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12 突生的變故

云天樂拿著青花茶壺給兩人添了添茶水,笑著拋出自己的方案,“本來是希望景和電子成為我們的華中區總代理,但是上宏的實力我也是了解的。
  根據我們內部統計的數據,今年諾基亞將成為全球手機銷售量最大的公司。
  我和周總都有一個共識,希望今年中國區的銷售量能夠大幅的提升。所以對代理商的要求,是希望他們能加大鋪貨的力度,提高銷量。
  我們希望能把去年的銷售王者愛立信拉下馬,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因此呢,我個人是傾向于上宏這樣實力雄厚的經銷商成為我們的華中區的總代理。
  景和的規模和資金,以及渠道都不及上宏,很難滿足我們迅速提升銷量的要求。當然,景和的銷售能力我是認可的,所以,我是打算給予景和一份華東區特約代理商的合同,凡是華東區總代理沒有涉及的城市,景和電子都有權先行開發。不知道陸總覺得怎么樣?”
  陸景淡淡的道:“為什么不是華東區的總代理呢?”
  “華東區的總代理是永輝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他們的代理合同要一年之后到期。”云天樂笑著解釋了一句。
  “景和電子的總部雖然是在京城,但是大部分人員都在江州,所以我希望接下來的代理地區是包含江州的。而且據我所知,永輝公司實力雄厚,已經將華東區的大中型城市都占完了。剩下的市場份額根本就沒有多少。”
  云天樂笑道:“所以,需要陸總去開放新的市場。在供貨價格上,我可以做主再給你優惠一個點。”
  陸景神色淡淡的笑了笑,喝了口茶,沒有說話。一般思路而言,選擇地區性總代理肯定是希望資金雄厚,掌握著地區內銷售渠道的公司。
  陸景對諾基亞的選擇表示理解,但是他并不認可諾基亞的做法。景和電子這幾個月銷售業績的已經證明了它與眾不同。他當然可以采取向諾基亞保證銷量的方式繼續爭取總代理的合同,但是云天樂的今天這個做派讓他有些寒心了。
  景和電子也不是非得做諾基亞一家的代理商。他還是和周復生直接談談比較好。
  潘總笑哈哈的勸道:“陸老弟,以你的能力,到哪里不能開發出新的市場來。華東區沿海的幾個省比華中區的油水厚多了。江州是華中地區的核心城市,老哥我是非常希望拿下來的。這樣吧,我愿意出一筆諒解費用,請陸老弟開個價。”
  陸景笑了笑沒有回答潘總,而是拿著茶杯喝茶,半響,才說道:“云總,對景和這個安排是你的想法,還是周總的想法?”
  云天樂眼神陡然凌厲起來,看著陸景說道:“暫時只是我個人的構思。我會盡快向周總匯報的。
  我們現在要求代理商要有足夠的資金和銷售渠道來鋪貨,配合公司的廣告,在已經成熟的市場和我們的競爭對手廝殺。景和在我們目前的各級代理商中實力只能算是中等。
  所以我認為景和作為地區總代理是不夠格的。省一級的代理可以考慮。”
  陸景笑了笑,沒有理會云天樂話風里面松動的意思,淡淡的道:“要提高銷量,不是簡單的靠鋪貨和廣告來實現。代理商的營銷手段也很重要,當然,不可否認諾基亞手機在質量以及用戶體驗上有著優勢,但這個優勢并不是很明顯。
  我會向你們周總闡述我的觀點。另外,云總還不知道我已經注資2千萬到景和電子中的消息吧?在資金上景和并沒有劣勢。
  今天就談到這兒吧。”
  說完,陸景沖兩人點點頭,離開了金頂俱樂部。
  云天樂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埋怨道:“老潘,你怎么打探的消息。景和這么大的動作你一點都不知道?”
  潘總胖胖的臉上有些郁悶,叫屈道:“老云,多年的朋友,我難道還打埋伏不成,對我有什么好處?景和的股東有一家是江裕,我和江裕的吳總關系好的很,江裕還在景和占著20的股份著的。他要注資兩千萬,這部分股份早就被稀釋掉了。”
  云天樂喝著茶,想了想,“可能是最近的動作,你回江州打探一下吧。如果景和有2千萬的現金在賬面上躺著,至少一個省級代理是跑部了,我也沒辦法說話。
  如果他和周總溝通的好,你的位置也危險。哎,當初他三份郵件就將周總打動,不能忽視他的口才。”
  潘總有些緊張的道:“那怎么辦?”
