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109 有病得治

高子遠急匆匆的從現代峨山集團總部大樓出來,穿著淺灰色西裝的助理落后半步,緊緊的跟著他。
  現代峨山集團總部大樓一樓大門處屋檐上的壁燈明亮。助理打了電話,一輛黑色的奔馳緩緩駛來。
  別看高子遠急匆匆的走出來,實際上他內心里并不急。常年的情報工作早就練就了他堅韌的神經。他只是借了陸景的話當臺階下。今晚是陸景的主場,陸景確實有能力讓他滾出來。
  “陸景這個王八蛋,別讓我下次抓到機會,到時候勞資一定要踩死你。那兩個絕色美人,我得到之后一定要好好的玩玩再拋棄她們。”高子遠咬牙切齒的想著,坐到車里,吩咐道:“放出消息,韓國大美女李慧喬和國內某神秘富豪有染。”
  助理會意的道:“好的,高董。”但凡大明星被富豪包*的新聞都很有市場,假的都能掀起幾分浪,何況是真的。
  奔馳駛離。高子遠回到他在漢城購買的一棟公寓中,想了想,準備打電話問問寇凌現在在做什么。就算陸景的話是假的,他也想驗證驗證。
  這時,他的手機突然響起來,一名下屬惶然的向他匯報,“高董,我剛得到消息,有一個男人在寇小姐灣仔區的小別墅里過夜。”
  高子遠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胸膛劇烈的起伏,“呼,呼”的沉重呼吸聲中仿佛蘊藏著驚雷,“寇凌,你這個賤-人!”
  電話那邊的下屬給嚇傻。高董看樣子已經氣得不行了,是個男人都無法忍受自己的女人晚上在別的男人身下承歡。這種事,自己知道了,又不得不匯報,千萬別牽連到自己才好。
  “我今天晚上的飛機回香港。通知下去,把人手安排到那個賤-人的別墅周圍,一定要拍好那對奸-夫-yin-婦的照片,我要讓那個賤-人身敗名裂。”
  …
  …
  客廳里,鄭芝荷結結巴巴的問陸景,“陸景,那怎么辦?”此時,她心里有無限旖-旎的心思。
  陸景道:“還能怎么辦?難道像狗血電視劇那樣解決嗎?這酒不能喝了,我先回去了。你們倆自己解決或者去醫院洗胃。”
  李慧喬不想去醫院,把手里的酒杯放到金屬質地的香檳色茶幾上,抱著白色的沙發抱枕,擔憂的道:“我去醫院的話肯定會曝光,第二天就會見報,我解釋不清楚呢。陸景,自己怎么解決?”
  李慧喬這句話卻是撩得陸景的眼睛都差點變綠了,差點就脫口而出:那我幫你們解決吧!
  陸景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里的綺-念,拿手指點了點額頭,尋思著怎么給她們說這事。
  鄭芝荷嬌柔無力,慢慢的坐到沙發上,美眸看著陸景,等他拿主意。
  “芝荷,你別這樣看我。小心我把持不住。”陸景苦笑,想了想,道:“自己怎么解決,待會酒勁上來了,你們會無師自通。我先撤了。”
  自己摸不著這酒里下了多大份量,這會,心里綺-念橫生,還是先走為妙。自己在曉玉的身上就沒把持住,再招惹她們兩個,就徹底墮-落了。
  陸景起身離開,鄭芝荷送陸景到門口,蹲下來從鞋柜里給陸景拿出皮鞋,幫他穿上,就像是賢惠的小妻子。
  陸景搖搖頭,把這種詭異的思維甩出腦袋,道:“芝荷,我看過你演的幾個角色,挺不錯的,平常工作要努力,以后,你也會成為慧喬那樣的大明星。”
  其實,鄭芝荷的表演功底不行。她高中畢業前都在老老實實的念書,18歲出來后,先是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在唱歌上,后來見實在沒什么潛力,轉行去演電視劇。
  就算她長的漂亮,但是,她是公司招牌李慧喬的好友,誰不也不會傻得暗示要潛規則她。否則,李慧喬給公司的高層說一聲,那就完蛋了。
  所以,鄭芝荷在T-Q公司還是屬于末流演員,在底層打拼。不過,在和華那晚的慶祝酒會上她和陸景的關系半公開化之后,T-Q公司將會提升她在公司的地位。
  被鄭芝荷溫柔的服侍,陸景這會心里有些觸動,19歲的小女孩一個人在社會上打拼挺不容易的。他固然不會打招呼讓李慕清重點培養鄭芝荷,但也不會故意攔著不讓她上升。
  因而,這時候鼓勵她努力。只要她的演技磨礪出來,在T-Q公司會保證給她機會的情況下,肯定能出頭。
  鄭芝荷一呆,俏麗的微笑,感激的道:“我會努力的。陸景,謝謝。”
  陸景笑了笑,“咔嚓”打開厚實的防盜門。鄭芝荷心里涌起一股不舍的情緒,喊道,“陸景…”
  “怎么了?”陸景回過身,從鄭芝荷動人的明眸里,他感覺到了她的依戀、不舍。
  “沒什么。路上小心。”鄭芝荷想起那個五年的約定,心里一陣黯然。她知道她配不上陸景。陸景對她也沒有那個意思,能成為他的朋友已經很幸運。
  陸景伸手摸了摸鄭芝荷的頭發,溫和的笑道:“芝荷,我明天就回香港。一個人在社會上闖蕩不要害怕。以后想哭的時候,給我打電話。”
  鄭芝荷心里柔柔的,有異樣的情緒填滿了她的心扉。生活的壓力讓她不堪重負,等答應八叔的要求,解決了這些問題,她又感覺到人生的迷茫。
  很少有人會教她生活中的事情。陸景鼓勵、教導讓她不自覺的生出親近感。此時的關心更是讓她心里暖暖的。
  鄭芝荷低下頭,輕聲道:“我現在就有點想哭。陸景,我是不是特別愛哭?”
