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142 情意感冒死亡

“我一開始聽到這個消息也感覺難以置信。”宋雨綺輕聲向陸景解釋,“只是,我已經向景華(印度)分公司求證過,消息千真萬確。今天上午八點多的時候,蘇遠從酒店出發,去印度airl公司總部洽談合作的時候在市區遭遇一起車禍。兇手當場逃逸。現在還沒有抓捕歸案。”
  新德里的時間比國內城市時間要晚2.5個小時。現在12點多,印度時間是近10點,事故發生已經過了近2個小時。
  陸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雨綺,你判斷是意外,還是刻意的兇殺?”
  宋雨綺挽了挽秀發,謹慎的道:“我說不準。印度本來就很亂的…”
  陸景目光落在吳璇身上,問道:“吳璇,你的判斷呢?”
  坐在墻邊軟椅上的吳璇搖搖頭,道:“陸景,我也說不準。”這件事事關重大,沒有確切的證據,她不好下結論。
  不是說,陸景和蘇遠有什么交情。陸景一直都有把蘇遠“干掉”一勞永逸的心思,只是礙于蘇遠不招惹他,相反還低頭,陸景沒有合適的理由下手。
  問題是,前些時候,蘇遠的丈人熊為明求到陸景大哥頭上,陸景現在正在庇護蘇遠。江州的事情剛剛完結,崔家灰溜溜的敗走。眼看???..n庇護的任務已經完成,結果,就在這時候,蘇遠居然出事。
  要是蘇遠的死是人為的,這就是赤裸裸的在挑釁陸景。如果陸景連蘇遠都護不住,這對他的威望會有非常大的打擊。通俗點說:護不住小弟的大哥。是沒有人追隨的。
  陸景沉吟了一會,轉身握了握何夢瑤的素手。溫聲道:“夢瑤,你下午好好休息。感冒很快就會好的。”
  何夢瑤點點頭,俏臉粉紅的清聲道:“你去忙吧!關寧在這兒陪我說話。呃…”
  說到最后,欲言又止。她想問陸景身體好點沒,只是這么多人在這兒,她說不出口。
  關寧幫陸景整理著有些凌亂的頭發,道:“你去呀,注意身體。我下午沒什么事在這兒陪著夢瑤。不用擔心。”
  陸景笑著點頭,“我會的。”要不是余樂和墨靜雯在這兒礙著,他現在都想吻關小寧一口。
  吳璇幾人與何夢瑤道別之后。和陸景一起徑直出了醫院,剛出醫院門口,正好碰到邵秋蘭開著藍色的甲殼蟲與何夢明一起送午飯過來。藍色的甲殼蟲靠邊停下。
  邵秋蘭落下車窗,探身出來問道:“陸景,你不吃午飯嗎?我給你帶了午飯。”以她和何夢瑤親密的關系,知道何夢瑤生病了,自然會來看何夢瑤。
  她到的時候陸景正在隔壁的房間里熟睡。剛好到了中午,她開車送小明去何家菜館拿午飯,也有陸景的一份。
  “姐。蘇遠出事了,我們正好要回景華研發大廈那邊。”陸景走到車窗前,對知性精致的邵秋蘭溫聲說道。
  副駕駛上的何夢明遞了一個鋼質的保溫瓶過來,“陸景。拿著去辦公室吃吧!我給你做了你最愛吃的紅燒北湖魚。”
  陸景微笑著接了過來。怎么感覺有些怪怪的。自己照顧夢瑤,順帶著是小明照顧自己。
  目送陸景一行人離開,邵秋蘭開著車。不解的道:“小明,陸景和蘇遠的關系惡劣。蘇遠在印度出事,陸景怎么會這么急著趕回公司處理事情?”
  剛才在病房里。宋雨綺已經給她們說過蘇遠在印度出車禍的事情。
  何夢明明艷的眼睛閃過智慧的神采,輕聲道:“秋蘭姐,蘇遠肯定是被人殺死的。巨大的利益喪失,足以讓人鋌而走險。陸景現在在庇護蘇遠,加上蘇遠現在又是景華的印度總代理,陸景需要給各方面一個交代。”
  …
  ….
  “靠,陸景,我算是真服了你。你別告訴我丁靈今天要是在江州的話,也會去醫院看何總?”
