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11 新月投資

九月份京城市里的大學都在進行軍訓,湖東路大學城里面一水的軍綠色,層層疊疊人流,穿著休閑裝走在其中的陸景到時候有些顯眼。
  王燦約陸景今天中午過來吃飯。在cafe105里面靠窗戶的位置,打量著路過的美女們,陸景嘆了口氣,“整齊的軍裝把美女們的亮色都給遮住了。難得看到幾個水嫩的美女。”
  兩人剛剛吹過午飯,坐在咖啡廳里吹著清涼的空調。陸景回頭看了看鋼琴架那里,琴聲依舊悅耳,只是已經換了一個女孩。
  王燦把鼻梁上的眼鏡摘下來丟在桌子上,打個飽嗝,說道:“這家西餐廳的味道蠻不錯的,我隔幾天就過來吃一頓。”
  陸景笑著用手在沿窗的桌位指著,“我覺得最大的優勢是可以吃飯看美女。這家店的老板一定對男人的心里有著深刻的研究。”
  現在中午時分,大學生都擠到湖東路這里來吃飯。大學食堂的飯菜經歷過的人都是知道是怎么回事。由于下午還要訓練,放眼看去,都是軍裝。不過,也有愛美的女孩子,就這么短短的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依舊換上了裙子,牛仔褲等洋溢她們青春色彩的服飾。
  王燦笑著點點他,然后認真的道:“我想好了,我準備經商。”
  陸景靠在座位上,長出一口氣,笑道:“你小子總算是決定,我都替你著急死。”
  王燦揉了揉眼睛,把眼鏡帶上,不好意思的說道:“是想的有些久了。不過這關系到我以后的幸福,思考時間長一點也是可以理解的啊。”
  “想好怎么做沒有?”
  “我打算先積累下經商的經驗。然后等你的那1的股份轉給我們后,我把我那部分股份套現,怎么說都能賣個1千多萬,有了這筆資金,到時候再想想具體做什么。”
  說著,王燦道:“怡家超市不是發展挺迅猛的嗎?我想進去干一段時間。”
  陸景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搖頭說道:“我不是很贊同你這個想法。怡家超市基本走入正軌了,你去了只是學點管理上的東西。但是創業首先需要的能力并不是管理能力,應該是創意和執行力。所以我建議你,應該搞點小生意來鍛煉你自己。
  商業其最低級的階段就是交換,說直白點就是物資的流通而已。進貨,出貨,資金流,這就是最基本的東西。而擺攤搞小生意,或者搞個小店,都能讓你積累一些經驗。
  不要擔心失敗,失敗其實能讓收獲很多。”
  王燦靠在軟椅上想了想,說道:“行吧,我聽你的。那你說我做點什么小生意好呢?”
  陸景笑著指著窗外走過的大學生們,“這么大的市場需求,做什么都可以,要看你自己的想法。”他手里不是沒有好的創意,但是本來就是讓王燦試驗一二的,到也不急著拿出來。這個時候失敗是好事情,摔個跟頭也摔不疼。
  “哦,那我國慶假期好好琢磨琢磨。”王燦有些似懂非懂的說道,“你國慶在不在京城?前些天周俊華打電話過來說,國慶節期間準備搞初中同學聚會。”
  “我估計不在京城,我國慶去杭城陪我爸媽。”初中同學陸景腦子里有印象的就那么幾個人,其他人的身影都逐漸的模糊,不是記得相貌忘了名字,就是忘記了相貌還記得名字。他對這場聚會到沒有什么期待。
  “那再說吧。”王燦叫來服務生結賬,也不去勸陸景參加聚會。
  咖啡廳的大門處站著一個軍裝青年,濃眉大眼,一張國字臉,正冷笑的看著走過來的陸景和王燦,從牙縫里冷冰冰的蹦出兩個字,“陸景!”
  陸景皺了皺眉頭,是劉松的二哥,劉柏。只要一看到老劉家那幫人的國字臉,陸景心里就膩歪的很,“遲早把你們全送進去,瑪德。”
  他不知道劉柏心里其實和他感受相同。
  劉柏看著陸景那張酷似陸老爺子的臉,心里就很不爽,看著就來氣。陸老爺子和他爺爺兩人糾纏對抗了多年,一些事情想著就生氣。
  “我聽劉松說你那天在藍錦酒店很囂張。仗著身手好是吧?我和你過兩招。”
  陸景不屑的道,“你說要過招,我就陪你過招嗎?你沒這么大面子吧?”
  “哼,你今天不想動手,也得動。”劉柏冷哼一聲,走前一步,魁梧的身材很有些迫人。陸景捂著鼻子后退了兩步,不是因為他怕了劉柏,而是劉柏身上有一股很濃的汗味。
  王燦也捂著鼻子退后,指著他恍然道:“哦,原來你是大學里面軍訓的教官,我說你怎么突然回京城了呢。”
  “嘿嘿,回京城就是為了揍你們兩個。本來打算等軍訓結束去找你們,沒想到在這兒碰上了,擇日不日撞日啊!哈哈!”
  劉柏放聲大笑,整個咖啡廳都看了過來。有人心里罵道:“那兒來得sb。”不過看到劉柏身上整齊的軍裝和那股子迫人的氣勢,倒是沒有人出聲諷刺。
  陸景腳步微微錯開,沉聲道:“王燦,你退開。”劉柏的身手估計比他好,但是殺人一千自損八百,陸景打算拼著挨下狠手,也要給劉柏一個難忘的教訓,至少要讓他不敢這么囂張的堵著自己動武。
  “你小心。”王燦點了點頭,退到一邊。他和陸景配合默契,知道這次是遇上勁敵了,他上也沒用。
  陸景和劉柏的眼光在空中碰撞在一起。兩人渾身的肌肉都繃緊,如同豹子般蓄勢待發。
  “住手!”一聲嬌喝從咖啡廳后面傳來,“劉柏,你長能耐了,在老娘這兒鬧事?”
