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124 低頭

看著蘇遠平靜的眼神,陸景心里有些感慨,道:“印度總代理的事情,我再考慮下吧。”
  蘇遠起身告辭。“噌噌”的下樓聲逐漸遠去,何夢瑤清聲問道:“陸景,為什么不答應蘇遠呢?這樣他的實力還要強一些。”
  陸景握住何夢瑤潔晶纖滑的素手,輕聲道:“夢瑤,我和孟漢生的仇恨根本就沒法化解。到時候,我和孟漢生對立,蘇遠怎么選擇可想而知。”
  說起來,他和蘇遠的恩怨,只是大哥和蘇遠岳父熊為明恩怨的延續。他本人對蘇遠的惡感并不算十分嚴重。但是,他將孟漢生送到過監獄里面去,這可是很大的仇恨。
  人的想法都是隨著實力變化而變化的。焉知蘇遠的實力變強之后,孟漢生沒有別的想法?
  印度總代理的事情,等蘇遠正撐不下去再說。現在,沒有絕對的必要,陸景不打算增加蘇遠的實力。
  何夢瑤嗯了一聲。
  陸景輕撫著何夢瑤秀直的長發,笑道:“夢瑤,凱撒死在了他寬恕的布魯圖斯手中。我可不想成為凱撒第二。”
  何夢瑤禁不住抿嘴而笑,清聲道:“你這個類比,真是….”
  何夢瑤的笑容讓人如飲甘泉,陸景也笑起來。突然覺得有些話不用說了,他知道何夢瑤能猜到他要說的話。
  ….
  ….
  蘇遠返回漢生網吧,熊玉嬌、孟漢生、潘婷婷都等在孟漢生的總經理辦公室里。見蘇遠進來,孟漢生急切的問道:“蘇遠。情況怎么樣?”
  蘇遠把情況說了一遍,搖頭嘆道:“陸景的想法還是出乎我們的意料。其實。我以為他會直接接管會揚地塊,讓我完整的退出。玉嬌。那天陸景和崔七月是不歡而散吧?”
  熊玉嬌并不認識崔七月,而是回來和他說了之后,他猜出陸景叫崔老兄的人是崔七月。
  熊玉嬌點點頭,肯定的道:“是的。陸景送都沒送崔七月出咖啡廳。”
  潘婷婷對商業上的事情一竅不通,她哥還在江州的監獄里,她對陸景恨之入骨,道:“陸景一貫會裝模作樣。”
  孟漢生皺眉,沉聲喝道:“婷婷,住口!”
  潘婷婷愣了愣。委屈的想要哭,看向熊玉嬌,見她神色淡淡的,一點都沒有要為她說話的意思,心里磕磣一下。以前大家不是都在說陸景的壞話嗎?
  蘇遠擺了擺手,勸道:“好了,漢生,婷婷為你吃了很多苦,不要兇她。陸景顧忌名聲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一方面是他需要我留在棋盤上。”
  孟漢生思索了一會,問道:“怎么這么說?”
  蘇遠點了一支煙,踱步到窗口,深深的吸了一口煙。道:“如果陸景直接和高修平面對面較量,很容易就變成了在會揚地塊上比拼資金、實力,甚至是更大的局面。”
  “現在高修平擺明要用東1號樓、2號樓作為籌碼拖垮我的資金鏈。陸景的想法就是保住我的資金鏈。這樣一來。所投入的資金額度很限定在10億元之內。陸景是打算讓高修平有力使不出。”
  “這比直接和高修平正面較量要容易的多。況且,陸景在江州影響力很大。只要高修平稍微有違法的地方,等待百泰集團的肯定是陸景的重手。”
  熊玉嬌聽得有些懵懵懂懂。為什么蘇遠和高修平較量資金量會被限定在10億之內呢?想不明白,便沒想,關心的問道:“蘇遠,那現在怎么辦?”
  蘇遠苦笑道:“能怎么辦?陸景支持我,我先把一輪難關應付過去再說。”
  ….
  會揚地塊東1號樓,2號樓驗收的時間在9月28日。遠大地產的總經理彭子實相當清楚百泰集團收購地石集團的債務,目的就在驗收的時候讓遠大地產拿不到6億的尾款。
  “我們要確保建成的東1號樓,2號樓能夠達到百泰集團的驗收標準。有些地方該改的要該,不能該的要補救,為此多花費有些資金也是可以的。”
  周一上午,彭子實就在遠大大廈的會議室里召開公司高管會議,強調要注意滿足驗收標準。地產行業,想要偷工減料,貓膩很多。
  正開著會,秘書小羅去會議室外接了個電話,神色大變,立即返回會議室里向彭子實匯報,“彭總,百泰集團提出新的要求,他們要更改東1號樓的外觀設計。”
  彭子實當即就愣了下,中斷會議,站起來語氣不善的道,“小羅怎么回事?更改整棟大樓的外觀設計搞不好要推到重建,百泰集團的人搞什么鬼?”
