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166 反應各不相同

“男人啊---!吃在碗里看著鍋里。”陸景剛坐到車內,寇小蠻老氣橫秋的長嘆口氣。
  董晚瑤掩嘴嬌笑,美眸笑吟吟的看著陸景,“哥,今天之后,交州這里可就有很多你的風流事跡哦--。”
  陸景笑著捏捏董晚瑤光膩的臉蛋,“我辦正事都沒被你看到。”又對寇小蠻道:“小蠻,今天謝了。改天我讓余樂請你吃飯。”
  董晚瑤噗嗤嬌笑,哪有讓助理請吃飯感謝的,明擺了取笑小蠻呢。
  寇小蠻給打趣的俏臉微紅,狠狠的白了陸景一眼,道:“那要看我有沒有時間呢!”法拉利緩緩的駛離太月北辰,憋了一會,道:“陸景,你什么時候回江州?”
  “明天就走。放心吧,余樂還在嶺南這兒休養一段時間,你要看他很方便。”陸景笑道,“不過,別再帶他去泡吧了。他這段時間要戒酒。”
  寇小蠻翻翻白眼,借著在董晚瑤耳邊說話的機會,掩飾她臉蛋上的紅暈。
  …
  …
  白色的寶馬mini在馬路上風馳電掣。
  “媽,怎么回事啊?陸景不是向著你的嗎?今天他啥表現呢,看把房大媽給樂的。”打扮的像個yu女般的墨知秋撇撇嘴,慵懶的靠在副駕駛座上。
  房大媽?聶問白禁不住莞爾,道:“行了,別說你房大媽了。恒新集團效益好,你的分紅也多。”
  墨知秋從座椅上一下彈起來,叫道:“媽,你腦子抽了啊,指望著她給你分紅啊。還不如把太月北辰那棟別墅要回來。她把我們趕出來的時候可沒留情。”
  聶問白放緩車速,伸手敲墨知秋的小腦袋,笑道:“沒眼力勁。陸景在那兒壓陣,她剛玩花樣?不說靜雯在陸景身邊工作,陸景還安排了宋問天在交州。你別有的沒的扯了。”
  墨知秋捂著腦袋,“別打頭,不然我以后會和你一樣笨的。”
  聶問白咯咯嬌笑,重新加速,意氣飛揚,“你媽那是充分的利用美貌的優勢,你個小屁孩懂什么。好了,我決定了,把希爾頓酒店附近的那處門面賣了。”
  “賣了干嗎?換好車啊!”墨知秋撅嘴,看著車窗前,“把這輛寶馬給我開。”這輛寶馬mini就是她媽把之前的座駕瑪莎拉蒂總裁賣了之后重新入手的。檔次差很多。
  “敗家孩子。你媽還開那么好的車干嘛?”聶問白心情不錯,笑罵了女兒一句,“那錢送你去美國留學。加上恒新集團的分紅,夠你從大學畢業出來了。”
  墨知秋愣愣的看著神采飛揚的母親,心里忽而有點疼,這兩年一幕幕的畫面從腦子里飛過。
  “媽….”
  …
  …
  沒有必要的事務,崔七月一般是不愿意來交州。他不喜歡交州的氣候,也不喜歡拖油瓶似的未婚妻。他更喜歡黃海、文舟這樣的城市。
  交州的雨下了一晚便停下來。停不下來的是交州日前風風火火的打黑專項行動。大批的場子、人受到打擊。據說交州市警察局里已經人滿為患。
  下午應付了張家的一干膚淺的年輕一代之后,崔七月接到黎修然的邀請到交州大學城中最負盛名的盛熙酒吧喝酒。
  金屬風的酒吧環境不錯,下午時分,稀稀朗朗的坐著幾對情侶、戀人。吧臺處的酒保見崔七月徑直坐到有人的座位,懶洋洋的看了眼手機,便沒過來招呼。
  “修然,你這趟被搞得這么狼狽啊。”見面之后,崔七月坐下,笑著說道。
  黎修然在汀陽那晚的行動中被抓,昨天才拖了關系脫身,他和謝平秋的關系很深。據說,謝平秋目前在審訊中,只交代了一些邊邊角角,其他事情閉口不談。
  “載了個跟頭啊。”黎修然嘆口氣,“七月,你和高修平到底打聽清楚陸景的底細沒?我感覺他的能量似乎很大。”
  崔七月漫不經心的笑道:“陸家能量大管我什么事?高二叔去京城探聽去了。這話你應該問高修平。”
  黎修然搖搖頭,道:“陸景說他為蘇遠復仇,嘿,高家估計是真脫不了關系。你最近什么打算?”崔七月的未婚妻張靜云給陸景關了,崔七月豈能沒點反應?
  他那天在汀陽見到張靜云根本不認識,只是聽到她的名字才恍然。
  “你找陸景的麻煩別找我,我九叔正嚴令我夾起尾巴做人,哈哈。”崔七月說的很坦然。
  心里卻是哂笑。黎修然失掉了在交州的根基,還怎么找陸景的麻煩。他要和黎家合作也是找黎家有話語權的人。
  黎修然舉起酒杯和崔七月喝了一口,知道無法說服崔七月,心里苦悶至極。
  說著話,崔七月的電話來了,看看號碼,笑道:“修然,我還有點事情,先走了。”步出酒吧,接了電話,“什么事?”
