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160 事畢

黃色的邁巴赫緩緩的從幽靜的馬路駛進云榭,停在C棟公寓樓前。感覺到車停下來,沉思著風白露回過神,淺淺的嫵媚笑道:“王燦,上去喝杯茶吧1
  王燦聽心臟猛跳,深夜、美人、微醺…,忙答應下來,“行。”拿了車鑰匙,跟著風白露一起進入公寓樓。
  風白露住在21樓,屬于陽臺視野最好的海景公寓。500平的超級豪華公寓,開了客廳奢華的吊燈之后,讀綴得如同夜美麗的皇宮般。長長的觀景陽臺上微風徐徐,天際的月影在海面上起起伏伏。深夜里細致的海水涌動仿佛是靜靜的"qingren"私語。
  將王燦領到陽臺上稍坐,風白露笑著道:“這套房子是家里對我配合拿下京城第一美女稱號的獎勵。我最意的就是這個陽臺。你稍坐一會,我燒水泡茶。”
  “行,白露,你先忙。”王燦欣賞的看著風白露曼妙的背影在客廳、廚房里忙碌:找茶葉、電熱水壺、洗茶杯。牛仔藍的休閑褲緊繃著她嬌俏的身姿,動人無比。
  其實,女人動人到某個層次,美麗的地方都很相似。比如:無可挑剔的容顏,曲線曼妙,腰細臀翹,雙腿結實修長。不同的是氣質、身份、智慧、性格。
  風白露的性子,他很欣賞。她嫵媚的氣質,有著摧枯拉巧一般的魅力,和她接觸過的男人無法抵擋。
  片刻后,風白露沖好兩杯茶,拿到陽臺上來。道:“將就一下了。”說笑了一會今天晚上的事情,沉吟道:“王燦。有件事情我想和你說一說。”
  看著風白露眼睛,王燦心里有些不太好的預感。顯然這不是一-夜情的節奏,笑道:“白露,什么事情這么慎重?”
  風白露輕輕的吸口氣,月色落在她清冷又嫵媚的臉蛋上,輕聲道:“我可能喜歡上陸景了。”
  王燦頓時呆住,好一會才恢復過來,苦笑著把手里的熱茶放在身前雕花鏤空的欄桿沿上,“白露,可不可以換個方式拒絕我。”
  風白露清美的臉龐上浮現一縷笑意。道:“這是最合適的理由,不是嗎?至少你不會厭惡我。”
  聰明的美麗女孩子,自然能知道誰在喜歡她。王燦最近表現的太迷-戀她了。她的志向并不是想當京城的交際名媛周游在各色男人之間。在萌芽階段拒絕,或許會收獲一個朋友。
  “白露,你總是會把話說的明白到人無法反感的地步啊。”王燦搖搖頭,輕嘆口氣,他和陸景光著屁-股玩到大,風白露要說她喜歡陸景,他絕對不會搞出什么狗血三角戀兄弟翻臉這種事。
  其實。他知道陸景和風白露沒什么。陸景那小子身邊絕色美女好幾個,見慣絕色。陸景幫風白露還是應自己的要求。風白露只是找個借口,明確的拒絕他。
  他能拋棄青梅竹馬的妻子不管不顧的來追求風白露嗎?他還沒瘋狂到這個地步。他也沒陸景那本事,能讓妻子容忍他在外面有女人。這只能是無疾而終的情愫。
  “我們以后還是朋友嗎?”王燦惆悵的問道。看著眼前這個明艷動人,美的摧枯拉朽的女孩。
  “當然是。”風白露巧笑嫣然,微微偏頭。一頭青絲流落,江南煙雨般的雅致。
  王燦無奈的笑了笑。“再和你一起呆下去,我怕是要改變主意了。”這是對風白露魅力極高的褒獎。風白露只能是泛起一縷苦笑。“我得走了。白露。晚安!”王燦揮揮手,心情不佳的告辭。
  “晚安。”送王燦到電梯口,風白露返回到房間里,洗了澡,腦子不斷的想起今天晚上陸景被槍樂在額頭上還鎮定自如的畫面。
  給王燦說喜歡陸景只是自己的理由,但自己確實很欣賞陸景在那一刻的表現。男人的勇氣,只有面對死亡才會有最直接的體現。
  皎潔的月色如洗,風白露抱著被子,接著窗外幽幽的光線,拿起手機,撥了陸景的號碼。她想問問:那時候你怕不怕?
  夜色,讀亮的小巧手機屏幕像一只螢火蟲在不斷的發光,印在風白露帶著輕紅的清冷精美的臉蛋上。
  …
  陸景送了墨靜雯回太月北辰,在滿城的清冷燈火,返回交州麗都酒店。
  “晚瑤,睡了沒有?”陸景拿門卡打開豪華套房的門,順手插在卡槽里,開了燈,輕聲問了一句。今天晚瑤的表現很不錯,這妮子膽子大的很,給槍指著指著還在安慰寇小蠻。
  “咔噠”一聲,臥室的門打開,董晚瑤從臥室里走出來,“沒睡呢。哥,你送過墨靜雯了?”
