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120 求助

“小景,最近江州發生了什么事?”陸江在機關食堂里吃過午飯,回辦公室里給弟弟打電話,“我昨天晚上接到熊書記的電話。我一頭霧水。”
  陸景一愣,熊為明居然給大哥打了電話,這實在出乎意料,笑道:“我這兒沒什么事,熊為明的女婿蘇遠可是焦頭爛額…”將蘇遠搞婚外情,接著被高家打壓的事情說了一遍,“哥,熊為明居然好意思向你張嘴?”
  陸江就笑,“行了,別扯淡。共事一場,熊記的為人我清楚。只要是不違反原則的事情,你幫著辦一辦。”
  陸景笑著道:“行,我會處理好。”本來還想看蘇遠的好戲,但是熊為明求到大哥那里去,自己只得出手幫蘇遠度過難關。這件事還得辦的漂漂亮亮。
  陸景放下手機,微微沉吟著。白沙井中午時游人如織,熱鬧的買賣聲不時傳到餐廳中。關寧剝了一只蝦,送到陸景嘴邊,嬌柔的問道,“陸景,什么事呀?”
  陸景回過神,含住鮮美的蝦肉,幾口咽下,見何夢瑤、方琴都看過來,道:“是我哥的電話。蘇遠的岳父熊為明求到我哥那里,我得幫蘇遠度過這次難關。”
  鑒于他和蘇遠之間的恩怨,陸景是想著找個機會把蘇遠干掉,一勞永逸。可惜蘇遠一直不招惹他,找不到名正言順的機會。這一次,陸景倒是希望借高家的手把蘇遠干掉。私下里還曾推波助瀾。
  可惜,蘇遠搞婚外情還能說動他岳父拉下面子求到大哥頭上。大哥說話了,自己和蘇遠這點恩怨就得先放下。日后再說。
  何夢瑤拿著筷子沉吟了一下,清聲道:“陸景。你dǎsuàn怎么辦?”和華的消息自然比蘇遠暢通。高家的百泰集團是為首打壓蘇遠的公司,后面還跟著崔家的平商集團。以立豐地產的實力。硬抗有很大的風險。
  陸景笑道:“先和蘇遠接洽一下,看蘇遠有什么需求。夢瑤,這件事不僅僅是地產業務上的較量,還有政治上的較量。蘇遠想縮在江州發展,我確實可以保住他。”
  何夢瑤的管理水平很高,但對政治、人心的考究就不在行,清澈晶亮的眸子信服的看著陸景,輕輕的點頭。
  …
  …
  蘇遠焦頭爛額的日子總算是j結束,陸景的助理宋雨綺給他打了電話。江州城市商業銀行將會提供給遠大地產2個億的貸款,分享會揚地塊的收益。
  江州城市商業銀行因為參與了當年白沙井的改造,實力獲得極大的發展。又正好趕上了江州發展的好時機,業務范圍輻射整個楚北地區,資本力量雄厚。
  有宋雨綺的承諾,蘇遠花了三天的時間,跑通了江州城市商業銀行的關系,拿到2億資金。
  當然,重點不是這2個億的資金。以蘇遠自己經商多年的人脈,拿到2億資金不算太難。而是,會揚地塊的開發注入了江州市政府的背景。百泰集團、平商集團要是再咄咄逼人,后果很嚴重。
  下午天陰著。大風掠過枝葉稀疏地林梢,發出嘩嘩的響聲。盛夏的暴雨將至。
  遠大大廈頂層,蘇遠滿面春風的請彭子實、范克倫喝茶閑聊。風雨之后才見彩虹。這一關總算是撐過來了。
  彭子實理解蘇遠需要分享的心情,笑著道:“蘇總。有了這2億的資金,再過2個月。會揚那里開發的幾棟大廈就可以完工,順利交付之后,我們拿到資金,可以以滾雪球的方式完成整個會揚地塊的開發。一兩年之內,遠大地產的日子會比較好過。”
  蘇遠滿臉笑容的點頭,他知道情況是這樣的,但聽到彭子實再這么說一遍,心里還是很爽,道:“老彭,老范,你們都是跟著我的老人,遠大集團也有你們一份,今年的年終獎,你們的股權激勵比例提高一些。希望我們攜手共進,開創出一個新的局面。”
  彭子實和范克倫俱是gāo性的笑起來,又表了幾句忠心。
  傍晚時暴雨入注,白茫茫的一片。蘇遠安定軍心之后,晚上和熊玉嬌帶著兒子回父母家里吃飯。高錦宛做了滿滿的一桌子菜。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吃著飯。
  下著雨酷暑變得清涼,家里的窗戶都開著,可以聞到kōngqì里盛夏的氣息。蘇時文扶著眼鏡,嚴厲的看了兒子一眼,又看著正在照顧孫子的兒媳,心里嘆口氣,問道:“蘇遠,事情處理好了?”
