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133 再出手

上午時分,黑色的奔馳緩緩的停在積西鎮的清江心語小區中。關寧、方琴下午要回景華國際學校工作,在方琴這兒休息。陸景、何夢瑤、唐雨瑤幫忙把兩人的行李送上樓。
  江州的天氣比云春酷熱許多,進門來,屋子里有些悶,有些熱。方琴打開窗戶。開了空調,從冰箱里拿冷飲出來招待大家。
  看著脫掉外套,只穿著一件白色短袖t恤美艷豐腴的方琴,陸景接過罐裝的冷飲,笑道:“琴姐,別忙活了,我中午要去和周平吃飯。你和關寧好好休息下。”
  這話,讓屋內四女都是霞飛雙頰。昨天晚上陸景輪番寵幸了關寧、唐雨瑤、方琴。這會兒三人都是容光煥發,慵懶嬌媚。
  “恩。”方琴羞答答的低頭將手里的飲料放在桌子上,美艷熟婦嬌羞的款兒動人至極。
  關寧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嬌嗔著掐他的腰肉,道:“快點去呢。晚上電話聯系。”
  陸景哈哈一笑,能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得到歡愉的滿足,足可自豪。重生回來,他在那方面的能力似乎強化了很多。相應的,似乎子嗣變得比前世更加艱難。
  陸景和關寧、方琴擁抱道別,先送唐雨瑤到新豐公寓。唐雨瑤來江州這段時間一直住在宋雨綺樓下。
  車子從江州大道轉到徐華路,沿途到處可見房產的橫幅、廣告。顯然,短短的一周時間內,江州的房地產行業已經爆發出驚人的活力。
  “方慧敏給我說。江州已經亂成一鍋粥,現在看來。這話不是虛言啊。”車內,陸景握住何夢瑤的手。微微有些感嘆。
  副駕駛座上的唐雨瑤并不怎么擔心,輕松的笑道:“你不是已經布好口袋等著武立人鉆進來嗎?”
  陸景笑道:“就是看到了有點鬧心。”
  何夢瑤安慰的清聲道:“過兩天就好了。無非就是資金量、房產庫存的較量。”
  陸景笑著點點頭。文舟炒房團推開房價的本質是囤積,改變市場上商品房的供應量,造成一種狼來的恐慌。當過多的資金、熱錢涌入江州房地產市場后,房價就會被一再推高。
  這就類似于股市市場上,大筆的買方單子砸下去之后,會引起市場跟風追漲。
  余樂、沈效光的布置首先是要壓下“散戶們”的投資熱情,在市場上營造“利空”的情緒,然后將文舟炒房團的資金套在江州。當然。現階段還是要幫助文舟炒房團推高房價。房價越高,那些人套得越深。
  送過唐雨瑤和何夢瑤,陸景聯系上宋雨綺,坐車前往白沙井何家菜館和江州市長周平見面。
  ….
  ….
  何家菜館,幾道精美的小菜擺放在古樸的八仙桌上,一壺特級白云泉。
  周平升任江州市長之后,身材微微有些發福,笑談幾句后,沉聲道:“景少。現在江州的局面有些混亂啊。”他有些憂心忡忡,只是沒有表露出來。
  陸景笑著和周平碰了碰酒杯,道:“周市長,這只是一場商業上的較量。很快就會平息。政策就不要了,只是要你幫一點小忙。”
  周平訝然的看了陸景一眼,隨即笑道:“這樣行嗎?”
  陸景的定義僅僅是商業較量讓他心里安定不少。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江州的房地產的政策不宜走在全國的前列。
  “立豐地產在江州的根基很穩固。”陸景肯定的點頭,“呵呵。江州可以申請成為房地產稅的試點城市。”
  周平琢磨了下,有些恍然。笑道:“看來是我多慮了。景少這是胸有成足啊。哦,文舟炒房團的武立人前天晚上和李學平的秘書馬味見過面。”
  這個消息意味著什么陸景很清楚,微微一怔,輕輕的點點桌面,道:“云春謝書記會來省里。”
  周平點了點頭,笑呵呵的拿起酒杯和陸景喝酒。人生的機遇很重要啊。這場由文舟炒房團點起一把火,說不定會燒到一些人身上。
  ….
  ….
