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122 彎不好轉

徐華路麗都酒店是麗都酒店集團的招牌酒店。酒店十四樓觀景走廊的咖啡廳是江州最名氣下午茶去處,也是江州最佳觀賞北湖風光的地方。
  晚間時分,咖啡廳里燈火明亮。陸景喝著溫茶,觀察著崔七月。崔七月劍眉星目,穿著休閑裝顯得英俊瀟灑。他是一個很健談的人。吃飯時從秦漢漢武說到圣雄甘地,從形而上學說到黑格爾的辯證法,從南非的草原說到英國人的花園癖。
  只是崔七月始終沒有提到蘇遠的事情。飯后,崔七月邀請陸景來咖啡廳小坐閑聊。
  看了看窗外朦朧的北湖,崔七月自嘲的笑道,“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啊,沒法看到北湖的景色。”說著,微笑著喝了口茶,道:“陸景,會揚地塊換給高修平來做的話能比遠大地產做得更好。我可以擔保他能保證讓江州城市商業銀行應得的利潤只高不低,至少高出三成。”
  陸景笑了笑,直言不諱的道:“崔老兄,這不是錢的問題。”
  崔七月愣了愣,他沒想到陸景有死保蘇遠的打算,試探的問道:“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隱情?”
  陸景就笑,“具體原因我不方便說,總之,這件事我希望到此為止。”
  崔七月笑呵呵的道:“陸景,我聽說你和蘇遠關系不睦啊。條件什么的,好商量。高子遠的事情已經讓高家丟夠臉了。高修平不想把這件事搞得虎頭蛇尾。”
  崔七月話里的意思陸景知道,笑了笑,沒說話。
  崔七月終于感覺到問題的棘手了。微微皺眉,沉吟了一會。嘆口氣道:“沒有通融的余地?”這樣的局面實在讓他感到為難。他不愿意放棄利益,又不太想得罪陸景。
  陸景干脆利落的拒絕道:“崔總。很抱歉。”
  崔七月點點頭,“我明白了。”作為崔家的子弟,要說沒有點傲氣怎么可能,陸景明確拒絕通融,這份傲氣、強勢讓他很不舒服。他自然不會再說什么了。一切憑實力見真章吧。
  沉吟著,崔七月道:“還有件事,寇凌很不錯,我打算讓她去黃海電視臺發展。”
  陸景微怔,隨即道:“行吧。”這算是錯有錯招。寇凌居然和崔七月搭上線了。
  崔七月起身告辭。話談到這個份上,陸景已經明白崔七月的打算。也懶得送崔七月出酒店,崔七月還不夠份量讓他做門面功夫,看著窗外黑黝黝的景色心里琢磨著。
  和高修平相比,崔七月為人無疑城府要深得多。高修平的傲慢偶爾會流露出來,崔七月的傲慢是骨子里的。這并不以他的熱情、健談等性格為轉移。
  江州接下來要成為戰場了。相比于大哥的在老同志中的口碑,崔七月許諾的那點好處連雞肋都算不上。
  更何況,自己并不懼怕崔家和高家聯手。文舟炒房團現在是風光無限,而且還會繼續風光。但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文舟民間資本的慘況他可是記憶猶新。
  “陸景,謝謝!”一聲柔和的聲音將陸景從沉思中拉回現實,陸景抬頭看到熊玉嬌正站在他這張咖啡桌的對面。圓潤柔美的臉蛋上帶著一絲感激。
  陸景和熊玉沒什么接觸,詫異的看著她,這聲道謝有點突兀。
  熊玉嬌解釋道:“陸景。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偷聽。我就坐在那里。”熊玉嬌手指了指她隔著兩張桌子的座位。座位上還有一個短發的俏麗女郎,皮膚白皙。
  見陸景看過去。俏麗女郎微笑致意。陸景沒有回應,對熊玉嬌淡淡的道:“不用謝。我幫蘇遠的原因你應該知道。”
  熊玉嬌默然,陸景的話有點傷人,苦澀的道:“不管怎么說,還是要謝謝你。再見。”自己一時沖-動過來道謝,看樣子是來錯了。陸景對丈夫還抱有極大的戒心,幫忙只是父親的情面起了作用。
  熊玉嬌回到座位,結賬之后,和好友沙巧一起離開徐華路麗都酒店。熊玉嬌開著車送沙巧去楚北國際大酒店住宿。
  沙巧打聽著陸景的事情,“玉嬌,那個陸景怎么好像很牛似的?我看他還沒有我們年紀大吧?呵呵,江州什么時候冒出這么號人來?”
  熊玉嬌微笑道:“早就冒出來了。只是你不知道。早兩年江州的市長陸江你知道吧?陸景是他弟弟。現任的江州市長周平是陸江的下屬。知道了吧?”
  沙巧恍然大悟,又笑道:“玉嬌,這么說來,你那口子沒陸景厲害?”
