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111 時光說情

高子遠被收監之后,又被高家保釋出來。香港的輿論已經從一周前的女主播小三緋聞事件轉移到亞視高層行-賄即將被判刑上面。
  香港發行量超過十萬份的明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全部都轉向報道這件涉及到香港政壇的事件。毫無疑問,收受賄賂的兩名政務司高級官員將會被廉政公署請去喝茶。政治大事自然比沒有后續花邊的緋聞更加吸引讀者。
  愉景花園的一間公寓內,滴答滴答的雨滴打在窗沿上,高子遠神情苦澀的坐在寬敞臥室的椅子上,一杯杯的喝著酒。
  卷入女主播的緋聞只是讓高家丟臉,他因此受到家里的訓斥,但在行-賄事件被曝光之后,家里幾乎肯定會放棄他。
  自己這是被家族拋棄了吧?
  高子遠琢磨三叔高俊遠給他打電話時話:子遠,你的事情,我會安排香港最好的律師幫你爭取最好的結果。亞視的工作,家里會派人來管理,安心吧。
  安心代表著什么意思呢?安心的等待結果,還是安心的坐牢?
  想起這件事的罪魁禍首,高子遠心里一陣怨毒,拿起手機,翻到陸景的號碼撥了過去。“滴-”,手機正響著就被掛斷。
  高子遠臉色變了變,咬牙再撥。失去了家族里面的地位,自己就成了什么都不是的小人物了。不就是低頭認過錯。跪下來,自己都愿意。
  出乎高子遠的意料,電話一直都是忙音。沒有接通。顯然是被拉入黑名單了。高子遠心里的憤恨再也忍不住,將手機重重的砸在地板上。“草泥馬。”
  和華收購現代汽車一共花費了300多億美元,其中有200多億美元為債務。和華在香港募集了大量資金。6月25日。和華在其總部世運大廈舉辦慶祝酒宴。
  雖然明面上是現代集團執掌現代汽車,但是只要了解到現代汽車收購案過程的人都知道實際收益者是和華。
  奢華寬敞的宴會廳中,賓客濟濟一堂。賓客名單上是一排排聲名顯赫的企業、銀行、基金:世信銀行、信業銀行、匯豐銀行、中國銀行、明州商業銀行、建業市商行等幾家銀行、云豐集團、新月投資、開悅資本、唐風集團、榮潤基金、康橋集團、博遠基金、香港財經新周刊、新加坡淡馬錫公司、海成集團、恒躍集團、黃遠實業、黃海創意聯合集團…
  宴會廳隔壁的休息室里,唐悅解開領帶,走了進來,宴會廳里有點熱,“小連,什么事情?”
  唐悅的跟班小連剪著平頭,小眼睛。有些邪氣,“唐少,剛收到消息,高子遠還不死心的在打聽董小姐的信息。”
  唐悅坐下,神情輕松的笑道:“董大小姐還是董二小姐?”
  小連笑得有點阿諛,微弓著腰道:“董二小姐。她和寇凌的侄女寇小蠻是好朋友。”最近寇廚娘的緋聞有消散的趨勢,這些關系,他打聽的一清二楚。
  唐悅點點頭,拍了拍小連的肩膀。“高子遠三天前罵了陸景祖宗十八代。”說完,就離開了。
  小連一愣,繼而明白了,嘴角浮起一絲冷笑:高子遠吃了三十多年的米飯都是喂狗了。有些話。說出來,想要反悔都沒機會。
  宴會廳中,陸景剛和楊爵士聊了幾句。就看到長井靜香穿著黑色的露肩晚禮服,千嬌百媚的走過來。牛奶般的肌-膚在宴會廳漂亮明亮的壁燈下熠熠生輝,一道又一道貪婪的目光隱蔽的落在她的身上。
  “楊爵士。你越來越年輕了。上個月的澳洲馬賽,你那匹灰耳朵表現真是棒極了。”長井靜香和楊爵士是舊識,微笑著敘舊。
  顯然長井靜香的話說到楊爵士的心坎里,滿臉微笑,興奮的和長井靜香聊著他的愛駒“灰耳朵”,寒暄片刻后,很紳士的笑道:“陸景,長井小姐,你們年青人聊,我去那邊轉轉。”
  楊爵士做生意經常犯迷糊,但察言觀色的能力很強。長井靜香明顯是來找陸景的,六十多歲的人,人精。
  陸景和長井靜香微笑著送楊爵士離開。長井靜香環視著熱鬧的宴會廳,漫不經意的道:“陸景,你真是好手段,憑著一套照片都能玩出花來。”
  她從東京回到香港工作,全程留意到高子遠怎么被陸景炮制,據說,高子遠在私下里氣得大罵陸景不是東西。
  陸景笑了笑,道:“有幾個男人能在被帶了綠帽的情況下保持冷靜呢?更何況是捉-奸在床。”
  長井靜香長長的眼睫毛一挑,扭頭看著陸景的臉頰,問道:“你安排人做的?”
