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119 處境不妙

喧鬧的生活氛圍從車窗外隱隱傳來。蘇遠將車停在夜色中繁華的馬路邊,沉默了一會,握住熊玉嬌的手,道:“玉嬌,對不起。”
  熊玉嬌低頭垂淚,哽咽道:“我知道了。蘇遠,我…”
  看著泣不成聲的妻子,蘇遠心里難受的厲害,俯身過去抱著妻子,輕輕的拍著她的背。
  晚飯時,他向岳父熊為明提起過他目前的艱難處境,岳父只是冷哼一聲,沒有答復。妻子這是要幫自己出面求情。
  “玉嬌,都是我的錯。我不會再犯錯了,請你原諒我。不管我能不能度過這一難關,以后我們都好好過日子。”蘇遠痛心疾首的向妻子保證。
  熊玉嬌痛哭,她也不知道是否可以相信蘇遠的保證,只是,畢竟這份感情無法割舍,握著蘇遠的手緊了些。
  蘇遠安慰著熊玉嬌的情緒,又自我檢討,緩緩的開車載妻子回家。洗過澡,獲得熊玉嬌原諒的蘇遠松口氣,與妻子擁在床-頭說著他這段時間的“遭遇”。
  “高家對我的打壓有些不正常。我聽漢生說過,高子遠被判監禁的事情,后面有陸景的影子。按理說,高家應該找陸景的麻煩。我不明白為什么高家像一只瘋狗一樣盯著我。”
  “如果只是商業上的競爭,我能應付。建業那里虧就虧了,最多遠大集團離開建業發展。會揚地塊那里2個億的資金短缺,我想想辦法,還是能解決。但是要擺脫百泰集團對我的打壓。我需要江州這里不要再為難我,甚至為我提供一些保護。”
  熊玉嬌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輕輕的嗯了一聲。
  窗外的夜色緩緩的流過。躺下休息時,看著黑夜中的天花板。蘇遠心情很復雜。
  自己本來是說要演苦肉計,只是沒料到高家對他的報復力度這么大,以至于自己不得不尋求昔日對頭陸景的“庇護”。這讓人情何以堪。
  高子遠已經確定會被判幾年監禁。要報復高子遠得等高子遠出獄之后。在寇凌家里那頓打不能白挨。
  ….
  ….
  京城,陸江和妻子胡瑩,女兒陸琪一起在家里吃過晚飯,便坐車出門,去匯海大酒店見一名“跑步(部)前(錢)進”的嶺東干部。
  不給嶺東干部請吃飯的機會,就是表明他并不看好手中的石化項目落在嶺東。
  陸江在匯海大酒店的套房里見到了問光耀。四十多歲,嶺東某市的市長。年富力強,說話很有力,往往一句中的。
  問光耀心里對這位年輕輕輕的能源委常務副主任很佩服,稀土礦的收儲是實實在在的業績,更別說陸江曾經主政的江州發展遠超國內其他二線城市。
  茶幾上放著幾碟小菜,白云酒。問光耀抿了口酒,道:“陸主任,臺城市經濟情況很差,gdp200億不到。要環境還是要發展。我看還是要發展。環保重要,填飽肚皮更重要…”
  陸江笑了笑,默默的品著酒。
  這時,陸江的手機忽而響起來。陸江看看號碼。是熊為明的電話,心里略微有些詫異,起身微笑道:“問市長。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
  問光耀笑道:“你忙。不要緊。”目送陸江出了房間,心里確實有點摸不準陸主任的態度。
  …..
  自從7月中旬開完和華的年會之后。陸景這段時間就不算忙,有閑暇陪著紅顏們在江州悠閑的消磨時光,偶爾關注下高家百泰集團對蘇遠的打壓情況。
  8月2日,陸景在楊顯的陪同下視察完建在常新縣已經生產的晶圓廠,開車返回景華研發大廈接何夢瑤。
  何夢瑤現在擔任景華總部的副總經理,負責景華總部的日常工作。辦公室位于景華研發大廈的頂層,緊挨著陸景和陳笑的辦公室。陸景大秘宋雨綺的辦公室也在這一層。為他服務的行政秘書組成員在宋雨綺辦公室對面。
  “陸景,你又來接夢瑤吃晚飯?”何夢瑤的助理席雨嘉在何夢瑤辦公室外面辦公,見陸景進來,笑著站起來招呼陸景,“你要不要等一會?章文君、江秋若正在向夢瑤匯報工作。”
  陸景就笑,“你都說了,我能不等一會嗎?”
