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146 鎖定大門

黃海半島酒店的豪華套房中,高修平抽著煙,看著窗外上午時分籠罩在深秋和熙陽光中的城市。
  “咯吱”一聲門被推開,齊開誠悄然走進來,輕聲道:“高總,唐小姐過來了。”
  一聽到“唐小姐”這三個字,高修平嘴角浮起一絲苦笑。此唐小姐非彼唐小姐。齊開誠當然不可能把唐詩經給他送來。來的是上次和他有過一夕之歡、在黃海戲劇學院就讀大二的唐萱。
  而就在剛才,唐詩經給他打電話:陸景要和他見面談談蘇遠死亡的事情。顯然,陸景已經掌握了某些東西,認為蘇遠的死和他有關。這個消息讓他心里很不舒服。
  高修平離開窗戶,對齊開誠、唐萱點點頭,坐到茶幾邊的沙發上。齊開誠悄然的退了出去,帶上門。留下一名嬌媚可人的女孩。素色襯衣、淺灰色打底褲,顯得青春嬌美。
  “小萱,去隔壁房間里玩玩,我要想點事情。”高修平本是打算今天和唐萱放松一下,沒想到接到了唐詩經的電話。看到嬌美的少女,曲線姣好。小屁-股在淺灰色打底褲的包裹下翹翹的,還殘留著處-女的韻味。他心里立即有些在她身上耕耘的渴望。只是還是得先辦正事。
  豪華套房里有三個房間,唐萱乖巧的點頭,去了隔壁的房間。心里尋思著這位幾個月前拿走她第一次的高總是何方大人物。
  高修平想了想,撥了香港的一個號碼,“三叔。蘇遠的死,陸景懷疑到我頭上了。他委托唐詩經轉達了和我見面的要求。”
  高俊遠此時正在香港。沉思了片刻,道:“謝平秋那里傳來消息。交州有人在查她。你和陸景見見吧。不見,反而顯得心虛了。陸景查不出來是遲早的事,你看著辦吧。”
  “…”高修平頓時有種把電話砸了沖動,什么叫我看著辦?我怎么看著辦?真是個老狐貍加老烏龜,你難道不明白我打這個電話的意思,偏偏一點責任都不肯擔著。
  高修平想了想,給唐詩經回了一個電話,“詩經,我和陸景見面沒問題。你安排吧。聽說七月和吳越都在黃海?”既然陸景要找自己的晦氣,自然是水越渾越好。
  電話里唐詩經不假思索的笑道:“嗯,他們都在。這樣吧,訂在今天下午三點在長陽射擊俱樂部里見面。我會把他們幾個叫上。”
  …
  黃海作為魯東經濟重鎮,和華旗下的各家公司在黃海都設有辦事處,景華、盛泰電器等幾家企業甚至在黃海設有分公司。
  只是,陸景在黃海這段時間并沒有選擇公司里去上班,而是停留在麗景度假村的1號別墅里匯聚、分析傳來的各種消息。
  麗景度假村是是麗都酒店集團在黃海海邊開發的度假別墅區,包括各類度假設施。以及連續三年贏得國最佳高爾夫球場稱號的吳苑高爾夫球場。
  在度假村的門口是總服務區,設有度假酒店(黃海麗都酒店)、餐廳、會所、酒吧等等服務設施。臨近午飯時,陸景正在麗景度假村的吳苑餐廳包廂葉靜雨吃飯。
  葉靜雨身材嬌小消瘦,穿著厚厚的淺灰色秋裝。雪嫩清秀。
  看了看陸景,葉靜雨桌子底下穿著黑色高跟靴子纖細的腳輕快的晃著,心情極為愉快。
  她近段時間在黃海推動潮網上市。聽四姐說陸景在黃海,過來匯報工作。今天名為匯報工作。實際上是來求援。她推動潮網上市遇到了阻力。審批遲遲無法通過。
  “陸景,景華是潮網的大股東。你可要幫我解決這個問題。”葉靜雨撇撇嘴,不滿的吐糟道:“那幫券商和證監會的審批人員都是豬頭,明明材料上都寫得明白的,非得要我一遍又一遍的重做。”
  互聯網的事情,陸景基本上沒有過問,全權給葉靜雨處理,這時聽完葉靜雨的敘述,頓時哭笑不得,道:“葉靜雨,你今年24歲了吧?怎么做事還這么沖-動!你得罪人了還不知道?”
  葉靜雨的性子一向是有些乖戾,飛揚跳脫。只聽她的描述就知道她得罪證監會里面的某些人了,也不知道是誰。
  葉靜雨一雙明秀的眸子滴流滴流的轉著,生動無比的看著陸景,聲音清脆的道:“我知道啊,所以來找你幫忙。”
  我日!陸景都有拍死這小妮子的心思,揮揮手,嘆道:“真不知道葉俊和葉斌是怎么能容忍你的。行了,這件事我處理。我下午要去和高修平見面,你跟我一起去。”
  葉靜雨不樂意的翻翻白眼,又聽到陸景說這件事他要幫忙,隨即,白皙的手掌托在瓜子臉下顎上,笑道:“陸景,你準備找高修平幫忙?四姐不是說你要找他麻煩嗎?”
