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144 線索

殯儀館內的靈堂中一片肅穆,賓客吊唁,親友在一旁答禮。旁邊的休息室里,熊為明沉痛萬分的和蘇時文握手。哪里想到這輩子居然會攤上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悲劇。
  “老蘇,印度那邊兇手還沒有找到?”熊為明抖抖索索的接過蘇遠小舅遞來的煙,點上了問道。七八名至親的親屬都圍坐在休息室里。
  蘇時文搖搖頭,聲音干澀的道:“沒有。看情況,是沒希望了。”他心里此刻比任何人都難受。但是,蘇遠的后事還要他操勞。
  熊為明拍了拍蘇時文的手,眼睛里有一絲厲色閃過,低聲道:“陸景還在查,會有一個交代的。跑不了。”
  他作為蘇江省曾經的省委副書記,這番話說的很有信服力。周邊的親友都是訝然的看過來,這會兒才隱約有些明白,蘇遠車禍背后竟然有大文章。
  蘇時文沉默的點點頭。心里嘆口氣,想不到最終還是要借助兒子生前對頭的力量來查兇手。
  這時,熊玉嬌穿著一身白色的孝服進來,看到父親過來,眼淚止不住的掉下來,“爸!”心里凄苦萬分。
  她本來已經和蘇遠和解了。蘇遠臨去印度前也給她說過,事情很順利,不出兩年就可以開發完成會揚地塊的商業新鎮開發。她憧憬著未來的生活,沒想到迎來了人生重大的打擊。
  熊為明抹了抹眼睛,扶住女兒,“玉嬌,苦了你啊。”見女兒傷心的厲害,又忙轉移她的注意力,“耀耀呢?”
  熊玉嬌凄苦的抽泣道:“他祖母帶著他,不敢給他說。爸,一定要查出來是誰,否則,蘇遠死不瞑目。”
  熊為明鄭重的點點頭。自己豁出這張老臉也要讓做這件事的人付出代價。
  …
  …
  平鴻基金位于黃海寸土寸金的商業中心區,安北區,黃海金融大廈中。這家被評為國內十大私募基金中第六的基金在國內的基金行業中很有影響力。
  掌握著這家資本達到50億元巨輪的舵手叫張子昂。下午時分,安北區的一間高檔幽雅的茶館里,榮譽等身的張子昂卻是恭敬的和一名坐在圓桌邊的男子說話。
  “七少,最近黃海創意聯合集團的湯開復一直在打聽平鴻基金的消息。要不要給他一點厲害瞧瞧。”
  京城來的陸二少發飆,正在試圖查找他庇護的一個小商人死因。但是,這件事,張子昂根本就沒有參與。反倒是身邊有虎視眈眈讓張子昂很窩火。
  崔七月笑著擺擺手,自信的道:“平鴻基金有什么東西是不能給他知道的嗎?”
  “不能給他知道的多了。”張子昂心里腹誹,臉上卻是微笑道:“七少,我明白了。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崔七月嘴角翹起來,品著清茶。
  他和高修平通過電話,高修平矢口否認是他做掉了蘇遠。陸景打聽消息,傳遞出他非常不滿的信息。這個施壓壓力的方法多半不管用。反正,崔家這里是不怕陸景的。
  崔七月放下茶杯,吩咐道:“今年的賬好好操作一下,別給陸景查出什么破綻。最近宜靜不宜動。”
  “放心吧,七少,黃金期貨那里沒有任何問題,估計還能小賺個幾千萬。”張子昂笑了笑,信心十足的告辭離開。
  …
  …
  麗景度假村的1號別墅里,陸景放下電話,眺望著遠處波瀾起伏的海面,明月初升。
  “怎么愁眉苦臉的?誰的電話。”葉妍走到陸景身邊,給他批了一件外套。她昨天從建業飛到黃海,去深藍游艇俱樂部那里露了個面,就來麗景度假村這里照顧陸景。
  吳璇和方琴都給她打過電話,陸景來黃海之前感冒了一場。據說是和何夢瑤一起感冒的。
  “熊為明的電話,他請我務必要查出來殺死蘇遠的兇手,他豁出命會讓那些人受到懲罰。”陸景輕輕的摟過葉妍,她嬌柔的身子香噴噴的,“但是,我委托了湯開復,他還查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和華這邊的情報渠道只能收集一些公開的資料,負責人的層次不夠,接觸不到張子昂的圈子。”
  公開資料自然是顯示平鴻基金這家喜歡配備黃金期貨的私募基金正常得很。
  葉妍笑吟吟的問道:“你不是唐家六小姐關系很好嗎?怎么不讓她幫你查查。”
  陸景就笑,“你以為我沒有提這個要求嗎?但是,唐詩經說六大世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她要是幫忙調查張子昂就是徹底和崔家翻臉了。所以,她不能。”
  這時,陸景的手機響了起來。陸景低聲說了幾句,放下電話對葉妍道:“小妍,你晚飯自己吃,我去見個人。她或許知道一些隱秘的消息。”
