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152 去交州

“二哥。”王燦身邊秀色可餐的美女看到陸景幾人進來,優美的轉過身來打招呼。
  “風白露,你怎么在這里?”陸景略微有些驚訝,和先伸出手的風白露握手,笑著問道。又看向王燦。目光意味深長。
  王燦扶了扶眼鏡,對著陸景翻翻白眼,在死黨面前他一貫很輕松。只是,看到陸景身邊的董晚瑤,臉上的笑容變得一滯。
  謝晉文心里發笑。王燦的妻子夏思雨和董晚瑤是同學加閨蜜,這可算是獻殷勤被抓住先行的了。早聽說王燦對京城第一美女風白露很有點意思。
  風白露還是那副嫵媚清冷的模樣,漂亮至極,嘴角微翹的道:“有點事情來找二哥說一聲,正好聽王燦說你在交州,就跟著他過來了。這位是…”
  風白露看向了陸景身邊一身白衣的董晚瑤。她已經感覺到董晚瑤對她的敵意。
  “風白露,這是董晚瑤。她在莫氏集團工作,擔任總裁助理。晚瑤,這是風白露。畢業于英國劍橋大學。王燦和她關系不錯。”陸景這時還是得幫王燦掩護。
  董晚瑤和風白露握握手,在陸景耳邊嘀咕道:“哥,她怎么叫你二哥啊,這不是清芷的專用稱呼嗎?”
  陸景額前冒出黑線,他什么時候還有了專用稱呼,“晚瑤,稱呼而已,不用想太多。”
  一行人寒暄過后,坐到臺下觀看的比賽。goc的比賽采取kof主將制。大屏幕投影上,一連串的精彩游戲湖面紛呈。王燦心思不在游戲上,拉著陸景以吸煙為名到體育館外面。“靠,你小子帶晚瑤過來也不提前說一聲。”
  陸景丟了一支煙給王燦。笑罵道:“我日啊。我怎么知道你跟風白露在一起。”
  王燦無語的翻翻白眼,自知理虧。蹲在地上吸了口煙,慢悠悠的說道:“風家那位不是追求李菲菲,被我嚇得躲到美國去了。委托風白露來向你解釋下。”
  陸景也蹲在地上,和王燦一起吸煙,笑道:“我怎么聽著像是你拐帶風白露呢。”
  “靠啊。”王燦郁悶的叫了一聲,立即轉移話題,道:“你來交州整治謝平秋布置的怎么樣了?”
  “嶺南省公-安廳近期有一個打黑專項治理行動。”陸景彈了彈煙灰,淡淡的說道。目光看向屋檐前方中的夜空。
  王燦想了想,提醒道:“你要小心謝平秋反噬。做她這一行的人很危險。要動手了,最好還是送進去。哦,你不是說高家要和你搬手腕嗎?謝平秋難道會坐以待斃?”
  陸景搖搖頭,“送謝平秋進去有點難,目前只能這樣。她當然不會坐以待斃。我昨天剛到交州,黎修然就打電話約我今天晚上去斗狗場玩玩。”
  “黎家?他們那個圈子里有南海黎之稱的黎家?”王燦沒心沒肺的笑道,“呵呵,你準備怎么辦?你好像沒有斗犬去參賽吧?”
  陸景譏誚道:“我是沒有斗犬。問題是,我憑什么要給黎修然這個面子呢?他叫我去斗狗我就去嗎?我這不是來看電子競技了嗎?”
  王燦翹起大拇指。“哈哈,你小子有個性。你這是沒打算個他們談判的機會啊。”
  陸景和王燦許久沒見,在體育館外的夜風中一邊抽煙一邊扯淡。這時,夜風中走來四名男女。似乎在吵架。
  “子軒,都說了我們不可能了。你問我為什么要呆在和華。很簡單,我告訴你我要給我爸復仇。你信嗎?”墨靜雯脖子上的絲巾迎風飛舞著。
  墨靜雯身邊一名帥氣無比的男生愕然。看著曾經有意的美女決然的跟著另外一名英俊的男子在一起。他會相信這種話嗎?復仇,笑話!
  墨靜雯身后的墨知秋咯咯嬌笑。挑唆道:“子軒哥,你和我姐是我爸在的時候訂的對象。可不要讓她跟人跑了啊。和華的老總很風流的哦--。”
  墨靜雯氣的瞪向墨知秋,“你個小屁孩知道什么?一邊玩去!你喜歡班子軒,自己和他談戀愛。別來惹我。”
  墨知秋精致的桃花臉蛋上浮起一絲笑意,道:“是啊,我就喜歡搶你的東西,怎么樣呢?”
