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106 復蘇危機

漢城。明月當空。
  臨江別墅的二樓,陸景正在一挑二,和李慕清、葉妍兩人打桌球。徐詠碧、鄭芝荷、李慧喬三人在一旁觀看、說笑。丁靈、唐雨瑤兩人還在書房里努力學習。
  “清兒,芝荷那兒,你給她安排一個造型師,她啊,還需要學習。”陸景打了一桿球,笑著拿起旁邊的水杯,微微抿了一口。
  昨天晚上和華在漢城召開了慶祝酒會,今天上午,李慕清和葉妍一起約好來漢城陪他。他這段時間除了電話多點以外,時間倒是空著的。
  李慕清正趴在臺球桌上準備擊球,收腰的湛藍色牛仔褲將她豐挺渾圓的臀部繃得緊緊,無比魅-惑,回頭電眼嗔了陸景一眼,笑道:“要不讓葉妍教她好了。葉妍可是大行家。”
  葉妍身形窈窕,穿著粉色的繡花連衣裙,剪著齊劉海,古典韻味十足,華貴的鉆石耳垂給她添了幾許嬌媚高貴的氣質,國色天香。
  這會,她正拿著球桿在一旁觀看球桌上的形勢,聽到這話,嫵媚的大眼睛看向陸景,笑盈盈的打趣道:“還是讓陸景自己教吧。我看他很有興趣呢。”
  徐詠碧和李慧喬兩人壓著笑聲。鄭芝荷給葉妍打趣的滿臉緋紅,轉身離開桌球室,“我再去拿點酒來。”
  陸景無奈笑笑,解釋道:“我們大后天就回香港。三天時間,小妍哪里教的會?”
  徐詠碧好奇的問道:“陸景,明天心藍姐和曉玉要來漢城,我們大后天又回香港嗎?”作為陸景的助理。她自然知道陸景的行程安排。
  “恩。”陸景解釋道:“余樂下午給我電話了,他已經想好搞定高子遠的方案。呵呵。這種好戲,我們自然得回去看看。”
  臨窗的李慧喬一身白裙。沐浴在月光下,氣質瑰麗,聽得輕輕一笑。陸景真是惡趣味。趁著清姐在這兒,自己心里那件煩心事要不要也提下呢?
  …
  香港。
  漢城的時間比香港早一個小時。這座被譽為紐約、倫敦之外的世界第三金融都市在晚上八點時分散發著迷人的魅力。
  白色豪華奔馳在香港九龍大道上疾馳。高俊遠參加完一個應酬的酒會,坐車返回住處。這時,手里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高總,高子遠之前在漢城營造攻擊和華與現代汽車的輿論,恐怕已經引起了和華的注意。”
  高俊遠微微皺眉。電話是長井靜香的助理竹田一郎打來的。這段時間漢城有不利于現代汽車與和華的言論確實是高子遠在負責。但是,能有什么危險?
  “我知道了。竹田先生。謝謝。”
  竹田一郎掛了電話,心里冷笑:該死的支那人,我按照小姐的要求通知你了,你自己不知道死活那可和我沒什么關系。
  ….
  陸景在美酒佳人的陪伴下放松時,余樂正在香港觀塘一棟陳舊大樓中的一間辦公室里指揮著對高子遠的“圍剿”。
  香港六月中旬的夜晚悶熱無比,好在海風涼爽。陳舊的窗戶呼啦啦的響著。辦公桌上堆滿了各種資料,余樂吃著阿進打包來的魚蛋面,“呼嚕嚕”的吃得香。他晚上十點這會還沒吃飯。
  他到香港之后就和和華的商業情報部門主管唐悅見過面,然后很快就被安排到這棟叫做城錦大廈的大樓中。他手下有三支供職于《南葉日報》的狗仔隊共15人24小時換班聽候他的調遣。
  南葉日報是香港一家日發行量三萬份的娛樂八卦報紙。旗下狗仔隊眾多,偷拍跟蹤明星是家常便飯。還因為故意誹謗明星的緋聞報道,被鬧得對簿公堂。
  沒有人知道,這家娛樂小報同時還是和華的商業情報部門下屬的機構。
  “高子遠作為香港亞洲電視臺的高層卻與鳳凰衛視的知名女主播寇凌來往密切。老高還挺有職業操守的啊。不吃窩邊草。”阿進笑哈哈的坐在報紙堆中的辦公椅上。
  “阿進,你小子是眼紅人家的待遇吧!寇凌多漂亮的女人啊,瑪德。看著她穿著廚師服主持美食節目,我就渾身上火。美艷少-婦啊。讓這樣的女人給我吹簫一次。折壽十年都行。”
  “尼瑪,你小子還yy制-服誘-惑啊。”
  余樂皺皺眉。他和這些整天搞偷拍、跟蹤的猥-瑣狗仔隊思想境界還是很有距離,相比之下,他實在純潔的像小白兔,道:“別說這個了。我還在吃飯呢。”
  阿進就笑,“余主管,那來點輕松的。我這兒有本珍藏了五年的高清圖集,沙特王子與公主不得不說的故事。雙胞胎哦,你有沒有興趣欣賞,我可以借給你。”
  辦公室里幾人哄笑。余樂搖搖頭,吃了飯,開始核實情況,他可是在陸景面前打了包票的。
  “高子遠還在漢城,確定可以把消息傳遞到他那里去?”
