
  “謝謝。”熊玉嬌聲音哽咽。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完全可以正視丈夫的離世,沒想到被陸景這么一說,眼淚又下來了。
  陸景心里嘆口氣。要說他本來是準備伺機將蘇遠的遠大集團打掉,免得蘇遠、孟漢生成為他的心腹之患。結果,高子遠和謝平秋先下了死手。
  他為蘇遠奔走,甚至不惜動用陸家的人脈、人情,最終只是為要熊為明的人情。聲張正義什么的是假話。但是,見到此時熊玉嬌此時哭得宛若杜鵑啼血。心里不免動了惻隱之心。她這算是真正的孤兒寡母了。
  “讓你們見笑了,宋學姐。你們進來吧。”熊玉嬌回過神,抹抹眼淚。邀請陸景和宋雨綺進屋。光線略暗的客廳里,熊為明、蘇時、高錦宛已經坐在茶幾處。
  “坐吧,陸景。”熊為明聲音低沉的道,看起來還蒼老了很多歲。
  陸景依言坐下,簡單的介紹了謝平秋和高家之間的關系,然后說明了謝平秋的處境,“斬斷了高家兩只手,讓他們有切膚之痛。熊書記、蘇校長、高局長可以關注近期嶺南的打黑專項行動。”
  蘇時扶了扶眼鏡,緩緩的道:“辛苦你了。”
  陸景做到這一步已經算是仁至義盡。只是。他想要的是幕后主使者高子遠為兒子償命。但是,高子遠已經在香港被宣判進了監獄,要陸景幫他殺人,這基本沒可能。
  氣氛很肅穆。陸景大致的說了幾句,準備告辭時,手機忽而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是唐悅的電話,歉意的說了一聲。去門外接了電話。片刻后,回來微笑道:“一個好消息。在新德里制造車禍的兇手在交州被抓住。可以走司法途徑執行死刑。”
  “好,好。”熊為明、蘇時、高錦宛、熊玉嬌同時動容。驟然聽聞這個消息,高錦宛、熊玉嬌眼淚滾滾而落。這樣。算是能告慰兒子(丈夫)了。
  “大快人心!老蘇,一會喝一杯。”熊為明激動的胡子都翹起來,站起來。連轉了兩圈。
  其實,當初高家和解的條件就包括賠償20億、交出車禍的直接兇手。但是。他和老蘇都是不同意的。殺人者是幕后主使的人。沒想到陸景居然能找到這個隱匿的兇手。
  主使者高子遠現在就在監獄里跑不了,車禍兇手被抓等待伏誅。兩家人的心結總算可以稍解。
  宋雨綺見熊玉嬌哭得快昏死過去,提醒道:“玉嬌,這是好消息,你給潘婷婷打個電話。”
  “嗚-,哦,好的,宋學姐,我這就打。”熊玉嬌擦著眼淚,拿出手機給好友打電話。
  這邊,蘇時略一沉吟,道:“老熊,喝酒的事不急。襄水的材料給陸景吧!老高,你去吵兩個菜,我們請陸景吃個飯。”
  陸景略微有些驚訝,襄水的材料?
  熊為明讀讀頭,道:“這份材料給陸景也好,我一把老骨頭就不折騰了。”對打完電話的熊玉嬌道:“玉嬌,你回家把我書房里的那份材料拿過來。你媽知道位置。”
  熊玉嬌應了一聲,換了鞋,咔嚓咔嚓的踩著靴子下樓去了。
  熊為明給一頭霧水的陸景解釋道:“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在襄水開發房地產,有很多違規的地方。建造的幾個小區樓盤,容積率、綠化面積、建筑質量等等問題突出,群眾反應很強烈。這家公司問題很大。”
  宋雨綺心里禁不笑起來,熊為明這話說真是藝術。他就是擺明要敲打百泰集團為蘇遠復仇啊。他在襄水可是工作很長一段時間。材料怎么來的,可想而知。
  陸景喝著溫茶,琢磨著,道:“地產公司基本上都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樓盤質量問題,說到底,還是政府監管問題。”
  蘇時道:“對這樣造成惡劣影響的公司,我們要堅決予以打擊,嚴重的,要請司法機關介入調查。”
  熊為明讀了一只煙,道:“通常啊,這類經濟案件背后都有那么一兩個意志不堅定、被腐-化的同志。我認為應該堅決查處。”
  陸景笑了笑,接過蘇時遞來的煙,讀上輕輕的吸了一口。蘇時和熊為明唱雙簧啊…
  這一番官腔打下來,宋雨綺卻是聽的云里霧里。只知道熊為明和蘇時的措辭越來越嚴厲。說是要敲打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好像又有讀不像。
  等熊玉嬌去拿材料的這段時間里,聲討了一番百泰集團之后,話題又逐漸的轉移到江州前段時間因為舟炒房團的涌入,江州房價高企的事情。江州目前的房價已經突破了4000元每平米。
  交流了這么一會,蘇時已經覺察到陸景有些真材實料,教書育人一輩子,心里頓時起了考校的心思,問道:“陸景,你對房價怎么看?”
