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159 借刀殺人

陸景停下腳步,回頭淡淡的道:“張小姐,請你爸將電話打到我手機上來。==”
  怎么這么奇怪的要求,張靜云不敢違抗,問道:“哦,你手機號碼多少?”
  酒吧里氛圍頓時一靜,繼而都輕笑起來。這文弱的‘女’子真是無知。她父親去查陸景的‘私’人手機號碼,自然就能查出來陸景到底是何方神圣。屆時,會不會趟這趟渾水就未可知了。結果,她卻直接在這兒問陸景的手機號碼。
  “不諳世事。”余樂搖搖頭,道:“陸景,今天晚上這‘女’子也沒做什么壞事。”他有些憐香惜‘玉’。
  王燦幾人都笑起來。陸景這個助理‘挺’有意思的,一看就是‘花’‘花’公子類型的。
  陸景拒絕了余樂的建議,道:“做錯了事就要付出代價。今天晚上她站在這里,張語曼就是在借她的勢。讓她們自己擺平,剩下的事情和我無關。”
  對敵對勢力的人,他從來都不會手軟。況且只是小小的懲戒。
  張靜云卻是急得要哭出來,二十三歲的生命歷程里,她還沒有進過號子呢。一想起家里說的那些不好的場景,她心里就發虛。
  看到了陸景一行人走遠,咬牙撥了一個她本來不想打的號碼。
  …
  班子軒和墨知秋在酒吧圍觀的顧客中,在武-警隊伍沖進來之后就給控制在汀陽酒吧的一角。現在已經到了清場調查的時間,眼看著就要被押下樓,帶到警局里。墨知秋揮著手大喊。“姐,姐夫。我在這兒,救我。姐夫---!”
  這一聲姐夫在空‘蕩’‘蕩’不算太噪雜的酒吧里簡直是不要太清脆。正在離開的陸景一行人都看過來。
  墨靜雯第一時間就聽得出來。這是她那個無時不刻都在和她作對的“好妹妹”墨知秋的聲音。‘精’致明‘艷’的臉蛋刷的一下紅了。墨知秋嘴里的姐夫是誰,她能不明白?
  王燦幾人哈哈大笑,剛剛把局勢給爽回來,自然是心情大好,沒想到臨走前還碰到這檔子事。陸景成了別人的便宜姐夫。哈哈!
  董晚瑤遠遠的狠狠的剜了墨知秋一眼。那兒來的小妮子,瞎喊什么呢。
  風白‘露’微笑道:“二哥,你倒是不怕消息傳出去,婉儀姐說你啊。”心里,似乎有些別樣的意味。這聲姐夫讓她聽起來很刺耳。
  陸景笑著搖頭,“這是人在家中,禍從天上來。”還準備說點什么,見墨靜雯臉頰處的桃腮浮起幾縷緋紅,嬌‘艷’‘迷’人的緊,便沒再說,吩咐唐悅的跟班道:“你們幾個先扶余樂去醫院治療。別出了大事。”
  “好的,景少。”幾名跟班扶著余樂走了。寇小蠻猶豫了下,道:“陸景。我想一起去。”
  陸景對寇小蠻的印象變得好一些,笑著做了個手勢。董晚瑤跟著好友走到酒吧外,笑道:“小妮子,開竅了啊。余助理長的很帥哦。又得我哥的重視。不過,小蠻,他可是很‘花’心的呢。”
  寇小蠻做個鬼臉。“瞎說什么啊,我是給你和你哥創造獨處的條件。說倒‘花’心。誰比的上你哥,嘻嘻。我走了,電話聯系。”說著揮揮手,跟著幾人離開。
  這邊,陸景問道:“靜雯,要不要管你這個妹妹?”晚上在體育館外見到墨靜雯、墨知秋、余樂、班子軒四人的時候,她們倆的關系似乎不是很好。這時,自然要尊重她的意見。
