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113 寇小蠻

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事。寇凌能夠周旋于高子遠和蘇遠之間,絕對是個聰明人。
  陸景笑道:“暫時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只記得欠我一個人情就好。”
  寇凌默然不語,低頭沉思著。陸景不開出價格,反倒是要自己日后回報,這樣的方式才是麻煩。自己又如何能知道他提出要求來自己是否能辦到呢?
  陸景慢慢的喝咖啡,也不著急,欣賞著窗外的風景。6月底香港午后的陽光十分炙熱,行人都在高樓大廈的陰影里行走,盡量躲避著毒辣的太陽。
  寇凌想了一會,苦澀的道:“陸先生,非常感謝你愿意為我提供幫助,我想先休息一段時間。”
  “看來寇小姐還不太明白自己的處境啊。”陸景放下咖啡杯,悠然的說道:“高子遠是高家的核心子弟,以你讓高子遠鬧出的笑話,你只要還繼續出現在公眾視線中,就是在打高家的臉。高家會全面封殺你。高遠基金就是高家的產業。”
  寇凌呆了呆,她和高子遠在一次電視媒體的交流活動中認識,她只知道高子遠是亞視的董事,卻不知道陸景所說的事情。但是,她知道陸景說的對的。
  香港一些豪門就經常就要求嫁入豪門的明星不要拋頭露面。自己的事情都上了報紙,日后媒體每一次對自己的報道都有可能刺激到某些大佬的神經。
  “我的要求很簡單。只是希望日后你給我提供一些重要的信息。我會對消息進行付費。”陸景淡淡的說道。
  據他的消息,高家未來的繼承人高修平和高子遠關系不睦。在高子遠被送進去的情況下,高修平未必就不會來接收高子遠的女人。
  至于。寇凌是不是會同意高修平的“要求”,陸景不太清楚。反正讓寇凌繼續活躍在亞視沒事打打高家的臉也很不錯。就當下了一步閑棋。
  寇凌聽的出陸景話里的意思。臉色微微一變。陸景就差直接說自己以后還要給人當小三,想了想。道:“看來我在陸先生眼里是一個貪慕虛榮的女人。行吧,我答應。但是我希望我過幾個月再去亞視上班。”
  她確實沒有在四十歲之前嫁人的想法。現在鳳凰衛視是沒法呆了。既然陸景答應幫自己壓下負面新聞,能換取到最大的利益,自己又何必客氣?
  “可以,幾個月的時間足以讓亞視消除你現在的負面新聞。”
  高修平在尋找盟友準備對付陸景的時候,陸景正好也下了一步閑棋,準備等待高修平上鉤。
  …
  陸景見寇凌只花了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他等在麗都酒店的咖啡廳里自然不是他多么重視這次和寇凌的會面,而是。他本身就要在麗都酒店里見朋友。
  陸景看看時間,起身去了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李逸落已經等在房間里。
  厚厚的窗簾緊閉,蓮花狀的奢華水晶吊燈點綴套房客廳里的富貴之氣。明快的歐式風格,讓人身心通泰。
  坐在白色長排上沙發上穿著白色連衣裙的李逸落就像一只精靈,鴉色的質感長發拿象牙色的骨質發卡隨意的夾在肩后,氣質純凈。美得如同空靈的神女。
  “逸落,等了一會吧?”陸景坐到幾案側面的灰白色高背沙發上,笑著說道。他本來沒打算和李逸落見面,但是李逸落的電話打到他手機上。叫他如何拒絕。
  “沒有,我才坐下來。”李逸落空靈的眸子一直跟著陸景,這會,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謝。“陸景,謝謝你。”
  陸景就笑,“非得親口對我說這么一句謝謝才安心啊。”
  李逸落俏臉微紅的點點頭。自己還有其他的原因,可是怎么給你說啊。“陸景,這幾天媒體上報道的那個高子遠就是當初誘使我爸欠賭債的那個人吧?我爸這幾天在家里激動的說:姓高的報應來了。當初把他哄騙到公海的賭船上去賭博,活該進監獄。”
  “公海賭船?你爸不是去澳門輸了3000萬嗎?”陸景手扶在沙發扶手上,詫異的問道,若有所思。
  李逸落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道:“我爸先在公海上輸了1500多萬,然后想著去澳門翻本,結果陷進去了。”
  陸景哦了一聲,道:“逸落,你爸是不是一賭博,手就激動的像小雞爪子一樣抖個不停,像中風了一樣?”
  “是啊,陸景,你怎么知道的?”李逸落驚訝的張張柔嫩的嘴唇,旋即,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清麗的瓜子臉上敷了一層嬌艷的粉紅。
  如此美麗的佳人,陸景看得一呆,隨即又明白過來,李逸落大概是誤會他在私下里關心她的情況,解釋道:“逸落,我在公海賭船上見過你爸….”
