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114 閑棋中風男

房間里沒開燈,星光點點的落在地板上。徐詠碧一身黑色的連衣裙,羞澀而欣喜,道:“我爸給你說了啊?”
  “恩。你爸今天晚上請我吃飯向我匯報工作,最后說了這件事。”陸景撫著徐詠碧拉直的秀發,道:“碧兒,徐叔叔怎么會突然改變主意?”
  “這么快就喊上叔叔了啊?”徐詠碧輕笑,微瞇起來的眸子宛如新月,“我爸下午給我打了電話….”下午和父親對話的一幕幕不由的浮現在腦海里。
  “小碧,陸景結婚了,你守在他身邊能得到什么,回建業好不好?安安穩穩的結婚生子。我和你媽就你一個女兒,不要讓我和你媽為你操心。”
  “不。爸,這件事我們之前說過很多次,不說了,好嗎?我知道我要什么,我想的很清楚。”
  徐懷觀重重的嘆口氣,“小碧,你….,你這樣,叫我和你媽以后出門臉往哪里擱啊?”
  徐詠碧默然,心里有些愧疚,道:“爸,我想要追求我的幸福。”
  徐懷觀對女兒有些無奈,不管好說歹說,她就是不同意離開陸景,自己自小培養女兒的獨-立意識是不是做錯了。
  徐詠碧道:“爸,我們家小區里哪里有人知道我的情況,況且我給陸景當助理這份工作說出去也沒什么不好的。建業市里有多少人知道建業市商行與和華的關系?”
  徐懷觀愕然。想想也是,建業市商行的大股東是景華投資,不知道內情的人絕對不知道建業市商行是和華的下屬銀行之一。但是,自己每次參加和華的會議,總會覺得背后有人譏諷自己“賣女求榮”。
  電話里的沉默讓徐詠碧明白父親的顧慮,輕柔的道:“爸,我和陸景在賓州一起經歷過生死,我心里容不下其他人。你要是有顧慮,最多,我以后離開和華。”
  徐懷觀苦笑連連,一不留神,都要被女兒說服了,想了想,輕嘆口氣道:“小碧,香港這邊天氣比漢城熱,你要注意衣服換季節,有空給你媽打電話。你和陸景的事情我不說了,不管最后怎么樣,記得回家。”
  聽完徐詠碧的敘述,陸景心情復雜的揉揉眉心。
  徐詠碧嬌嗔道:“你表情怎么這么詭異?我爸同意我們在一起,你不開心?”
  “怎么會呢?”陸景低頭吻了吻徐詠碧柔嫩的紅唇,她嘴里滿是酒香,在她耳邊道:“我還以為我收購現代汽車成功,名望上升,虎軀一震,徐叔叔心悅臣服就同意我們的事情了。”
  “去你的。”徐詠碧展顏微笑,拍著陸景的背,“瞎說什么啊,我爸雖然很佩服你取得成就,但也不會就這么把我送給你啊。”
  心里卻想:或許真的是因為陸景很優秀、耀眼,父親才沒有下死力氣反對。至少這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陸景笑了起來,將徐詠碧抱在懷里。夜色靜謐,有著不知名的聲音在窗外傳蕩,像海浪在歡暢的歌唱。陸景低頭看著徐詠碧,這個清新迷-人的女孩。她明媚清亮的黑眼眸在月色下格外美麗。
  “碧兒,我們洗澡去?”
  徐詠碧的呼吸聲重了些,潮紅涌上了精致的臉蛋,嬌媚如花,她知道陸景的想法,陸景今天想要把她變成真正的女人。“可是,葉姐、清姐、璇姐她們都在….”
  陸景揉捏著徐詠碧有著完美弧形的雪-白-臀-瓣,低聲道:“那我們去酒店。”
  “欲蓋彌彰!”徐詠碧白了陸景一眼,仰起頭迎接陸景的濕吻,心里的渴望慢慢的涌起來。和心愛的男人水乳-交融的誘-惑讓她有些難以自持。
  有些話不需要說出來。徐詠碧今天穿著精美的黑色連衣裙,袖口、領口都有金色的飾紋。披肩的直發讓她顯得清麗迷人。連衣裙手臂處微微有些透,粉白的肌膚若隱若現,性-感嫵媚。裙擺下纖長的小腿冰雕玉琢似的閃著耀眼的光芒,直戳到人心窩子里去
  1020別墅這里,二樓的房間里都帶有浴室。陸景剛和徐詠碧相互把對方脫光愛-撫著的時,手機鈴聲忽而響起來。
  徐詠碧羞澀的婉轉而笑,明眸動人的看了陸景一眼,去外面臥室里給陸景拿手機。
  電話只是小插曲。窗外的黑夜,海浪溫柔的沖擊著沙灘,仿佛情人間的嬌羞軟語。起伏的海浪聲中,月影緩緩的走過別墅檐角。
  ….
