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153 墨靜雯的家事

“她能有什么表情?我只是來喝酒看看的。”
  說話間,服務員送來了酒水和小吃。酒吧的卡座上堆得慢慢。陸景拿起一罐果啤喝了一口。
  王燦吃著開心果笑道:“你是來看看不錯,問題是謝平秋有可能以為你是來示威的。”
  陸景笑了笑,抿著酒。
  風白露笑著道:“二哥未必有示威的意思。汀陽這里酒吧氛圍這么好,來消費而已。”
  謝晉文心里偷笑。風白露這份話說的讓人很舒服,但是,她搞錯了一點:酒吧氛圍越好陸景其實越不喜歡,陸景喜歡的是那種安靜喝酒的環境。自己跟著陸景這么久,對他的一些小習慣知之甚詳。
  董晚瑤郁悶的撇撇嘴,喝著酒。又給這個姓風的小女孩搶了先手了。
  寇小蠻眼睛珠子滴溜溜的轉著,推了好友一把,在她耳邊輕聲道:“干嘛呢?不專業!你不是來追你哥的嗎。這幅模樣干嗎?真是菜。”
  董晚瑤看看正和陸景聊得很愉快的風白露,道:“我能做什么啊。行了,別管我,你玩你的。”寇小蠻在酒吧里是個很瘋的人,能嗨翻全場。
  “行,別說我不帶你玩啊。”寇小蠻瞇起眼睛在酒吧里四處看著,進入泡吧狀態。
  …
  風白露舉起啤酒罐和陸景喝了一口,微笑道:“二哥,我堂哥風天澤委托我就菲菲姐的事情向你賠罪。”
  陸景無奈的點點頭,道:“我該說接受道歉還是說不接受?”
  風白露狡黠的笑道:“這要看你是不是還對菲菲姐有掛念啊。你要是有,就說接受道歉,要是沒有,就不接受。我堂哥可是真的很喜歡菲菲姐。”
  和風白露說話,無疑是讓人感覺到很舒服的。這個女孩會把話說的很透徹,卻不引起人的反感。
  王燦知道李菲菲在陸景心中的份量,以前誰要是敢打李菲菲的主意。那是逮著誰削誰,劉小山就是例子。這時。打著圓場道:“白露,不要被陸景這小子悶-騷的性格給蒙蔽了。我在京城這么說,自然是有把握的。”
  風白露嘴角稍稍勾起一個柔化那張清冷臉蛋輪廓的弧度。
  陸景輕輕的搖頭,道:“我沒那么壞吧。行,我接受道歉。”這件事完全是王燦搞出來的,自己完全是牽線木偶。只是,李菲菲在柏斯還好嗎?
  要不是蘇遠的死因,自己這會已經前往柏斯視察和華的鐵礦石工作了。興許能在柏斯國際大學里偶遇到她。
  想到這兒。陸景有些痛恨搞事的高子遠,你丫都進去了還下命令殺人,可見平時有多么的囂張。他現在迫切的想要結束為蘇遠報復的事情。
  見陸景有些沉默,風白露笑笑,起身去了衛生間。果然是初戀最難忘卻的。
  王燦笑了笑,拍拍陸景的肩膀,和唐悅、謝晉文玩到一塊去。
  余樂和墨靜雯相鄰而坐,給墨靜雯開了瓶酒,問道:“靜雯,你什么時候決定和班子軒分手的?”
  今天他開車送墨靜雯的交州大學。以為她只是來吃點小吃。墨靜雯很懷念交州大學里的小吃。這段時間他送墨靜雯來過幾次,沒想到她今天是和她的男友談分手。
  之后班子軒就一直喋喋不休的纏著墨靜雯想要她回心轉意。他也只能是跟著,直到在體育館外面遇到陸景。
  墨靜雯沉默的道:“兩天前。我回交州的這段時間和班子軒聯絡過幾次。他不希望我在和華任職,而我根本不能離開和華。”她想起傅婕給她的提示,想要報父仇只能依靠陸景。
  這不是武俠小說里面,父仇不共戴天,必須得報。這是現實生活。有能力則報仇,沒能力,生活該怎么過就得怎么過。
  假如她日后打算庸庸碌碌過一輩子的話,就根本不用管崔家。崔家也不會繼續打擊報復她。問題是,她并沒有這個打算。她希望能夠重振墨家的輝煌。
  父親一直希望有個兒子來繼承他的家業,為此不惜和母親離婚。聶問白、墨知秋又是一個悲劇。自己想要證明的是女兒一樣可以繼承家業。
  而重振墨家的輝煌。勢必會招致崔家的打擊。崔家不會坐視她重整恒新集團。她有可能再次重蹈父親的覆轍。因而,她只能跟在陸景身邊。崔家在江州被陸景打的灰頭灰臉。她記憶猶新。
  所以。班子軒從他感情長久的角度要求她離開和華,這絕對是她不能接受的。
  矛盾無法調和,就只能分手。她和班子軒已經吵過很多次,今天只是終結而已。
  余樂看看正沉吟著喝酒的陸景,搖搖頭道:“你指望陸景幫你復仇?靜雯,以我對陸景的了解,你絕對難以實現這個愿望。”
  墨靜雯精致明艷的臉上浮起一絲苦笑,道:“我知道。就算我肯,以我的姿色也難以入陸景的眼。但是,余樂,你覺得陸景和崔家的裂痕可以彌補?”