  陸景故意含糊其辭的道:“是的。”
  長井靜香撲哧嬌笑,美眸在陸景臉上打轉,“陸景,你真可怕。”
  陸景嘴角浮起譏諷的笑意,“長井小姐,這話太矯情了吧?高子遠的資料可是你給我的。”說著,話鋒一轉,“看樣子,長井小姐已經消弭了在三井財團內部的危機。”
  長井靜香負責三井收購現代汽車的事宜,和華取得了最終的勝利,長井靜香難道不會被內部追責?
  長井靜香柔媚白膩的臉上閃過一絲震驚,這小子真是厲害,猜得一絲不差,心里警惕,臉上卻是笑吟吟的道:“陸景,你的助理來找你了。”
  這時,余樂快步過來,看看長井靜香,對陸景道:“陸景,夏如龍來了。”
  陸景詫異的道:“夏如龍不是調回美國了嗎?”
  “他的身份是摩根大通銀行亞太區副總裁。”余樂適機的和長井靜香搭話,“長井小姐,你在三井住友銀行工作。應該有和摩根大通銀行打交道吧?”
  長井靜香對陸景笑吟吟是虛與委蛇,對余樂就懶得給笑臉。冷淡的道:“我知道這件事。”和陸景聊得差不多,長井靜香轉身離開。
  “瑪德。”余樂熱臉貼了冷屁-股。盯著長井靜香窈窕的背影郁悶的嘀咕一句。
  陸景樂不可支,笑道:“余樂,我支持你泡她。”
  余樂沒好氣的道:“你要是支持我賣點和華的情報,沒準我還真能和她啪啪幾次。”
  陸景道:“牧高山還在南非挖礦,你要是有興趣可以試試。”
  余樂渾身一顫,道:“那還是算了。”老牧在南非負責一個礦山,不是真的去礦坑里挖礦。一方面是躲避高爾德財團的“懲罰”——他的假情報肯定讓高爾德財團吃了大虧,一方面也是陸景在處罰他。
  否則,國內哪個犄角旮旯不好藏人呢?
  現代汽車的收購已經結束。但是參與到這件事中的人的命運卻已經深受影響。
  港島的高遠基金總部大樓頂層的辦公室中,高修平抽著煙,平靜的道,“三叔,陸景拒絕和解。高子遠要被判多少年?這件事沒有回旋的余地了?”
  他這些天在德國協調海益汽車和戴姆勒的合作,剛從斯圖加特返回。
  高俊遠詫異的看了高修平一眼,擺擺手,道:“修平,不要在我面前打馬虎眼。子遠和你是競爭對手。他如今進去,你是受益者。”
  高修平訕訕的一笑。自己這點小心思還是瞞不住三叔,但正是因為瞞不住,所以才要說出來。虛情假意比無情無義好。
  高俊遠沉思了一會。道:“家里會從明州再派人來接替子遠的位置。這件事是陸景在報復子遠。”說著,輕嘆口氣,“我們要反擊。得抓住陸景的破綻。要等啊。”
  高修平點點頭,琢磨了一會。道:“三叔,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我們需要拉攏更多的盟友來對抗和華。”
  “你有好想法?”高俊遠心里微微一動。
  高修平沉聲道:“我看崔七月對陸景很有些意見。還有夏如龍。”
  高俊遠想了想,輕輕的點頭。
  高家放棄了高子遠,但還是盡心盡力的請律師為他行-賄辯護脫罪。只是警方從高子遠的辦公室,住處都搜查出了確切的證據。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高子遠于半年之后被判了7年監禁。
  三年后的某一天,高子遠在香港馬鋪坪監獄突然身亡,死因不明。高家徹查之下,毫無所得。一樁布置得很完美的謀殺案。這件事,最終不了了之。
  高子遠還沒有出監獄就進了地獄,想要完成他要給陸景帶綠帽的想法自然不可能了。
  海浪起起伏伏,作為香港著名景點的淺水灣海灘在夏季傍晚人流如織。沙灘上,帳篷點點,隔不遠就有穿著泳裝的男女在躺椅上欣賞著夕陽。
  陸景和徐詠碧換了泳裝在沙灘上等董晚瑤和她的好友寇小蠻過來。十幾分鐘后,膚光雪潤,曲線修長的董晚瑤和一名嬌小的美女穿著比基尼抱著游泳圈走過來。
  “哥,你怎么這么快啊。我和小蠻來晚了。詠碧姐。”董晚瑤和徐詠碧打著招呼,心里忽而涌上一陣羞澀。歌兒說,在斯圖加特的時候看到詠碧姐用手握住陸景那里前后滑動。
  “是你太慢了,我的董二小姐。”陸景取笑董晚瑤,他最近聽唐悅叫董晚瑤為董二小姐,心里覺得好笑隨口喊出來,又微笑道:“寇小蠻,你好。”
  這是陸景第一次見到董晚瑤的好友寇小蠻。寇小蠻是個小號mm,比徐詠碧還稍矮一點,顯得更加嬌小玲瓏。容貌和她姑姑寇凌有點像,漂漂亮亮的小美女。
  董晚瑤給陸景叫董二小姐弄的有點小嫵媚,寇小蠻不屑的道:“不專業。這樣都能有感覺啊。”聲音清脆的對陸景道:“陸景,你叫我小蠻就好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