  席雨嘉穿著經典黑白配ol裝,窈窕的身材在與趙劍華結婚之后豐韻些許。席雨嘉也是從江大畢業,他很早就和席雨嘉認識。長期在景華擔任高位,學生時期身上嬌柔、楚楚動人的氣質少了些,多了幾分干練、自信。想來和郁揚那段苦戀所造成的創傷已經在時間和幸福愛情的消磨下愈合。
  席雨嘉給陸景倒了杯水,嬌柔明麗的笑道:“你稍坐,我給夢瑤匯報一聲。”
  以陸景與何夢瑤的關系,見何夢瑤哪里需要她通報。只是,里面正在談工作,她職責所在,不得不稍微讓陸景耽擱一下。
  陸景只坐了一分鐘,辦公室里面匯報工作的章文君、江秋若就笑吟吟的出來,和陸景打著招呼。“景少”,“陸景”。
  章文君原來是陳笑的助理,后來是蘇曉玉接替了她的職位。她現在擔任白云酒業的總經理。江秋若是余小胖的妻子,和陳蘇子、秋蘭、雨綺都是好友,一直是何夢瑤的得力助手。
  江秋若秀麗嫻淑,笑起來,嘴唇正下有一個別致的酒窩,“陸景,你最近好像很忙啊。志成都說請你吃飯感謝你都沒好意思打你的電話。他們游戲公司的項目做完了,賣得還不錯。”
  陸景笑道:“我好像沒你說的那么忙啊?余小胖請我吃飯還不如陪我打幾盤星級。我找人組建了一電子競技家俱樂部,可以在韓國那邊參賽。我回頭給他打電話。”
  說著,陸景就往何夢瑤的辦公室里走,并不掩飾他急于見到何夢瑤的意圖。
  章文君、席雨嘉、江秋若都掩嘴嬌笑。江秋若笑道:“陸景,你趕緊把夢瑤拿下。別讓她等太久。”
  陸景大汗,結了婚的女人果然與小女生不太一樣了,回頭揮揮手,進了何夢瑤的辦公室,“咔噠”一聲反手關上門。
  “哈哈…,夢瑤一聽陸景來了就神思不屬,我們哪里還想著匯報工作,趕緊出來了。”三人笑了起來。
  何夢瑤以27歲的年紀執掌景華總部,統率景華總部下屬的大小公司,能力超絕。夢瑤容顏絕美、清麗脫俗、性子冷清。她們所接觸到的所有男子之中,能配得上她的,能讓她快樂、幸福的,只有陸景。
  何夢瑤站在窗戶邊,穿著得體的青色鉛筆褲、米色的修身襯衣。身材修長挺拔,清麗脫俗。安靜的宛如一株白蓮。幽靜清冷,有著難以形容的美感。
  見陸景進來,何夢瑤嘴角輕浮起一絲嬌羞的笑意。她讀得懂陸景眼睛里見到她時流泄出來的情意,微微別過頭,烏黑的秀發流瀉下來,稍稍遮住她潔白如玉的臉頰,明艷照人。
  給陸景吻過、擁抱過,愛-撫過,但每次見到他灼灼的目光,自己仍有要被他灼傷的感覺。只是,自己并不討厭他的目光,甚至,還有些期待。
  “夢瑤…”陸景輕柔的將何夢瑤擁入懷中,淡淡的幽香傳來,心里柔情涌動。
  何夢瑤粉雕玉琢的臉上浮出一絲緋紅,清聲道:“陸景,你來早了半個小時。”
  陸景撫著何夢瑤烏黑光澤的長發,笑道:“嫌我打亂你的工作計劃啊?我給你買的禮物到了。”
  何夢瑤美眸白了陸景一眼,羞澀的將頭埋在陸景懷里。
  陸景從香港回來的時候給她帶了一套半透明的性-感薄紗睡衣,讓她嬌羞不已。陸景有時候就喜歡捉弄她。
  陸景莞爾,低聲道:“夢瑤,不是情趣內衣。來,把右手伸出來。”
  何夢瑤絕美的眼眸里閃過一絲迷惑,依言伸出潔晶纖滑的素手。陸景輕握住那份滑膩的手腕,從褲兜里拿出一塊淺白色的女士表,給何夢瑤帶上,又端詳了一會,自得的笑道,“挺漂亮的。百達翡麗做工開始不錯的。”
  何夢瑤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嘴角閃過一絲輕快的笑意,清澈如石上清泉似的眼眸看向陸景,藏著溫潤的情意。
  陸景知道何夢瑤的意思,笑道,“亞洲股市這幾個月牛氣沖天,我和葉妍投資股市小賺了一筆,大約賺了3千萬美元的私房錢,給你買一只手表綽綽有余。關寧她們都有禮物,不要擔心。”
  他那天在香港就是和葉妍一起看股票。
  何夢瑤釋然的點頭,不好意思的輕輕一笑。
  陸景笑了笑,溫柔的撫著她嫩滑柔膩的臉蛋。這次回江州,夢瑤和他的感情有種瓜熟蒂落的感覺。夢瑤甚至默許他偶爾的放肆。
  何夢瑤嬌羞的閉上眼睛,她知道陸景想要吻她了,而她不想拒絕陸景的愛吻。
  陸景低頭吻住何夢瑤紅潤豐澤的櫻唇,手掌隔著鉛筆褲慢慢的摩挲著她的俏臀…
  ….
  ….
  午飯在白沙井69號吃的,方琴主廚。她現在的廚藝越發的高超。昨天才走的張漓笑說方姨現在一門心思做賢妻良母了。與何夢明精湛的廚藝相比,方琴更擅長的菜式更多一些。
  正和關寧、何夢瑤、方琴吃著可口的菜肴,抿著蘋果醋飲料愜意的閑聊著,陸景忽而接到大哥陸江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