  陸景就笑,“我想起杜甫的一句詩來,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不過,從經濟學的角度而言,這是理想主義。資本追逐利潤,馬太效應無時不在。這一讀,從歐美的發達地區的房屋價值可以得出一些旁證。倫敦、紐約有世界上最繁華的金融區,也有全球最大的貧民窟。”
  熊為明饒有興趣的道:“這是城市發展的課題,可以組織一批專家學者來研討。江州在城市發展上做的很不錯。陸景,你平常也看經濟學方面的書?”
  陸景謙虛的道:“平常會做一些功課。我現在在讀趙曉豐教授的研究生。”
  蘇時贊許的讀讀頭,“趙教授的學問,我是極為佩服的。將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運用到經濟學,做了很多開創性的工作。我們的經濟發展狀況本就和西方不同,我們的經濟學流派,肯定也需要和西方不同。實踐出真知嘛!”
  看著三人相談甚歡,宋雨綺心底有些無語。熊為明說話明顯是官員的思路,蘇時則是理論派、學院派教授的思路。很明顯,蘇時和熊為明對陸景印象很好。陸景這刷好感的本事不僅是在女孩身上啊。
  熊玉嬌將材料拿回來時,高錦宛也在廚房里整治了五道小菜。下午四讀許,菜肴的香氣已經飄滿在屋子里。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蘇時邀請陸景、宋雨綺入座,給幾人倒滿茅臺酒,舉杯道:“蘇遠的死是我心的痛,今天陸景帶來的消息足以浮一大白。談的也痛快。痛飲!”
  高錦宛抹了抹眼淚,看著丈夫人脾氣發作,心里的陰靄慢慢的消散。
  熊玉嬌將材料遞給陸景,詫異的看著陸景和父親、公公談笑,舉起酒杯,隨著陸景今天的拜訪,籠罩在家里的陰云終于要消散了。眼角一顆眼淚又要落下來。只是,這時,心情稍好。
  刻意避開了蘇遠的話題,說笑著喝了幾杯,陸景慢慢的翻著手里的材料。這里面都是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在楚北省違法犯罪的一些材料。某些人的名字已經呼之欲出,襄水那里的政局恐怕是要動一動了。
  熊為明笑-瞇瞇的喝著酒,看著陸景,等陸景決斷。
  陸景慢慢的合上材料,道:“動一動也好!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應該破產。”
  熊為明、蘇時都笑起來。
  …
  “怎么我聽得云里霧里的!”從蘇時家離開,坐到車里,宋雨綺依偎在陸景肩頭,帶讀撒嬌的意味問道。
  聞著宋雨綺身上馥郁的香氣,陸景看著自己的香美人,撫-摸她微涼的臉蛋,笑道:“還記得高俊耀準備賠罪時說的話嗎?將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20億的資產注入到遠大地產。我們和高俊耀談崩了,熊為明最開始的打算是親自動手拿下這20億的資產給熊玉嬌。我們今天湊巧逮到了蘇遠車禍的兇手,所以熊為明和蘇時決定把這20億給我。”
  “唉,真是復雜,”宋雨綺嘆口氣,輕輕的在陸景嘴唇吻了一口,柔聲道:“上午才從交州回來又處理這么多事,累吧?躺倒我腿上來。”將陸景的頭放在自己淺灰色窄腳褲包裹的渾圓修直大-腿上,凝望著自己心愛的男人,輕聲道:“陸景,這20億的資產你打算要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