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121 渡過禮物

高修平拿著酒杯走到窗前,眺望著遠處的大海。水墨清苑是距離黃海的海岸線并不遠。可惜欣賞到大海的美景,又不用忍受海水的魚腥味。
  心腹齊開誠敲門進來,輕聲道:“高總,崔少和寇小姐已經走了。”
  高修平點點頭,看著蔚藍色的大海,心里飛揚。
  他對蘇遠窮追不舍根本就不是為了給高子遠雪恨,也不是為了高家的臉面。他要的做的是拖崔七月下水。以他對崔七月的了解,崔七月收了寇凌這件他精心準備的“禮物”必定會跟著他進入江州。
  蘇遠躲在了江州,實則不管是不是陸景在庇護蘇遠,只要崔七月同意和高家一起進入江州打壓蘇遠,肯定會在陸景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同理,要是陸景去文舟打壓某個文舟商人,崔家掌權的那幾位肯定也會跳起來,應景的時候就會為難陸景。
  更何況,現在是陸景明確的發出警告信號。將崔家邦上了高家的戰車,在于陸景的較量中,自己這一方又多了幾分勝算啊。
  齊開誠目前擔任海益集團市場部的副總,是高修平一手培養起來的心腹,請示道:“高總,晚上要不要安排放松一下?”
  高修平笑道:“開誠,你是不是覺得我把寇凌讓給崔七月可惜了?要說我沒對寇凌動心是假話。男人不好-色叫男人嗎?只是,在大局面前,一個寇凌就微不足道了。”
  這話齊開誠不好接,笑了笑,道:“高總,崔少多半私下里會提前和陸景打個招呼。”
  其實,他多少能明白高修平的想法,把家族里對頭視若珍寶的女人用200萬包月,又棄之如敝履,心理上很爽。
  高修平聞著酒杯里的紅酒酒香,嘴角浮起一絲淡淡的微笑,“那肯定,但是,崔七月不太明白陸景這個人的性格,他最終還是要上我的船。”
  ….
  …
  黃海四季分明,夏季之時早上**點時天色已經大亮,整座城市早就已經開始活躍起來,仿佛一顆巨大心臟在跳動,為魯東的經濟注入活力。
  黃海半島酒店的豪華套房里,崔七月疲倦而愜意的靠在床頭抽著煙。渾身仿佛從水里撈出來的寇凌嬌媚無端的躺在他身邊。
  “寇凌,你現在怎么跳槽到香港亞洲電視臺里去了?”崔七月吐出一個煙圈。昨天下午開始享用這道“美餐”的時候,他和寇凌聊了快一個小時,知道她的近況。
  寇凌頭發凌亂,瞇著眼睛道:“陸景請我過去的。他會幫我壓下前段時間高子遠的事情。”
  要說,她作為一名知名的女主播被高修平像貨物一樣轉給崔七月,心里沒有屈辱感不可能。但是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她心里有數。
  她沒有義務為陸景保守秘密,只是,半真半假的話才有助于她周旋于各色男人之間。
  崔七月啞然失笑,陸景也不是好鳥,把高子遠踩了,還要玩他的女人。
  對于崔七月的自行腦補,寇凌也不解釋。她故意說的含糊。
  崔七月拍拍寇凌漂亮的臉蛋,昨晚這個女人讓他很爽,“寇凌,你以后跟著我吧,高修平、陸景那里我會去打招呼。”至于蘇遠,冢中枯骨而已。
  寇凌噗嗤一笑,**微顫,道:“崔少,名貴的金絲雀價格都很高,你打算為我付出多少?”
  崔七月捏了捏昨晚讓他淪陷的雪兔,笑道:“一年1000萬夠不夠?”
  寇凌嫵媚的一笑,“崔少,你昨天晚上很猛呢。”
  崔七月志得意滿的笑起來,輕輕的吐出一個煙圈。
  高修平將寇凌送給他的算盤,他很清楚:希望綁著崔家和高家一起對付陸景,但是他有那么傻嗎?
  貿然的去江州肯定會得罪陸景,但是他和陸景見個面,打個招呼后呢?據說,陸景和蘇遠的關系可不和睦。高修平喜歡搞世家子弟高高在上那一套,他沒這個嗜好。何況,現在他們這些人和陸景見面,是誰給誰面子還難說。
  …
  …
  周二下午,陸景開完和華議事會議的視頻會議,和何夢瑤、吳璇、宋雨綺說笑著返回頂層的辦公室。
  他目前關注的重心有兩個:第一是柏斯鐵礦石開采面臨的各種問題。第二是景華手機同時在歐盟、美國遭到安全調查的案子。
  柏斯的事情相對而言復雜一些,但解決辦法很簡單就是追加投資。瑣碎的事務由陳笑安排WTS公司處理。
  而歐盟和北美的事情相對簡單,解決辦法很復雜。和華需要分別游說歐盟、北美的相關機構、媒體,調查委員會的委員來確保景華手機免于歐盟、美國政府的苛責。目前周復生、程建楓分別在北美和歐盟游說,和華的律師費用已經花費了1000萬美元。案子才剛剛開始。
  何夢瑤臉皮薄,雖然樂意和陸景呆在一起辦公,但經過她自己的辦公室時,還是揮手清聲道別。宋雨綺則是手中有事務需要處理,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進了辦公室,陸景從抽屜里拿出香煙,準備抽一支時,吳璇微嗔著將陸景手里的煙奪走,美眸瞪圓,道:“抽煙對你身-體不好。”踮起腳尖,撫-摸著陸景的臉龐,輕聲道:“你為柏斯和景華手機的事情擔憂啊?”
