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134 得意之時

唐詩經掛掉了電話,白沙井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里,崔七月有些呆木,全然沒有一刻鐘前和武立人說話時的得意,也沒有享用寇凌美妙服務時的得意。
  他現在有點慌了。
  “寇凌,你去臥室里等我。”崔七月深吸一口氣,鎮定下來,將寇凌支開,提起褲子,走到次臥里,關上門,在窗戶邊開始打電話。
  崔七月的第一個電話是打給江州市委書記李學平的秘書,馬味。至于江州市委書記,還不是他想打電話就可以打過去的。
  他雖然知道唐詩經不會騙他,但是唐詩經在黃海幫了陸景一次,他還是得謹慎一點,況且唐詩經剛才說的太模糊。他也想要知道具體的情況。
  電話接通。馬味壓低著聲音道:“崔少?李書記還在開會,我在市委大院這邊…,哦--,好的,好的,你等我消息。”
  聽著馬味這話,崔七月有些無力感。陸景都磨刀霍霍了,結果他還需要等待具體的消息。這是他進入江州以來第一次覺得不妙。
  半個小時后,崔七月接到馬味的回話,“崔少,我已經打聽過了,是有這么回事。市政府那邊今天上午的例行會議上討論了江州申請為房地產稅試點城市的事情。具體方案還沒有報到李書記這里來。”
  崔七月不怎么看好李學平會幫他一把,問道:“馬大秘,建委和國土局那邊你有沒有熟人?我這邊有幾套新房想要過戶賣出去,能不能快點。”
  武立人80億的資金砸了多少到江州的房地產市場中,他暫時還不清楚,假設能收買一兩個人辦事。使得陸景的拖延戰術沒有效果,也可以完美的解套。
  馬味笑了笑,道:“崔少,我幫你問問。”
  崔七月聽得出馬味話里敷衍的意思,說了幾句掛了電話。又打給了武立人。
  聽崔七月說完,武立人卻是如墜冰窟,房地產稅試點消息的威力,他又如何能不知道?懦懦的道:“七少,問題不會很大吧?”
  崔七月嘆口氣道:“老武趕緊撤出來,能撤多少算多少吧。我這邊在看看有沒有辦法。”
  放下電話。崔七月深深的吸了口煙,煙灰缸里早已經堆了煙灰。九月下旬,下午三四點的時候,江州氣溫依舊在30攝氏度以上,但是崔七月這時卻感到絲絲的涼意。
  炒作江州的房價是他做出的決定。在會揚地塊的布局被陸景輕飄飄的破掉之后,他咽不下這口氣。但是。現在看來,進軍江州只怕是個錯誤的決定。
  ….
  …
  江州日報在9月25日刊文,爆出江州即將申請為房地產稅試點城市,江州各大媒體緊接著報道。早先關注到江州房價過快增長的全國媒體也在紛紛報道這件事情。
  江州大街小巷市民的聚集地隨處可見討論房價的聲音。江州的房價已經飆漲至8000元每平米,在2003年9月底這是一個很瘋狂的數字。有明顯的認為操作跡象。
  “老張,這房子不能買了吧?太恐怖了,我工作一年都買不上十平米。”
  “嘿嘿。你們這是小看了江州的有錢人。有手機產業在江州,月薪一二十萬的白領大有人在好不好。”
  “有錢有什么用,現在持有房產要交稅的。”
  “狗屁,現在還只是討論階段,我們江州能不能申請的下來還是個未知數。你看今天報紙上的分析就知道。真正要命的是,市政府即將在建設200萬套保障房。”
  “保障房?”一個年紀略輕的人搖頭。呵呵,不解釋。
  一名中年人不滿意了,拿著報紙道:“你才來江州沒三年吧?你看看這上面的承建單位,立豐地產。知道景華科技園嗎?全部都是立豐地產修建的,你說會有質量問題?”
  上午時分。陸景從積西鎮清江心語小區開車送關寧、方琴到景華國際學校,返回新豐公寓在理工南路上買早點時,聽到早點攤上市民的議論,微微一笑。買了早點開車離去。
  立豐地產在江州的口碑還是不錯的。
  電梯到12樓,陸景拿鑰匙打開門時。唐雨瑤清艷的面容梳妝整齊的出現在門后,笑意明艷。今天她要和陸景一起去立豐地產在江州的總部。
  沈效光早早的就將陸景所居住的5號樓整棟樓的房間都給裝修好。唐雨瑤住在宋雨綺樓下,就是12樓這里。一間3室一廳的公寓,風格偏明快。
  “陸景,給我帶了什么好吃的?”唐雨瑤笑著說道。
  “想知道什么好吃的,怎么不幫我拿著啊。”陸景就笑,和唐雨瑤一起去餐廳里。唐雨瑤有些時候會像小女孩一樣調皮。去年圣誕節和她獨處的那晚,她也是看著自己拿東西也不幫忙,就跟在自己身邊說笑。
  早餐是蓮子八寶粥,陸景特意去理工南路那兒買的。湯包、雞蛋、豆漿。新豐公寓這兒,八點鐘之后非常安靜,因為上班族和學生都上課去了。
  吃過飯,唐雨瑤扶著陸景的肩膀給他擦嘴,問道:“晚上來我這里?”她和陸景的感情才發生了不到一年,有時候會很真切的想他。
  唐雨瑤穿著翠綠色吊帶裙,身材高挑,風韻娉婷,氣質清艷嫵媚、溫婉明艷。唐雨瑤的美是華麗的。軟語相問,陸景人都迷醉了幾分,輕輕的將她摟過來,取笑道:“食髓知味啊?”