  去年過年的時候,當時為了說服李逸馨幫忙給李健熙帶個話,和華準備與三星一起聯手圍獵現代汽車,陸景讓黃利飛安排去賭博放松一下。
  高子遠那張臉實話說很普通,看到高子遠的照片時,陸景一下子都沒想起來,反倒是李逸落的父親,那個中風男,他印象深刻得多。原來是李逸落的父親,這真是巧了。
  “哦---”聽陸景說完來龍去脈,李逸落心里不可抑制的涌起淡淡的惆悵。她很懷戀那年在香港被人在車上潑了紅油漆之后她在陸景懷抱里哭的感覺。
  給這么一個大美人喜歡著,陸景心里也有異樣的愉悅情緒。陸景沒給李逸落說高子遠接近她父親,是想要她當間諜。這會給李逸落帶來額外的壓力。
  和李逸落聊著她的歌唱事業,日常的趣事,2個小時飛快而過。看看腕表到了下午五點多,陸景站起來伸個懶腰,“逸落,我還有事情,下次,我們再聊。”
  李逸落美眸看著陸景,輕聲道:“快到晚飯時間了,你不請我吃晚飯嗎?”
  陸景笑道:“前幾天不是才開過和華的慶祝酒會,晚上徐詠碧的父親徐懷觀要請我吃飯,順便向我匯報工作。下次吧?”
  李逸落無奈的點點頭。下次見面不知道又是什么時候了。
  …
  徐懷觀請陸景吃飯的地方是影灣園的露臺餐廳。晚飯徐徐,海濤聲隱約傳來,華美的餐廳中正裝的男女食客們細語慢聊,用餐氣氛十分好。
  鮮美的魚湯在陸景嘴里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他現在其實私下里和徐懷觀見面很尷尬。徐懷觀一直都不同意女兒和他在一起。徐詠碧調到他身邊來,相當于是攤牌了。
  “…建業市商行現在發展的很快,葉小姐(葉靜雨)正在幫信息產業區里的幾家互聯網企業上市,據說很有希望,要是能在a股上市,建業市商行的資本有望在今年年底突破到450億…”
  徐懷觀慢慢的給陸景匯報著建業市商行的工作,一頓飯就近了尾聲。陸景正要松口氣,徐懷觀問道:“景少,小碧在你身邊工作表現怎么樣?”
  陸景臉上的微笑凝住了片刻,變成了苦笑。該來的還是來了。揉了揉眉心,“徐叔叔,詠碧在我身邊當助理只是權宜之計,她的興趣不在瑣碎的文案工作上,等黃紫琪明年從米蘭畢業回來后,詠碧應該會繼續和她合伙在江州開建筑設計公司。”
  徐詠碧的心思,陸景猜得到。唐雨瑤和徐詠碧是前后時間來給他當助理。唐雨瑤努力學習的時候,徐詠碧一般都是跟在他身邊說笑。徐詠碧是隨遇而安的性子,只怕早就存了等紫琪回來后繼續她悠閑開公司的生活。
  徐懷觀嘆口氣,也不否認陸景對他的新稱呼,之前陸景都是叫他“老徐”來著,“這樣也好,不然我這張老臉沒法擱。”他不想讓人覺得他是靠犧牲女兒的幸福才得到了陸景的信任和看重。
  陸景給這句話燥的慌,摸了摸鼻子,默默的給自己添了酒,想了想,又徐懷觀加酒。
  徐懷觀知道他話說的重了些,舉起酒杯。
  陸景有些錯愕,隨即拿起酒杯和徐懷觀碰了碰。兩人一口飲盡,似乎達成某種協議。
  徐懷觀斟酌了下,道:“我來之前已經給小碧打過電話。今天這頓飯就到這兒吧,陸景,你結賬。”說著,起身離開。
  陸景要是還不明白怎么回事那就智商堪憂。徐懷觀這是默許了他和徐詠碧的感情。正因為這樣,所以這頓飯才應該是他付錢。否則的話,下屬請上司吃飯,那能要上司付錢?
  “碧兒,你在哪里,我去找你。”結過賬,陸景心急火燎的給徐詠碧打電話,喜固然是喜,問題是他得先搞明白徐懷觀態度轉變的原因。
  電話里徐詠碧的聲音似乎嬌羞無限,“能在哪兒啊,在香港山頂的別墅里和葉姐、璇姐、清姐她們打牌聊天啊。”
  “她們三個大閑人啊。”陸景道:“我回去找你啊,有事情問你。”
  半個小時候,陸景坐趙姿的車抵達香港山頂1020號別墅。在二樓三面都是落地窗戶的小客廳里,把正在一邊四人打雙q,一邊喝紅酒聊天的徐詠碧拉到她的房間里。
  ps:四更,求月票、推薦票、求收藏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