  陸景輕抱著吳美人,聞著她身上醉人的幽香,笑道:“擔憂是有點擔憂,但是,我哪有那么玻璃心?就抽一支煙而已。事情總是慢慢處理的。”
  吳璇哪里肯信,反駁道:“平常也沒見你有煙癮。”讓陸景坐在凳子上,將陸景的頭靠在她挺立豐滿的酥-胸上,手指輕輕的按著陸景頭上的穴位,“我幫你按摩放松下。”
  陸景笑笑,也不辯解,享受著吳璇高聳傲人的彈性和細膩、舒服的指法,問道:“吳璇,以前沒聽說你會按摩啊?”
  “最近學的不行?”吳璇輕笑,銀魚狀的耳墜搖晃,嫵媚的成-熟女人味不經意間散發出來,“陸景,唐詩經幫我媽在黃海高端餐飲業打開局面了。我媽讓我轉達她的謝意。”
  陸景失笑,算是知道以吳璇怎么突然學了按摩,道:“說謝謝就太客氣了。何阿姨局面打開就好。”
  正說笑著,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從吳璇懷里起身,拍拍她的手背,看看手機號碼接了電話。
  “陸景,我是崔七月,剛從詩經哪兒拿到你的號碼。明天晚上有沒有時間在王朝俱樂部見面談談蘇遠的事情。”
  陸景想了片刻,道:“換在徐華路麗都酒店吧。這里風景更好。”
  崔七月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笑哈哈的道:“行,行。入鄉隨俗。依你的意思。明天晚上七點,我在徐華路麗都酒店等你。”
  陸景的手機質量再好,也架不住吳璇俏麗的臉蛋貼著他的臉龐“偷聽”。吳璇蹙眉道:“陸景,平商集團不是跟在高家的百泰集團身后打壓蘇遠,崔七月和你能談什么?”
  陸景將吳璇擁在懷里,吳璇火辣的外形雖然比李慕清魔鬼般的身材遜色一籌,但也輕易的能讓男人動心,笑道:“我現在護著蘇遠。崔七月找我要么是給我好處讓我不要保護蘇遠,要么是來和解,表明不會繼續打壓蘇遠。就我看,前一種居多。”
  吳璇哦了一聲,在陸景懷里掩嘴嫵媚的笑起來,聲若銀鈴,“陸景你不會順水推舟吧?”
  她九六年就和陸景認識,陸景這一路走來,在江州和蘇遠、孟漢生的恩怨她很清楚。
  陸景就笑,“我倒是想順水推舟把你就地正法。”吳璇在自己懷里笑起來,那份成熟明艷的魅惑,實在讓人難以自持。挨了吳璇的嬌嗔的白眼,又嘆口氣道:“我現在其實郁悶的很。”
  大哥發話了,這里面就蘊含著政治上的考量。如何對待共事過的老同志是一門學問。自己明白歸明白,只是,這個彎不好轉。
  “那是啊,本來你是在看蘇遠笑話的,現在變得要庇護他,心里要痛快就不是你了。”吳璇笑吟吟的附和道。
  陸景笑道:“你這話怎么味道怪怪的?放水肯定是不可能的,這件事的手尾我得處理干凈。不過,蘇遠就算躲過這一劫,只要他給我找著機會,動動指頭照樣輕松碾死他。”
  蘇遠說起來也是楚北省十大青年企業家,榮譽拿了不少。他要沒名正言順的理由,要把遠大集團給“抹掉”得費一番手腳,省里一些人估計也會有看法,得不償失。
  “行,你厲害,我的陸二少。”吳璇笑著吻了陸景一口,“好了,起來吧,待會要去白沙井吃飯,為葉妍送行呢。”
  葉妍在江州呆了快一個月,準備明天回建業呆一陣子再去黃海處理她的深藍游艇俱樂部事宜。她們幾個關系好的,今天晚上給葉妍踐行。
  …
  …
  周三傍晚時分,熊玉嬌從省團委里駕車出來前往徐華路麗都酒店。有個要好的高中同學從外地回江州,晚上請她在徐華路麗都酒店吃飯。
  晚霞一路,熊玉嬌緩緩的開著車,金色的夕陽落在她清媚美麗的鵝蛋臉上,心里想著蘇遠的事情。
  和丈夫蘇遠的關系雖然恢復,但是她已經決定不再縱容蘇遠。以前對他的事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現在她想管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