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13 室友

“怎么想起來到我這兒過中秋,要不是今天接到你電話,我還打算出去走走。”月亮的清輝從紗窗里灑了進來,陸江到了杯茶放到幼弟面前。
  他剛剛來江州赴任,暫時還住在迎賓館5號別墅里面。
  陸江坐在沙發上笑道:“四中沒放假,我要跑到杭城去,指不定就要被爸罵。”
  陸江笑著搖頭,“我這兒一切從簡,月餅是沒有的。但是房間是有的,你今晚住在這兒也行。”
  陸景擺手道:“我還是坐一會就走。別擋了其他干部來拜訪你。呵呵。哥,我聽占哥兒說你最近頭疼江州電器一廠的事兒?”
  “恩,這記‘殺威棒’大概是很多人樂意看到我挨的。”陸江抽著煙,笑了笑。
  現在電器一廠的職工鬧事,最佳的解決辦法自然是盤活電器一廠,安頓好職工。但是,作為一個剛剛上任沒幾天的常務副市長,他顯然是無法指揮財政局的周局長。
  不過,這個現象必然是暫時的,既然郁書記和童市長把事情放在他這兒,就必須要給予支持,否則讓一個上任不到二十天的官員承擔江州市市政府之前的工作失誤,放到哪里都是說不過去的。
  現在只不過是想讓他難堪幾天而已。
  所以他說是‘殺威棒’。
  陸景皺眉道:“哥,這事你完全可以不接的。”陸江走回到臥室,拿出一疊文件給陸景:“事情總是要有人去做。我已經來了,就要解決問題。這是江州電器一廠的材料,你是搞商業的,你看看,談談你的什么想法?”
  陸景大致的翻了翻文件,想了想說道:“哥,這要看你怎么解決?你是想要將江州電器一廠經營起來,還是將它破產賣掉?”
  “破產賣掉是不行的。我的想法是把電器一廠盤活。至于怎么盤活,方法可以商量。現在是缺一筆盤活電器一廠的資金。”
  “哥,那你可以考慮把電器一廠的那塊地賣掉。那塊地無論是用來蓋酒店,還是修建住宅都是非常好的位置。等有了資金,把電器一廠的廠區遷往下面的區縣,重新開工。”
  “賣地?”陸江所有所思的點點頭,沉思了一會道:“電器一廠的那幾個廠長都是無能之輩,必須開除。否則注入了資金電器一廠也活不長久。廠長這個職位要搞競選。”
  陸景點點頭,不再說這個問題,大哥有了賣地的錢,要盤活一個廠子還是很容易的。他這個人事副書記要是連電器一廠的幾個廠長命運都決定不了,那才叫天方夜譚。
  “哥,你的秘書人選決定沒有,我手上有個好人選。”陸景說道。陸江有些感興趣,在煙灰缸上點了點煙灰,“哦,這你都有關注?你說說看。鄧秘書長給了幾個名單,我正在看他們的簡歷。”
  他倒是有些好奇,誰這么快就找著門路,讓弟弟來給他進言。
  “江州師范大學里面有個叫謝澤華的老師,三十七歲,他的能力很強,三年前曾經是吳副市長的左膀右臂,擔任過江州市市政府的副秘書長。在吳副市長被雙規后,他在經濟上沒有查出任何問題,但是無可避免的受到牽連,被人踢到江州師范大學里面教書去了。他原本就是在那里被吳副市長提起來的。”
  “哦——?”陸江有些動容,“我會找他的資料看看。”對于有能力又有原則的干部,他是有好感的。
  江州的官場大體上來說可以分為兩股勢力。一個是以童市長為代表的本地派,另一個就是郁書記為代表的勢力。郁書記是省委師書記的人,不日將會調任楚北省省委組織部部長。
  楚北省在和副省長倒下后牽出了一大批干部。師書記,華省長,趙書記三人在楚北省的博弈日趨激烈。不過總體來說,師書記是占了上風。
  江州市委書記一職恐怕是三方這段時間運作的焦點。江州市委書記慣例是省委常委。常委會上的這一票對三方來說,都不容忽視。
  在陸景的記憶中,六中全會之后,新任的市委書記熊為明就會到任,他是比較靠近華省長的干部。而童市長也是靠近華省長的干部。從布局上看,政治理念屬于學院派系的華省長希望穩住其在江州的根基。
  如果書記和市長都是同一陣營的,對大哥來說可不是什么好形勢。
  …
  二十八日的一大早,陸景就通知了吳璇過來重新簽訂景和電子的股權協議。在陸景注資兩千萬人民幣到景和之后,股權結構發生變成:陸景占有73,占哥兒持有14,江裕占7,董坤城占6。
  陸景的股份依舊是掛在關寧的名下。關寧在30日放假后,將會飛回京城。關海山會在國慶的時候回家。陸景的行程是飛杭城,國慶假期完成后返回江州。
  馬飛的赴港的證件沒有辦好,他先去了嶺南考察。徐勝接過了馬飛手頭的籌備工作,泡在了常新縣的工地上了。他是老一輩人物,有著吃苦實干的精神,籌建幾座廠房沒有問題。
  陸景在景和電子的股權更迭完成后,發了一封措辭委婉,但是態度明確的郵件給諾基亞中國區總裁周復生。在郵件中他說明了自己對代理商營銷能力的看法,并明確要求拿到華中區的總代理合同,拒絕接受特約代理商這樣的合同。在郵件他的后面,他附上了景和電子的公司情況的說明。
  現在已經不是九四年大片空白市場可以開拓的時候了。利潤高,出貨量大的地方早就被各級代理商占完了。
  “景少,三星那邊給出的回應很積極,我們可以和他們繼續接觸下去。”楊顯坐在徐華路一座茶樓的雅間里匯報這幾天他和三星中國區總代理接觸的成果。
  陸景笑著點點頭,“我們的銷售業績如此出色,他們沒有可能不動心。2千萬的資金還是很能唬到不少人的。”
  楊顯笑了起來,“他們要是知道我們會把這兩千萬投入到電子加工廠當中,不知道會不會哭起來。”
  “哈哈,也沒那么夸張。景和的事情,你現在要負起總責來,笑笑過段時間,我也會把她抽調出來。京城那邊研發團隊的后勤保障工作要她負責。老杜最近跑快遞業務忙得不可開交,沒有精力兼顧那一塊的事情。”
  楊顯很沉穩的點點頭,看向茶樓外江州電器一廠的廠房,那里正打著一個大橫幅:“我們要吃飯!”
