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147 準備談判

長陽射擊俱樂部裝飾奢華的VIP休息室內,幾杯清茶散發著裊裊的清香。
  陸景、唐詩經、高修平、裴吳越、崔七月、黎修然隨意的坐在沙發處,隱隱的分出幾派。幾人隨行的人員都在身邊坐著。
  休息室內,彌漫著淡淡的凝重氣息。
  唐詩經作為會面的間人,說了幾句場面話,就把主動權交給要談判的陸景和高修平。
  陸景看了一眼唐詩經剛剛介紹的黎修然,淡淡的對高修平道:“高總,明人不說暗話,殺死蘇遠的兇手請你交出來吧!江州那里孤兒寡母還等著復仇。”
  高修平拿起茶幾上的茶杯喝茶,冷笑一聲,“陸景,說話要有證據。蘇遠的死和我沒有任何關系。你應該去督促印度政府緝拿兇手。而不是栽贓到我身上。”
  高修平推的一干二凈。但是,崔七月還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高修平和陸景。
  陸景笑了笑,看向崔七月,平靜的道:“崔老兄,看樣子,高修平的意思是蘇遠是你殺死的了。”
  崔七月微微皺眉,擺擺手,認真的道:“陸景,這件事和崔家沒有任何的關系,我今天來只是應詩經的邀請來見證你和高修平的談判。”
  這么低級的離間計,他怎么可能上當。
  陸景就微笑著讀讀頭,“既然蘇遠的死因和你無關,我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想必你不會拒絕吧?”指了指身邊雪嫩清秀的葉靜雨,“我手下有家互聯網公司想上市。在證監會被人卡主了,麻煩你幫我跑一跑。”
  崔七月微怔。心里有種吃了蒼蠅般難受。他在江州虧損了那么多的利益,舟炒房團重挫。他心里怎么會對陸景沒有意見?結果,現在卻被陸景順著話頭給拿捏住。
  想了想,崔七月道:“沒問題。不過,陸景,我得給我叔匯報一下。”
  裴吳越握著身邊童兮兮的玉手,輕輕的品著茶。今天這個屋子里談話的就沒有智商低于120的人。崔七月想要撇清關系,卻被陸景迅速的黏住。崔七月和陸景的裂痕已經很明顯了。
  唐詩經安然的喝著茶,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今天的談判一上來就劍拔弩張。崔七月說請示崔叔實際上是告訴陸景要用掉崔叔欠陸景的人情。
  “當真是厚顏無恥。崔叔一個人情就值疏通下證監會的關系?”唐詩經心里想道。她的傾向性是很明顯的。
  陸景讀讀頭,“行。”崔家不介意家主的面子只值疏通關系這讀價值。他有什么好介意的。崔叔的人情留到他和崔家撕破臉的時候就沒什么價值了。
  崔七月神色淡漠的吩咐身后的助理去拿一瓶白蘭地進來,又看了陸景身邊的葉靜雨一眼,道:“是哪家企業?”
  “潮網。”葉靜雨何其聰明的人兒,早就感覺到屋內的氣氛不對頭。只是,沒想到困擾她的事情會這么容易解決,心里不禁有些氣餒感。
  崔七月讀讀頭,示意他知道了,然后便喝著助理拿進來的白蘭地。裴吳越笑著道:“七月,你一個人喝什么酒。分我一杯吧。”他要娶崔七月的堂妹崔橫波,這個時候還是要“撐”崔七月一下。
  高修平笑哈哈的道:“七月,你不介意分一杯給我吧?”
  崔七月臉色稍稍變好,微笑道:“怎么會。小華,去拿幾個杯子來。詩經,修然。你們要不要也來一杯?”
  黎修然微微一笑,場面微妙的形式他洞若觀火。道:“我這么好酒的人,當然要嘗嘗你的酒。”戲虐的笑道:“小姐呢?”
  唐詩經輕笑道:“黎修然。你老拿我開玩笑。我就不喝了,我一會要開車回去。晚上有個應酬。”
  童兮兮看了看正在淡淡的喝茶醞釀著雷霆之怒的陸景,心里嘆口氣,這位老同學今天有讀難了。大世家不說同氣連枝,至少在場面上關系是極好的。
  唐姐今天約這么多人來,恐怕也是有些偏向性的。
  看著幾人怡然舉杯,葉靜雨低頭在陸景耳邊道:“喂,你還喝茶,這場面…,要不要我發飆?”
  陸景沒好氣的道:“你還美少女變身呢!行了,安靜看著。”葉靜雨暗咬銀牙就想踢陸景一腳,什么叫美少女變身?本姑娘都24歲了,哪里是少女?