  熊玉嬌臉色有些黯然,在車燈的照射下不是很明顯,嘴角浮起一絲苦笑,“那可差的遠了。”她雖然不關注官場上的事情,但是蘇遠目前和陸景的差距還用說嗎?
  想起在九七年時,她和蘇遠面對陸景時的優越感,現在卻是完全倒過來了。熊玉嬌心里輕輕的嘆口氣。大概和陸氏兄弟為敵,是父親、丈夫這輩子最大的失誤。
  …
  江州,楚北國際大酒店。
  “七月,看來你和陸景談得不太好啊!”豪華的套房里,高修平笑著擠兌崔七月。崔七月和陸景見面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談不攏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崔七月鼻子里哼了一聲,道:“我提前和他過招呼,算是合規矩,他要不領情我也沒辦法。崔家做事情,也沒必要請示他吧?”
  此時已經距離他和陸景見面5天的時間,想起陸景那副強勢的模樣,崔七月心里還是隱隱有些不舒服。好像,他熱臉貼上陸景,反而被陸景啐了一口。
  高修平哈哈一笑,“這才是文舟崔家應該有的姿態嘛。”招手讓齊開誠拿來一張1:100的地圖放在茶幾上,道:“這是會揚地塊的規劃圖。遠大地產的規模不足以吃下整個會揚地塊,他們采取的是與其他資本合作的方式。其中,東1號樓、2號樓為遠大地產為地石公司承建,總造價16億。9月28日驗收之后,地石公司還會支付6個億的尾款給遠大地產。”
  說到這兒,高修平笑著看了崔七月一眼。崔七月會意,托著下巴道:“怎么,你想收購地石公司的這筆債務?”
  高修平大笑,“當然,我覺得遠大地產很難達到我們的驗收標準。只要不支付尾款給遠大地產,資金鏈斷裂的遠大地產撐不到今年年底。七月,以后,你再說話,陸景會認真的掂量其中的份量。”
  他在陸景手中吃的虧不少,他深知陸景的能力,但是這一次,有文舟炒房團的配合,加上百泰集團和平商集團的實力,和華旗下的立豐地產絕對頂不住。
  崔七月微微頷首,高修平這話點到了他心里。但是,心里不舒服歸不舒服,他決定跟著高家進入江州打壓蘇遠,實際原因還是為了一年24億的利潤。
  平商集團進入江州的事情,他早就和家里的長輩九叔溝通過。九叔說,“利益所在,得罪人是難免的。要想不得罪人,就不要做事。就算得罪了人,難道就沒有補救的辦法?總得試試。年輕人不要畏手畏腳。”
  不過,此時,崔七月不介意讓高修平小看他、自以為得計,冷笑道:“修平,陸景不重視我的意見,我需要讓他知道:不要以為收購了現代汽車就目無余子。”
  高修平禁不住笑起來。以他對崔七月的了解,崔七月這次是真動了氣。
  …
  八月將盡,新月湖畔大學城的人氣開始逐漸的恢復。1804酒吧晚上的酒客明顯多了些。酒吧吧臺里,清麗嬌柔的徐詠碧系著酒吧的圍裙在里面賣酒。
  返回江州之后,徐詠碧就卸任陸景的助理,專心的替還在云春的邵秋蘭照看1804酒吧和星光咖啡。秋蘭姐還在陪她父親游覽陸景助學的地方。
  陸景和何夢瑤坐在酒吧吧臺前和徐詠碧閑聊。整個八月份,他都過的比較輕松,有大量的時間陪著身邊的紅顏。
  北美那邊關于景華手機的調查結果第一階段已經出來,景華手機被禁售的可能性不大。畢竟芯片、專利對美國政府而言都是透明的。景華手機在北美的手機份額也只是排在第七。
  徐詠碧給陸景添了酒,明媚清亮的黑眼眸里流轉著嬌羞和情意。陸景下午約她在湖邊公寓的宿舍里見面,要了她兩個小時。晚上這時再見,忍不住情思綿綿。
  何夢瑤回頭看向酒吧外恢復人氣的南陽街,輕輕的一笑。徐詠碧和陸景的關系,她又怎么會看不出來呢?
  三人正聊著,陸景突然接到宋雨綺的電話,“陸景,高家和崔家動手了。地石公司將手中位于會揚商業新鎮的兩棟大樓轉讓給百泰集團了。我剛接到地石公司老總的電話。”
  陸景微微皺眉,問道:“雨綺,秘書組那邊的應對辦法呢?”
  宋雨綺有些為難的道:“陸景,我們一致認為應該放棄。就算讓立豐地產過來接受,我們還需要面對百泰集團后續的攻擊,在資金量上我們并不占優。”
  陸景并沒有把政治上的考量詳細的說給宋雨綺聽,宋雨綺得出放棄蘇遠的結論很正常。
  死道友不死貧道,永遠都是商界通行的準則。
  陸景想了想,道:“雨綺,幫我約下蘇遠,我和他談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