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141 你會后悔的

何夢瑤這般嬌柔的語氣哪里會嚇得到陸景。看著何夢瑤潔白如玉的臉頰上浮起一抹誘-人微紅,陸景雙手抱著何夢瑤纖細的蠻腰,輕輕的蹭蹭她的鼻尖,低頭溫柔的吻著她嫣紅粉潤的嘴唇。
  何夢瑤嚶嚀一聲,沒有任何的抵抗就淪陷在陸景溫柔的攻勢中,實際上她也不知道怎么抵抗。
  唇分,陸景溫聲道:“夢瑤,真不告訴我?”
  他要不是知道何夢瑤心結已解,哪里敢這么放肆的欺負她。何夢瑤要是真生氣不理他,他心里會難受。這個女孩的倩影早銘刻在他的生命里。
  何夢瑤雕玉琢的臉紅得要滴血,明艷動人的眼睛藏著難言的羞澀,想要扭頭逃開,卻被陸景抱住,俏臀還給陸景不斷的愛-撫著,只得無奈的用蚊子般的聲音說道:“去年圣誕節你從建業打電話回來的時候,我正好和關寧在白沙井一起喝酒。”
  她知道陸景是要問她什么時候解開心結的。想起那晚關寧給她說的話,心里帶著絲絲的暖意。
  關寧說:夢瑤,有時候我也覺得自己挺傻的,只是,和他在一起的時候總歸是快樂的時候多。陸景的感情不只屬于我一個人。我只是占了他心里最大的一部分。你和他的感情,正經的是需要衛婉儀同意。我可說不上話呀。夢瑤,我不希望看到你這輩子郁郁寡歡。
  她在遇到陸景之前,家里生活清貧、困頓。妹妹重病,一日日的消瘦。她將自己緊緊的關閉在自己的世界里。小心翼翼的觀察著這個世界,不想受到傷害。直到遇到他之后一切才都變化過來。
  陸景微征。去年圣誕節那晚他和唐雨瑤在一起,先后給關寧、夢瑤打了電話。沒想到那時候兩人真的在一起。心里有些愧疚,低頭輕吻著何夢瑤的臉蛋、嘴唇,輕聲道:“夢瑤…”
  經歷了這么的多事情,在前世里的灰暗,各種屈辱,陸家悲劇的結局。在賓州和徐詠碧一起經歷的泥石流生死一刻,被困一晚。自己并不拒絕和美麗的女孩發生真摯的感情。
  或許,在感情上,自己因為前世里的空虛。而變得有些“貪婪”了吧。自己早已經不糾結愧疚這些事情。而是愧疚沒有抽出足夠的時間好好的陪伴妻子、紅顏們。所以才會想著在35歲盡早退休。
  二十七歲正是一個女人處在最漂亮的年齡段中。何夢瑤知道陸景心里在想什么,這份感情發生就是情難自已,她早知道陸景有很多女人。這個時候她又怎么會怪他,動情的回應著陸景的吻,清聲道:“陸景,不要說,我知道。”
  她性子清冷,話少。但是這不意味她真的是冷美人,在陸景面前她和戀愛的女孩子沒區別。
  云春這一行。陸景是陪著方琴散心,但是她和陸景的感情在溫泉那兒也捅開了最后一張薄紙。只是兩人都享受著熱戀般的感覺,沒有刻意的去談彼此的情意、未來。
  在這一刻揭開謎底時,她愿意這輩子陪著陸景走下去。她知道這份心思。不說,以陸景和她的默契,也足以明白彼此愛慕的情意。
  陸景心臟都顫了顫。何夢瑤這是同意他在想要的時候要了她。她愿意給他。
  陸景凝視著何夢瑤的美眸。安靜的抱著她。這一次,何夢瑤再沒有像以前一樣閉上眼睛。而是看著她愛的男子。甜蜜的情意,兩情相悅的喜悅充斥在陸景和何夢瑤的心中。
  陸景的眼神里有寵愛。渴求、愛意,種種情緒都在他溫潤的眼睛里。不知道怎么的,何夢瑤給陸景看的有些心慌,嬌羞的道:“你過兩天來找我,我最近…”
  都二十七歲,男女情事,她不是一無所知。這幾天正是好事來了。只是,這羞人的話說了一半,便說不下去。
  看著懷里羞澀的佳人嬌媚無端,陸景忍不住心情大好,狠狠的在何夢瑤臉蛋上親了一口,“傻瓜。”他怎么會讓何夢瑤的第一次稀里糊涂的給他。
  何夢瑤心里嬌羞又甜蜜,輕輕的摸著陸景的臉頰,輕聲道:“你去柏斯,我會想你的。”
  陸景感覺心臟被這個若小鹿般的女孩緊緊的抓住,夢瑤似乎總能輕易的觸碰到他的心弦。再也忍不住,動情的吻著她,肆意的撫過她的全身。
  給陸景吻著,何夢瑤渾身發軟,禁不住動情的回應著。正情懷激蕩著,看著何夢瑤酡紅的香腮,陸景知道她已經動情。這時,天上很突兀的下起小雨。
  “夢瑤,跑啊。”陸景很慶幸他沒解何夢瑤的衣服扣子,不然肯定要被淋一會才能跑。兩人這時早就走到江州大學的深處中,這里沒有自行車,步行到江州大學門口都要半個小時。一路跑著,雨越大的大起來。陸景拉著何夢瑤就近躲到江大的南體育館屋檐下。看著快成落湯雞的兩人,對視一笑。