  “七少,墨家那里傳來消息,今天下午的時候,陸景和墨家的兩對母女在太月北辰密談了半個小時,有可能涉及到墨承的事情。”電話里,張子昂的聲音很平靜。
  看看午后建筑整齊人流如梭的大學城,崔七月哂笑,道:“沒別的事吧?”墨承的事情天衣無縫,有什么好擔心的。
  張子昂干笑著說了幾句,連忙掛了電話。
  放下手機,崔七月琢磨著坐進車里,人無害虎意,虎有傷人心啊!
  …
  …
  葉妍和張漓兩人逛街去了,陸景回到酒店里剛抱著董晚瑤依偎著說了一會話,就接到聶問白的電話,“陸景,我想和你見面。有時間嗎?”
  “好像有點忙。”陸景笑著摸摸董晚瑤的俏臀,緩緩的拉下她的鉛筆褲,婉拒道。
  雖然一個大美人才分開沒一個小時就要求見面足以讓一個男人自豪,但是陸景沒事的時候會和樂意和聶問白這個大美人交往,有事的時候自然要把她排到后面去。
  “…”聶問白沉吟著不知道該說什么。
  董晚瑤輕輕的舔著陸景的耳垂,手握住了陸景的手,不讓他脫掉她帶著濕痕的小內-褲,嫵媚的道:“哥,你去見見她吧。我估計她有話想和你說。小蠻還在房間里睡午覺呢。”
  陸景和董晚瑤住的是套房。套房里有三間臥室,寇小蠻在她的房間里睡午覺。她車上才給陸景打趣了,沒好意思去醫院見余樂。
  陸景吻了董晚瑤一口,知道她沒好意思在好友的耳朵邊和自己**,對著電話道:“行吧,你來麗都酒店,我們在麗都酒店的咖啡廳里見面。”
  掛了電話,陸景對董晚瑤笑道:“晚瑤,我們去隔壁房間。我有小漓她們的門卡。”
  董晚瑤那想到陸景會這么提議,嬌羞的道:“哥,你壞死了。”
  …
  …
  麗都酒店14樓的咖啡廳里,陸景洗過澡,清清爽爽的見到了聶問白。她又換了一身衣服,白色的棉衣搭配灰色緊身褲裝,那骨子里的嫵媚就跟茶氣一樣暗香浮動,裊裊繞繞。
  陸景欣賞著聶問白那張豐韻神采的絕美臉蛋型的瓜子臉,溫潤的笑道:“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說?”
  大美人之所以叫大美人,而不是普通美女。就是因為她們素面清湯或者濃妝淡抹的時候都能夠嫵媚瀲滟,讓周圍地雄性牲口忍不住春心蕩漾。聶問白坐下這一回,已經有不少咖啡廳的顧客視線掃過來。
  聶問白笑笑,雙手優雅的捧起咖啡杯,輕聲道:“我心里有幾句話不吐不快,想找你做個聽眾。”
  陸景微笑道:“那我洗耳恭聽。”
  聶問白笑了起來,這笑容有著能戳破所有男人防線的魅力,道:“我是嶺南省南海市人。南海產美女。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就是說我們那里。其實,我做點心的手藝比房玉要好。今天她那個小春餅不夠勁道。改天,我請你嘗嘗。”
  陸景就笑,“那真得改天了,我明天就回江州。對了,理財的事情你要是不精通,要不要我推薦一個理財經理給你?”
  聶問白微微偏頭靠在白皙的手腕上,笑道:“你擔心我不會理財啊?行啊,我手里有一兩百萬的閑錢,你不要嫌少就好。”
  “那不是我說了算。能不能合作,你們自己聊。”陸景笑了笑,將明雪推薦給聶問白,回頭讓她們電話溝通。
  又笑談了幾句,聶問白低聲道:“陸景,我想和你說說我和墨承的往事。”見陸景微微點頭,凄婉的一笑,道:“你今天是不是覺得我的反應太奇怪了?我對給墨承報仇不感興趣。你知道嗎,我和墨承見面的第二次,他就給我下了藥。”
  “咳-咳-…”陸景一口咖啡嗆住,弓著身子往后退,手忙腳亂的喊服務生拿紙巾過來。好一會,才順過氣了。這故事真是讓他不知道該說什么。居然是下藥占有聶問白,墨承還真是個狠角色啊。這做事的格調...
  聶問白臉上有點紅暈,容貌格外嬌艷,抿著咖啡道:“要說我恨他,也不盡然。只是19歲就給人當金絲雀養起來,20歲生孩子,人生總有遺憾。房玉和他離婚,是因為當時他和房玉家族的分歧已經到了很嚴重的程度。”
  陸景拍拍額頭,他算是明白,為什么墨承號稱“狼王”,而不是別的稱號。
  “墨承希望有個兒子,他倒不是一味的重男輕女。墨靜雯繼承墨家資產的話,墨家的資產逃不脫給房家吞掉的命運。知秋從小就不聽話,無法培養成接班人。他和我離婚之后,在外面還有其他的女人,遺憾的是,他死之前都沒能有一個兒子。后來那些女人都給房玉打發了。”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