  云天樂沒好氣的道:“能怎么辦,走一步看一步。要是不行把楚北省的代理權從華中區里面劃分出來讓給他。”
  今天要不是潘總錯誤的信息,他也不至于開出那樣離譜的條件,至少能好好的談一談,希望不要給周總留下他假公濟私的印象。
  …
  臨近中秋,江州大學里面桂花飄香,走在校園里聞著桂花的香味,看著青春靚麗的女孩們,實在令人心曠神怡。江州大學的軍訓在二十六號就結束了,但是學校的國慶假期仍然要從三十號晚上才開始放,讓一干新生抱怨不迭。
  關寧穿著米黃色的短袖連衣裙,裙擺至膝蓋處,皺褶的裙底是繡的紅黑分明的水仙花,大氣而明媚,手里抱著一疊新書,和她的幾個室友一起走回寢室。
  “陸景,你來了。”看到陸景后,關寧的眼睛里閃過驚喜的神色,抱著書,快步走到了站在宿舍大門對面銀杏樹下的陸景面前,伸手去摸他的臉,欣喜的道:“真不敢相信。我以為你要到月底才過來。”
  陸景從她懷里把書本拿了過來,“我逃課都逃習慣了,多逃幾天也不算什么。今天是中秋節,我想著江州大學也沒那么好心放你們回家,過來陪你。”
  關寧笑道:“中秋節是用來陪家人的,你陪我干什么?”說著話,小手很自然的拉著陸景的手。
  “我給你介紹我室友。”關寧拉著陸景為他介紹她們宿舍一個很文靜的女孩子,“她叫蘇蕓,睡在我上鋪。”
  陸景笑著沖站在蘇蕓點點頭,“如果幾位美女晚上沒有活動的話,我請大家去東邊教職工食堂三樓吃晚餐。”
  蘇蕓很恬淡的笑了笑,眼睛看向落后的幾步的葉儀和徐瓊。女孩在被恭維美麗時,心情大多數都是愉快的。
  葉儀打量陸景一會,笑道:“好啊!今天要打土豪了。”陸景送給關寧一堆護膚品,一看就是價值不菲。作為同寢室的女孩自然可以猜到陸景家里是有點錢的。
  見陸景不否認,嬌小的徐瓊拉著蘇蕓的一只胳膊笑道:“呵,還真是土豪呢。”
  四個女孩把新領的課本放回到寢室里面,一起去東邊教職工食堂三樓吃晚飯。走在路上時,葉儀笑道:“陸景,剛才有一輛寶馬跟在關寧身后好久了。要不是宿舍區這邊不讓進車,你剛才就能看到。你可要經常來看我們關寧呢,別被人鉆了空子哦。”
  關寧笑著去拍葉儀,“說得我那么壞似的。”她對陸景道:“一個無賴跟在我后面搭訕。”
  “那改天我派十輛寶馬跟在你身后,他開一輛寶馬就不好意思找你了。”陸景笑著說道。以關寧的美麗自然是天天都有人搭訕,他絲毫不奇怪。
  “那我在學校里還怎么上課啊,拖那么長一個尾巴。”關寧抿著嘴笑,拉著陸景的手。
  西邊天際的晚霞燒得火紅,鋪滿了天空,霞光印在關寧的臉上,叫她秀直的鼻梁,小巧的紅唇在淺淡的暮色里有著女孩式的小嫵媚,頗為動人。
  吃晚飯的時候,陸景自然少不了被三個女孩盤問一番,陸景雖然不喜歡撒謊,但是也不好把自己的事情拿出來說,就糊弄了一番,只說是請假來江州玩。不過聽到他還是高三的學生時,徐瓊嘟著小嘴抱怨道:這太不公平了,我讀高三那會,天天被老師逼在教室里學習。你這也太輕松了。還能請假過來看關寧。”
  陸景笑著摸摸鼻子,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三個女孩中,屬徐瓊性格外向,說話說得比較多。幾人相互介紹中,發現蘇蕓原來是江州本地人。
  “江州氣候炎熱,菜肴重油重辣,所以江州人性子暴躁。我到是少有見到你這樣文靜的女孩。”陸景笑說道。
  蘇蕓淡笑道:“我一貫是這樣的。”葉儀道:“陸景,你聽起來似乎對江州很熟悉。”
  “也還行吧,我來過江州多次。”
  “嗨,哥們,又見面了。陪你女朋友吃飯啊?”突然一個男生走過來打著招呼,陸景看去,是張勇。他卷卷的頭發上濕漉漉的,一看就是剛剛運動完。
  側面走過一隊高大威猛的籃球隊員,穿著魔術隊的隊服。
  陸景站起來,笑著和他打個招呼,“你好。你這是…”
  “剛和老師打完球,請我們幾個吃飯。”說著笑了笑,露出幾顆潔白的牙齒,坐到同伴那邊。
  “這次江州電子一廠就是一個典型的案例,管理不善,拖欠工資,所以,國有企業必須要改革,必須要退出某些領域,讓民營資本參與進來。”一個梳著中二分的眼鏡男說道。
  “楊平海,趙教授的國有企業改革方向的文章聽說獲得上面一些人的好評。這個消息是不是真的。”
  陸景眼角撇了過去,就看到眼鏡男高深莫測的笑著喝茶不說話,心里微微一動,知道他說的趙教授是誰。吃過飯,在南陽街逛了逛,幾個女孩要回寢室休息,剛剛結束的軍訓讓她們還沒有恢復過來。
  關寧終究是沒好意思在室友們曖昧的眼光中跟著陸景出去住酒店。陸景心里有些懊惱,下次就要悄悄的來,一定要把清純嫵媚的關小寧吃下肚子去。
  在宿舍門口依依惜別后,陸景在江州大學的校門口攔了一輛出租車,前往漢豐路的迎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