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127 崔七月

晚上時分,街面上已經看不到昨天小雨的痕跡。白沙井作為江州有名的旅游地,夜間七點左右,游人如織。
  陸景給何向成打過電話幫唐詩經預定好位置,從西橫巷自西向東,一路走到何家菜館,穿過略顯安靜的走廊,正碰到從東廂房里端菜出來的何夢瑤。
  她穿著敞口鑲有鉤絲白花邊的襯衣,露出修長而光滑的脖頸,修身的長褲,長腳繃直,身材挺拔修長。手里拿著木托盤。看到陸景,輕抿著嘴,意態嫻雅的笑著,令人如飲甘泉。
  “夢瑤,該吃飯了。”陸景今天晚上請方琴在何家菜館吃飯,關寧陪著方琴從積西鎮景華國際學校過來,下班時,陸景喊了何夢瑤一起。顯然,她這會在幫忙上菜。
  何夢瑤嫣然而笑,宛若白蓮綻放,清聲道:“你先去呢。我洗完手就來。”何家菜館這里服務員夠,只是陸景請她過來吃飯,她順手幫父母上上菜。
  何家菜館是一間四合院改造而成的餐廳。包廂在西廂房,東邊廂房是屏風隔開的雅座,而正房就是餐館大廳。小而精致,容納十張桌子的菜館。
  陸景推開包廂門時,方琴正和關寧在包廂里說笑。陸景分別擁抱了一下清純嫵媚的關寧、溫婉嫻靜的方琴,坐在來握住方琴手,輕聲問道,“琴姐,待會喝點紅酒?”
  方琴穿著水藍色的打底衫,白色的修身鉛筆褲。身姿曼妙,成熟寬肥的渾圓豐-臀曲線誘-人。渾身透著美艷熟-婦的魅力和韻味。
  方琴最近碰到一件郁悶的事情。景華國際學校高中宿舍中,方琴班上的一名男生在夢-遺的時候大喊“方老師”,被整個學校傳為笑談。那個男生不至于被學校開除,但是,連累她時常被同事打趣“魅力迷倒小男生”。上課也覺得有些尷尬。最近都清減了不少。
  “好。”方琴微微點頭,見陸景溫潤的眼睛里藏著壞笑,三十五歲的女人在自己的男人面前還是禁不住嬌羞無端,溫婉的嗔道:“小景,你還笑我!”
  “我哪有笑。”陸景趕緊一本正經的說道,又將方琴輕輕的擁在懷里,撫著她的粉背,安慰道:“琴姐,沒事的。我在這里。”
  九六年那場人生重大的風波讓這個內心堅強、溫婉成熟的女人有時會脆弱得缺乏安全感。
  一股安寧感從心底油然而生。方琴依戀的抱著陸景,偶爾溫柔的撫-摸著他的臉龐,聞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心里充滿了快樂喜悅安寧。
  “琴姐,那種事不要多想了。這只是說明你很有女人的魅力啊。我會保護你不受到任何的傷害。”陸景溫柔的在方琴耳邊說道。
  方琴嬌美白皙的臉蛋上有著輕微的淺紅,心里甜蜜,溫婉的道:“哪有啊?再過幾年我都不敢見你了。”
  “傻女人。”陸景寵溺的在方琴嬌美的臉蛋上啄了一口,又用力的在她豐-腴的雪-臀上捏了捏以示不滿,道:“這周末我幾個去云春度假,散散心。”
  看著陸景在安撫著方琴,關寧理解的抿嘴一笑。其實,方老師從漓姐她媽媽那里學了保養青春的辦法。這些年保養的很好,肌-膚嬌嫩、臉蛋滑膩,看似三十出頭的麗人一樣。她也在學習美容。
  片刻后,何夢瑤飄然而至。精致可口的菜肴很快斷上來,四人吃過飯,步行去白沙井69號的別墅。剛出門,陸景卻是聽到背后有人喊他,回頭,看到唐詩經俏麗動人的站在他身后不遠處。
  “陸景,這里菜的味道很有特色。謝謝你的推薦。”唐詩經帶著保鏢,身上有些酒氣,俏臉上隱約有幾道紅暈,冷艷中帶著嫵媚的嬌柔。
  “不客氣。”陸景笑笑,又略微遲疑了一下,將關寧、何夢瑤、方琴簡單的介紹給唐詩經認識。
  幾人在門口寒暄了一會。對陸景和這幾個漂亮女人之間的關系,唐詩經心知肚明,也不點破,笑道:“陸景,我想和你談點事情。附近有沒有合適的說話地方?”
  陸景就笑,“詩經,跟我們來吧,走幾分鐘就到我和關寧的住處了。”
  …
  ….
  白沙井69號別墅三樓的客廳里,白沙井晚間的風光從單向落地窗透進來。
  陸景給唐詩經倒了一杯紅酒,笑道:“詩經,有什么事?”關寧她們在別墅二樓聊天。
  唐詩經沉吟了一會,道:“你剛和崔七月見過面,你覺得崔七月是個什么樣的人?”
