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135

陸景輕輕的報紙將報紙放在辦公桌上,微微笑了笑,拿起宋雨綺送來的冰咖啡喝了一口,自語道:“看來國慶節之前,江州房價的事情可以完結了。”
  房價的操作實際上沈效光和余樂是分兩步的完成。第一,利用江州即將成為房地產稅試點的消息,在媒體上造勢,評論江州異常高的房價不可持久。
  就算江州是二線城市中的佼佼者,在2003年9月底房價達到8000元每平米這也極不正常。江州的消費水平、工資水平、信貸政策都不支持如此高的房價。價格回落是必然的趨勢。
  第二,剔除掉跟風投機炒房的人之后,立豐地產在十幾家房地產商同盟中做了大量的工作,聯合出手將商品房價格壓在了4000元。
  資本逐利是天性,商人逐利同樣是天性。江州的房地產商不可能全部都聽立豐地產的招呼,唱反調的聲音并非沒有支持者。這里面沈效光和余樂做了大量的工作。
  陸景盤算著十一假期和衛婉儀去哪兒度假時,在江州陪紅顏們呆了快3個月,假期自然要陪嬌妻到處走走看看。咖啡沒喝上幾口,突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電話里唐詩經的聲音帶著她一貫的清潤順耳,寒暄幾句后,道:“陸景,崔家的話事人崔九霄想要和你見面談談。”
  陸景舒服的靠在椅子上,看著景華研發大廈落地窗外的白云,笑道:“詩經。怎么崔家老是喜歡讓你來傳話?”
  “我也不想傳話啊,但是崔九叔許諾幫我在高家那兒說句話。”唐詩經語氣有些頗有些無奈的笑道。
  她出面安排陸景和崔家見面。消耗的是她在陸景面前的人群。但是她希望陸景幫她一個大忙。這般人情累積又消耗何時才能向陸景開口?
  陸景沉吟了會,開口道:“我最近沒有去黃海的計劃。也沒有去文舟的計劃。”這時。辦公室的門忽而打開,楊顯推開門進來。陸景做個手勢示意他稍等。
  “你是守在江州怕文舟炒房團的資金解套了啊?”唐詩經打趣了陸景一句,又輕聲道:“成,我這邊和崔九叔說一聲。陸景,崔九叔很厲害….”
  雖然出面幫崔家安排和陸景見面她不是很樂意,但是崔七月吃癟,她最近心情很不錯。
  唐詩經對崔家潛在的敵意,陸景心知肚明,笑道:“詩經。我會做好準備的。”
  和崔家的談判,他是處在主動地位的。當然,陸景也沒有和崔家撕破臉的打算。
  唐詩經笑笑,輕快的道:“行,我也就是給你提個醒。去江州見面聊吧。”約定了明天下午在徐華路麗都酒店見面便掛了電話。
  陸景放下電話,招呼楊顯落座,微笑道:“有什么事情讓你親自跑一談我這里?”
  楊顯的辦公室在積西鎮景和大廈那邊。坐車過來得半個小時左右。
  楊顯道:“景少,呵呵,是好消息。程建楓在歐盟那里初步打開了局面。根據他的判斷。歐盟這邊對景華手機的裁決有可能會參考北美的判決。所以,景華手機要避免被責罰,關鍵還是要看周復生在北美的公關。”
  陸景輕輕的點點頭,笑道:“這確實是個好消息啊。”景華在北美免于處罰的概率很高。莫非。最近是一事順,事事順?那到是要感謝崔七月了。
  景華手機在北美和歐盟遭到安全調查大大的影響了景華手機在這兩塊大市場上的銷售。不過,景華在國內的銷售情況。并沒有收到沖擊,相反。表現的依舊強勁。
  縱然今年不能沖擊全球六大手機廠商的地位,但是沖擊國內的銷售第一名。和諾基亞扳扳手腕卻是有可能。
  ….
  ….
