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117 李小姐

陸景起身送李慕清離開。宛若皇宮的總統套房變的安靜,午后的陽光落在褐色的木地板上。李慧喬靜靜的喝著紅酒,品味著時光安靜流逝的感覺。
  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那晚旖-旎的夢境,她總算明白陸景說“無師自通”是怎么回事。白凈柔美的臉蛋浮起了一絲緋紅。
  “滴-”,“咔噠”一聲輕響,李慧喬回頭看向門口,正好見陸景推開門進來。陸景見李慧喬一臉的嬌媚緋柔,禁不住莞爾,道:“干嗎?看到我就臉紅啊?”
  “啊…,沒有。”李慧喬羞意更甚,連忙扭過頭去,渾身燥熱。她剛才正在想夢境里她也像蘇曉玉那樣蹲在陸景面前。夢境里的畫面模模糊糊的,她只知道醒來時內-褲濕透了。夢里給她無限歡樂的男人就是陸景。
  第二天早上醒來之后,她和芝荷兩人偷偷的聊過,好像,芝荷也做了春-夢。那瓶紅酒的藥效太強烈了。
  陸景覺察李慧喬有點異樣,笑了笑,沒在意。那天晚上三人一起喝了帶了催-情藥的紅酒,都有些失態。李慧喬臉皮薄,單獨和他相處的時候不自然很正常。自己也沒料到李慕清突然有事要離開不是?
  陸景在衛生間里洗了手,出來道:“慧喬,芝荷現在怎么樣?”那天晚上,那個小妮子蹲在他面前給他穿鞋的賢淑模樣真讓他有些心動。
  李慧喬沒回頭,深吸口氣,努力讓自己變得平靜些。道:“還好啊。她現在獲得了一部電視劇里第一女配角的角色。演得好”
  “那挺不錯的。芝荷的演技需要磨礪。”陸景在客廳角幾拿起電話機撥了個電話讓酒店送兩份甜品蛋糕進來,“慧喬。你現在是大明星,不然我請你去半島酒店那兒喝下午茶。那里的英式糕點很正宗。比很多英國鄉村小店的味道還正宗。”
  “我以前去那里喝過下午茶。”李慧喬答道,又探詢的問道:“陸景,你平常都這么悠閑?”正常情況下,像陸景這樣的大人物不應該很忙嗎?
  陸景就笑,掛了點話,道:“那得看什么時候啊。現在剛剛收購完現代汽車,我當然悠閑。明天回江州又要略微忙一點了。”走回到茶幾邊坐下,道:“你今天請假一下午不耽擱工作吧?”
  說著話,陸景卻是愣住。對面沙發上的李慧喬此時桃腮緋紅。大異于她平時的瑰麗,嬌媚無比,有十分的女人味。這份美麗讓見慣美女的陸景失神了片刻。
  李慧喬本來恢復了一點,現在又被陸景盯著看,不由得羞澀的低下頭。心里對自己的容貌有些自得,能吸引得陸景失神,又擔心心底的秘密被陸景看穿。
  陸景回過神,明白怎么回事,嘴角浮起一絲促狹的微笑。欣賞著李慧喬嬌羞的美態。
  李慧喬穿著一件白色的翻領襯衣,小香風的黑色中裙,并腿坐在沙發上,氣質清麗驚艷。看著就賞心悅目,更何況她此時正無限嬌羞,嫵媚無端。
  午后寂靜。李慧喬腦子亂糟糟的,好一會才恢復過來。想起來陸景不會對她亂來。要是陸景肯占自己的便宜,那晚在芝荷的公寓里。自己和芝荷都會失-身給他。以他的權勢、財富,自己多半也只能認了。至于芝荷,只怕已經對陸景有些好感了。
  很快,酒店的服務員送了兩份蛋糕進來,小禮盒的包裝,彩帶蝴蝶結,精美無比。
  “慧喬,吃開蛋糕吧!”陸景將蛋糕放在她面前,笑著說道,“好了,不用害羞了。那晚的紅酒有問題,心里有些亂七八糟的念頭很正常。我也有。”
  要不是之前在蘇曉玉那兒放縱了一回導致那段時間心里有些內疚,那天晚上,自己沒準真抵不住和李慧喬、鄭芝荷兩個絕色美人兒“啪啪”的誘-惑。
  “哦。”李慧喬心里松口氣,剝開蛋糕盒,拿著蛋糕小口秀氣的咬著,腦子里想起陸景那晚盯著芝荷屁股看時的情形。想也是,大家都被催-情,迷糊糊的在腦子想著很正常。
  吃過蛋糕,李慧喬慢慢的放松下來,漸漸的恢復自然,和陸景笑談著往昔在建業時的往事,說笑著,沉吟了一會,道:“陸景,我有件事想請教你。”
  陸景翹著二郎腿,愜意的靠在沙發上,道:“什么事情?”
  李慧喬輕聲道:“假設一家企業里有兩個人在競爭一個位置,而這兩個人之前關系還過得去,這樣的事情換做你,你會怎么處理呢?”