  一個穿著白色棉衣短袖t恤,白色長褲的女子從屋子里快步走出來。
  劉柏本來已經擺好了架勢,見到她只得收手,尷尬的道:“小清,你怎么在這兒?”
  陸景沒回頭,問王燦,“是誰?”他身手不如劉柏,劉柏可以托大收了架勢,他卻是有些警惕。
  王燦小聲道:“李慕清。”陸景腦子里浮出一個身形火辣的女子形象。他和王燦在粉紅佳人酒吧見過李慕清。一個十分優雅性感的女人。
  “你的意思是,老娘不在這兒,你就敢再這兒鬧事。”李慕清快步走過來。堅挺豐滿的乳峰高高聳起與精致明艷的容顏相映著實讓人看了會心魂亂顫。只是她開口一個“老娘”,閉口一個“老娘”著實有些毀人“三觀”
  咖啡廳里那些大學生們無不在心里哀嘆,“多好的一個美人兒,說話怎么這么粗俗呢?”
  “呵呵,不是那意思。我不知道這是你開的店。”劉柏悄然后撤半步,有些發怵。他知道李慕清下手很黑的,偏偏他又舍不得還手。
  李慕清一手掩著鼻子,一手指著門外,大發雌威,“一身臭汗,快走,別擋在門口妨礙老娘做生意。否則,老娘廢了你。”
  劉柏不敢惹她,狠狠的瞪了陸景一眼,“小子你給我等著,別讓我逮著你。”
  陸景不屑的道,“劉柏,別胡吹大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住在哪兒。”
  對付狠人,只有比他更狠,退讓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反正單挑的話,陸景有把握自己很慘但也會要劉柏好看。
  看著劉柏走了,陸景這才轉過身來對李慕清道謝:“謝謝你啊,李慕清。”
  李慕清五官精致生動而美麗,黑色長發披在肩頭仿佛淺淺的波浪,叫她嫣紅的嘴唇與雪白的臉蛋相襯,構成一幅絕美的容顏。
  “不謝。你叫陸景?哦,看著是挺像陸老的。”李慕清神色淡淡的,一點都不好奇陸景居然認得她,“最近圈子里到處是你的消息,現在看起來也不過如此。我還以為是個大帥哥呢。”
  陸景摸著鼻子笑了笑,他的長相只能說是過得去,還算耐看,但是與“大帥哥”這幾個字是絕對無緣的。
  王燦有些好奇的問道:“李慕清,劉柏他怎么那么怕你?”李慕清不屑的撇撇嘴,“誰讓老娘揍他,他不反抗呢。”
  陸景和王燦兩人對視一眼,恍然大悟,又是一個“好男不與女斗”思想的毒害者。陸景當年對明秀也是那樣,結果差點沒把自己坑死。
  李慕清揮了揮手,“咖啡錢給了吧?給了就早點滾蛋。別堵在門口耽擱我的生意。”說著話,大步走回到咖啡廳后面去了。
  她是看到有人在咖啡廳門口鬧事,走出來看看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她的地頭鬧事,沒想到是熟人。打發走了劉柏,她也沒什么興趣和兩個小屁孩說話。
  陸景苦笑著拍拍王燦的肩膀,“走吧。我們倆被無視了。”兩人出了咖啡廳,毒辣的太陽照得人渾身不舒服,王燦奇怪的道:“她不是自稱喜歡女人嗎,聽她剛才的口氣,貌似傳聞有誤啊。”
  “嗨,這年頭,有幾個傳聞是可以信的。”
  …
  景和電子在常新縣的工廠已經破土動工,馬飛正在了解組建電子加工廠完成手機的半成品加工和組裝需要購買哪些大型的機器設備。他已經向陸景申請過,他下周去嶺南那邊考察一下,接觸那些電子加工廠的廠商。
  陸景打算在馬飛去嶺南之前和他見過面,讓他順道去香港注冊幾個空殼公司。不過知道他過關的手續能不能在幾天內辦好。
  剛打完電話通知了徐勝明天一起去江州,他的手機就響起來。
  “陸總,我是云天樂啊,有沒有時間?呵呵,我請你喝下午茶。”
  “行啊!”陸景答應下來,抬手看看時間,正是下午3點鐘的時候。他琢磨了一下,打電話給杜衛成讓他陪自己去見云天樂。陸景估計是要提前談代理商合同的事情了。
  杜衛成的手機提示手機不在服務區。陸景接著又打到了海嘉大廈,才知道他去蘇江省跑運輸和快遞市場去了。
  云天樂微胖的身材,在上宏的潘總面前就不能稱之為胖,甚至給人他有些瘦的感覺。
  “陸總,眼看就到了十月了,咱們那個代理合同的事情,需要商量商量了。景和電子的業績,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但是現在潘總有意華中區的總代理,所以我私下里邀請你們碰碰面,談一談。當然了,今天只是私人的會面,大家只是談個大致的意向,不會作為最終的決定。”
  金頂俱樂部里一間幽靜的茶室內,清幽的綠茶香氣裊裊升起,彌漫在空氣中,似乎能洗滌人的靈魂。三人相對而坐,云天樂微笑著說著話。
  陸景心里冷笑一聲,雖然對上宏橫插一竿子早就準備,只是沒料到他是用這樣的方式來橫插一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