  何夢瑤的笑容何等驚艷,在體育館屋檐下避雨的幾名大學生看得一呆,不時的神思不屬的看過來。何夢瑤的襯衣淋了雨,有點透,里面胸衣的輪廓若隱若現。何夢瑤嬌羞的躲在陸景懷里。
  幾名男生羨慕的看向陸景:這牲口剛才肯定把這校花級的美女帶到江大眾多可以花前月下的幽靜樹林里給輕薄了。禽-獸啊!為什么不是我呢。
  陸景給趙姿打了電話,五分鐘后,趙姿就開車過來。“去景華公寓夢瑤的別墅。”
  何夢瑤工作繁忙,沒有和父母住在一起,作息時間難以安排。她住在了位于清動鎮的景華公寓。
  車子從新月湖的湖心路穿過到景華科技園,順著楓葉園的主干道轉向清動鎮。景華公寓里風景秀美,一路到何夢瑤所住的小別墅里。蔭靜的氣氛彌漫在明亮的小別墅中。
  雨中很美的景華公寓很美。陸景和何夢瑤分開洗過澡換了干爽的衣服依偎在一起聽著夜色中的雨。好吧。陸景是打算一起洗的,但是何夢瑤羞澀的不讓。反鎖著浴室的門。
  陸景這會算是知道到女人在動情時和正常狀態時給予的待遇是完全不同的。就是清麗脫俗的夢瑤也是一樣啊。
  ….
  ….
  “不是吧?你們倆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事?我姐怎么燒成這樣。”翌日上午,正好周末放假的何夢明回江州。下飛機給她姐打電話的時卻是陸景接的電話,這時才知道她姐高燒在醫院打點滴。
  江州人民醫院的特護病房里,何夢瑤安靜的睡在病床上,熟睡著,床邊掛著點滴。
  陸景苦笑著摸摸鼻子,“小明,我說我們什么都沒做,就是在窗邊喝酒聽了大晚上的雨,你信不信?”
  看著陸景疲倦的臉色。何夢明明眸微動,認真的點頭,“我信!”
  陸景愕然,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還是小明給力啊。剛才席雨嘉、江秋若等人打何夢瑤的電話匯報工作時,在何夢瑤的手機中聽到自己的聲音,那笑聲….。
  何夢明心思和陸景一樣細膩,輕笑道:“陸景,你的表情好詭異。不是心里覺得我好騙吧?我姐身-體比我好,怎么突然病了。”
  其實,她知道陸景和她姐沒發生什么。因為她周五的時候給她姐打過電話,知道她姐最近來例假。以陸景的體貼。根本不可能在這時候“欺負”她姐。
  陸景愧疚的道:“昨晚淋雨又吹風了外加喝了紅酒。”晚上會別墅的時候,真不該拉夢瑤喝酒的。
  何夢明詫異的看看陸景,拿手在他額頭上摸了摸。道:“難道你沒事?不對啊,好像你的溫度也有點高。”她和陸景的關系很好。關心之下,自然而然的摸著他的額頭。
  “我還好。就是嗓子有點不舒服。”陸景笑了笑,道:“小明,沒事。”
  何夢明明亮的眼眸里流露出純真的氣息,輕聲道:“你這還叫好啊?陸景,你吃點感冒藥在隔壁陪護床上睡一覺吧。我姐的手機我幫你接。保管不會驚動和華公司那邊的人。”
  何夢明很快就猜到陸景等候在醫院里,肯定是不想通知公司的人。陸景對何夢明很信任。看著與何夢瑤相似的容顏,陸景輕輕的點頭,道:“那行,小明,我吃藥睡一會。有急事就喊我。”
  中飯時間到的時候,藥力消散,陸景悠悠醒來,感覺人清爽的許多。推開房門準備去看看何夢瑤好點沒,剛走進房間,就看到關寧、吳璇、宋雨綺、唐雨瑤、墨靜雯、余樂都在。
  眾人的目光落在陸景的身上,他一瞬間就知道出事了。他的助理不會同時和吳璇出現在何夢瑤的病房里。他、吳璇、何夢瑤、宋雨綺這是和華現在在江州的決策層。
  陸景和眾人一一打著招呼,走到床邊坐下。見何夢瑤疊著枕頭微微靠著,點滴已經撤掉。陸景提起的心放下。何夢瑤明眸藏著羞澀的笑意,扭頭和關寧說話,不好意思理陸景。
  陸景笑了笑,夢瑤臉皮一向很薄的,問道“雨綺,發生了什么事。”。
  宋雨綺沉聲道:“陸景,今天上午傳回國內的消息,蘇遠、孟漢生在印度新德里遭遇車禍,當場死亡。隨行的2名遠大集團職員同時死亡。”
  “什么?”陸景霍的站起來,滿臉震驚。(未完待續。。)
  ps:今天五更,前面四更是保底更新和補償昨天全勤獎更新的。這章是加更的。
  感謝書友6322046前天的萬賞!
  看到書友暗襲天下說,月初不加更,怎么讓人有投票的**。自己心里先小汗一個。好吧,更新就像海綿,擠擠總能寫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