  小羅尷尬的道:“碰總,百泰集團確實是這么說的。齊開誠正帶著新的設計圖紙趕過來要和你協商。”
  會議室里一片嘩然,百泰集團這還守不守規矩了?哪有整棟大樓開藥交付的時候想要更改整棟大樓的外觀設計?
  半個小時后,高修平的心腹齊開誠帶著三名百泰集團的職員抵達遠大大廈。彭子實臉色不悅的將齊開誠請進會議室,身邊參與會談的幾名高管都跟了進來。彭子實坐下,不客氣的道:“齊副總,你們到底是什么意思?”
  齊開誠掛的是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副總的職位。彭子實故意稱呼他為副總,以示不滿。
  齊開誠三十多歲,圓臉短發,精明強干,笑瞇瞇的道:“彭總這話是什么意思?地石公司的外觀設計不符合我們百泰集團的標準,我們改改不行嗎?”
  彭子實沒好氣的說道:“改當然沒問題,為什么是在即將交付的時候改?這不符合合同上的規定。”
  齊開誠還是那副笑瞇瞇的模樣,只不過笑容變得有點冷,“合同上的規定是由我方來承擔損失。我有說我們不賠償資金給你們嗎?”
  彭子實語塞,一口氣憋在胸口半天順不過來。遠大地產的幾名高管都面面相覷。這什么情況?
  齊開誠嘴角浮起一絲冷笑。將設計圖紙攤開,手指點了點桌面。道:“現在我們討論下新的設計方案,劉工,你來介紹下意大利米蘭理工大學的設計方案。”
  一名穿著白色襯衣工程師模樣的中年男子走到了會議室的投影儀邊,調試了一下,開始介紹。
  遠大地產的幾名高管有些說點不同意的話,但是百泰集團同意支付給遠大地產賠償,一時間也無話可說。會議室的氣氛完全被齊開誠控制。
  彭子實皺皺眉頭,想了十幾分鐘,終于有些回過味來。百泰集團這是不想付尾款給他們啊。
  “夠了。”彭子實怒聲打斷了正在介紹方案的劉工。站了起來,冷眼看著齊開誠,硬邦邦的問道:“百泰集團是不想支付6個億的尾款給我們?”
  齊開誠哈哈一笑,漫不經心的靠在軟椅上道:“我沒這么說。不過,彭總怎么想我就無法控制了。”淡淡的看了彭子實一眼,又道:“彭總,我們這個新的外觀方案花費了800萬美金。遠大地產要達到這樣的效果,至少需要6個月的時間。恐怕時不待你啊!嘿嘿!”
  百泰集團的幾名職員嘴角都帶上了笑意。遠大地產手里握有會揚商業新鎮的開發權,但是。他們實力不足只能采取與其他資本合作的開發方式。像滾雪球一樣,一點點的“蠶食開發”。
  如果百泰集團拿不到6個億的尾款,想要把雪球滾起來,就是癡人說夢。百泰集團的最終目的就是逼迫遠大地產交出會揚商業新鎮的開發權。吞下這塊肥肉。
  彭子實臉色及其難看,果然不出所料。深深的吸了口氣,壓下內心的情緒。“齊總的意思我知道了,今天就到這兒。我們改天再談。”
  齊開誠無所謂的笑笑,道:“好的。我們改天再談。”說著,低聲道:“我們高總有句話想要轉達給蘇總:陸景的算盤我們很清楚,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
  齊開誠帶人離開。彭子實宣布散會,獨自去遠大大廈的頂層找蘇遠匯報這件事。
  如果延期尾款的支付,遠大地產將會面臨著兩個問題。第一,江州市政府給出的開發時間是有規定的,如果遠大地產不能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會揚商業新鎮的開發,土地將會被江州市政府收回。
  第二,如果遠大地產手里沒有足夠的資金,就無法啟動下幾棟大樓的建設。這樣一來,和其他的資本簽署的合作協議就面臨違約的風險。遠大地產除了要賠償一大筆錢之外,土地的使用權也會喪失。
  “蘇總,百泰集團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拿下會揚地塊的開發權啊。用心真是險惡。我懷疑我們就算按照他們的要求更改新的外觀設計,依舊拿不到錢。”
  遠大大廈頂層的辦公室里,彭子實將高修平要帶給蘇遠的話轉述了一遍,然后義憤填膺的說出他的分析。
  “欺人太甚啊!”沉默了很久,蘇遠俊朗的臉上閃過一絲陰霾,冷冷的說道。
  他不過是和高子遠爭風吃醋起了沖突,高修平就對他如此的窮追猛打,他心里火氣很大。
  蘇遠覺得他從來都沒有這么恨過一個人,恨恨的道:“先拖著。這件事和百泰集團打官司。我會從遠大電器調集3個億的資金,先啟動4號地塊的開發。哼,百泰集團有本事把4號地塊的合作者大季集團手中的資質收購。”
  彭子實一愣,提醒道:“蘇總,3個億的資金不夠4號地塊的開發。大致需要5個億的資金。”
  蘇遠點頭,沉聲道:“我知道,我會去找陸景。”
  不知怎么的,彭子實覺得蘇遠眼中慢慢的透出信心十足的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