  余樂雙手插在衣兜里,看著這場鬧劇,貌似關系很復雜啊。
  班子軒和墨靜雯是交州大學的校友,其父和墨承有些交情。班子軒和墨靜雯被老一輩建議相互認識,嘗試著交往。班子軒就是墨靜雯天天在公司里說的擋箭牌男友。
  聽墨知秋這語氣,似乎兩人已經交往到一定的程度了。
  至于,墨知秋則是墨靜雯同父異母的妹妹。墨承先和墨靜雯的母親房玉離婚了,然后娶了墨知秋的母親聶問白,之后又離婚了。但是房玉在墨承死后一直控制著墨家的大部分資產。
  貌似,墨知秋對班子軒很有感覺。這里面不僅是感情的問題,似乎還牽扯到墨家資產繼承權的問題。
  “你的助理?”王燦指了指墨靜雯,嘿嘿笑道,“你不出去給人排憂解難?”墨靜雯作為陸景的助理,又是如此的美麗,他自然是過目難忘。
  “我日,這和我有毛線的關系。”陸景沒好氣的道,“我難道還要管助理的感情生活嗎?”
  “靠,這種話你在京城里說一句,誰信啊?”王燦吐出一口煙,悠然的笑道。這時,身后傳來寇小蠻的嬌笑聲,“陸景,王燦,你們兩個怎么蹲在這里吸煙啊,好古怪呢。”
  陸景和王燦回頭,見董晚瑤和寇小蠻正從員工通道里走出體育館。
  作為下屬,余樂對老板的名字還是很敏感的,這不是謅媚,而是職業素質。體育館內歡呼聲陣陣,外面的通道可是靜悄悄的。余樂順著聲音看過去,一眼就看到了體育館一樓通道外墻壁燈光下蹲著抽煙的陸景和王燦。
  陸景無奈的站起來沖余樂、墨靜雯揮揮手,然后回頭問道,“晚瑤,你們怎么出來了。”
  董晚瑤努努嘴,好笑的道:“小蠻找謝晉文借了法拉利的鑰匙,想要在交州大學里面兜幾圈。我對游戲沒什么興趣就先出來了。”
  陸景和王燦都笑起來。里面謝晉文和風白露難道對游戲就有興趣嗎?八成還是以為他們幾個在外面有事情要商量。
  這時,墨靜雯、余樂、墨知秋、班子軒走過來和陸景打招呼。陸景看看美人胚子、有著一雙桃花眼的墨知秋,又看看帥得比金城武還要勝三分的班子軒,道:“我這里在招待朋友,你們有事情先忙去吧!明天上午我聽你們的工作匯報。”
  陸景開口就趕人,他沒興趣處理墨靜雯的私事。自古便是清官難斷家務事。
  余樂早被墨靜雯的家事搞得頭大,追女神也不是這么個追法,有些**是不能聽的,就道:“陸景,我這兒沒什么事,留下來陪你招待朋友吧,不然對不起我的薪水。”
  “你小子什么時候這么有責任心了。行吧。”陸景取笑了余樂一句,答應下來。他自然看得出來余樂是不想陪著墨靜雯了。
  墨靜雯神色不佳,勉強的微笑道:“陸景,我也沒什么事情,你有事情可以吩咐我做。”她不想再應付班子軒和妹妹的糾纏。沒什么意義。
  陸景點了點頭,對王燦道:“把謝晉文和風白露叫出來了,我們找個地方喝酒聊一會。”
  班子軒深情的看了看墨靜雯,對陸景道:“陸先生知道交州最好的酒吧在什么地方嗎?不如我推薦一個。”陸景沒有帶他的意思,但是他還不想和墨靜雯分開。
  陸景淡淡的笑了笑,扭頭對余樂道:“余樂,回答下你情敵的問題。”
  情敵?你妹的情敵!余樂心里郁悶的吐血,貌似班子軒假想的情敵是你啊,“交州最高檔的娛樂場所,汀陽。”
  王燦嘿嘿一笑。今天晚上去謝平秋的場子去喝酒很不錯啊。
  董晚瑤不屑的掃了班子軒一眼。就著點水準還刁難陸景啊。班子軒臉色訕訕的,等在一邊,也不甘心這么離去。
  等謝晉文和風白露詳談甚歡的走出來,陸景一行人坐車前往汀陽。班子軒皺眉沉思了一會,道:“知秋,你先回去吧。我要去汀陽。我擔心靜雯回出事。”
  墨知秋并不是真的喜歡班子軒,只是要展示下她的魅力超越墨靜雯而已,想了想,笑嘻嘻的道:“子軒哥,我和你一起去吧。”
  “那就一起吧,我開車帶你過去。”
  …
  汀陽作為交州最高檔的娛樂場所,里面各種玩樂,應有盡有。五層的高樓,占地足有十幾畝,璀璨的燈光在夜色中尤其引人注目。圍繞在大樓四周巨大的停車場中停滿了各種豪車。
  陸景幾人的車隊進入汀陽絲毫沒有引起混亂。一切如舊,只是陸景身邊跟著風白露和墨靜雯兩個絕色的美女,進入二樓的酒吧之后,立時成為全場男人關注的焦點。
  更別說董晚瑤和寇小蠻姿容也只是稍遜一籌。
  “景少,王少,這邊請。”從交州大學到位于四環線外的汀陽需要半個小時。唐悅已經在汀陽里訂好位置。一名跟班看到陸景立刻迎了上來。
  “再上點酒來。”幾人見面寒暄后,唐悅吩咐道,又環顧了酒吧里喧鬧、迷醉的氛圍,笑道:“嘿,陸景,要是謝平秋知道你今天到她的地盤上來喝酒會是什么表情?哈哈。真是讓人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