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107 等待時機

蘇曉玉的話讓陸景微征,略帶自嘲的道:“曉玉,你覺得我是什么樣的一個人?”
  蘇曉玉愣了愣,仰著頭,輕聲道:“我覺得你很好,體貼溫柔,勇敢,成熟。”
  陸景無語的摸摸臉,道:“這哪里是我。都是你想象出來的啊。曉玉,是不是還要加上一個‘風流多情’的評語?”
  蘇曉玉明眸婉轉的看了陸景一眼,婉約的低頭,柔聲道:“我沒說呢。”
  她倒是想否認,把心上人說的更好一些。但是,樓上隱隱飄來的笑聲提醒著她:樓上幾位絕色佳人全是陸景的女人。
  陸景搖搖頭,這就是承認了。風流多情,自己想否認也否認不了。但是,如果自己付出感情的女人最后離開他轉投到別的男人懷抱,自己可不會像情場浪子那樣灑然一笑而過,而是會傷心、難過、痛苦。
  陸景道:“曉玉,如果我同意你在我身邊,最后你卻離開我,我會很痛苦。所以,如果是注定無法走到最后的感情,我不能接受。”
  聽到陸景這話,蘇曉玉卻是眼眸微亮,抬頭道:“如果我一直陪著你呢?”
  陸景給蘇曉玉此時興奮的神情給“灼”了一下,這叫他怎么回答?他和蘇曉玉之前只是朋友,他對她并沒有一絲男女之想。
  蘇曉玉輕輕的抱住陸景的腰,道:“陸景,我給你十年的時間來考驗我好不好?在這之前,你不許對我不好。”
  她雖然勇敢的爭取她的愛情,但是要說她不怕陸景生氣是假話。她想要和陸景的關系更進一步,又怕陸景把她趕離他的身邊。
  那晚之后,兩人的關系變得有些復雜,她真怕陸景忽而下定決心將她調離,或者不再見她。這份忐忑讓她不解決這個問題,都沒心思回柏斯工作。
  我之前有對你不好嗎?陸景無語,道:“曉玉,十年的時間,你的青春都沒了。”又輕輕的拍了拍蘇曉玉的背,“好了,這件事就這樣過去好嗎?我們還做朋友。”
  他不想在蘇曉玉的事情上繼續糾纏了。對他,對蘇曉玉都不好。
  聽得出陸景話里有幾分嚴肅的意思,蘇曉玉委委屈屈的低頭,心道:可是,我不想只和你做朋友。
  陸景輕輕的摸了摸蘇曉玉中分發型的秀發。心里有些愧疚。
  蘇曉玉那晚用嘴給他弄了一個多小時。這么長的時間,他有大把的機會反悔,最后還是默認了讓蘇曉玉這么取悅他。現在說和她做朋友,實在有些過分。但是,這件事確實不能再拖下去了。
  陸景手機的風鈴聲在夜色中有些響。陸景看看號碼,見是煙詩凝的電話,也沒有避諱蘇曉玉,接了電話。
  “陸景,恭喜你啊。”電話里煙詩凝心情似乎不錯,笑聲輕軟,“現在你可是名聲大噪。”
  陸景就笑,“是和華名聲大噪,不是我。我走在漢城大街上根本就沒人認識我。”隨意的閑扯幾句后,問道:“煙小姐找我什么事?”
  他和煙詩凝的關系還行,但是以煙詩凝的性子,不可能專門打電話來和他聊天。恭喜什么的就算了,煙詩凝搞情報出身,對出名這種事敬而遠之。
  對陸景反應的速度煙詩凝早就見怪不怪,道:“部里有個任務,在美國,有沒有興趣和我們合作?”
  陸景沒有絲毫的猶豫,道:“沒興趣。煙小姐,這種活您就別找我了。”
  他救煙詩凝只是不想見死不救,但要他去和情報部門合作,他現在還沒這個打算。
  煙詩凝笑了笑,也沒在意,這種事磨多了,陸景自然會由抗拒到接受。至于能不能合作,要看部里能給陸景開出什么樣的條件。
  “那行吧,就這樣。”煙詩凝準備掛了電弧,聽到電話里陸景啊了一聲,道:“怎么了,你還有事情?”
  “哦,沒什么,改天我回京城請你吃飯,就這樣。”陸景急急忙忙的掛了電話。此時,蘇曉玉趁著他接電話的時候,大膽的解開了他的皮帶,蹲在他面前吸允著。
  ….
  …
  “呼---”陸景舒爽的釋放出來。這會,他和蘇曉玉已經轉移到了蘇曉玉的房間里。
  蘇曉玉簡單的整理之后,從衛生間里出來,見陸景閉著眼睛靠在床頭,躡手躡腳的走過去,像只小貓一樣舒服的蜷縮在陸景懷里。
  江風拂動著窗簾,月光與燈光混合,將白色的歐式風格房間照的明亮。窗外倒映著燈火璀璨的夜色。
  “曉玉…”陸景心里慚愧的緊,輕輕的撫著蘇曉玉溫涼、光滑的脊背。
  剛說和蘇曉玉斬斷關系,但是當煙詩凝打來電話時,他并沒有堅決的拒絕蘇曉玉的動作,而是半推半就的默許。或許,想到煙詩凝嘴角帶著牛奶那副香-艷的場景,讓他有些興奮。
  蘇曉玉低頭在陸景懷里羞澀的道,“陸景,我…”她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一開始是她有點“瘋狂”,主動惹陸景,后面是陸景要她到她房間里來的,還指導了她幾句。想著就羞死。
  陸景輕嘆口氣,道:“你什么時候回柏斯?”