  看著鄭芝荷嬌俏的身影,該凸的凸,該翹的翹,陸景呼吸也有點粗重。紅酒的酒力慢慢的揮發出來了,陸景便不再耽擱,道:“還行吧。好了,芝荷,再見。”
  看著陸景的背影消失在走道里,接著聽到電梯合上的聲音,鄭芝荷關上門,精致的小臉上慢慢的浮起潮紅,心底隱秘的渴望涌上來。她突然明白陸景說的無師自通是什么意思。
  …
  …
  香港灣仔區位于香港島北岸中央位置。在1950年代,這里是一片憩靜的居住地,至1970年代,海底隧道落成,灣仔變成了連接香港與九龍的主要通道,也是貫通港島東部與西部的重要交通樞紐。銅鑼灣,跑馬地更成為香港一等一的繁華地帶。
  香港本就是寸土寸金寸土寸金,再加上灣仔區本身的繁華,寇凌位于灣仔書館街的小別墅價值高達800萬港元。作為鳳凰衛視知名的女主播,她攢錢買下這套別墅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清晨的陽光落在臥室的陽臺上時,香港這座璀璨的東方明珠在就蘇醒。
  寇凌嚶-嚀一聲,翻了個身,一夜的歡愉讓她渾身乏力,身邊英俊的男人正微笑著看著她,“醒了,今天我們去哪兒逛逛?”
  寇凌嬌嗔道:“你想我的緋聞鋪滿明天報紙的頭條是吧?老老實實在家呆著。”
  英俊的男子微微一笑,“呵呵,早說了讓你去黃海….”
  這時,“哐當”一聲,臥室的門突然被踹開,高子遠當先走進來,“寇凌,你這個賤人!”
  “咔咔咔---”高子遠身后跟進來的三名記者拿起手里的相機狂拍。寇凌和床上光著上身的英俊男子一瞬間傻了眼。
  …
  …
  “余主管,高子遠進去了,兄弟們已經拍到。”觀塘城錦大廈中,余樂接到下屬狗仔隊成員的匯報,興奮的搓搓手,“好,好戲開場。繼續盯緊。我親自向上面匯報。”
  余樂的上面,自然指的是陸景。陸景這時候剛剛悠哉哉的啟程抵達仁川機場。
  機場整潔的候機大廳中,人來人往。辦理登機牌自然有專門的職員去辦理。陸景幾人在VIP候機室里喝咖啡休息。
  莫心藍得了個空,在陸景的耳邊小聲嬌嗔道:“你昨晚怎么那么瘋,我都吃不消呢。”
  吻著莫心藍身上清香,陸景也不好給她說鄭芝荷紅酒的問題,腆著臉道:“你好像每次都吃不消。”
  莫心藍立時大發嬌嗔,不依的伸手揪陸景的耳朵,宛若小女孩一樣。兩人正笑鬧著,陸景接到余樂的電話。
  “陸景,已經成功50,前線最新消息,高子遠把寇凌和她的拼頭堵在臥室里了。照片全是高清無*。”
  陸景給余樂說的一笑,道:“哦,我還有半個小時上飛機回香港。你全權負責。我只負責看好戲。”
  余樂保證道:“沒問題。保證火勢只會越來越大,絕對不會小。”
  …
  …
  陸景、莫心藍、丁靈、唐雨瑤、徐詠碧、墨靜雯抵擋香港時,香港娛樂新聞的爆點已經被點燃。陸景返回香港山頂1020別墅時,最新的報紙已經由等在別墅里的宋雨綺收集好。
  他很輕松的在香港的報紙上了解到早上發生在灣仔書香街小別墅中的整個過程。
  “亞視高層高生怒闖美艷女主播香閨。”
  “寇廚娘深陷情場多角戀,被堵家中遭毆打無奈報警。”
  “鳳凰衛視知道美食節目主持人寇凌疑為內地神秘富豪小三。”
  “醋海成波,三方大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警方意外搜出毒-品。寇凌形象將毀。”
  “亞視高生被警方帶走調查。內地富豪身份大揭秘。被保釋蘇某究竟何許人也。”
  陸景泡了杯大紅袍,坐在觀景陽臺拿著報紙饒有興趣的看得津津有味,正準備研究下“大揭秘”時,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是個陌生號碼,接了起來。
  “陸景,你TM的敢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