  “確定。”
  “寇凌那個內地富商男友來香港之后確定會去她灣仔區的小別墅里過夜?”
  “放心吧,余主管。兄弟們上次都在垃圾桶里翻到避孕套了,絕對錯不了。兩人肯定有一手。干菜烈火,哦,錯了,郎情妾意,只要來肯定要來幾發。”
  “毒-品準備好沒有?”
  “沒問題。009老大教的活,怎么會出差錯。保管讓警隊的查到。”
  “好,那就要等待時機了。”余樂右手用力的握拳,沉聲說道。
  …
  萬里無云。莫心藍和蘇曉玉的飛機前后差了半個小時,陸景讓墨靜雯等在機場里接蘇曉玉,他先和莫心藍坐車離開了機場。
  看著車窗外倒退的景物,莫心藍靠在陸景肩頭,笑吟吟的道:“干嘛不等蘇曉玉。你和她關系不是挺好的嗎?”開車的是陸景的保鏢十三,她沒什么好避諱的。
  陸景就笑,“我和你的關系更好啊。”伸手拖了拖莫心藍完美形狀的渾圓酥-胸。
  莫心藍今天穿著白色的名媛風格的印花連衣裙。領口的小碎花讓她看起來有著小清新的淑女風。一副休閑度假打扮,縱然如此,精致的容顏、修長的身材讓她優雅高貴的氣質難掩。
  “毛手毛腳的。”莫心藍美眸白了陸景一眼,嬌嗔的掐他,前面十三在開車呢,也不看地方。
  在半島酒店里總統套房里吃過午飯,抵死纏綿了一回。陸景抱著嬌軀如玉的莫心藍在落地窗前俯瞰漢城的風景,不時的溫柔接吻。居高臨下,高樓都變得渺小,讓人心曠神怡。
  莫心藍輕笑著用尾指將眼角的柔軟發絲捋到如玉柔膩地耳廊之后,靠在陸景懷里,臉上帶著嬌艷的余韻,溫柔的道:“陸景,你成功了。在你懷里分享你的成功,感覺真好。”
  懷抱佳人,溫香軟玉,陸景笑著糾正道:“心藍,是我們成功了。這段時間讓你受苦了。”莫心藍為了幫他籌集資金,把莫氏集團的優質資產都給賣了。表現得就像是一個為愛情瘋狂的小女人,不復她昔日的睿智。
  莫心藍輕柔的撫-摸著陸景的臉頰,“傻瓜,第二次對我說這句話了。我心甘情愿為你做這些事情。吳璇和宋雨綺已經到香港了。她們倆說在香港等你。可我等不及先過來找你。陸景,我想你了。”
  仿佛有一只手握住了心臟,無法呼吸,陸景只能是緊緊的抱住莫心藍,心里那份柔情,不以言表。
  愛她,不僅是愛她宛若凝脂、溫香軟玉般動人的嬌-軀、絕色的姿容,還愛她這個人,她的俏皮、狡黠、優雅、智慧、情意。這是獨一無二、女神般的莫心藍,屬于他的心藍。
  陸景和莫心藍溫存到下午五點才返回到臨江別墅。在別墅里一起吃過飯,莫心藍和丁靈、葉妍、李慕清她們幾個一起在別墅三樓賞景聊天。
  陸景接到鄭夢先的電話,下了二樓,“恩,行。鄭會長,我一準到場。”
  鄭夢先邀請他明天參加現代集團的慶祝酒會。這個自然是得答應下來。這也是他在漢城里逗留的原因之一。
  陸景剛掛了電話,就見蘇曉玉俏麗無比的站在樓梯口,“陸景,我…”她有些話想對陸景說。但是,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有些緊張。
  蘇曉玉比鄭芝荷還嬌小幾分,穿著白色的修身t恤,黑色的打底褲,腿臀優美、性-感的線條勾勒的極為誘-惑。
  陸景揉揉眉心,道:“曉玉,跟我來。”他也確實是需要和蘇曉玉談談。
  從走道里穿過小會客廳,轉到西北角蜿蜒的觀景陽臺上。月光搖落,晚風習習。三樓上幾女聊天的聲音隱隱傳來。遠處漢江對面的江南區繁華無比。
  蘇曉玉身上紫羅蘭的香水味道順著晚風傳來,陸景輕嘆口氣,“曉玉,我該怎么說呢。”
  蘇曉玉走近陸景,輕輕的握住他的大手,“陸景,你什么都不說,我說好不好?”這會兒,她已經恢復了勇氣,“陸景,我什么都不要,只要當我想你的時候,你能讓我在你身邊看看你。”
  陸景搖搖頭,蘇曉玉越是情深意重,他越是不能接受她的情意,他無法付出對等甚至更多的愛給她,苦笑道:“曉玉,你這樣不行。我什么都無法給你。你以后會后悔的。”
  蘇曉玉堅決的道:“后悔了我再離開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