  “明天上午九點的飛機。”
  陸景道:“對不起,我剛才…”
  蘇曉玉心底的惆悵涌了上來,用力的抱著陸景,抱一秒就少一秒,輕聲道:“我自愿的,你別自責。”她知道男人有時候沖-動起來會不管不顧,況且是她先惹陸景的。
  陸景苦笑著揉揉眉心,他這自制力…。又是一筆糊涂賬。爽都爽過了,他還怎么在蘇曉玉面前拿架子?
  …
  …
  陸景還是讓墨靜雯送蘇曉玉上飛機,只是在陪莫心藍她們逛街的時候,估摸著時間差不多,給她發了條短信。
  晚上,鄭夢先在現代峨山集團總部大樓舉辦現代集團收購現代汽車的慶祝酒宴。
  奢華的宴會廳里,賓客云集。漂亮、巨大的宮燈映染著宴會廳熱烈的氣氛。觥籌交錯。韓國商界很多老人都出現在酒會現場。
  倒不是說現代集團現在的聲望比和華高。而是因為鄭夢先在韓國的人脈決定了,他是韓國商界最頂尖的那幾個人,再加上他父親的遺產,才有如此盛況。
  這樣應酬的酒會,陸景只是和莫心藍、丁靈一起出席。實在是她們倆是和華的高管,如果不來,反倒是讓鄭氏兄弟心里難安。
  陸景正和丁靈笑說著和華年會的事宜,一身淡綠色收腰訂制晚禮服的鄭芝荷俏生生的走過來,“陸景,丁姐。”
  鄭芝荷身材嬌小,訂制的小清新晚禮服讓她亭亭玉立,氣質清純。曲線玲瓏,前凸后翹,偏分的發型讓她略帶小女人的嫵媚。
  丁靈清秀的笑了笑,點點頭。鄭芝荷的姿容確實是絕色。
  陸景打趣道:“芝荷,你這打扮一下自信多了。”鄭芝荷才19歲,之前在穿著化妝上沒什么心得。李慕清已經幫她安排了一個私人訂制的造型設計師,形象立即變得姣好。
  鄭芝荷嬌柔的對陸景一笑,動人的明眸藏著嬌羞。她今天是應鄭孟日的邀請來參加酒宴的。和陸景聊著,正說著話,忽而想起一件事來,道:“陸景,你明天回香港嗎?慧喬手上的那部電視劇,好像也要去香港取景。”
  鄭芝荷指指正在宴會廳左側韓式風格窗戶邊應酬的李慧喬。那兒,幾名“青年俊杰”正圍著她獻殷勤。
  “是嗎?”陸景笑道:“到時候,我請她吃飯。”
  “謝謝。”鄭芝荷輕輕的一笑,笑容清純無比。
  三天前的那晚陸景幫她擦拭臉上的妝容后,她和陸景之間似乎多了些什么,陸景的意思是看在她的面子上請好友李慧喬吃飯。問題是,慧喬和陸景認識的比自己早啊。
  …
  …
  宴會廳中,李慧喬熟練的應付著面前幾名青年俊杰,她已經出道快四年,應付這樣的場面輕松自如。
  見似乎有目光看過來,李慧喬扭頭看去,見陸景、丁靈和好友鄭芝荷在一起,便嫻靜的笑了笑。
  心里嘆口氣,真是羨慕好友鄭芝荷,她在宴會上不用被男人騷擾,也不用拍吻戲給人占便宜。芝荷現在是陸景半公開的情人。陸景就像她的護身符一樣,可以驅除“牛鬼蛇神”。
  想了想,李慧喬道:“各位失陪一會,我朋友喊我過去。”圍在李慧喬身邊的幾名追求者都流露出失望的神情,眼睜睜的看著氣質瑰麗的李慧喬走向陸景。
  陸景昨天給煙詩凝說他走在大街上沒幾個人認識他,但今天晚上宴會的賓客,基本都認識他。能讓今天宴會主角、在韓國商界擁有極高地位的鄭夢先恭敬的喊一聲“陸先生”,誰會不認識他。
  “瑪德,別是這小子把李慧喬給玩成殘花敗柳了吧?”一名胖乎乎的青年不爽的道。
  李慧喬在去年被韓國時尚雜志評為韓國十大美女,排在第六位。據說,今年25歲的她還是處女。現在漢城夠資格的人無不想著讓這個身段挺秀,氣質瑰美的大美人在身下嬌吟。
  只是,T-Q公司在韓國頗有些能量,一些潛規則不太好用。導致現在還沒有人品嘗到她動人的滋味。現在看這樣子,有很大可能是陸景拔了她的頭籌。
  李慧喬心里正慶幸著擺脫糾纏著,身后突然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李小姐,你認識陸景?”
  說話的是一名容貌普通的三十歲左右男子,身上名貴的紀梵希休閑裝和百達翡麗腕表彌補了他容貌的不足。
  李慧喬記得這人剛才來和她打過招呼,淺笑道:“是的,高先生。我和陸景很早就認識。”心道:陸景,借你的大旗給我用用。
  高先生臉上露出不屑的笑容,微笑道:“暴發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