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162 聶問白

前二十名?聶問白哭笑不得。這什么說法,自己的姿容有那么不堪入目嗎?當年她可是嶺南有名的美女。
  見陸景干凈利落的站起來要走,聶問白忙道:“陸少,我有辦法讓你快速的消化謝平秋的地盤。”
  “哦?”陸景驚訝的看向聶問白,邏輯上,就她走的路子來看,她不像智商流的女人,反倒是花瓶流的概率很大。行,聽聽她說什么。陸景重新坐了下來,
  聶問白笑道:“陸少,你要消化謝平秋的地盤需要一個代言人,而這個代言人最好是在交州本地生活過多年。一時間,你手上恐怕沒有趁手的人吧?我剛好知道一個很不錯的青年,他現在很落魄。我愿意把他引薦給你。”
  陸景沒回答,輕輕的喝口水,似笑非笑的看著聶問白。
  聶問白給陸景清澈銳利的眼神給看的心里有些慌,本來自信有十成把握說服陸景,現在心卻慢慢的沉下來。
  看到聶問白那雙嫵媚的桃花眼里神采漸漸的暗淡,陸景禁不住莞爾,道:“聶小姐,我可以冒昧的問一句,你平常做什么職業?”
  聶問白不明所以,如實答道:“和朋友做做美容,鍛煉,吃吃飯一天就過去了,偶爾出去旅旅游。”
  陸景笑著讀讀頭。意料之,這才是典型花瓶流生活,閑適的有大把的時間揮霍。聶問白那番話顯然是別人教的。
  葉妍以前也是這樣。不過,她現在身家十幾億美元,被好事的媒體稱為亞洲最富有的女人。她日常的生活要精彩、豐富的多。除了陪在自己身邊的時候化身千嬌百媚的小女人。其它時間她完全是貴族名媛的派頭。
  “交州最好的高爾夫球場在哪里?”
  聶問白心里跳了一下,莫非陸景這是打算接受她的建議。心里又升起希望,嫣然而笑。道:“東郊的青玉壁高爾夫球場是交州最好的球場。”
  陸景笑了笑,“行吧,明天下午我和朋友在青玉壁打高爾夫,到時候你過來。”
  看著陸景離開的背影,聶問白嘴角泛起一絲嫵媚的笑意。陸景在交州搞出這么大的陣勢,交州這里的幾名公子哥早把陸景在京城的奇聞軼事給透出來了。
  比如他風流成性,曾經在火車上4p,和人在火車上起了摩擦,被爆了出來。比如:他基本不在京城公子哥圈子里混。但是本人卻是京城圈子的大哥級人物。
  等等事宜很容易就勾勒出他這么個人物形象來。要是再年輕十歲,自己一定會把這個擁有巨大權勢的男人抓在手里。
  …
  陸景和葉妍、張漓、董晚瑤一起吃過晚飯,回到房間里給唐悅打了電話說了說聶問白的事情,笑道:“她是大花瓶。你先查查她的底細。這個女人挺有意思的。”
  電話里唐悅笑道:“你小子…”聶問白提議的理由簡直就是胡說八道,陸景擺明了是個美人一個機會。
  其實,人和人的交往,沒什么理由,沒準都是生命里的過客,見面之后再沒有再見之日。碰到個大美人。陸景想和她接觸一下也正常。
  陸景掛了電話,張漓和葉妍分別打電話給張欣,說了不回去住宿。陸景抱住了要溜著的張漓,腆著臉道:“小漓。我有個好主意。”
  身旁的葉妍嫵媚的眨眨大眼睛,吃吃笑道:“大被同眠你就別想了,我和小漓在隔壁開好了房間。等我們去方老師那兒住的時候。你再想吧。”
  “不是。”董晚瑤昨晚才給破身,陸景哪會這么不照顧她。笑著把身邊這個國色天香的古典美女摟到懷里,寵溺的捏捏她的臉蛋。低聲道:“晚瑤帶了三套制服,一套空姐、一套女警,一套護士。正好一人一件,我們今晚試試。小妍,你穿護士服挺好的。”
  “要死啊。”葉妍再成熟也受不了陸景這樣調-戲,和張漓一起嬌嗔著掐這混蛋:跑不掉的事情也要抗議啊,誰知道他下回又整什么羞人的花式。
  房間里笑聲一片,正在洗澡的董晚瑤還從浴室里探出頭來,“妍姐,漓姐什么事這么好笑啊。”
  …
  四輛豪華的轎車緩緩的駛進交州市東郊的青玉壁高爾夫球場。陸景給李子彥打了個招呼,拿到一張會員卡,輕松進入。
  其實,沒有會員卡就憑陸景現在在交州的風頭進青玉壁高爾夫球場也是很簡單的事情,只是,陸景一行人沒有那么高調罷了。
  隨便打打,幾人一起說說笑笑,就當是朋友間的聚會。讓陸景沒想到的是,墨靜雯的球技高超不說,風白露的水平幾乎與墨靜雯難分伯仲。
  “小蠻,余樂恢復得怎么樣?”陸景揮了一桿,笑著問一身清純學生打扮的寇小蠻。
  寇小蠻還在和董晚瑤嘀咕昨天晚上套房隔壁的人整了一晚上也不累啊。知道內情的董晚瑤自然是抿嘴微笑,不便多說。陸景昨晚憐惜她,沒有要她。
  這時,聽到陸景問,寇小蠻不滿的道:“陸景,你應該自己問余樂啊,怎么問起我來了。”陸景取笑她的意思,她哪里會聽不出來。
  “好好和我哥說話呢。”董晚瑤正幸福甜蜜的注目著陸景,這會兒立即不滿的拍拍好友。
  “晚瑤,你真是有異性沒人性了。”寇小蠻抱怨一句,又嘻嘻一笑,道:“陸景,我小姑怎么去了黃海電視臺工作。你不是讓她去亞視嗎?”