  由于是周末的緣故,橫幅孤零零的掛在那里,頗有些凄涼。陸景喝著溫熱的清茶,看著有些破舊的廠房門,用手指著外面道:“你說這里用來建酒店怎么樣?”
  “酒店?”
  “不錯,這里實際上離中盛路那里不過十分鐘的車程,面臨著北湖,環境優雅,建一座高檔酒店完全沒有問題。過幾天,市里應該就會有消息出來。”
  陸景在杭城過了5天的假期,剛剛回到江州,就接到了吳璇的電話。“陸總,我媽明天中午想請你吃個飯,有沒有時間?”
  陸景頗有些摸不著頭腦,“行啊。你說地點吧。”兩人約定好明天十二點在江州麗都酒店見面。陸景去南陽街的網吧里找了家網吧上網,他的郵箱里依舊是空空的,不知道諾基亞的周復生有沒有收到他的郵件,還是打算沉默以對。
  如果景和拿不到諾基亞的代理合同,就必須要考慮三星的代理合同了。時間還有十幾天,楊顯那邊與三星總代理的接觸進程要加快了。
  南陽街與湖心路相連的地段,有一家酒館。它賣自己釀的燒酒,味道極好,度數不高。酒館門口常年支著大藍色的遮陽傘,又有幾株桂花樹和垂楊柳遮陽,接著湖邊吹過來的湖風,整個下午很清涼。
  茶館門口一天到晚會有幾個老頭擺著象棋盤,拉人下棋。陸景的圍棋水平還可以,但是象棋水平就一般,坐下來下兩盤,就被一個坐在下馬扎上,穿著青褂上衣的老頭轟了下去,“下去,下去,你簡直就是個臭棋簍子。真是敗興。”
  七八個圍在旁邊觀棋的人看不下去說道:“老富,又開始擺架子了。人家學生來和你下兩鋪,你又要嫌人家棋臭。難怪一天都沒人和你下棋。”
  陸景也不惱,站在一旁問道:“老爺子,這一塊下棋水平最高的是誰?”
  有人道:“后生,你莫非還想挑戰不成?”
  陸景笑道:“那倒是不敢,想和高手下盤指導棋。”老富嘿嘿笑著,抬頭看看天色,說道:“你等半個小時吧,一會兒小謝就來。”
  有人指著出來添茶的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后生,你要肯出錢,可以讓老黃指導你下圍棋,他那水平,江州棋院的老師都未必能下得過。”
  那就老黃的中年人把茶壺丟在桌邊,板著臉道:“和我下棋,至少要給兩百塊。”
  有人起哄,“老黃,你這出場費也太貴。八里路那兒一晚上也就這個價吧。”
  老黃穿著一件陳舊的短袖襯衣,上面還有些洗不掉的污漬,黑色長褲,鬢角頭發有些花白,看起來很有些潦倒。他拿眼睛去瞄陸景,他酒館一天都賺不了200塊,要是這個學生肯下,他倒是不介意指導一番。
  “人家學生哪有兩百塊,你這是坑人家小伙子。”一個老頭喝著茶水說道:“小伙子,你來和我下,我一盤十塊。”
  出乎眾人的意料,陸景笑著對老黃道:“可以,我出兩百塊和你下一盤圍棋。”
  幾個人都笑:“老黃,生意上門,快把你的寶貝棋子拿出來。”老黃嘿嘿笑道:“你們都別想摸著。”說著對陸景道:“小伙子,跟我來,我們去棋室里下。”
  那幾個人也沒跟上來,他們都是下象棋的,對圍棋不通。
  老黃嘴里的棋室,實際上就是一間舊屋子,屋腳處擺了一溜酒壇,看樣子是釀好的酒。
  等老黃拿出做工精美的棋盤和棋子,本意不在下棋的陸景也不禁被吸引住。白子白潔如玉,黑子漆黑如墨,一看就知道是精品。
  陸景拿了兩百塊錢壓在老黃那邊的棋盤角下,拿了一枚白子直接擺在了“天元”上,“如果一個人意氣消沉了三年,怎么樣才能讓他重新出山?”
  老黃渾濁的眼睛里陡然冒出精光,看著陸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