  “你就知道笑我。仔細著我不理你了呢。”唐雨瑤嬌嗔,嘴角含笑的伏在陸景肩頭,有些情動。昨天晚上陸景送她回來的時候,和她在車上試了一回。
  唐雨瑤在情事上要放的開一些。陸景在唐雨瑤耳邊笑道,“行,你晚上洗白白的在床上等我。”換來唐美人一個嬌嗔的白眼。
  立豐地產在江州的總部位于白沙井的立豐大廈。陸景、唐雨瑤、宋雨綺抵達時,沈效光、陳國波、余樂已經等在頂層的會議室里。還有幾名負責處理這次房地產事務的小組成員。
  陳國波是立豐地產在江州的董事,負責立豐地產江州的日常運營。順便維持立豐地產和江州同行的關系。他在江州是老資格的房地產開發商。這次負責和文舟炒房團較量事務的是沈效光。
  沈效光介紹過組員之后,放下投影儀開始介紹情況,“景少,我們將會讓分別位于位于林元區、漢北區、會揚商業新鎮的200萬套保障房在國慶之后開始預售。”
  “同時,江州一共有十幾家房地產商響應我們的號召,準備在今天開始的新盤降價銷售。預計出售價在4000元每平米。”
  不響應不行。在江州的地頭上做生意,不停景華系人馬的招呼后果可想而知。況且出去之后,還可以得到龐然大物立豐地產一些照顧。生意人都很精明。
  聊了好一陣子,陸景笑道:“雇人排隊的小花樣應該撤掉了吧?”
  沈效光笑道:“現在是做空,這肯定撤掉了。蓄客搞日光盤的手段也撤掉了,就是向市民表示我們有房子賣。敞開了供應。”沈效光很大氣的揮揮手。
  會議室里眾人都笑起來。看著已過而立的沈效光,陸景滿意的點點頭,不枉楊玉立栽培他一場,道:“說關鍵的事情吧。文舟炒房團這次被套住了多少資金。”
  余樂微笑道:“文舟炒房團武立人這次調了80億資金來江州,預計已經套住了60億。市里的關系已經打過招呼,這兩天拖著二手房交易。現在消息一出來,房價腰斬,嘿,他們至少要虧30億,這還不算各項手續費用。陸景,怎么不等到國慶節之后再發動。我看文舟炒房團那樣人瘋狂的很,沒準還能投入更多的資金。”
  陸景笑著搖搖頭,道:“你當崔七月是傻子啊?這明顯是投機操作,怎么可能長線持有,我們要對付的文舟炒房團,不是其他的接盤俠。”
  說著,喝口茶,笑道:“30億肯定虧不了。崔七月見勢不妙,肯定會和我談判。給他們一個教訓也好。”
  和華真正的敵人是高家,陸景有怎么會傻得非要逼崔家與高家聯手對付和華呢?
  當然,有些裂痕也彌補不上,只要不是全面開戰,崔家不會為高家沖鋒陷陣,這樣他們聯合的規模始終會有限。
  ….
  ….
  黃海,錦樓。
  安靜的西餐廳里環境逸致,一名五十多歲的中年人以無可挑剔的規范動作享受著西餐。穿著西裝崔七月和一身旗袍的唐詩經作陪。
  用餐中,中年人放下刀叉,擦擦嘴,笑著道:“詩經啊,這件事還需要你費費心…”
  唐詩經推辭道:“九叔,我和陸景只是…”
  九叔擺擺手,打斷唐詩經的話,“我知道你和陸景是好朋友啊。你和高修平之間的事情,我幫你說句話,你看這樣怎么樣?”
  唐詩經無奈的苦笑,“好吧,九叔,我幫你約陸景和你們見面。不過談成什么樣,我不能保證。”
  九叔自信的笑道:“詩經,陸景是聰明人,我們會談攏的。”說著,輕輕的看了一眼正在看唐詩經的侄子崔七月,道:“七月,你這次事情沒辦好啊。”
  崔七月心里跳了一下,是害怕,道:“九叔,我確實有責任。”
  九叔搖搖頭,“你錯了。我是說你沒有早點讓武立人撤出來。成功者不需要受到指責,唯有失敗者需要承擔責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