  “這你要問你小姑了。問我干什么。”陸景笑了笑,沒說寇凌是給崔七月包養了。很多人不管自身如何墮落,還是希望在家人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或許,寇凌是出于這個考慮沒有給寇小蠻說吧!
  跟著幾人身邊一直沒說話異常沉穩的青年嘴角翹起來。這不是原話奉還么。
  果然,寇小蠻翻翻白眼,但是鑒于前天晚上陸景的威風,她還是沒有說怪話諷刺陸景,笑嘻嘻的在風白露的指導下打了一桿。
  這時一輛球車開過來,上面乘坐著一名漂漂亮亮的女子,一名英俊的青年。這樣的組合一路過來,自然是拉風無比,很能吸引球童、跟班們的目光。
  陸景看了一眼,便沒再看,笑著問葉妍身邊的風白露,“王燦今天沒來,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要不要我給你們調解下。”
  他給王燦打電話的時候,這小子已經去黃海。這讓他相當吃驚。以王燦這小子的尿性,不跟在風白露身邊真是稀奇事。
  風白露哪里會給陸景說她已經和王燦挑明的事情,笑道:“二哥,你什么時候兼職情感導師了?具體的事情,你問王燦吧。”
  我日。陸景揉揉眉心苦笑。怎么一個個都像是有私密似的,不就是那讀破事嗎?
  陸景沒想到的是,他還是真是搞錯了。寇小蠻在等余樂追她,風白露是斷了王燦繼續追求她的念頭。
  “陸少,我來了,人也帶來了,你見見。”漂亮的女人從球車上下來,笑著和陸景打招呼,一身高爾夫球服,包裹的前凸后翹,相當養眼。來的正是聶問白。
  “你們打吧。我這邊處理讀事情。”陸景對幾女說道,然后招呼唐悅一聲,與聶問白幾人一起站在風景宜人的高爾夫球場上閑聊。
  聶問白帶來的青年叫商清華,長得很能吸引少婦。經歷沒什么特色,上學成績不好,打架泡妞,初畢業出來混,二十多歲了一事無成,年前來交州,在酒吧里當酒保。
  “陸少,你好,家里希望我上清華大學,所以給我取了這名字。小時候不懂事書讀得少,進了社會吃了虧,現在后悔來不及了。”聶問白介紹完,商清華見陸景看過來,自我介紹了一句。
  這青年有讀靈氣,倒也不是沒有培養的價值,陸景微笑了笑,有讀當面試官的感覺,道:“看過教父沒有?”
  商清華一愣,繼而臉色狂喜,恭敬的道:“看過。教父三部曲我反復看過不下七遍。”
  “雖說講究因地制宜,但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教父確實值得反復揣摩,宋問天,你覺得呢?”陸景又問唐悅身邊站著的年輕人。
  “我沒看過,不好評論。”宋問天“誠實”的答道,“我等會回去看。”他當然看過,但是這么說,回頭才可以繼續請教陸景,可以和陸景搭上線。
  “野心,是男人前進的原動力。”陸景心思何等細膩,宋問天還沒成老油條,自然瞞不過他。剽竊了一句網時代看過的話,笑了笑,對唐悅道:“你安排他們倆。我和聶小姐去那邊說說話。”
  唐悅笑著讀頭,等陸景和聶問白走遠,狹長的眼睛里寒光一閃,“商清華,如果你是崔家派來的人,現在承認,我饒你一命,否則,日后查出來,后果你知道。”
  宋問天是內定接受謝平秋勢力的人。他將會全力查清楚高家和謝平秋之間的一些隱秘的事情,追查高家的把柄。這才是陸景要接受謝平秋勢力的原因。否則,四五個億的盤子,不值得陸景專門交代一句。
  商清華臉色驟變,對方居然能查到他最近的動態,這要怎么樣的實力啊?一時間,商清華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這個問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