  余樂一愣,再一次認真的看著墨靜雯。他不得不承認,墨靜雯這個分析很對。墨靜雯這段時間進步不小啊。陸景一直在培養她,她果然是有心人。
  只是…,余樂心里嘆了口氣,他追女神,可不想追一個帶著復仇愿望的女神,他不希望自己的生活變得沉重無比。
  “靜雯,你這個分析很對。”余樂舉起一罐啤酒,“為你分手,為我們成為一輩子的好朋友干一杯。”
  墨靜雯明媚的一笑,優雅的和余樂碰了碰酒罐,仰頭豪爽的喝著啤酒。
  余樂果然是丁靈姐說的是靠不住的男人。他和陸景都很聰明,思維敏捷,但是余樂不喜歡背負責任。一旦有責任,女人就會成為他拋棄的包袱。
  而陸景卻是堅實如山岳的男人,能遮擋住狂風驟雨。也難怪他身邊會有那么的美人圍著他。問題是,他不會隨便的給女孩子遮風擋雨。
  …
  “見到李菲菲又如何呢?”陸景心里有些惆悵。起身離開酒吧大廳,去外面走廊透口氣。
  董晚瑤起身跟著陸景,看到陸景臨窗而立。拿出煙,輕聲喚道:“哥…”
  陸景回頭。見是董晚瑤,笑著招招手,輕輕的擁著董晚瑤曼妙的腰肢,幽香滿懷,“晚瑤,心里是不是怪我沒有履行約定?”
  董晚瑤的生日在陰歷7月6日。他答應在她生日的時候會給她一個完美的第一次。但是,8月份那會兒,他正在江州、云春和眾多紅顏度假。那時候蘇遠正在焦頭難額的應付會揚地塊的事情。
  董晚瑤身材高挑。委委屈屈的抱著陸景的脖子,道:“哥,我不敢說。風白露都比我漂亮呢。”
  陸景輕輕的搖頭,輕輕的拍了拍董晚瑤白色鉛筆褲包裹著豐翹的俏臀,道:“瞎吃醋。我就和她聊兩句而已。我們倆認識有多久了?和她才認識多久?”
  董晚瑤親昵、依戀的抱著陸景,柔聲道:“哥,我怕你不要我了。”
  “你呀,要對我有點信心。”陸景輕輕的抱緊了董晚瑤。要說,他對晚瑤有多么深刻的感情,那是假話。只是。這么一個婉約嫵媚的美人兒對他情深意重,又吻過了、摸過了,再要他對晚瑤放手。那也不可能。
  就在陸景和董晚瑤在“汀陽”二樓酒吧外的走廊上擁在一起輕聲說著話的時候,酒吧內的氣氛卻是被點燃。
  寇小蠻在酒吧中心的舞臺上一曲狂野的舞臺,引得無數泡吧的男人為這個脫掉外面白色棉大衣穿著一身漂亮性感小禮服宛如一只小野貓的女人瘋狂。
  “喔喔--,好瘋狂。我不玩了。”寇小蠻是個小號mm,很靈巧的跑下臺,回到座位。她干這事已經駕輕就熟,不會讓那些牲口占到她的便宜。
  “寇小蠻,你舞蹈水平不錯啊。”余樂經常在夜店、酒吧里泡妞的人,看到寇小蠻這出色的表現立即眼睛發亮。
  接下來。一個夜店小王子,一個酒吧小公主。在汀陽二樓酒吧里旋起的風暴可想而知。泡吧跳舞也是有高手的,就好像酒吧里的樂隊一樣。好不好觀眾都知道。
  晚上十點不過是夜店一族剛剛準備出動的時間。更何況是在交州這樣的大都市。晚上十點正是夜生活的良辰。汀陽傳出的消息,讓一**的夜店愛好者匯聚在汀陽二樓酒吧中。
  人一多就容易檫槍走火。有人趁著酒意摸了一把寇小蠻挺翹的小屁-股,被寇小蠻一腳踹在襠下。余樂為了護著寇小蠻和人提著酒瓶干了幾架。
  至于,王燦、唐悅、謝晉文、風白露自然是看著,不會上去幫忙。墨靜雯倒是有同仇敵愾之心,問題是余樂在泡妞,她上去不太合適吧?
  余樂孤軍奮戰把興奮的大呼小叫的寇小蠻給拖出來,“寇大小姐,你這也太能惹事了吧?回座位接著喝吧。”
  寇小蠻喝了不少酒,斜眼看著余樂,噴著酒氣道:“沒膽子玩了啊?菜,不專業。”寇小蠻比了一個倒立的大拇指。
  我靠,余樂這才發現他惹了一個小辣椒。把寇小蠻往座位上拉去的時候,一名長頭發帶著耳環的小白臉帥哥伸手攔住了兩人,“剛才打我兄弟打的爽吧?臺上人多,不好活動,現在我們算下賬吧。”
  …
  “晚瑤,我讓葉妍訂做了一輛豪華游艇,等12月底交付之后,我帶你出海。”
  陸景興致勃勃的給董晚瑤說著帶她去旅游的計劃,這時,手機突然響起來,接通后,里面傳來墨靜雯驚慌的聲音,“陸景,余樂給人打趴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