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132 印度總代理

夜里霓虹燈閃耀。車內放著音樂,蘇遠打著方向盤駕車駛進松濤苑7號別墅。
  下午的新聞發布會很成功,來了不少媒體。上了景華的船,他暫時是擺脫危險了。現在就看高修平、崔七月十分能會繼續找他的麻煩。
  晚飯早就準備好。溫馨的餐廳里,蘇遠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吃過晚飯,和兒子逗樂的一會,讓保姆將兒子帶去玩耍,握住妻子熊玉嬌的手,輕嘆口氣。
  熊玉嬌心情不錯,道:“蘇遠,怎么了?你的事情處理的不順?”
  蘇遠搖搖頭,“很順利,只是陸景仍舊對我有戒心啊。唉,漢生那里…”說到這兒,蘇遠沒法說下去。孟漢生不愿意見陸景,這份仇恨始終很難化解。而他現在卻是要接陸景的力量。
  熊玉嬌溫柔的拍了拍蘇遠的手背,輕聲道:“事情過去就好了。陸景…,陸景那里有我爸的人情應該不用太擔心。你剛從黃海回來,好好休息一段時間。”
  說起陸景,她心里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昨天在云春給陸景調-戲的——陸景讓她把褲子脫掉。好友沙巧說,自己當時那么誤會陸景,心里未嘗沒有報復蘇遠出軌的念頭,被動的接受一次婚外情。
  一念及此,熊玉嬌就覺得臉有些發燙,對蘇遠的語氣不覺得柔和幾分。
  蘇遠沒覺察到妻子的心思,苦笑道:“別提了,和陸景一比,我的份量太輕了。”溫柔的撫摸著妻子的臉龐,又道:“我現在哪里能休息,和景華洽談得差不多了,我準備后天和漢生一起去印度。”
  熊玉嬌驚訝的道:“這么快?”
  蘇遠道:“景華手機要是能在印度大賣,指不定能有40億到50億的銷售額。遠大集團的利潤大概也就一兩個億吧。不過,這么多的銷售額,資金流水足以讓我在會揚地塊上多撐一段時間。要是后面再不出幺蛾子,我有希望在兩年之內完成會揚商業新鎮的開發。”
  熊玉嬌眼睛一亮,“你是說事情結束了?”
  蘇遠笑著點點頭,看著嬌美俏麗的妻子,忍不住在妻子白皙的臉蛋上吻了一口,手掌來回摩挲著妻子有著豐盈肉感的隆臀。心里道:“要是高修平那個雜-種不再搞事,我的危機確實結束了。”
  熊玉嬌粉膩的臉蛋上浮起嬌紅,低聲道:“去臥室里。別給耀耀看到了。”
  想起與丈夫分別在即,她心里有些感覺涌上來。
  蘇遠哈哈一笑,將珠圓玉潤的妻子打橫抱起來,大步往臥室里走去。黃海這趟苦沒白受啊。從與寇凌的緋聞曝光開始,他還沒有沾過妻子美妙的yu體。
  ….
  ….
  花園飯店,半露天咖啡走廊里。
  彭子實將手里的一張卡推到齊開誠面前,面無表情的道:“齊總,看來你這張卡我是不能收了。”
  蘇總已經從黃海安然無恙的歸來,今天來見齊開誠不過是想著仁至義盡,大家好聚好散。
  齊開誠淡定的喝著咖啡,微笑道:“彭總,我建議你收下。你不會以為會揚地塊的事情就這么結束了吧?”說著,大有深意的看了彭子實一眼。
  彭子實譏誚的一笑,道:“齊總,看來你還不太明白遠大集團和景華合作的深層次含義。在江州,景華的威望比海益集團高得多。”
  齊開誠笑笑,反詰道:“哪有如何?最終還是要以實力來說話的。”
  彭子實看著齊開誠的圓臉,譏諷的笑了笑,淡淡的道:“就這樣吧。”站起身,徑直離開了花園飯店。
  他無意和齊開誠拜倫什么,景華在江州的實力、威望又其實這些外來者能明白的。簡直是搞笑,居然以為有景華支持的遠大集團連一個200億的商業新鎮都無法開發。智商捉急。
  看著彭子實的身影消失在咖啡廳門外,齊開誠喝了口咖啡,臉色漸漸的陰沉下來。
  前幾天這人還哆嗦的像只小貓,只是和景華搭上關系后,這就得瑟起來了?
  片刻后,齊開誠結賬后,坐車去往位于漢北區的楚北國際大酒店。
  …
  ….
