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14 秘書人選

黃致遠本來渾濁的雙眼突然變得炯炯有神,閃耀著智慧的光芒,上下打量著陸景。
  陸景淡然自若的道,“我是江州市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陸江的弟弟。我想說服謝澤華做我大哥的秘書,請黃老師教我。”
  黃致遠忽而露出個很古怪的笑容,然后把錢,棋盤,棋子都收了,“棋下不成,去外面喝酒吧。我自己釀的老米酒。”
  說著,他去墻角挑了一小壇米酒,帶著陸景坐到酒館外面的木桌上,拿了兩個青花大瓷碗,到了米酒,酒香四溢。
  “好酒!”陸景品了一口酒,打量了一下落魄潦倒的黃致遠。黃致遠這個人說起來頗有些傳奇色彩。當年因為提拔他的孫書記倒臺被關了小黑屋,他是說什么也不肯在黑孫書記的材料上簽名,在被關著的時候,甚至一度留了遺書,寫著“士為知己者死”,準備自殺。后來被人及時發現搶救回來了。
  他離開官場后,在新月湖邊開了個酒館度日。陸景在前世里有一回在江州棋院下棋,聽他和貶褒歷史人物,頗有見地。后來略加打聽,知道了他的來歷。他那時候在給時任常委副市長的謝澤華當智囊。
  今天回江州,想著來這里先會會謝澤華,勸他出來做事。沒想到黃致遠肯下指導棋,陸景當然不介意花200塊錢問個主意。
  記憶中謝澤華在江州師范大學過得極不如意,經常在這里下棋。但是誰也想不到,他后來走上了江州市市委常委的位置。
  謝澤華中等身材,長相清秀,穿著一件白色短袖t恤,大褲衩,一路慢跑從湖心路而來,五點鐘的夕陽脫著長長的尾影把只有兩車道寬的湖心路染成了金黃色。兩側的水衫木有著奪目的色彩,倒映在湖水里。
  黃致遠拉著他坐下來喝酒,指著陸景道:“這小伙子找你有事。”謝澤華撩起t恤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有些奇怪的道:“哦?什么事?”
  黃致遠狡黠的笑道:“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前面南陽街上有家‘好再來’的小炒店炒菜味道不錯,現在也到了飯點…”
  陸景沒讓他把話說完,笑著道:“我請兩位吃個便飯吧。”
  黃致遠把酒館的門鎖了,把還沒喝完的米酒抱在懷里,在前面帶路。離開時,謝澤華拉著一個老頭說:“老和,回頭我女兒喊我吃飯,你和她說一聲,我在前面‘好再來’吃飯。”
  “沒問題啊,小謝。”
  現在還不過是五點十分,吃飯的人也不多,三個人在“好再來”里面點了韭菜炒蛋,青椒肉絲,清炒土豆絲,蒜蓉小白菜,豬肝湯,就著米酒在角落里邊吃邊聊。
  “我哪里有景少你想的那么清高。”謝澤華頗有些自嘲的笑了一句,“我現在的處境老黃是知道的。有機會自然要出去做事。不然老婆、孩子的日子都不好過。我才三十七歲,還沒到意氣消沉的年紀。”
  陸景舉著酒杯和他碰了一個,本來還擔心謝澤華意氣消沉不愿意出來做事,現在看來全然不是那么回事,他之所以等到三年后胡市長來到江州才重新步入政壇,應該是因為此前一直無人愿意把他拉出困境,而不是他自己的原因。
  從他在跑步鍛煉身體來看,他對未來還是抱著希望的。
  陸景問道:“黃老師有沒出來做事的想法?”