  “不是找他幫忙,是另有其人。”陸景喝著湯說道。
  葉靜雨便不再問,挑挑揀揀的吃著精美的菜肴。吳苑餐廳的菜是極好的,但是,陸景點的菜不怎么合她的口味。
  見葉靜雨這樣子吃飯,陸景無語的笑了笑,好像葉靜雨挺怕自己的,按照她的性子不是應該直接出去買一個面包來吃以示抗議的嗎?在自己面前倒是由一只驕傲的小天鵝變成了一只乖巧溫馴的小貓。
  陸景也沒招呼服務員給葉靜雨換菜,吃著飯,忽而想起一件事來,笑問道:“葉靜雨,你怎么把高逸在新豐公寓的房子給買下來了。”
  葉靜雨清秀白皙的臉蛋上浮起一絲嬌羞的緋紅,避開陸景的眼睛,夾著菜,道:“就是買來投資咯。你問這些干嘛?”說到最后,有些故意裝出的惡狠狠的語氣。
  陸景眉頭一挑,看著葉靜雨。
  葉靜雨忙有些心虛的補充道:“雪姐和高逸算是朋友,我和高逸也認識,他找到我頭上了,我當然樂意占他的便宜。反正江州的房價還要漲的。”
  她不想告訴陸景真正的原因,但是,她在陸景面前不敢囂張,見陸景有些不滿她剛才的語氣,連忙換個理由補救一下。
  陸景隱隱覺得葉靜雨說的不盡不實:以葉靜雨那性子,根本就看不上高逸那個草包。高逸求到她頭上,她要肯伸出援手那才叫見鬼。不嘲諷得高逸吐血就算不錯了。
  只是,陸景現在也沒功夫想為什么,點了點頭,道:“吃飯吧。”
  葉靜雨柔順的哦了一聲,片刻后,一邊吃飯一邊向陸景打聽著蘇遠的死因。
  她和蘇遠曾經是商業合作伙伴。當時,科訊的銷售都是蘇遠一手負責的。
  …
  長陽射擊俱樂部。
  砰砰的槍聲響徹在隔開的射擊館內。一名漂亮的少婦帶著耳機,穿著輕薄的羊毛衫正在2號靶位雙手端著槍射擊。一名英俊的青年笑瞇瞇的在旁邊陪著,眼神偶爾從少婦的背上滑到她白色西褲包裹出的豐翹美-臀上。
  片刻后,靶位報出十環的結果,少婦心滿意足的放下手槍,擦著汗,頭也沒回的笑著道:“少鋒,你再這么看著我,小心我在你嚴哥面前告你一狀。”
  “齊姐…”莫少鋒表情尷尬,仿佛是做錯了事被老師抓住的小朋友,懦懦的不知道說什么。
  長陽射擊俱樂部是他和嚴景銘一起開的射擊俱樂部。齊靜瑤是嚴景銘的情-人,經常來這里休閑放松。他一般都會過來過來陪著。齊靜瑤清艷臉蛋跟性-感身材對他有很誘-惑。
  莫少鋒一向有戀姐的情結。
  齊靜瑤咯咯一笑,伸手拍了拍莫少鋒的臉,嗔道:“沒膽鬼。待會安排一間在陸景他們隔壁的房間,我想要聽聽他們談什么。”
  莫少鋒詫異的道:“齊姐,你怎么知道…”
  “唐家小姐在你這兒訂場子,我能不知道嗎?”齊靜瑤嫵媚的嬌笑,在莫少鋒微微隆起的褲子上拍了一記,“嚴景銘去好萊塢快兩個多月,我有段時間沒那個。我現在去洗澡換衣服,你敢不敢跟著來?”
  調-戲純情小男生很有意思。
  莫少鋒微微彎著腰遮掩他的丑態,苦著臉。他哪里敢碰嚴景銘的女人,“齊姐,別說笑了。”
  齊靜瑤笑著詰問,“怎么,陸景是你姐夫,你還怕嚴景銘嗎?”嚴家的勢力已經衰退了。今年上半年京城發生的事情很好的說明了這一點。
  京城第一美女由嚴景銘的妻子蘇琳換成了風白露。據說是陸景一錘定音。自己也得考慮一旦嚴景銘的船沉了該何去何從。
  所以,劉怡秋來找她問平鴻基金的消息時,她會告訴劉怡秋并幫她保密。
  莫少鋒臉皮抽搐了兩下,不知道該怎么說。
  一方面陸景是他姐夫讓他很不爽,他和陸景還有些小恩怨;另一方面,他姐跟著陸景,他其實不反對的,甚至很高興看到姐姐能找到終身所托的人。他對陸景的感官很復雜。
  齊靜瑤微微一笑,走近莫少鋒,語氣輕柔的道:“少鋒,去安排吧。沒準,齊姐高興了會給你打一次手槍獎賞你。”
  “齊姐,那,那還是算了。”莫少鋒彎著腰,落荒而逃。他也玩弄過不少漂亮的女人,但是面對齊靜瑤這樣美貌與智慧并重的女人,就被吃得死死的,如同純情小男生。
  齊靜瑤掩嘴嬌笑,花枝亂顫。
  …
  下午三點許,幾輛豪車分別駛進了長陽射擊俱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