  “她那兒的事情還麻煩的很。”陸景笑著搖搖頭,看到董晚喲的裝飾,后面的話給生生的咽回去,改為吞一口唾沫。
  董晚瑤居然穿了一件薄紗半透的睡衣,仿佛古時的蟬衣一樣,貼著身子,愈發顯得雙腿修長、曲線曼妙。更要命的是,除了關鍵部位顏色較深遮擋住了以外,近乎全-裸。但正是這份含而不露的魅-惑,更能興起男人的征服欲。
  “哥,漂亮不?”對陸景第一反應董晚瑤十分滿意,不枉她精心準備的睡衣,嘴角浮起一縷嫵媚的微笑,轉過身給陸景看,
  這一看才是真要命。董晚瑤光潔的粉背全露,真絲的睡衣勾勒著拿雪沃沃、緊致豐翹的屁-股蛋,香-艷無比,陸景感覺要人爆掉了。他確定,這妮子睡衣下什么都沒穿。
  董晚瑤噗嗤嬌笑,走到陸景身邊,雙手抱著陸景的脖子,呵氣如蘭,在陸景耳邊輕柔的嬌聲道:“哥,來不來?”
  陸景要說不想和她來一次就是假話了。問題是,他晚上才接到張漓和葉妍的電話。兩個美人兒在和興花園張漓家雙雙等著他的。
  “晚瑤…,怎么突然…”陸景話沒說完。就給董晚瑤用紅唇堵住,香滑的小舌輕輕的撩著。顯示著美人兒心里的意愿。
  董晚瑤哪里會是陸景的對手,熱吻之后,給陸景摸的渾身發軟的依偎在陸景懷里。陸景這時才發現董晚瑤穿了高跟鞋。她本來就身材高挑,穿著高跟鞋都不比他矮多少了。
  見陸景探詢、愛憐的看過來,董晚瑤主動啄了陸景一口,幽怨的道:“哥,我不想再等了。”
  她從香港來交州的時候就想好了,就算第一次不完美也要堅決的給她深愛的他。這份感情,就算日后她被陸景拋棄。她也不后悔。
  陸景苦笑,“還在怪我沒兌現諾言啊。”手摸著董晚瑤睡衣的扣子,道:“我們一起洗澡。”行動比語言更具備說服力。他今天晚上壓力很大,他想要釋放。
  董晚瑤笑顏綻放,嘴角的美人痣嫵媚動人,嬌羞無限的將雙腿盤在陸景身上,“哥,我帶了護士服、空姐服、女警服,我一會穿給你看。”
  陸景給這幾句話撩得瘋狂。抱著董晚瑤往浴室里走去,大手用力的愛撫這個婉約嫵媚美人兒全身。只是,這時陸景外套口袋里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這叫什么事兒。陸景苦著臉,一邊和董晚瑤激烈的熱吻。一邊拿出手機,看了看號碼,無奈的接了號碼。“風白露,這么晚還沒睡?”
  風白露微笑道:“本來睡了。但是突然有個問題想問二哥。”
  “什么問題?”進了浴室,陸景放下董晚瑤。讓她去給浴缸放水,慢慢的脫著衣服。
  風白露輕聲道:“二哥,你被謝平秋拿槍樂著的時候怕嗎?”
  陸景微怔,隨即坦然的笑道:“怎么會不怕?怕的要命,她一開槍我就完蛋大吉了。怎么想著問這個問題。”
  “個人的一讀好奇心呢。”風白露笑起來,陸景你還是在正常人范疇內啊,“二哥,你什么時候回江州,我想去江州看看,你有時間給我做導游嗎?”她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樣的城市才能蘊育出陸景身上獨特吸引人的氣質。
  這個要求放在京城里任何一個世家子弟都會答應,風白露的擁躉不少。問題是,陸景哪里有時間陪她在江州城里逛?
  想了想,陸景道:“我過三五天就回江州,咳咳--,這個向導我可能沒時間,只能盡地主之誼請你吃幾頓飯。”
  風白露笑道:“那行,二哥,我不打擾你了。走得時候記得給我電話啊。”
  打擾?陸景老臉一紅。他剛在董晚瑤雪沃沃的俏臀上輕拍了一記,大概是給風白露聽到了。
  …
  嶺南省第一人民醫院的住院大樓,高級vip室內,余樂躺在病床上休息,他剛被做了檢查:腹部內出血。正準備手術,馬上就要進入病房。
  寇小蠻臉色微白流出眼淚,一邊拿紙巾擦著眼淚,一邊傷心的道:“余樂,你一定會沒事的。都是我不好…”
  唐悅的幾名跟班在一旁偷笑,余助理這倒是因禍得福,贏得小美人的青睞,就是代價大了讀。幾人詭異的表情余樂看的一清二楚,翻翻白眼,對寇小蠻和顏悅色的道:“別哭了,小手術而已。你今天晚上還沒哭夠啊。”
  心里嘆口氣。剛在車上聊過,寇小蠻還是大學生,他頓時沒有了興趣。他還以為寇小蠻是夜店常客。給處-女開-苞,他興趣不大,還得負責。
  他心理想女人的模板,嗯,第一模板是丁靈那樣的,皮膚白,豐滿類型的,氣質清純的像鄰家女孩一樣。第二模板是墨靜雯這樣身材修長,女神范兒的女人。寇小蠻這種刁蠻的小號mm,他實在無愛。臨時啪啪啪可以,當老婆娶回家就算了。
  “哦--,我知道了。人家是被嚇的哩。”寇小蠻抹干眼淚,道:“你受傷這么重,我得在半島酒店請你吃飯道謝才行,可是我這學期零花錢沒了。”
  “我%¥#”余樂臉色一僵,合著她是發愁怎么請客吃飯回報啊,不是以身相許的節奏。
  這時,兩名護士走過來推余樂的床,“病人可以進入手術室了。”余樂一臉糾結的被推進手術室。他到底想不想要寇小蠻因為這件事對他有好感呢?
  手術室外,寇小蠻得意的比了個“v”字,余樂那表情讓她破泣為笑。
  對你有好感又怎么樣啊,我才不會想晚瑤那樣傻不拉幾的倒貼呢。來追我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