  墨靜雯輕吐一口氣,點點頭,“陸景,把她撈出來吧。”雖然很討厭墨知秋,但是要是“見死不救”,回頭又是一通口頭官司。煩人。墨知秋和班子軒肯定是偷偷‘摸’‘摸’的跑到汀陽來了。
  陸景打了招呼,很快把班子軒、墨知秋給保了出來,一行人出了汀陽,準備換一個地方喝酒吃宵夜壓驚。
  畢竟剛才在曾經踩到自己頭上那些鳥人面前要表示下勝利者的“風度”。這會兒自然要肆意一些。
  “姐夫,我想和你們一起去。”墨知秋看著正在被查封的汀陽,轉頭笑嘻嘻的對陸景說道。
  可惜墨知秋不知道的是陸景一向對小魔‘女’‘性’格的蘿莉不感冒。倒不是蘿莉不好,而是上輩子,他實在對大哥的‘女’兒陸琪,那個標準的小魔‘女’無語。好在這輩子陸琪‘性’子雖然跳脫了一點,但是沒有向小魔‘女’的方向發展。
  陸景被墨知秋喊做“姐夫”,旁邊的班子軒一臉的苦澀。只是,陸景依舊是臉‘色’平靜,對李子彥道:“子彥,你安排車從墨家這小姑娘回家。”
  墨知秋賣萌碰了個軟釘子,一雙銷-魂的桃‘花’眼氣鼓鼓的瞪著陸景。陸景壓根就沒看到,轉頭對墨靜雯道:“靜雯,趁這個機會和班子軒說明白。”
  墨靜雯跟在陸景身邊,被陸景教了這么長的時間,立時反應過來,這是一個擺脫班子軒糾纏的良機。當即,神‘色’堅毅的對班子軒道:“班子軒,我們去一旁說清楚。”
  喝酒的地方在‘交’州麗都酒店的vip酒吧包廂中,適合聊天。半個小時后,眾人釋放了情緒,便準備各自離開。
  汀陽今天晚上被搜查,‘交’州這里的嚴打行動肯定會提前,謝平秋被抓,高家的“白手套”勢力必將會連根拔起。
  有這個結果,陸景可以回江州對蘇遠的家屬有一個‘交’代了。當然,這項成果也帶著隱患,陸景和高家的仇越結越大了。
  從酒店里出來,在酒店‘門’口等車的檔兒,王燦換了一副備用的近視眼鏡,道:“瑪德,眼睛被打了,得好幾天不能回京城,不然小雨知道我肯定慘了。哦,陸景,燕河剛才打電話來說王者俱樂部今天的比賽贏了。問我們明天要不要去和隊員見面聊聊。鼓舞士氣。我拒絕了。”
  陸景‘抽’著煙,笑道:“你是活該。帶著保鏢還想著打架。電子競技的事情。你負責。最好能把goc的舉辦權拿過來。”他印象中goc沒辦幾屆就停了。
  “靠,我這不是想著重溫下我們在酒吧打架的快樂時光嗎?”王燦憤憤的叫了一句。隨即壓低聲音道:“今晚的事鬧得有點大,你給何書記打個電話。”
  陸景沉聲道:“我心里有數,明天晚上會去拜訪何叔叔,到時候一起說。我一會給何叔叔的秘書打個電話就可以了。”說著,笑道:“好了,風白‘露’就由你護送過去了。”
  風白‘露’家里在‘交’州有房產,她今天的住處在臨海的云榭。
  云榭是‘交’州的最負盛名的豪華海景住宅,有4棟濱江住宅,都是400-500平的豪華公寓。單價15萬每平米。是‘交’州不少年輕人終生奮斗的目標。住在云榭是財富與地位的象征。
  王燦笑著拍拍陸景的肩膀。招呼風白‘露’一起坐車離開。風白‘露’看看陸景身邊還站在唐悅,知道他們還有話說,‘欲’言又止,跟著王燦一起離開。
  看著王燦的車消失在夜‘色’中,唐悅笑著搖頭,“王燦要追風白‘露’難度太大。”遞了一支煙給陸景。
  陸景笑笑,不予置評,輕聲吩咐道:“唐悅,謝平秋的勢力恐怕、資產。扶植一個我們的代理人接收。天與不取,必受其咎。”