  蘇遠用力的點頭,道:“爸,處理好了。陸景打了招呼,江州城市商業銀行以2個億的資金入股了會揚地塊的開發。”
  蘇時文在政治的判斷力和嗅覺十分精準,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陸景的信號給的很明確,只要高、崔兩家繼續找蘇遠的麻煩,他就會出手。
  蘇時文咀嚼著一筷子青椒肉絲,輕嘆口氣道:“蘇遠,你以后要對玉嬌更好。錢是賺不完的,多留點時間陪家人。”
  蘇遠忙應了。又看最近清減了不少的妻子,握住妻子的手。這場風波總算過去了。
  一家人說著話,高錦宛笑瞇瞇的道:“陸景這個人,我這些年盡聽著他的壞話,沒想到他辦事辦得這么漂亮。”
  蘇時文笑著微微搖頭。陸景辦事辦的是漂亮,但是熊記拉下老臉去求陸江這個昔日的政治對手,又該是何等凄涼的心情。功臣,還是兒媳熊玉嬌。
  高錦宛想了想,對丈夫道:“老蘇,說起來,蘇遠和陸景沒什么大的恩怨。玉嬌她爸和陸江那也只是政見不同。我看,和那邊關系這么僵,主要是孟漢生的原因。”
  這話蘇遠聽的心里不舒服,微微皺眉,又舒展開。
  “觀點太片面。”蘇時文不同妻子的判斷,兒子和孟漢生關系過于密切,有些事情無法孤立的去看,誰知道陸景心里怎么想的。微笑道:“行了,吃一塹長一智。我們家不求大富大貴,衣食無憂、平平安安就好。”
  …
  …
  水墨清苑是黃海有名的高端公寓區。由于唐詩經住在這里,高修平、崔七月、裴吳越幾人都在這里置辦了房產。崔七月最不含蓄,直接買在了7棟9樓,唐詩經的樓下。
  一層有互為鄰居的兩套房。崔七月本來是想買在隔壁,únài,唐詩經已經先一步將隔壁買下來了,就那么空著。
  高修平的房產在0棟,相比于英俊的崔七月、裴吳越,他知道唐詩經不會擦出火花,他需要留一點空間給自己。
  此時,水墨清苑0棟5樓的房間里,高修平正在和崔七月在客廳里下象棋。身邊果碟、紅酒隨意的擺在裝飾奢華的房間里。
  “七月,蘇遠現在縮回到江州里面去了,事情不太好搞。”高修平平移炮叫將,“陸景發出的警告信息很明確。這件事要是虎頭蛇尾就郁悶了。”
  崔七月喝了一口酒,笑道:“不虎頭蛇尾還能怎么辦?陸景在江州那是坐地虎。”
  “那是,就是有點不甘心,我拜訪過江州市委記李學平,結果不太好。”高修平心有不甘的說道。
  崔七月嘿嘿一笑,不接這個話頭。把蘇遠打壓到縮回江州去,邏輯上算是出了口氣。但是,蘇遠還是有近8億zuǒyòu的資產,從這個角度來說,打壓又是失敗的。
  高修平知道不拋出利益是無法打動崔七月,拿起精美的高腳玻璃杯慢慢的喝著酒,道:“七月,會揚地塊500畝,用兩年的時間完成開發之后,所有樓盤的總價值能達到200億。以江州目前的發展速度,這里面的利潤有多少,不需要我多說吧?”
  “蘇遠從高逸手上拿地的時候只花了6億。扣除其他相關的費用以及成本,光憑這塊地,遠大集團2年就能賺到近0億的利潤。換做百泰集團來開發的話,我有把握把利潤做到60億,一年完成開發。我們按照建業那塊地的老規矩,六四分成。”
  崔七月神色一動,沉思了片刻,自嘲的笑道:“財帛動人心。陸景也不是好惹的。我需要衡量下。”
  四成的利潤就是2億。他所付出的就是調動手里的資源配合一下高修平,輕輕松松就可以獲得。
  高修平微笑道,“這是應當的。我有件禮物要送給你,看你是否愿意簽收。”
  “哦?什么禮物?”崔七月好奇的道,“修平,我們是老朋友了,快點說吧,別吊我胃口。”
  高修平臉上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拍了拍手。這時,浴室的門打開,一名穿著露背低胸白裙的美人走出來。盤起的長發,晃動的耳墜添著幾分知性。香肩滑膩,酥胸微露。翹挺的圓臀將裙子撐起一道美妙的弧線。
  崔七月看得一呆,這個美艷知性的美人居然是高子遠、蘇遠爭風吃醋的女主角寇凌。寇凌嬌柔水嫩,看起來有點消瘦,很能勾起男人的征服欲。
  高修平笑道:“你不是說蘇遠早上舉著寇凌的大-腿從后面搞她嗎?你可以帶她回去試試。”
  崔七月給高修平說的小腹上熱流涌動。高修平這小子夠邪惡啊。但是,我喜歡。
  高修平又笑道:“不過,現在才下午,七月,我嚴重懷疑你明天早上還能不能硬起來。”
  “靠,老子才30歲,蓄精養銳的了一周,沒你說的那么萎。”崔七月沒好氣的瞪高修平一眼,又大笑道:“行,這禮物我收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