  陸景偶爾會教芝荷處理一些事情,意見很中肯,芝荷有事就喜歡問他。自己問問他的意見應該沒錯。
  陸景思維敏銳,一下子就猜到李慧喬的心思,琢磨了下,道:“競爭的事情,肯定力爭上游。友誼的維持,不是讓自己處在失敗者的位置上仰望成功者。”
  說著,又笑,“不過,你的事情有點特殊。你和李逸落的競爭只是天辰娛樂公司里面的一股氛圍,以天辰娛樂的資源足以支持兩名巨星發展。逸落,人挺好的。有些誤會,你找機會和她說說,就說開了。慢慢的,公司里你和她競爭的氛圍就會消失。”
  李慧喬和李逸落同時是天辰娛樂的頭牌歌星,身后各自有一個團隊。涉及到公司資源、待遇的競爭,肯定要相互比較。目前而言,李慧喬涉足影視行業,發展的要更好一些,后來居上。有些是是非非不管有意還是無意肯定就變了味道。
  李慧喬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陸景,謝謝。”
  陸景就笑,“這樣吧,什么事情,我幫你說吧。我前些天才見和李逸落見過面。”
  李慧喬不好意思的道:“新歌發行的事情,我最近檔期排不過來,宣傳資源調配上我吃了點虧。周姐和琳姐吵了幾句…”
  “行,我幫你說吧。”陸景示意他明白了。笑著撥了李逸落的號碼。
  看著正在撥電話的陸景,李慧喬嫻雅的笑一笑。和陸景相處實在是件很愉快的事情。
  …
  進入7月,江州已經變成了火爐。省團委大樓門口,一輛紅色的豐田轎車緩緩的駛出。正好下班的幾名工作職員看到,不禁議論紛紛。
  “誒,你聽說過沒,熊玉嬌的老公在香港搞女人,結果那個女人還是別人的情人,真是有混亂啊。”
  “那是。唉,你們不要看熊玉嬌人長得漂亮。但是生了孩子還是守不住男人,說到底還是能力不行。這女人啊,傲不得。”
  “老劉,你知道內幕?”
  一群人八卦的時候,熊玉嬌正慢慢的開車回家。時速30碼,目標松濤苑。想著最近丈夫的行為,熊玉嬌兩行清淚從粉膩光潔的臉蛋上滑落。
  蘇遠有外室的事情,自己知道,平時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過去了。這一次鬧這么大,自己該怎么辦?離婚是不可能,但感情肯定要受到影響。
  熊玉嬌發愁著,車子“嘎達”一聲蹭到了右手邊車道上一輛藍色寶馬上。卻是。正在十字路口處,她沒留神,準備又有拐和。人行車道里面的寶馬掛上。
  寶馬上跳下來幾個小年輕,罵罵咧咧的。為首的是一名瘦高個兒,白褲子白衣。男模般帥氣的身材,張揚的火紅頭發,看樣子是車主。
  小青年看了眼車子被蹭的地方,就幾步躥到豐田車邊罵。大意是你會不會開車,開輛破豐田就敢蹭寶馬,碰花了老子的車你陪得起嗎?
  “多少錢,我賠你?”紅色豐田的車窗慢慢的落下,熊玉嬌皺眉清冷的說道。看著車窗里珠圓玉潤又略顯憔悴的成熟少-婦,小青年頓時不罵了,換了一副笑臉,“美女,是哪個陪啊?賠錢就算了,要是你陪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小青年的幾名跟班俱是大笑起來。熊玉嬌臉色微變,想要報警,想了想又放下了手機。她正處在風口浪尖上,這個時候再弄出點風波,不知道又要傳成什么樣。
  熊玉嬌在江州的地面上自然不怕這小痞子,下車來和小青年交涉。小青年和熊玉嬌糾纏著,交通立時堵了一會,旁邊的車繞過去。不少圍觀路人指指點點,沒人出面說什么。
  這時,后面一輛黑色的豪華奔馳鳴笛幾聲,接著一名穿著清爽的藍色格子襯衣、黑色包臀裙的辦公室女郎從副駕駛走下車。白色的絲襪長-腿讓幾名小青年看得眼睛發直。噠噠的高跟鞋聲臨近,“熊小姐,我來處理吧。”
  熊玉嬌神色復雜的看著眼前秀美的婉約美人,看了看黑色的奔馳,道:“宋學姐,替我向陸景說聲謝謝。”
  九六年下半年,她用手段幫助孟漢生收購時代俱樂部,和宋雨綺有接觸。兩人都是江州大學畢業。只是,那時候她大四,宋雨綺是研一。
  現在再見,似乎有很多感慨說出來。自己褪去了天之驕女的光環,現在更是麻煩纏身,而宋雨綺跟著陸景卻一飛沖天,據說身家都有幾千萬美元。
  宋雨綺被這聲宋學姐叫的有點感慨,點點頭,“我會的。”
  熊玉嬌坐到車里,火紅頭發的小青年不樂意的沖宋雨綺嚷嚷。這個秀美修長的女人雖然很有味道,但是哪里比得上之前珠圓玉潤的少-婦。
  宋雨綺冷冷的一瞥,道:“還要糾纏是吧?行,你打電話,我看看你到底是那路神仙。”
  宋雨綺在江州經常作為陸景的私人代表處理一些事情,身上那份氣場很足。幾名小青年看得出這個女人不是好惹的,心里有些發憷,兀自挺著。十幾分鐘后,呼嘯的警車開至,迅速的帶走了幾名青年。這一幕正好有一名楚北日報的記者在場目睹,發了一篇贊頌江州警方懲惡揚善的稿子。
  十幾步開外,黑色的奔馳車中,陸景正笑著和關寧聊天。(未完待續……)R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