  黃致遠滋溜一聲喝光一口酒,嘿嘿笑道:“官場那些事,我看透了,懶得再進那個大染缸染色,染過一遍還不夠么?我無妻無子,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哪天死了也沒什么牽掛。”說著話,眼神卻是有些滄桑,一看便知道是有故事的人。
  三人說著話,聽陸景介紹陸江的履歷。
  “爸。”一個美貌的少女推開小店的玻璃門走進來,模樣依稀能看到謝澤華的影子,唇紅齒白,眸子黑白分明,穿著件翠綠色的短袖連衣裙,如同新剝的蓮子般鮮嫩。
  “歌兒,你媽媽飯燒好了?過來坐。”謝澤華笑呵呵的招手,讓少女坐過來。
  “黃伯伯好!”少女的聲音清脆,很有禮貌的打了個招呼,然后對著陸景微微一笑。
  陸景沖她笑著點了點頭。黃致遠指著桌上不多的菜肴說道:“老謝,你回家吃飯吧。這幾道菜我打包回酒館慢慢品嘗。”
  陸景結了帳,幾人走出飯館,淡淡的暮色中,南陽街上擠滿了吃飯的學生。在交叉路口,謝家父女左拐回江州師范大學,黃致遠用紅色的塑料袋提著飯盒,忽而高歌道:“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他也不在意學生們詫異的眼光,一路直行,往酒館而去。陸景看著他搖搖晃晃的背影,聽著他滄桑的調子漸行漸遠,“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陸景心里忽而生出些感嘆。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謝澤華和黃致遠兩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了。真正的文化薪火傳承,它絕不是在那些磚家叫獸的書案上,而在生活中。
  “你看夠沒有?”一聲嬌喝把陸景從自己的思緒里拉了回來。陸景看到上次在電梯里不小心碰到她大腿的那個美女正怒目而視。她穿著印花圖案的短袖t恤,牛仔裙,一雙修長筆直,雪白豐腴的大腿半遮半掩,比穿著短褲還要誘人。
  陸景這才發現,自己沉思間不知不覺的站在一個書攤旁邊。攤主就是長腿美女。而他的眼神大概在沉思的時候一直落在她的身上,讓她忍無可忍。
  陸景摸著鼻子苦笑,大概自己潛意思里覺得美女堪比靚麗的風景,眼光不自覺的落在那些漂亮的女孩身上。
  “這本書怎么賣?”陸景隨意的拿了一本書。
  “不賣。”長腿美女從鼻子哼出一聲,她顯然是認出了陸景。這時,一直背對陸景,在書攤后面整理書籍的女孩回過身來道:“蘇子,你別搗亂呀。”說著,她對已經挪開半步的陸景道:“同學,你要買這本書?”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夜色里女孩的聲音極為悅耳,容貌秀麗,鵝蛋型的臉蛋,下嘴唇正下方有一個很別致的凹陷,讓她的美麗十分有特點。這是個讓人一見難忘的女孩。
  女孩拿著書看了一下,臉上的笑容有些古怪,陸景點點頭:“是的。”
  那女孩笑道:“好吧,小學一年級語文課本一冊,我5快錢賣給你。”說著遞給陸景。
  “不是吧?”陸景接過她手上的書湊近來看封面。可不是,是一本小學一年級的課本,可是南陽街這兒全是大學生,這書攤上怎么有小學的課本。
  長腿美女爆笑,扶著秀麗女孩的肩膀,上氣不接下氣的道:“哈哈,笑死我了。我說,你要搭訕,不會挑本好一點的書買嗎?原來你的語文水平只能看懂一年級的課本。”
  陸景笑了笑,鎮定自若的從錢包里拿出5塊錢遞給秀麗女孩,拿了課本,對笑著花枝亂顫的長腿美女道:“蘇子同學,我買給我侄女看不行嗎?”
  說完,還沖秀麗女孩笑著點點頭,方才慢慢悠悠的離去。背后傳來長腿美女的罵聲,“騙鬼吧你,小色狼。”
  …
  半圓形的玻璃頂讓江州麗都酒店充滿了現代感,明亮的陽光從玻璃窗透過來,讓三樓的餐廳明亮無比,令人情緒愉快。
  吳璇和她的母親何女士長得極像,完全可以從她母親的身上看到她以后的模樣。
  餐桌上,何女士端著一支紅酒杯子和陸景隔空示意后,輕輕的啜了一口,微笑著道:“我聽小璇說,景和公司的賬面上還躺著2千萬,想問問陸先生有沒有興趣投資電器一廠的那塊地。我打算把那兒建成一個現代化的酒店。”
  “那一帶都是民國時期的建筑吧,建個現代化的酒店是不是太突兀了。”陸景笑了笑。賬面上躺著2千萬還真是塊肥肉,這么快就有人盯上了,可惜他們不知道自己早就決定了它的去向。
  “呵呵,那里的地段極好,離林元區的市中心不過半個小時的車程,隨著城市的發展那里,遲早是要拆遷的。”何女士淡淡的笑著,“市里已經放出消息,有意賣出那里的地皮換出資金進來改造江州電器一廠。”
  “聽何女士的口氣,只要資金到位就能拿下來?”陸景微微有些詫異,這樣的政府工程,不是說有錢就可以拿下,是要有關系才行的。
  “不錯。”何女士極為自信的點點頭。
  陸景想了想,說道:“我也不瞞何女士,那兩千萬我另有用途,不可能投入到酒店上面來。”見何女士臉上有失望的神色,陸景笑著道:“不過我有個朋友,他挺有實力的,我可以介紹他和何女士談談。”
  “哦?”
  “當陽路11號那兒正在建設的興華酒店,不知道何女士知道嗎?我朋友是興華酒店的老總。”
  “你是說王興華?我遠遠的見過他一次。”何女士笑了笑,“那行。我等你電話。”接著又笑道:“我在漢寧區那邊有家高爾夫球場,改天請陸先生過去打高爾夫。”
  陸景笑著點頭,“行啊。”
  何女士坐在白色的奧迪車里,看著婉拒了她相送的陸景坐上出租車離開,回頭問女兒,“小璇,他怕是還不到二十歲吧?”
  “恩”吳璇笑著點點頭,她今天吃飯時沒怎么開口說話。
  “你爸是瞎整,讓你去和那個什么方華天談朋友。你不要太擔心,我不會同意的。大不了,你不要他們吳家的東西,過來給媽幫忙。”
  “媽,你最好了!”吳璇嬌笑著湊過去在她媽臉上親了一口。
  “你這個瘋丫頭,沒大沒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