  丁靈在江州開過和華的年會之后就返回了香港,她目前負責和華銀行的投資事務。
  景華研發大廈,小會議室里,陸景吃著“愛心飯”,會議桌對面的余樂笑哈哈的豎起大拇指,一邊吃著鳳凰餐廳打包過來的精美小炒一邊說道。
  他這待遇比陸景的待遇差多了。何總妹妹據說是廚藝高手,盡得其父親的手藝。看看陸景保溫瓶里傳來的香氣,好像也是不如此。關鍵是,美人情重啊!陸景吃的不是飯,他吃的是一個漂亮少女對他的情意。
  “別盡說廢話,你的判斷是什么?”陸景低頭吃著紅燒北湖魚,問道。要說做決策,何夢瑤病著,吳璇、雨綺、雨瑤、墨靜雯都要遜色。陸景還是相信余樂的智商。
  余樂就笑,夾著番茄雞蛋,道:“你心里有答案還問我干什么?毫無疑問,蘇遠肯定是死于他殺。至于是崔家,還是高家主使的,那就無法判斷。”
  陸景沉默的咀嚼著飯菜,點了點頭。
  對蘇遠,自己并沒什么要復仇動力。但是,蘇遠在自己的庇護之下,崔家、高家還敢動念頭,這是赤果果的蔑視,自己必須應戰、立威。這件事,背后主使的人必須付出代價。
  吃過飯,陸景、余樂返回到辦公室里,吳璇、宋雨綺、唐雨瑤、墨靜雯都已經吃過飯等在辦公室了。
  墨靜雯今天是秘書組的值班人員。余樂在追墨靜雯,自然也來加班。因而,得到了宋雨綺通知的消息。唐雨瑤則本來是在公寓里學習,接到邵秋蘭的電話趕去了醫院。
  “我的判斷是蘇遠是死于他殺。兇手我會安排人去查。雨綺,你代表我出面和蘇遠的家人接觸,表示哀悼。他們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你看著辦。靜雯,你在辦公室這里匯聚新德里那邊的最新情況,隨時通報。吳璇,雨瑤,你們倆繼續休假。余樂,你跟著我處理這件事情。”
  略微討論了幾句,陸景就分配好任務。眾人紛紛離開他的辦公室。點了一支煙,琢磨著,陸景給熊為明打了一個電話。
  四天前的晚上,熊為明還隱隱的有拜托自己日后照顧下蘇遠生意的意思。哪里想到今天他的女婿就在印度掛掉了。
  電話里熊為明的聲音很低沉,十分沉痛,“陸景?”
  熊為明膝下無子,只有熊玉嬌一個女兒,女婿蘇遠的死亡,讓他痛徹心扉,老淚縱橫。
  “熊書記,是我,我知道蘇遠在印度出事的消息,節哀順變!”陸景安慰了熊為明一番,表態道:“熊書記,蘇遠是景華手機印度總代理,他的死亡,不管是意外還是人為,我都會查清楚。”
  “…”熊為明有些詫異,隨即重重的嘆口氣,道:“陸景,人死不能復生…,總之,謝謝!”
  熊為明現在的心情大概很糟糕,陸景也聽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不過,他也沒想著從熊為明那里拿什么好處,只是單純的安慰一下熊為明。
  陸景抽了半支煙,看著窗外景華科技園秀麗的秋色,又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
  …
  明州。
  高逸聳拉著腦袋,無精打采的在家中別墅后花園里喝著酒。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出現嚴重的財務問題,他已經被父親免去了在高家之內的任何職務,禁足在家。
  精美的江南園林美輪美奐。一株樹,一盤花,一根木都是大有來歷之物,價值萬金。但是這美不勝收的秋景絲毫不能讓高逸快樂起來。
  自此之后,這輩子他都只能做個閑人了。瑪德,陸景要是肯借錢給我何至于這樣。
  這時,手機鈴聲忽而響起來。高逸一看號碼,頓時大樂,等了幾秒鐘,才懶洋洋的接了電話,“陸景,我說過你會后悔的。”
  陸景微微皺眉,道:“蘇遠在印度出事了,是誰干的?”
  高逸哈哈大笑,充滿了得意,“現在才想起來問我,遲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陸景不客氣的打斷高逸的絮絮叨叨,道:“開個價。”
  “知道你有錢,問題是這不是錢的事情。陸景,我確實知道是誰干的,問題是我為什么要告訴你呢。哈哈!”高逸得意洋洋的說道。心里忽而有種新仇舊恨和陸景一起算的快感。
  他反正這輩子衣食無憂,只是去外面混,沒什么地位而已。他還真看不上陸景買消息的錢。
  陸景臉色平靜,高逸是什么貨色,他自然一清二楚,淡淡的問道:“沒得通融?”
  高逸嘿嘿笑道,“也不是沒有。你在匯海大酒店里擺幾桌酒,就咱們倆之間的恩怨向我道個歉,認個錯,我就告訴你。”
  “那就這樣吧。”陸景冷笑著掛了電話。高逸純粹就是個2b。蘇遠又不是真的是自己什么人。只是說蘇遠無緣無故的死亡,自己查明原因,讓背后的人付出代價。
  但是,查明蘇遠的死因固然重要,也沒有重要到要讓自己對他奴顏婢膝的地步。
  真是2b青年歡樂多啊!
  陸景掛了電話,打電話讓余樂過來,吩咐道:“余樂,我們倆去黃海走一趟。你安排一下行程。”
  高逸那里不說,難道這件事就查不出來嗎?城府深沉的崔七月嫌疑很大。崔家的根基在文舟,但是大部分生意是在黃海。先從崔家查起。(未完待續……)
  ps:我去。昨天大半夜寫一章,居然忘記在最后寫上“求票”兩個字。悲催的我啊!
  書友們,有保底的月票的請投了吧,求支持!求訂閱!
  %77%77%77%2E%6A%64%78%73%2E%6E%65%74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請牢記經典小說網址:www.booksrc.net[拼音第一個字母]手機看小說:wap.jdxs.net【經典小說】,TXT小說下載請到小說信息頁,請點上面的“返回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