  “我會秘密搞定。5個億左右的資產,算是開胃小蛋糕。”唐悅笑著點頭,他早期跟著陸景在瑞豐有股份。現在早就有過十億的身家,“放心吧,印度車禍的那個司機。我會查出來。謝平秋這里的事情,我會繼續跟進。”
  陸景微微一笑。有唐悅幫忙,很多事情處理起來得心應手。送唐悅、謝晉文離開后,陸景返回麗都酒店一樓大廳,和李子彥在水吧里坐著喝了一杯白水,然后帶著墨靜雯、董晚瑤離開。
  夜‘色’中,一輛法拉利絕塵而去,李子彥‘抽’著煙,笑了起來。陸家這位太子爺‘性’子真的硬,頂著槍口都泰然自若,占據優勢之后,殺伐果斷,不是一般人。
  張家這回恐怕得收斂點,否則陸景的雷霆之怒,不是那么好承受的。能夠直接給省-政法委書記索書記打電話要求救援的有幾人?
  另外,子君和周俊華那里得提醒和陸景好好走動下。
  …
  “和班子軒談好了?”法拉利往‘交’州市內的太月北辰別墅區駛去,車內,陸景疲倦的靠在車椅上問墨靜雯。
  墨靜雯神‘色’悵然,輕聲道:“是的。”幾年的感情,這樣分手實在有點滑稽,卻又無比的真實。瞥了眼身邊的陸景,見他似乎很疲倦,猶豫了下。
  陸景‘揉’‘揉’眉心,道:“有話就說吧?”
  墨靜雯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陸景,我剛給我媽打了電話,她一會想請你上去喝杯茶。”
  陸景笑著擺擺手,問道:“靜雯,復仇對你而言,真的很重要?”見墨靜雯粉潤的紅‘唇’微張,笑道:“別忙著回答,我想聽真話。”
  墨靜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斟酌了一會,傷痛的道:“陸景,我爸一直希望有一個兒子,他要一個繼承人來繼承龐大的家產。‘女’兒對他來說,始終都是外人。為此,他和我媽離婚,我媽與他患難與共了十幾年。
  但是,他和聶問白結婚之后,還是只有一個‘女’兒,就是我妹妹墨知秋。他又和聶問白離婚了。在他死之前,還是沒能有一個兒子。
  他和我媽離婚,我以前怪他,恨他,等他死了,我想起小時候他給我買的玩具,當馬背著我哄我開心,心里卻很愧疚。
  陸景,復仇的事情有能力,我愿意完成。沒能力,我不想著拿全家的‘性’命去賭。我最大的想法是將恒新集團這個爛攤子整合,發展。只是,崔家肯定不會容我。我必須得復仇了。”
  墨靜雯嘴角浮起一絲幽幽的苦笑。這個任務實在有點重。她目前還沒有能力背負起來。
  陸景點點頭。車到了太月北辰,奢華的別墅大‘門’在深夜里很安靜。送墨靜雯到她家‘門’口,陸景放下車窗,道:“靜雯,有些事情的頭緒我需要理一理。改天再進去。”
  墨靜雯心里有些小失望,但是,她知道陸景答應邀請的可能不大,笑了笑,“好的。你…,路上小心。”
  目送陸景消失在夜幕中,墨靜雯腦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現起陸景額頭上頂著一把手槍打電話鎮定無比的身姿。再想想他剛才在車上的疲倦。
  心里有些忽而覺得有些惆悵。自己其實剛才應該關心下他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