  葉妍點點頭,惦記腳尖溫柔的吻了陸景一回,然后嫵媚的喘著氣道:“注意吃飯呢。吳璇和方琴都很關系你的身-體。我晚上要給你量體溫,還是稍高的話,我不讓你喝酒了。”
  陸景抱著葉妍,齊劉海映襯著她國色天香的姿容,十足的古典韻味,雪膩的臉蛋上帶著動情的緋紅色,誘-人無比,笑了笑,心里有溫暖的情愫涌動著,答應道:“行,我知道了。”
  …
  …
  陸景這次來黃海,跟在身邊的是清秀的十三。十三在麗景度假村里借了一輛不起眼的白色5系寶馬。在黃海這座大都市里,開5系的寶馬的人只能算是中產。
  寶馬緩緩的停在黃海戲劇學院外一間不知名的酒店停車場里。陸景今天要見的人是劉怡秋。當初他布置在黃海的一枚棋子。那時陸景許她的一家兩三百萬的地產公司現在已經發展到四五億的資產。
  只是陰錯陽差,劉怡秋跟著劉勇志去了魯東的省會徐城,現在成了徐城的名媛。
  這家叫做黃海金臣酒店位于臨街的一家寫字樓中,在夜里七點中的時候似乎人很少。坐專用電梯到7樓,在服務員清脆的“歡迎光臨”聲中帶著十三徑直到720套房里。
  金臣酒店其貌不揚,里面的裝飾卻是奢華精美。套房里的水晶吊燈,溫馨浪漫的客廳,風格華麗的窗戶,讓人仿佛置身于5星級酒店中。
  劉怡秋早早的等在客廳里,吩咐服務員上菜之后,看到陸景身后清秀精悍模樣的十三,親密的挽著陸景的手臂招呼陸景落座,笑道:“你還是和江州那樣,保鏢都要看相貌。”
  她個子修長窈窕,穿著紫色毛衣,黑色的打底褲,整個人曲線畢露。高聳的乳-峰像山峰一樣挺立,打底褲勾勒著渾圓的俏臀曲線,勾-引著男人的目光,美俏艷麗。
  陸景微笑著拉開椅子坐下,道:“你現在倒是混的很吃香。”敘著舊,很快就上了菜。屋子里開著空調,陸景吃了一會,熱得脫下灰色的外套,問道:“有消息沒?”
  劉怡秋笑顏如花的給陸景倒酒,道:“陸景,我可是冒了很大的風險才打聽到的消息啊,你要不要獎勵我一下。”
  看著美俏艷麗的劉怡秋款款的暗示著,陸景笑道:“這看你的消息有多少價值,我會付錢給你的。”
  劉怡秋吃吃笑著丟了一個眉眼給陸景,“我就這么入不得你的眼睛啊,要說我比關寧也就差一點,你不想試試我的味道。今天晚上很長哩,我保證會讓你舒服。滿貫全壘打哦--。”
  劉怡秋這幅煙視媚行的范兒讓陸景無語,道:“吃飯的時候不要說這個。說消息吧!”
  劉怡秋嬌笑,她也不敢真讓陸景不耐煩。別看陸景很好說話的樣子,還愿意拿錢買消息,但是陸景手里可是捏著她致命的把柄的。“我找齊靜瑤打聽過消息,她在黃海這邊很吃得開。張子昂最近似乎沒有異常。”
  陸景挑了挑眉毛。這是什么消息,似乎沒有異常?那到底是有沒有異常呢?
  劉怡秋知道光靠這個消息沒法過關,趕緊補救道:“還有個消息你應該很有興趣。東南狼王墨承的死之前曾經和平鴻基金對手操作黃家期貨。那一次,平鴻基金虧損了1億美元。”
  “哦?”陸景神色微動,拿著酒杯輕抿,沉吟起來。墨靜雯父親居然不是正常死亡,而是和崔家有關。沒想到打聽蘇遠的死因查出這個消息來了。
  陸景正沉吟著,突然覺得脖子上有熱氣,回過神一看,劉怡秋已經湊過來,低眉順眼的道:“陸景,我的能力只能打聽這么多的消息。你拿我出出氣吧。”話里有幾絲懇求。
  現在豪奢風光的日子,劉怡秋如何想失去。但是,陸景要是不高興,毀掉她現在的生活也就一個電話的事情。
  陸景微微皺眉。劉怡秋嚇了一跳,趕緊吻著陸景的脖子,她不敢吻陸景的嘴唇。豐-滿的胸部蹭著陸景的肩膀,俏臀坐在陸景的手巴掌上輕輕的扭著。試圖討好他。
  “靠,你把我的脖子當抹布擦嘴啊。”陸景沒好氣的把劉怡秋推開,道:“行了。沒怪你呢。我在想這個消息怎么處理。”
  劉怡秋察言觀色的本事早就練出來,見陸景是真不打算追究她辦事不力的過失,咯咯嬌笑起來,順勢的給陸景倒酒,然后拍拍胸口,媚媚的道:“嚇死我了。”
  陸景哭笑不得。劉怡秋確實是個尤物,要不然當初方華天也不會把她從黃哲手上搶過去。剛才那一套誘-人的動作讓他有些起火,褲子都撐起來了。隨即反應過來,訓斥道:“你搞什么鬼,酒里面是不是有問題?”
  劉怡秋低頭輕聲道:“一點助興的東西,對身-體沒害處。”說著,抬起頭,舌尖輕輕的舔著紅唇,“陸景,要不我幫你釋放出來?”
  陸景搖搖頭,起身拿起外套,道:“行了,我是不講道理的人嗎?回頭有50萬會打到你賬戶上。你下次不要再搞這些花樣!”
  當初把方華天搞定了之后,劉怡秋都敢光溜的張開腿給自己看,今天這陣仗對她來說,算是當了名媛之后有所收斂了。但是,自己真的不喜歡。
  “哦。”劉怡秋吐吐舌頭,不敢再撩陸景,在酒店窗戶口看到陸景的車離開,摸摸臉,美艷的笑起來,不知道在想什么。r115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