  “江州房地產上套了60億資金,文舟炒房團的人吃不住勁,求到崔家那里,所以,崔家打算和我見面談判。”
  漢寧區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中,陸景給從香港來的李逸落說著最近江州的情況。
  李逸落穿著一身精美的白色長裙,曲線窈窕,托著香腮嘴角帶笑的和陸景說話。端坐在華麗的方桌邊,下午的陽光落在窗臺邊,越發顯得她清麗如水,秀美精致。
  “那你準備怎么應對呢?”李逸落對商業上的事情不懂,但是仍舊順著和陸景聊這個話題。
  她接受白云飲料的邀請去云春拍代言的廣告片。路過江州,給陸景打了電話,約他見面。
  陸景笑著指指手腕上的手表,“和崔家的人見見面聊聊,要點好處就行了。”
  陸景這番輕妙淡寫的話讓李逸落忍不住撲哧一笑,“你總是有辦法讓別人來認輸呢。”忽而流露出的美艷讓人心旌搖蕩。
  陸景眼睛艱難的從李逸落白潤猶如美玉的頸脖子上挪開,笑著搖搖頭。他固然不敢招惹李逸落,但是仍有些難以抵擋她此時的美麗。
  李逸落輕輕的對陸景一笑,想起李慧喬私
  下里聊天和她透漏的事兒。
  略坐了一會,陸景下樓到30樓的行政走廊里和已經到的唐詩經、崔九霄、崔七月三人見面。
  30樓行政走廊這里,今天陸景已經包場。帶著宋雨綺一起從門外進來,遠遠的就看到穿著青色旗袍冷艷曼妙的唐詩經、一身白色西裝宛如翩翩公子的崔七月。還有一位穿著淺灰色西裝的中年男子。
  幾人的助理、保鏢自然都等在了行政走廊的一旁。唐詩經作為中間人相互介紹了一番,客氣幾句。幾人紛紛落座。
  侍者進來開了一瓶陸景珍藏的紅酒后單手背后給幾人倒好酒,放下酒瓶悄然的推出去。
  奢華淡雅的行政走廊沐浴在午后的陽光中,透過落地玻璃窗可以眺望江州的美景。淡淡的酒香飄溢在空氣中。
  崔九霄五十多歲。有著如鷹王般的氣質,睿智而犀利。微笑道:“陸先生,七月讓文舟炒房團來江州炒商品房。冒犯了你,我在這兒向你賠罪。”
  陸景玩味的轉了轉酒杯,笑道:“崔先生,禮下于人必有所求。崔先生可以把條件開出來吧。”
  商業談判一向是急不得,只是,陸景占著先手,又知道崔九霄的來意,直接點出來。
  崔九霄笑道:“只要陸先生肯高抬貴手,放文舟炒房團的資金撤離江州。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崔九霄說的很自信。他一個人情值30億綽綽有余。
  陸景微微點頭,“可以。不過,文舟炒房團手伸到江州來,總的付出點代價,不可能全身而退。我對挑戰我維護的秩序的人一向不會手軟。”
  崔七月英俊的臉上浮出苦笑,“陸景,話不用說的這么明白吧?”陸景這話算是當面打他的臉了。
  唐詩經輕輕的一笑,成熟的女人韻味就溢了出來,姿態優雅的喝著紅酒。心里快意無比。
  對陸景的想法。崔九霄早有準備,笑道:“這是自然。我有個建議,陸先生不妨聽聽。文舟炒房團虧損10億還是30億,不如由我和陸先生小賭一局來決定。賭法可以由陸先生你來決定。”
  陸景沉吟著喝著紅酒。似乎猶豫不決。
  崔七月適時的建議道:“陸景,我九叔在玩牌上很有心得,你最好是選擇搖色子之類的賭法。”這個建議看似“吃里扒外”。卻能獲得陸景的好感。
  實際上虧損10億還是30億對崔家來說都是毛毛雨。九叔要的不過就是面子。
  唐詩經那張看不出實際年齡的俏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斂去,低頭喝著紅酒。仿佛沉思著,心里卻是被崔家叔侄勾起往日沉痛的回憶。對賭博。她深惡痛絕。她不希望陸景和崔九叔打賭。
  陸景眼神從唐詩經靈秀的臉蛋上滑過,落在崔九霄的臉上,“崔先生,我在漢城收購汽車的時候,三井的長井寧次曾經提議我買一支足球隊和他玩玩,以此來決定是否讓三井在現代汽車的董事會中出局。”
  陸景的話說到這兒就沒說了。崔九霄、崔七月訝然的笑起來。陸景這是說傳統的賭博方式太低級了。
  他們之前可是做過功課,問題是陸景名下,沒有帆船、賽車、名駒、名犬,賭起來還真是以日常的賭博方式最為便利。沒想到,陸景居然也想玩的有趣點。
  崔七月看向崔九霄。崔九霄微笑道:“陸先生,你說方式,我接著。不過,要快。等十一假期之后,我怕文舟炒房團那幫人都要急得去跳樓了。”
  陸景就笑,“我本來還想著拿今天晚上曼聯的球賽來當賭法。仙子阿看來,還是不夠快啊。這樣吧,崔七月,你平常玩不玩星際爭霸這款游戲?”
  瑪德,我有空玩女人,玩游戲干嘛?崔七月腹誹,然后很果斷的道:“不玩。”
  陸景笑笑,道:“那我們各找一個代打打個三局兩勝,怎么樣?代打的話,以你的財力,一個小時應該能找到吧?我們幾個就在這兒看看。”
  說話間,陸景的目光落在崔九霄臉上。強勢的態度一展無余。
  我出招了,你不接也得接。不按照我的方式來,那前面的話都是屁話。
  崔九霄大有深意的看了陸景一眼,爽快的道:“行,我答應。就這么辦。七月,游戲是你們年輕人的領域,你來安排,我等結果。”
  崔七月苦笑搖頭,開始打電話。他也不是傻的,陸景這么篤定的請代打,手上會沒有星際爭霸的職業選手?
  但是,形勢如此。他有什么辦法。一個小時確實足以讓他接觸到職業選手的圈子了。花幾十萬,一百萬請一個頂尖的代打也不是問題。
  陸景這法子就像九叔提出的賭博,看似公平,其實不然。陸景的性格果然很強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