  …
  陸景晚上接到的是何路遙從江州打來的電話。江州那邊已經知道蘇遠在香港搞婚外情被抓的消息,據說,蘇遠灰頭灰臉沒回江州,而是去了黃海。
  高子遠、蘇遠、寇凌的三角戀情在娛樂媒體上的熱度已經慢慢的減少,但是,這件事的影響正在慢慢的展開。
  黃海。
  新華酒店的奢華套房中,蘇遠和好友孟漢生相對而坐。煙灰缸里已經放了七八個煙頭。
  “你打算怎么辦?”孟漢生吸著煙,沉聲問道。
  蘇遠形象有點不太好,嘴角烏青,臉上還貼著膏藥,他在寇凌的小別墅里被高子遠毆打了一頓。這也是他沒有立即返回江州的原因。
  蘇遠愁眉不展,道:“再等等看吧。”他的消息渠道很暢通,高子遠得罪了陸景,有可能被判長期監禁,報仇什么的以后有機會。他現在要擔憂的是家里的反應。
  孟漢生點點頭,安慰道:“也不要太糾結了,玉嬌不會和你鬧翻,婷婷已經探過她的口風了。你關鍵是要做好承受長輩怒火的準備。”
  蘇遠苦笑著點點煙灰,“這才是最麻煩的。”琢磨了會,道:“現在也只有把我搞的慘點博同情分了。”
  孟漢生不明所以,道:“怎么說?”
  蘇遠眼神里掠過一絲仇恨,“我和莫心藍有些交情。我向她打聽過,高子遠是明州高家的人,和高逸是堂兄弟。估計高家過段時間會對我的生意展開報復。我順勢而為。”
  孟漢生心里一驚,擔憂的道:“蘇遠,高家的報復我們恐怕很難承受。”
  蘇遠笑笑,“商業上的事情有什么好擔心的,我們兄弟接著就是。其他方面,江州那兒是陸景的大本營,高家敢亂伸爪子,肯定會被陸景剁掉。”
  “…”孟漢生滿臉尷尬,神色蕭索。沒想到有朝一日,還要有借用陸景威勢的時候。
  ….
  …
  “碧兒,餓不餓?”下午時分,陸景扭頭問身邊趴在用泳池邊躺椅上曬日光浴的徐詠碧。一池天藍的池水仿佛鏡子一般,他剛剛游水過。
  “有一點點。”昨晚剛完成人生重要洗禮的徐詠碧聲音有點沙啞,“陸景,幾點啊?”
  陸景沒去看時間,而是撫-摸著徐詠碧給白色泳褲包裹出曲線完美的雪臀,笑道,“估摸著三點半左右吧。”
  陸景在香港已經沒什么事,準備回江州參加和華的年會。不過,昨晚剛將徐詠碧破瓜,他便打算留在香港略微陪她幾天。
  “壞死了你。”徐詠碧清澈眼瞳流光嫵媚,才給陸景開發的身子十分敏感,呻-吟了一聲,緋紅的美麗臉蛋更加的嬌媚。嗔了陸景幾句。兩人說笑時,徐詠碧丟在茶幾上的手機響起來。
  “是倩柔的電話。”徐詠碧看看號碼,接了電話。
  陸景拿起椰子汁輕吸,聽徐詠碧輕聲細語的和吳倩柔打電話。吳倩柔和他是一屆,江州大學化工系畢業,算是校友,這會在聯通總部里面工作。徐詠碧和她在大學的時候是好友。陸景之前和聯通洽談景華定制機的時候關照過她,她現在工作順風順水。
  徐詠碧和吳倩柔聊了一會,電話里,吳倩柔遲疑了會,道:“詠碧,你和陸景還有聯系吧?”
  徐詠碧在躺椅上側身,偏頭看著陸景,嘴角抹出一縷甜蜜的笑意,又帶點戲虐,“有聯系啊。”她只給好友說在和華做助理的工作,但是沒有明說給陸景當助理。
  “哦--”吳倩柔道:“我欠了他一百萬還不知道怎么還呢。有時候想要給他打電話,不知道該怎么說。”
  徐詠碧嬌笑道:“倩柔,你不只是想和陸景說還錢的事吧?”吳倩柔對陸景的那點心思她怎么會不知道。要是換在以前,她估計還會打趣下好友。
  “我沒有啊。”吳倩柔臉紅的有些透,道:“就是覺得他人挺不錯的。又莫名其妙的幫助我。噢,不說我了,詠碧,你這么漂亮,經常和陸景聯系沒和他擦出點火花來?”吳倩柔笑著反問。
  徐詠碧嘴角浮起幸福的笑容。何止是火花?昨晚還和他做了親密無間的事,笑道:“你問我這個干嘛?你想和他擦出點火花啊?咯咯,你現在給他打電話咯,沒準他會答應。”
  聽到徐詠碧打趣自己,陸景笑著搖搖頭,不由的想起在漢城徐詠碧和他說蘇曉玉的事情。男女是相互吸引,不是非得招惹才會多出情債來。
  柏斯那里形勢很緊,陳笑已經確定不回國參加7月份和華的年會。蘇曉玉也不會回來。
  徐詠碧和吳倩柔笑著閑扯,她和陸景的關系也沒想著瞞好友,拿著手機問道:“陸景,要不要和吳倩柔通電話?”
  “算了吧。”陸景沒答應,人生中有很多人是過客,自己也不會和所有的女孩子都有未來。就像陳若曉、陳若夕姐妹,錯失就錯失了。
  想起陳若夕姐妹,陸景心里微微一動,在江州扶植一個代言人的事情得提上日程了。不然,宋雨綺一旦外出,他都找不到人幫他辦事情。就比如現在,他其實很想知道,蘇遠的后院是不是發了大火。
  他和蘇遠不對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