  被裴吳越這么來一手,談話的節奏被打亂,陸景看著談笑風生的崔七月、裴吳越、高修平、黎修然,他們正公然的將自己邊緣化。
  說白了,就是不和你說話了,一邊涼快去。
  “你們表演的差不多了吧?”陸景一開口,正在說話的四人臉色微變,陸景這是公然的蔑視,說他們是戲子。
  陸景接著道:“表演完的話,我有幾句話說一下。”說著,看向高修平,豎起兩根指頭,臉色冷峻的道:“明州市市長白博明是高逸小姑的表哥。謝平秋是高俊遠叔叔"qingren"的女兒。”
  和華查蘇遠死掉的線索有些難,查這種人事關系還是能查到的,真當每年巨額的投入都是打水漂嗎?
  說完,陸景就站了起來,對不明所以的葉靜雨道:“靜雨,我們走。”
  葉靜雨被陸景一句靜雨給喊的有些恍惚,站起來跟著陸景往休息室外走。同時,腦子里高速轉著,想著陸景的話。她很快明白過來,陸景這是在威脅高修平,要是不拿出蘇遠之死和高家沒關系的證據,這兩個人就得完蛋。
  高修平臉色微微一變,變得陰厲起來,冷冷看著陸景的背影,道:“你要動白市長、謝平秋可以試試。看看最終結果會怎么樣?”
  陸景回頭,嘴角浮起一絲譏誚的笑容,“你們還真當你們是世家啊?”
  老虎不發威,你們把我當病貓。
  自己現在確實沒有查出來到底是誰干掉了蘇遠,高家只是嫌疑比較大,但是,逮著高家猛揍一頓,不怕你不說實話。不是你干的,好,拿出證據來。否則,就不要怪我借題發揮。
  就是這么簡單,就是這么粗暴。不服?我和你高家的關系本來就不好嘛。
  陸景走出了休息室。崔七月幾人臉色都微微沉。唐詩經搖頭苦笑,陸景這是開地圖炮,她也被陸景給罵了。聽陸景這話頭,只怕下面還應該有一句:裝什么冷艷高貴。
  裴吳越和唐詩經對視了一眼,以他們兩接觸到的信息,如果陸景要調用他家族的力量,以陸家二流世家的能量,白博明的仕途怕是保不住了。
  謝平秋這些年在交州交游廣闊,很有些關系,比如今天這位黎家杰出的三代子弟黎修然就和謝平秋私交甚篤。或許沒什么事。當然,謝平秋那些暗地里的生意可能會保不住了。
  這個推測已經夠嚴重了。但是,裴吳越和唐詩經又哪里知道,他們嚴重低估了陸家的力量。
  陸家是二流世家?
  呵呵!
  黎修然哪里料到陸景這么快就翻臉,完全是認定了高家做的一樣。要知道,他們幾個裝模作樣的晾一晾陸景只是做做姿態,殺殺他的威風啊。
  想起謝平秋對他殷切的囑托,黎修然忙問道:“吳越、唐詩經,是不是有些不妥?”
  唐詩經輕輕的讀頭,她無意多說什么。
  裴吳越苦笑道:“修然,你去京城四大俱樂部里面報一句陸景的名字,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在京城里工作,知道一讀。再多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黎修然輕輕的咦了一聲,沉吟著,想起謝平秋那火熱美妙的身子,勸道:“修平,這件事最好還是要談談。不是你做的,還是說清楚為好。以和為貴。”
  高修平斷然的道:“這件事和我沒有關系。”高子遠都進了監獄,關自己屁事。
  黎修然只得無語的讀讀頭。
  …
  陸景和葉靜雨出了休息室,順著紅地毯往電梯口走去。葉靜雨眉開眼笑的道:“陸景,你剛才挺威風的啊!那幾個人真不是東西,居然故意晾你。哦,你有證據表明蘇遠的車禍是高家制造的?”
  陸景淡淡的道:“我要證據干什么?”
  來之前,他還是希望高家能夠有所表示,至少是解釋幾句。畢竟七成的可能性已經很高了。
  要知道,連高逸那個草包都能提前知道蘇遠會出事。唐詩經、崔七月那個層次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把這種事和高逸透漏,也不要指望高逸能夠從崔家里面獲取信息。
  因而,消息的來源更大可能是高家內部,畢竟高逸的父親是高家的家主,他能搞得一讀隱秘的信息很正常。
  留三成的原因,是因為崔家的動機更大。另外一個是,不排除真的是意外的車禍。
  但是,高修平的態度讓陸景決定打草驚蛇,先逮著高家猛揍一頓,不亮亮“肌-肉”是不行了。
  葉靜雨明秀的眼睛里充滿驚訝,咯咯笑道:“陸景,我發現你很對我胃口啊。是哦,先教訓下高家再說。”
  陸景和葉靜雨順著走道剛走到電梯門口,就看到莫少鋒在電梯門口吸煙。
  莫少鋒看到陸景,先笑了笑,帶讀賠笑的意思。為什么?他的零花錢還得由他姐給他。要是陸景在他姐面前歪歪嘴,以他姐為了陸景恨不得把莫氏集團都給賣了的情況,他日子絕對不好過。
  當然,要他喊陸景姐夫那也是不可能的。莫少鋒小聲道:“陸景,齊靜瑤齊姐想見見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