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137 打賭的方式

京城郊外,位于通義區槐白新村的一處小別墅中,幾名年輕人帶著耳機,手指在鍵盤上敲得飛快。對齊擺放的幾臺電腦指示燈閃爍,硬盤發出低沉悅耳嗡嗡的聲飛快運行。
  “啊…”人族護士MM臨死凄慘的叫聲。
  “gogogo!”機槍兵移動的聲音。
  “orders,sir!”坦克的聲音,隨即伴隨著轟鳴聲。
  耳機之內,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屏幕上各種游戲畫面飛快的切換。鍵盤上的手仿佛是彈著鋼琴一般,啪啪啪的按鍵聲流暢無比,仿佛一只鋼琴曲在演奏。
  這時,房間的門被推開,一名戴著眼鏡的中年消瘦男子神色興奮的快步進來,大聲道:“都停停,暫停訓練,老板打電話過來了,有一場三局兩勝的比賽在浩方上打。半個小時內,要開始。”
  “我靠,燕老大,老板又讓我們出手虐菜啊,是單挑還群p?”
  “燕老大,一場比賽而已,哈哈,你怎么這么興奮?大早上起來看到漂亮妹子了?”
  “燕老大,訓練時間很寶貴的,怎么感覺我們像古代看家護院的。”老板王少在俱樂部成立之后,經常拉他們處處和人打比賽賭斗。
  “得了,blue,別抱怨了。燕老大,這次獎金多少啊?要是有1萬塊,請我們去中南全套桑拿。”
  正在刻苦訓練的六名年輕人紛紛取下耳機,嘻嘻哈哈的說道,房間里一片椅子拉動的聲音,星際的音樂從耳機飄出來。
  幾個年輕人口中的燕老大是京城王者俱樂部星際戰隊的經理燕河。
  “靠,你小子還想著全套桑拿?”燕河沒好氣的笑罵,又嘿嘿笑道:“你們要是能打贏了,別說去中南瀟灑,去天上人間都沒問題。知道這次獎金有多少嗎?50萬。”
  燕河晃了晃手指頭。他這么興奮豈是沒有原因的。他一年的薪資加獎金也沒有50萬。
  “我x,燕老大,你早說啊。”一個清秀的男孩睡眼惺忪的穿著拖鞋剛好從二樓的臥室里出來,頓時大叫一聲,飛快下樓,“這場比賽我要上場。”
  “我靠,燕老大,怎么回事,獎金定的這么高?”
  “是啊,燕老大,老板怎么開出這么高的獎金。最近GO比賽結果不是還沒出來嗎?”
  要知道,平常打一場涵蓋一個地區的比賽,最多獎金也就兩三萬。老板這真是大手筆。難怪眾人詫異。
  “靠啊,方鋒,你小子叫個屁,趕緊問對手是誰?”一名長發青年笑罵道。看起來長發青年很有威信,方鋒笑笑著撓頭,坐到幾人身邊。
  燕河手一攤,道:“這就是我最擔心的地方。對手是誰,我不知道。王少說了,肯定是職業級的選手。這場比賽只許勝不許敗。失敗了,這個月我們星際戰隊所有人的獎金都要扣掉。”
  正在興奮的幾名青年神色微微一斂,王者俱樂部的星際戰隊還沒有到橫掃國內的程度。況且還是三局兩勝的賽制。長發青年道:“燕老大,三局兩勝有沒有規定是同一人或者三個人上場比賽。”
  “這就不知道了,我問問吧。”燕河也有些迷惑,走到一邊打電話,片刻后回來,臉上帶著震驚的神色,對看過來的幾名職業選手緩緩的道:“一個人出賽,賽制按照cpl上的來打。還有件事,我本來是不想說的,怕你們壓力太大,但是,不說又怕誤了老板的事。你們聽好。”
  “王少的朋友,也是我們王者俱樂部的大股東,他和人打賭,要以這場星際比賽的勝負來決定20億的生意做不做。”
  “啊….”房間里響起一陣吸涼氣的聲音。沉甸甸的壓力在空氣中彌漫開。王者俱樂部的星際戰隊沒有橫掃全國的實力。長發青年赫然動容,拍拍身邊方鋒的道:“這場比賽,你來打!”
  壓力油然而生,方鋒鄭重的點頭。
  ….
  ….
  江州,漢寧區麗都酒店的豪華套房中,崔九霄、崔七月的助手們很快就拿了幾臺筆記本電腦進來,飛快的進入浩方平臺的房間,加入游戲選擇OB視角,比賽立即開始。
  房間里,立時充滿了星際里面的聲效音樂。
  崔七月羨慕的看了一眼坐在陸景身邊觀看的唐詩經,眼睛落在游戲畫面上。對星際爭霸這款游戲他并不熟悉,幾波打下來,根本沒看懂,就知道他在黃海找的一個職業選手打贏了一盤。
  開門紅,崔七月輕輕的吐出一口氣,靠在沙發上,拿起酒杯喝著紅酒。
  馥郁的香氣從左邊傳來,淡淡的幽香從右邊傳來。宋雨綺和唐詩經一左一右的在陸景身邊看著比賽。陸景喝著紅酒,笑著拍拍宋雨綺的手腕,安慰道:“不要緊,才第一場。”
  宋雨綺秀美的臉龐上有些緊張,看著筆記本電腦屏幕上跳動的倒計時。第二場要開始了。電子競技比賽也是講究氣勢、心理的。她實在有點不明白陸景為什么用這么“兒戲”的方式和崔家叔侄打賭。
  她資產也有8000萬美元了。但是也不足20億。把這么大的籌碼壓在一場游戲上,可不就是有點兒戲么?
