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5-3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5-3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5-31)     

重生之世家子弟1104 賭斗影響

李怡馨笑吟吟的道:“算你聰明。現代汽車收購的時候算是我的實習期,我現在已經正式進入三星工作。不告訴我原因嗎?”
  陸景笑道:“能有什么原因。這不是被你們韓國的媒體、政府給黑了嗎?我只能自己想辦法洗白了。”
  李怡馨驚訝的打量陸景,道:“真是另辟蹊徑呢。怪不得我爸夸你很有前途。”父親可不經常夸人。
  陸景就笑,“那可多謝李會長了。”
  李怡馨得意的一笑,眼睛笑得如同月牙。她一向以她父親為榮。想了想,道:“算了,你都搶下MBC-Games的贊助,我不和你爭了,我換一家電子競技俱樂部談吧。噢,陸景,現代汽車的核心資料被偷竊是你干的嗎?”
  陸景哭笑不得,大小姐,這種事我能告訴你嗎?他義正言辭的道:“當然不是。我哪里有必要做這樣的事情。”
  “我想也是啊。”李怡馨開心的笑起來,這個問題其實挺私密的,陸景倒是毫不猶豫的告訴她了。自我感覺和陸景關系又進了一步的李怡馨神秘的一笑,略帶點嬌羞的道:“陸景,告訴你一個秘密,我戀愛了。”
  啥?陸景愣了愣,半天才回過神來。敢情這位韓國國民公主還是沒有擺脫她的宿命。陸景沉吟了下,道:“恭喜你啊。怡馨,我想給你個忠告。”
  李怡馨笑道:“什么忠告?不會又是顧全大局之類的吧?仁成他人很好的,長的比你帥。”
  “當然不是。”陸景搖搖頭,對沉浸在愛情甜蜜中的李怡馨有些無語,“你戀愛這件事一定要保密,如果你想這份感情長久的話。”
  李怡馨道:“這我當然知道啊。”她只是率真,又不是傻子。裴仁成只是一家金融機構的職員,戀愛的事情給父親知道了肯定要出大事。
  見李怡馨完全沒有領悟他的意思,陸景只得再說的透徹一定,“怡馨,你要想和那個什么仁成走進婚姻殿堂,關鍵在于堅持,要做好十年,二十年的準備。嗯,你父親的年紀…”
  李怡馨臉色微微一變,她明白陸景要說的是什么意思,這是她聽到的第一個有價值的建議。她只是沉浸在收獲愛情的甜蜜中,又如何不擔心兩人的前途。
  李怡馨鄭重的道:“陸景,謝謝。”
  陸景笑道:“我們是朋友啊。哦,任何時候都不要絕望。如果你絕望了,可以給我打電話。”
  李怡馨偏頭笑道:“怎么像探討哲學問題似的。我不一定給你當救世主的機會呢。”
  正說著,陸景的手機又響起來。陸景無語,歉意的對李怡馨笑笑,接了電話。這時候是朋友、生意伙伴、人際關系網中的重要任務給他道賀,他總不能不接電話。
  李怡馨伸出白嫩的小手在陸景肩膀上拍拍,見陸景看過來,她在陸景面前笑盈盈的揮揮手,算是道別,轉身離開。
  陸景和董坤明打完電話,又接到占哥兒和王燦的電話,消息早就傳到國內,他們過了一天才打電話過來只是避開他電話的高峰期。現代汽車的執行董事能帶來巨大的聲望。
  但是,在朋友之間而言,并不需要專門道賀一聲。而收購了現代汽車則完全不同。這帶給他的聲望比之前還要高一倍。從今天來參加宴會的名流就知道。
  要知道,六個月前,他去紫紀元餐廳參加宴會的時候,還是一名籍籍無名的小卒,還被羅映浩刁難、譏諷。
  陸景和丁靈、徐詠碧、唐雨瑤、郁浩寧、墨靜雯、鄭孟日打了個招呼,離開了酒宴現場。他個人的聲望與和華的聲望是連在一起的,從這幾天的報道可以看出,和華已經在亞太范圍內成為知名的企業。通俗點說,已經成為二流的亞洲財團。
  現代汽車在全球汽車格局中算不上什么龐然大物,但在亞洲地區的汽車工業體系中,確實有些地位。和華能拿下現代汽車,眾人自然以現代汽車的標準來平叛。
  “陸景,等我一會。”陸景剛順著紅色的地毯走到電梯口,身后突然傳來一聲輕呼,陸景回頭,看到穿著抹胸白裙的鄭芝荷提著裙擺,快步走過來。
  陸景按住電梯,等嬌小玲瓏的鄭芝荷過來,微笑道:“怎么不在里面玩了?”