  “他的城府比高修平要深。”陸景淡淡的點評。和關寧、何夢瑤吃飯時,他自然沒功夫去想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他拒絕了崔七月的提議,江州這里的較量還要繼續了。
  唐詩經驚訝的看了陸景一眼,道:“沒想到你看的這么準。”
  陸景琢磨了一會,疑惑的道:“你是想告訴我崔七月有些不對勁?”今天晚上崔七月的姿態很低,他對崔七月感官不錯。
  “是的。”唐詩經點點頭。或許是晚飯時在何家菜館喝了一瓶碧玉香果酒,酒意上涌,唐詩經心里有些傾訴的沖-動,道:“陸景,你不好奇我為什么現在還沒有結婚嗎?我的圈子里,像崔橫波她們大學畢業基本就已經訂婚。三十歲過了還沒有結婚的女人基本沒有。我是一個特例。”
  陸景沒說話,安靜的品著酒,現在的唐詩經需要一個聽眾。
  唐詩經情緒有些波動,但長久以來浸染在骨子的禮儀規范讓她拿起酒杯喝酒的動作依舊十分優雅,“我曾經有戀人,他叫虞文昌。文昌家境貧寒,考到黃海交通大學,出來后在黃海一家金融機構做事。我們認識后,情投意合,感情發展的很快。文昌工作很努力,又非常聰明。我爸見過他之后,很認可他,認為未來唐風集團可以交到他手上。在我們準備結婚的時候,他自殺了。”
  陸景神色一震。確實,門第之見,在國內任何時候都存在。但是,對唐家這樣成熟的家族體系而言,培養家族子弟和吸納優秀的新血進入家族同樣重要。
  或許,有人會問,我為什么沒有見過灰王子和白天鵝的故事。呃,用通俗的網絡語言說:**絲逆襲女神只存在小說中吧?
  錯了。一個男人不能俘獲女神,只能說明自身不夠優秀。家庭、背景都只是自身實力因素的一環,重點還是自己夠不夠努力。問一問自己:讀大學時,圖書館的藏書看完過多少?工作時,幾點起床,幾點睡覺?要俘獲女神,至少要達到鳳凰男的標準。
  而如果,虞文昌是鳳凰男中的佼佼者,唐詩經的父親認為他的能力可以成為唐風集團的掌舵人,將愛女下嫁有什么不可能?
  要知道,以虞文昌和唐家對比的體量,虞文昌最終明智的選擇肯定是主動融入到唐家體系中。
  “崔七月做的?”陸景低聲問道。崔七月看唐詩經的時候,愛慕之情根本就不加掩飾。
  至于自殺,好吧,你相信一個將要娶到唐詩經這樣聰明、漂亮又情投意合的豪門貴女,即將飛黃騰達的男人會選擇自殺?
  唐詩經搖搖頭,又點頭,兩行情淚潸然落下,“崔七月和文昌打了個賭,一起去澳門的賭場賭二十一點,一晚上之后,誰手里的錢少,就算輸。文昌輸了,就要給崔七月一個追求我的機會。贏了,崔七月就不再追求我。”
  陸景無語的喝酒。二十一點并不單純的是賭博,這是一門高深的智力游戲,里面的算牌,計算概率、組合,記憶都需要很高的智商和數學能力。
  這位虞文昌似乎很自信。當然,寒門子弟出身的他,要是唯唯諾諾,不自信,身上沒有一股子氣質,也不可能吸引到唐詩經。
  為情決斗,不管以什么方式,在某些人看來其實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吧!
  唐詩經接著道:“三天后,我接到消息趕到澳門花了5個億把文昌贖出來。”喝口酒,慘然的一笑,“陸景,原因,你猜得到吧?”
  陸景輕輕的點頭。他以前在京城里和王燦兩個人,大錯不犯,小錯不斷,算不得正兒八經的紈绔,但是紈绔的手段都是見識過的。崔七月要沒用手段,母豬都要上樹。
  “這點事,不至于自殺吧?”陸景給唐詩經添酒。他已經知道唐詩經要給他說什么了。
  唐詩經哀婉的笑道:“是不至于。但是,文昌的心氣在這次賭博中受了挫折。我爸準備出手幫文昌調節心態,十年之后,文昌這塊心病或許能去掉,恢復他決斷時的信心。但是九八年亞洲金融危機蔓延的時候,文昌決斷失誤,虧損了2億美元,信心完全喪失。他在黃海的公寓里自殺了。他死前和崔七月一起出去喝過酒。”
  陸景沉默了片刻,道:“你不恨崔七月?”
  唐詩經拿紙巾擦了擦眼淚,“怎么恨?文昌在給我的遺書里說了崔七月和他談的內容。崔七月是在開導他。決定自殺,只是因為覺得配不上我了。”
  陸景搖搖頭,輕嘆口氣。
  正話反說這是個技術活,但是對崔七月來說,大概張口就來。虞文昌可惜了。夭折的天才就不是天才了。唐家不可能為了虞文昌出手對付崔七月。這不符合唐家的利益。
  唐詩經也是個狠人,居然和崔七月還是好朋友。只怕復仇的種子一直埋在心底。
  唐詩經將最后一口酒喝下,示意拿起酒瓶的陸景不要再添酒,美眸看著陸景,認真的道:“陸景,你要小心崔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