  唐詩經輕聲道:“陸景,你的形勢不太好啊。”她還以為陸景胸有成足,哪里想到第一盤就輸掉了。
  唐詩經穿著青色的旗袍,很有成熟女人的味道,曼妙的身材被旗袍勾勒的曲線淋漓盡致,乳挺臀翹。聞著她身上的幽香,陸景一副沉得住氣的樣子,微笑道:“看看吧。反正只是玩玩而已。”
  陸景說的輕描淡寫,唐詩經心里卻是有些生氣。崔七月笑著道:“詩經,我知道你欣賞陸景,也不能拿我當墊腳的啊。黃海和京城都是時下電子競技興盛的城市。”
  唐詩經心里悚然而驚,她表現的對陸景的關心有點過了,反過來說,就是她對崔家的敵意表現的有些明顯。挽了挽秀發,鎮定的笑道:“七月,你現在贏了第一局。”
  心里確實恨不得在崔七月臉上甩一巴掌。
  崔七月嘿嘿一笑。崔九霄卻是笑著搖搖頭,顯然對侄子追求唐詩經不看好,拿起酒杯向陸景示意,“小賭怡情。不管勝負如何,我都承陸先生高抬貴手的人情。”
  陸景笑了笑,和崔九霄隔空喝了一杯酒。
  對崔家而言,損失10億、30億都不是大問題。但是,對文舟炒房團而言,損失10億和損失30億區別大了,這決定多少人會傾家蕩產或者跑路。
  對自己而言,給崔九霄的面子是不追究這次文舟炒房團來江州攪風攪雨的過失,否則,將其60億資金套在江州兩三年,大部分人會在不久后資金鏈斷裂。
  讓文舟炒房團損失30億是自己的既定目標。“剁手”就一定要剁得讓崔七月感覺到痛,否則這個驕傲到骨子里的崔家子弟還會有輕慢之心。
  星際爭霸的比賽一盤快的幾分鐘,慢的能打四十多分鐘。陸景和崔九霄的賭局后面兩盤只用了三十多分鐘,陸景找來的代打2:1最終反超了崔七月找來的代打。
  “看來,到底是陸先生的人厲害一些。那么,就以4000元每平米的價格出售吧。”崔九霄站起來,恭喜了陸景一句,隨口吩咐侄子。助理們開始紛紛的收拾筆記本電腦。
  崔七月看了一眼臉上掛著淡淡微笑的唐詩經,苦澀的點頭,“我會辦好的九叔。”武立人的后路,他要安排了。
  日后,他也得組建一支電子競技俱樂部,應付陸景隨時提出的挑戰。不能再像今天這樣倉促應戰。
  ….
  ….
  京城某處別墅里歡聲一片的時候,陸景和宋雨綺坐車返回新豐公寓。車窗外的景色飛快的倒退,窗外淡淡的暮色落下來。
  “剛才讓我緊張死了。我都擔心你輸掉。”宋雨綺笑盈盈的恭喜了陸景幾句,又略有些擔憂的問道“陸景,你不怕得罪崔九霄嗎?”
  她知道陸景的想法不把崔家得罪的厲害,免得崔家和高家聯合在一起。但是,今天崔九霄的意思明顯是想只陪償10億外搭一個人情就了賬。
  贏了一局,陸景心里很暢快,撫著身邊香美人的秀發,笑道:“雨綺,不要擔心。崔九霄把他的人情看得太重了。我用得著他的地方還真一時半會找不到。況且,就算是不得罪崔家,也不能讓在合作中我們處弱勢地位。”
  說著,手掌輕輕的摩挲著她白色絲襪包裹的長腿,笑道:“更何況,我要打擊下崔七月的氣焰。有些人就是欠收拾。你看,會揚地塊的事情之后,高修平就不敢搞幺蛾子了。”
  宋雨綺有些酥軟的靠在陸景肩頭,輕咬著貝齒努力不發出呻-吟,道:“你啊,總是能處理的恰到好處。陸景,我是不是很笨啊,怎么都學不會?”
  陸景就笑,為人處事是自己幾十年的經驗,宋雨綺才十年不到的功夫那里能拿捏到其中的火候,在宋雨綺耳邊壞笑道:“沒覺得你很笨啊。有些東西你不是學的很快嗎?”陸景隱蔽的捏了捏宋雨綺黑色裙子下的臀肉。
  宋雨綺俏臉變得緋紅,撲在陸景身上掐他的耳朵,嬌嗔道:“你要死啊…”
  兩人笑鬧著,前面開車的趙姿視而不見。車過后湖路還有十分鐘就到新豐公寓時,唐詩經的電話打來,“陸景,晚上我請你吃飯,有時間吧?”語氣里透著怎么都掩蓋不住的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