  9月20日,周六上午,林元區新開盤的小區雅苑將小區每平米價格訂在了6900元每平米。緊接著在第二天開盤的漢寧區泉山風景開盤價格定在了7200遠。
  兩周的時間內,江州的房價仿佛坐電梯一樣上升。江州市民怨聲載道,大罵房地產開發商無恥,斥責政府不作為。
  江州房價的風波由于江州媒體的報道,很快吸引了全國各大媒體的注意力,紛紛派出記者到江州報道最新消息。江州再一次成為媒體版面的頭條。
  白沙井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內,崔七月笑瞇瞇的聽著武立人的匯報。
  武立人的名字很有些霸氣,但實際上一個精瘦的四十多歲男子,各自有些矮,“七少,江州現在的房價已經失控,嘿嘿,江州市建委沒有干預房價的意思。現在江州那些房地產商都在肆意的漲價。立豐地產手下有幾個樓盤也在偷偷的漲價。我看和華那邊已經沒有抵抗的意思,反而想著撈好處。”
  說到最后,武立人得意的笑起來。文舟炒房團豈是那么好得罪的?這一次,江州官場上的關節已經打通,又調來了近80億的資金。雙管齊下,和華放棄抵抗,順路分一杯羹是意料中的事情。
  崔七月笑著點點頭,拿起精美方桌上的酒杯抿了一口,悠然的道:“老武,再接再厲。”
  武立人樂呵呵的道:“我會的。”80億的資金調度在商界中算的上是大人物了,但是在崔家的繼承人面前,這不算什么。他還是保持低姿態。
  崔七月想了想,以陸景在他面前的表現而言,估計沒那么容易就投降。吩咐道:“老武,你們炒房團一般都是長期持有。坐等升值,這次進入江州有投機炒作的成分。退場時間你要把握好。”
  武立人小眼睛珠子一轉就明白了,崔七少這是擔心和華也在做局,但是就江州目前瘋狂的投機情緒而言,什么時候撤退,要看自己的心情。崔七少太小心了。
  當然,武立人不會反駁崔七月的意思,滿口應下來,道:“七少,我知道。”
  這時。總統套房內一直嘩嘩響著的流水聲音消失。武立人立即識趣的告退。浴室里的美人顯然已經洗浴完畢,自己要還在這兒就太沒眼力了。
  “咔嚓”一聲,浴室的門推開。已經到黃海電視臺工作的寇凌披著白色的浴巾走出來。看到崔七月帶著侵略的目光看過來,心里得意的一笑。裹著浴巾出來的效果絕對比光著身子出來好。男人啊…
  寇凌走到崔七月身邊,微笑道:“崔少,我洗好了,你的事情完了嗎?”
  “就算沒處理完,看到你,我也沒心情處理了。”崔七月滿意的將寇凌抱到懷里。揉捏著她的白乳、翹臀。每年1000萬確實不算白花,寇凌知情識趣,技巧又好,著實讓他滿意。
  崔七月剛剛進入寇凌。正要享受這個外表端莊,內里火辣的性感美人,這時手機突然響起來。“晦氣。”崔七月無奈的停止。走到茶幾邊去拿手機。
  看看號碼,崔七月嘴角浮出一絲笑意。招手讓寇凌過來跪在他面前服務,然后接通電話。“詩經,你身-體好點沒有?”
  正在賣力服侍崔七月的寇凌明顯感覺到崔七月很興奮。心里明白,電話那頭只怕就是他的意中人,至少是他想要得到的女人。
  唐詩經哪里知道崔七月正在干什么,笑道:“感冒好的差不多了。七月,江州的房價形勢很好啊!你現在在江州?”
  “是啊。”崔七月閉著眼睛,幻想著身下的女人就是唐詩經,笑道:“詩經,江州的風景確實不錯,有時間可以來走走。”
  “你倒是好雅興啊。有時間我會去的。”唐詩經笑了笑,道:“七月,提醒你一件事情,江州正在準備申報成為首批房地產稅試點城市。你要小心啊。”
  崔七月愣了愣,心里有些不好的預感,道:“詩經,這問題不大吧?”他的腦子這會被下半身支配著。
  唐詩經詫異的咦了一聲,崔七月今天的反應似乎有點慢,輕笑一聲,道:“七月,江州既然有能力要申報房地產稅試點城市,你覺得江州市建委、國土局那兒凍結幾天房產過戶有什么問題?”
  “啊…”崔七月背后頓時生出一身冷汗,正耀武揚威沖撞的某處萎縮了下來。
  房地產稅怎么征收本來就是很大的一個課題,但是這會改變江州房地產市場的預期。別忘了江州的輿論會聽誰的招呼。住房要收稅,誰還敢買多套房?
  更關鍵的是,唐詩經提到有可能會凍結房地產過戶交易,或者說是拖延幾天,那么也就是說一旦陸景要發動反擊,文舟炒房團入場的資金,想要逃也逃不了。
  崔七月這會也顧不得享受寇凌的服務了,將她推開,深深的吸口氣,道:“詩經,謝謝你的消息。你覺得我下面該怎么做?”
  唐詩經笑道:“七月,一時半會我哪里有什么主意。我對江州的情況又不了解。”
  安慰了崔七月幾句,唐詩經掛了電話,看著唐風大廈外的風景,嘴角上揚,眼眸里一片寒意。她在冷笑。總算是討回了一筆利息。
  這個消息是陸景給她的,否則,崔七月在江州政壇上有關系都沒打聽到,她又哪里能知道。
  陸景允許她將這個消息告知崔七月,實際上是建議她當面看看志得意滿的崔七月聽到這個消息后的表情。只是,她擔心會忍不住心里的快意,幾年的隱忍都付之東流,所以選擇了打電話告訴崔七月。
  “和陸景合作真是愉快啊!”唐詩經輕撫著自己的秀發,心里想著。她幫陸景在黃海把蘇遠的問題解決,陸景立即有所回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