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108 糊涂賬

李慧喬不悅的蹙眉,步子略快三分向陸景走去。她和陸景是朋友,高先生這話有點過了。這位高先生是香港亞視的高層,怎么說話如此不堪。
  高子遠亦步亦趨的跟著李慧喬,聞著她身上的清香,嘴角浮起一縷笑意,道:“李小姐,漢城關于你陪客的價格已經炒到了100萬一晚,我出100萬美金。”
  李慧喬驀的轉身,燦若星辰的眸子透著寒芒,盯著高子遠,一字一頓的道:“高先生,請你自重。”
  高子遠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李慧喬。她穿著一件優雅柔美風的暗紅色長裙,容顏姣好,肌膚如玉,真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兒。
  高子遠忽而在李慧喬白膩的頸脖處深深的嗅了一口,“情侶香水?味道很不錯。300萬美元。只要你陪我一晚。”
  李慧喬被高子遠輕佻的動作嚇得后退半步,峨眉蹙著,俏臉沉下來,氣憤的道:“做夢。”
  高子遠自信的一笑,像看著獵物一樣打量著李慧喬曲線起伏的身-體:雪白的頸項、飽滿的胸部、盈盈一握的小蠻腰、修長的雙腿,成為一組誘人的曲線。
  “李小姐,300萬美元的概念對你來說可能太遙遠了。以你現在的名氣,一年能賺到2億韓元算是不錯了。300萬美元就是你25年的收入。你今年已經25歲,不可能繼續火25年。你只需要陪我一晚就可以拿到這筆錢。”
  “你懷疑我拿不出這筆錢?”高子遠微微一笑,招手讓一名隨從過來,拿出一張金卡遞給李慧喬。“這是100萬美金,算是我預付的定金。放心。錢不到賬,你可以拒絕上-床脫掉你的小內-褲。”
  李慧喬氣的渾身發抖。再退一步,躲開高子遠摸她下巴的手,怒斥道:“你無恥!”
  高子遠不以為意,道:“李小姐,不要誤會,這只是你第一夜的價格。我知道你還是處-女。要是你被人搞過,我絕對不會出這么高的價格。考慮清楚哦,機會錯過就沒有了。”高子遠晃了晃手中的金卡。
  “*%¥%¥。”剛才兩人說的是中文,李慧喬氣得直接用韓語罵高子遠。
  怎么會有這么可惡的人。把人當貨物來玩弄。不是她值不值300萬美元的問題,而是,她的身-子怎么能這樣給人玩弄,那種屈辱感一輩子都不會消失。
  高子遠邪魅的笑笑,道:“不要激動,李小姐。如果你肯陪我的話,有你激動的時候,我會讓你高-潮不斷。我再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考慮。”用下-流的言語調-戲美女給他帶來極大的快樂。他樂不疲此。
  “不用考慮了,你可以滾了。”
  陸景看過高子遠和寇凌的私密照。自然認識高子遠。見李慧喬被高子遠糾纏了半天,只看高子遠晃動手中的卡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與鄭芝荷走過來時剛好聽到高子遠的下流話。
  高子遠扭頭,見是陸景。微微一怔。他這幾天在漢城聽到李慧喬的名聲,今天一見,果然很燦如春華。皎如秋月的大美人。他正肆意的調戲她時,不想碰到陸景。
  不過。他在漢城本就是再造和華、現代集團的謠言。嘴角一扯,詭笑道:“陸景。李慧喬是你的女人?如果是的話,本人轉身就走。”
  陸景瞥了高子遠一眼,譏誚的道:“高監制不愧是做傳媒的,怎么,要我答應下來,你好明天在媒體上炒作李慧喬和我的緋聞?”輕輕的拍拍李慧喬的肩膀,“不要理他,慧喬。”
  李慧喬嗯了一聲,眼睛泛紅,走到陸景身后,低頭默默垂淚。鄭芝荷挽著好友的手臂,小聲安慰著,“慧喬,沒事的,讓陸景幫你出口氣。太可惡了,這人。”
  高子遠笑了笑,“怎么能說我可惡?出來賣的,就要有賣的覺悟。明星不就是高級點的妓-女嗎?…”
  陸景皺眉,打斷高子遠的話,“可以了,我已經讓你滾了,不要在這兒廢話。”
  高子遠臉皮抽了抽,陸景兩次讓他滾,這口氣,他如何咽得下,惡毒的道:“陸景,玩的女人太多,容易腎虛。等你陽-痿了,我一定會給你帶上幾頂綠帽。”
  陸景冷冷一笑,這高子遠還真是奇葩,心理夠陰暗的,大概搞情報的時間久了,心理有些扭曲。
  “這就不勞你費心了,你還是操心你自己頭上帽子的顏色吧。”陸景的手機這時響了一聲,便看看短信。
  陸景話里有話,高子遠盯著陸景,道:“你什么意思?”