  鄭芝荷是他讓徐詠碧打電話叫過來的。徐詠碧知道他和鄭芝荷只是對外宣稱情人關系,為了安撫鄭氏兄弟的人心,當即笑著答應下來。
  鄭芝荷站到陸景身邊,清純的笑道:“不太好玩呢。沒人敢和我說笑啊。”
  她進去的時候,陸景帶著她轉了轉一會,身份早就傳出去。現在陸景攜收購現代汽車的威名,誰敢單獨的和她說話啊。
  陸景微微一笑,關上電梯。鄭芝荷有點忐忑的看了陸景一眼,道:“陸景,八叔讓我邀請你去我的公寓里喝杯酒。”
  陸景皺皺眉,拿出手機,道:“鄭孟日搞什么鬼。芝荷,這種事情以后不要聽他的。”
  鄭芝荷見陸景要打電話,嚇了一跳,連忙拉住陸景的手腕,“陸景,別。八叔只是建議我這么做,不是強迫的。我…”
  鄭芝荷低頭,急得快要哭出來。她害怕鄭孟日日后報復她。畢竟,她和陸景只有五年的約定。鄭孟日在漢城里可是利害人物。她前些天還聽說一個演藝的前輩因為沒有陪好他丟了一個重要角色,工作都差點丟了。
  鄭芝荷又哪里知道,就算她不在陸景身邊,解除表面上的情人關系,借鄭孟日天大的膽子,他也不敢報復她。
  見鄭芝荷泫然欲泣,想起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也是因為比賽失敗坐在走道里哭的稀里嘩啦。陸景不禁莞爾,小姑娘挺愛哭的。他把手機收起來,“行了,我不打電話。我回城東區的臨江別墅,你去那兒,我送你。”電梯到大廈1樓。陸景說道。
  “哦。”鄭芝荷抬起頭,希翼的看著陸景,“我今晚住那兒可以嗎?”
  陸景就笑,“又不是沒住過。把慧喬也喊上吧。那里房間不少。”
  片刻后,十三將景華漢城分公司的那輛黑色勞斯萊斯開過來。坐到車里,陸景拿了紙巾遞給鄭芝荷。剛才那么一會功夫,鄭芝荷的眼淚已經落下來。
  “擦擦眼淚吧。”陸景輕聲說道。這種惶然的滋味他體會過。當年大哥出事后,他四處奔走,閉門羹吃不知道多少。有時候那種等待宣判的惶然確實能讓人哭。
  “哦。”車燈下,鄭芝荷精致的小臉掛著淚珠,楚楚動人。接過紙巾輕輕的抹著臉上的淚花。沒一會,臉上精致的妝容就變得亂七八糟。
  陸景沒有留意到,他的手機又響起來。風鈴聲在車廂中響了一會,陸景才神色復雜的接了電話,“曉玉?”
  五一前夕,那晚之后,他就再也沒有和蘇曉玉聯系。他并不打算接受蘇曉玉對他的感情,只是,那晚鄭芝荷送紅酒進來時,他正好在蘇曉玉嘴里盡情的釋放,還弄了不少在她臉上。這事,他也不能當沒發生過。
  “是我。陸景,恭喜和華成功收購現代汽車。現在原油期貨價格正在上漲,你的判斷很準確。恭喜。”蘇曉玉的聲音很輕柔。
  陸景默然。他現在都不知道怎么面對這個娟秀婉約的女孩。
  蘇曉玉道:“陸景,我給陳總打過電話,我準備結束假期返回柏斯上班。我…我想見見你。”
  最后一句話說的情思深重,陸景又不傻,哪里會聽不出來,苦笑道:“你又把我當吉祥物啊。來漢城吧。我還要在漢城呆幾天。”
  他要把漢城這邊的事情理順之后才回香港,同時也是在考驗余樂的能力。大約還會在漢城呆三四天的時間。
  陸景掛了電話,本來心情有點郁悶和沉重,轉頭一看鄭芝荷那種“五彩繽紛”仿佛川劇臉譜的臉,頓時忍不住笑起來。鄭芝荷給陸景笑得小臉緋紅,問道:“是不是哭花臉了。沒鏡子,我看不到。”
  “算了,我幫你吧。”陸景從鄭芝荷手里拿過紙巾盒,抽出一張紙巾,幫她擦拭起來。鄭芝荷的狀畫的有點濃,陸景一點點的擦拭著,隨口問道:“你化妝是和誰學的?和你本身的氣質不怎么搭配。”
  “我自學的。”鄭芝荷眼睫毛抖了抖,不好意思的道。陸景就在她面前,正幫她初步的卸妝,她沒法低頭。
  陸景道:“明天我讓天辰娛樂那邊為清你一個造型設計師。你要是不會化妝的話,化點淡妝就可以。”
  沒有卸妝油,根本就擦不干凈,陸景只是幫鄭芝荷大致的擦一下,免得變成了小花貓。陸景從來沒有認真的打量過鄭芝荷,這會卻是看個透徹。
  小巧精致的瓜子臉只有巴掌大,五官精致如畫,沒有任何的瑕疵,最動人的是那雙明眸,黑白分明,有點勾魂奪魄的魔力。
  鄭芝荷見陸景正打量著她,嬌怯的看了陸景一眼,眼神飛快的躲開。“他不會要吻我吧?”想到這兒,鄭芝荷呼吸有些紊亂,臉上涌起潮紅。她不敢拒絕陸景。至于,有沒有想,她不知道。
  將鄭芝荷的小花臉擦干凈后,她姿容絕色。陸景不否認在一霎那間他動心了。嫣紅的嘴唇就在他面前。只要他俯下身就可以品嘗到佳人柔唇、香舌動人的滋味。
  從鄭芝荷羞怯的表情,他知道吻下去鄭芝荷不會拒絕他。陸景深吸一口氣,壓住旖旎的心思,坐回到座位上。
  車內忽而變得寂靜,車窗外燈火輝煌的高樓大廈飛速后退。