  楚北國際大酒店是江州的老牌酒店,在麗都酒店集團、黃遠酒店在江州異軍突起之后,這里仍舊是不少懷舊者首選的五星級酒店。
  楚北國際大酒店的豪華套房里,高修平負手而立,看著窗外江州的夜景。
  他來江州當然不會住和華旗下的酒店,楚北國際大酒店就是他的首選。從襄水跑到江州來給他接風的高逸就住在樓下。
  “高總,彭子實那里沒有探到什么口風。”齊開誠推開門進來,有些慚愧的說道。
  他今天和彭子實見面,是想探聽下為什么景華會突然同意遠大集團為其印度總代理。哪里想到彭子實拒絕和他繼續接觸,直接將前幾天收下的銀行卡又給退了回來。
  高修平微微皺眉,從書桌上拿了一支煙點上,輕吸了一口,道:“景華在江州的威望很高啊。老齊,就在剛才,本來在會揚地塊和遠大集團有合作的幾家公司推了明天和我的會面。”
  他的預感已經變成現實,陸景只是一個輕飄飄的合作協議,就把他苦心編制,用來把蘇遠逼到絕境的網給撕裂。
  齊開誠愣了愣,景華在江州的根基這么深,略有些憂慮的道:“高總,那…,我們豈不是沒法拿下會揚地塊這塊肥肉了?”
  煙頭明滅,高修平淡淡的一笑,道:“老齊,我們來江州對蘇遠窮追猛打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是什么?”齊開誠錯愕的看著高修平,沉吟了一會,遲疑道:“高總,你的意思是…”
  “我只是來聯合崔七月對付陸景的。至于打壓蘇遠只是順帶的。你覺得以崔七月的性子,會坐視到手的利益溜走?”高修平緩緩的說道,胸有成竹。
  齊開誠想了想,搖搖頭。崔家的七少他是見過的,很自負的一個人,驕傲到骨子里。聽說前些天,他還請唐家六小姐出面與陸景和解,結果被陸景拒絕了。崔七少怎么可能忍受得了在意中人面前丟臉的事情。
  當年,東南狼王墨承何等風光,結果呢….
  高修平笑了笑,道:“這就對了。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坐山觀虎斗。誰勝誰負都可以接受。不過,我希望崔七月獲勝。”
  齊開誠有些回過味來,道:“高總,你的意思是文舟炒房團會殺一個回馬槍?”
  高修平點點頭。
  .…
  ….
  “好,行。老武,謝謝你的消息。嘿嘿,我肯定會跟進抄底。”高修平打定主意坐山觀虎斗,住在高修平樓下的高逸卻不這么想。
  對陸景,他要說沒點仇恨那不可能,他在陸景手底下吃了幾次虧。不過,三叔都在陸景手下吃癟,他想想也就釋然了。
  現在文舟炒房團準備操作江州的房價,他接到武立人的消息,自然是滿口答應下來跟進。要知道,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的業務核心居然在襄水就是拜陸景所賜。
  “小妖精,聽什么,專心點。”高逸收了電話,笑呵呵的捏捏跪在胯下**的白骨精(白領精英骨干)一把,舒爽的動了兩下。愜意的瞇起眼睛。
  白骨精鼻子里嗯了兩聲,嬌膩無比。
  想起江州的房市打亂,陸景苦心經營之地一片狼藉,他就興奮的不行。
  阿Q精神一向是高逸的強項。
  否則,有一個高家家主的老爹,又有一個還要壓他一輩子的家主繼承人堂兄高修平,他要是心態不好一點,這日子簡直沒法過了。
  ….
  …
  云春。
  白云賓館十六層的豪華套房里,陸景擁著關寧在落地窗前看著云春迷人的風景。關寧的二胡正放在一邊的沙發上。陸景剛聽過她的二胡曲子。她的曲藝越發的精湛了。
  正絮絮私語著,唐雨瑤敲門進來,“陸景,方總來了。”方總就是白云賓館的總經理方慧敏,明雪的姑姑。
  “雨瑤,請方總進來吧。”陸景寵溺的吻了吻關小寧,給她整理了下秀發。
  方慧敏身材傲人,穿著天藍色的職業套裙,外加一件洋紅色西裝外套,俏麗動人。“陸景,江州那里都快砸開了蝸,你都不問問?”
  昨天文舟炒房團突然現身江州林元區的一個樓盤,霸氣的以每平米6000元的價格買走了整個樓盤。一時間江州輿論嘩然。這兩日,江州的樓盤跟風漲價。江州市內購房的狂潮揭開序幕。秩序混亂至極。
  陸景握著關寧的手,笑道:“方總關心這個干嘛?莫非方總有投資江州房地產的意圖?”
  出乎意料的,方慧敏點點頭,眉開眼笑的說道:“差不多。明雪在江州投資有幾套房子,她跟著你投資互聯網賺了不少。”
  關寧秋水般的眸子關心的看向陸景。江州的商業秩序混亂是對陸景嚴重的挑釁。景華一向是把江州視為自己的大本營,豈能容忍他人亂來。
  陸景笑笑,道:“現在別進場了。江州的房價過段時間會回落的。我明天回江州。”走到茶幾邊拿起水杯喝口水,笑道:“奇怪啊,明雪怎么不打我的電話問我?”
  方慧敏就笑,“明雪這不是擔心你貴人事忙啊,讓我得空了問問你呢。景少,你在云春遙控指揮不就得了?”
  陸景笑著搖頭,什么時候明雪也學會客氣了,道:“我倒是想,問題是關寧她們幾個假期要結束了。夢瑤現在還在白云居處理公司事務。我明天要回江州見周市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