  陸景譏笑道:“寇凌的姘頭已經住進她在灣仔區的小別墅了,可笑你居然還在我面前大言不慚。高子遠,你那話兒不行,不要諱疾忌醫。有病得治。”
  他剛收到余樂的通知短信。沒想到,他這會正好碰到高子遠了。
  “哈哈。”鄭芝荷和李慧喬聽得發笑,心里解氣的同時,又有些嬌羞。
  高子遠臉色微變,冷冷的瞥了陸景一眼,臨走時有貪婪的掃了一眼李慧喬和鄭芝荷兩人飽-滿的酥-胸,對陸景撂下一句話,“我們走著瞧。”
  發生這樣的事情,李慧喬心情不佳,準備提前回去。鄭芝荷也準備回去。兩人都喝了酒,沒法開車。陸景轉了半圈,說了一聲,坐車送兩人回鄭芝荷位于江南區的高檔公寓。
  江南區是漢城富豪的聚居區。鄭芝荷在江南區清潭洞的高檔小區水季小區中有一套80平的公寓。兩室一廳,帶著一個書房,價值約25億韓元。
  以鄭芝荷在t-q公司的收入自然不可能自己買下這套公寓。這套公寓是鄭孟日送給她的。作為她給陸景當情人的補償。
  “芝荷,你沒和慧喬住一塊?”陸景打量著房間,拉開客廳的窗簾。高層之上的風景極佳。
  鄭芝荷換掉她的晚禮服,換了寬松的白色t恤、水磨藍牛仔褲休閑裝。在冰箱那兒拿飲料,笑道:“慧喬是大明星了。我住在那兒,不得給狗仔騷-擾死。慧喬今晚就在我這兒散心呢。”
  陸景就笑,指指鄭芝荷手中的飲料,道:“散心喝飲料有什么用?有紅酒沒?喝點紅酒好睡覺。睡一覺醒來就好了。”
  “哦--”鄭芝荷俏皮的吐吐舌頭,“我有一瓶珍藏的紅酒,我們喝了吧。”
  她似乎總是很笨,需要陸景教她做事情。只是,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陸景笑了笑,這個小妮子。不知道這樣很誘-人嗎?他算是知道為什么鄭芝荷喜歡哭了。她18歲就獨自出來闖蕩社會,還是進到了大染缸似的娛樂圈。今年還沒滿20歲,遇到了難題,哭一哭也是正常。
  鄭芝荷取了酒回來時,李慧喬也從臥室里換了一身白色的連衣裙出來,清新俏麗,臉上帶著淡淡的淚痕,“陸景,今天謝謝你了。”
  “我不去。你也回拒絕他的,對吧?”陸景微微一笑,拿開瓶器打開酒。
  “恩。”李慧喬點點頭,她當然不會同意把她給賣了。她現在掙的錢不算是非常多。但也夠她和家里的花銷了。
  紅酒放了一會,鄭芝荷給一人倒了一杯。奢華的客廳里,三人相對而坐。酒香怡人。一邊品酒一邊閑聊。
  聊了幾句,陸景問道:“慧喬。你那部新戲拍得怎么樣?”
  李慧喬毫無形象的靠在沙發上,道:“還行。拍了幾集,聽導演說很火。就是…”要不要給陸景說說呢?自己真的是沒辦法忍受了。
  鄭芝荷眨眨動人的眼睛,問道:“慧喬,就是什么啊?”
  李慧喬俏臉變得緋紅,有些羞澀的道:“就是合作的那個男主角太色了。下幾集我和他有吻戲。前些天,他還說要和我提前練習下吻戲。我拒絕了。昨天在片場,導演說我必須他接吻,還是舌吻,讓我和他先培養下感覺。他激動的褲子都撐起來了。”
  我日。陸景一口酒嗆住,還有這樣的事。鄭芝荷忙起身遞紙巾給陸景。
  “我回頭給清兒說一聲。吻戲用替身,或者用鏡頭吧。”說著,陸景壞笑道:“慧喬,要不去泰國找個人妖當你的替身。”
  好吧,兩個男人一起舌吻。相信那個激動得凸起的男主不會再興奮了。這畫面,自己想想都不寒而栗。
  李慧喬一口酒笑噴,笑得捧腹,上氣不接下氣的道:“啊..,陸景,你真是太壞了,呵呵…”
  鄭芝荷卻是支持陸景的主意,“慧喬,惡人就得磨啊。你可別吃虧了。”
  鄭芝荷拿完紙巾給陸景,又重新拿著紙巾盒給李慧喬,牛仔褲包裹出挺翹圓潤的小隆臀落在陸景眼里。陸景只覺得火氣上涌。
  像鄭芝荷、徐詠碧這樣的小號mm,因為消瘦苗條,屁-股都是扁扁的。只是,她們兩個都很翹,兩條腿的曲線也好得要死。
  李慧喬留意到陸景的目光落在正在彎腰翹臀擦拭著茶幾上酒水的鄭芝荷渾圓的俏臀上,頓時,瑩白的俏臉變得緋紅。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陣渴望。
  房間里的氣氛變得有些詭異。陸景最先反應過來,“芝荷,這酒是誰給你的?”
  鄭芝荷這會也覺得渾身有些熱,回頭道:“是我八叔給我的,他讓我用這瓶好酒招待你。你今天是第一次來我這里…”
  陸景眉頭一挑,不快的打斷鄭芝荷的話,冷聲道:“鄭孟日什么時候給你的?”他不喜歡被人算計。
  鄭芝荷一頭霧水,茫然的答道,“半年前和這套公寓一起給我的。陸景,有什么問題嗎?”
  陸景哭笑不得,半年前就給了,算不上是鄭孟日算計他了,道:“你說有什么問題?這酒里面放了催-情藥。”
  “啊…”鄭芝荷、李慧喬一臉的震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